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98章 拐个团宠当夫人(一)

第98章 拐个团宠当夫人(一)

        第98章拐个团宠当夫人(一)

        “小姐,你醒了!?”

        苏宴茫然的看着四周的摆设。

        入目的是古色古香的帐幔,她朝着声源处望去,便看到一个眉目精致的小姑娘焦急的看着她:“小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宴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的不像话。

        苏宴:“?”

        原主这是经历了什么?

        “您终于醒了!要我说,那个温子溯无非就是长得好看了些,您让他给您剥栗子是他的福分……他居然还敢推您,简直胆大包天!”

        小姑娘愤愤不平道。

        苏宴从中捕捉到了关键词,“温子溯”、“剥栗子”、“推”。

        她用意识跟系统交流。

        “温子溯是这个位面的男主?”

        虽然是疑问句,但苏宴已经有七八分确定了,毕竟“温子溯”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像男主。

        【是的,主神~】

        小明回答道。

        【我把故事线传送给您~】

        这是一本团宠文。

        女主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她有三个哥哥,两文一武,在朝廷和军营中都有些举足轻重的地位。

        既然这本书是团宠文,那年龄最小的女主自然就是众人捧在掌心的明珠,毫不夸张的说,女主的生活甚至比当朝公主的生活还要好。

        女主在苏家的地位可谓是“要星星不给月亮”,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论是她的父亲还是哥哥,都是打心底里疼爱女主。

        遇见温子溯是个意外。

        女主十岁那年,不慎跟家人走散,误打误撞进了一个比武场。

        说是比武场,其实只是一个供公子哥们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来这里消遣的大都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平时连大刀都提不动,更遑论下台跟别人比武。

        比武场迅速抓住商机,他们寻找了一批身强力壮的打手。

        想要参与比武的公子哥只需要选择自己心怡的打手替自己参赛即可。

        若是不想参加比武也无妨,他们还设有赌局,手里有闲钱的公子哥也能借着赌局来打发时间。

        这是个很受欢迎的娱乐活动。

        比武场人来人往,女主被挤得看不清路,饶是她说了好几遍“我父亲是当朝丞相”,也没有搭理她。

        温子溯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少年看上去也就八九岁的模样,他穿着一件破烂的衣衫,却掩盖不住容颜的绝色。

        “这里很危险。”

        虽然年龄比她小,但少年的身姿却出落的清隽挺拔。

        “你……你能不能送我出去?”

        小姑娘怯怯道。

        温子溯犹豫了几秒,应了下来。

        幸运的是,他们出比武场不久后就碰到了女主大哥苏楚。

        当年的苏楚才十六岁,正是少年意气的时候,白袍锦靴,眉目俊郎,京城不少女子都对他芳心暗许。

        “哥哥,我能不能把他带回府?”

        苏楚对女主向来有求必应,从此,温子溯便留在了苏府。

        ……

        “这不是好事吗?”

        苏宴不太能理解。

        按照小明的说法,女主把温子溯从比武场中带出来,两人的关系应该不差啊,怎么让他剥个栗子还这般小气?

        【重点是,温子溯不想来苏府。】

        若温子溯是贪慕虚荣之人,自然不会拒绝苏宴的要求,可他偏偏不是,少年心有鸿鹄之志,之所以强忍着疼痛留在比武场当别人的打手,就是想攒钱去学堂,走科举之路。

        在这个位面,“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温子溯想要堂堂正正考取功名,从而入仕。

        女主强行把他带入苏府,打断了温子溯的计划。

        他自然不喜欢女主。

        【温子溯表达过自己的想法,但女主不理解他,反而劝他读书又苦又累,还不如跟她一起玩……】

        两人的观念不同,自然说不通。

        女主从小被苏府众人娇惯着长大,本性不坏,但有些思想确实很幼稚。

        她觉得既然喜欢一个人,就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这本书算是成长文,女主前期不理解温子溯,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成长,她逐渐能理解温子溯了……】

        “我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女主想让温子溯给她剥栗子,温子溯不同意,两人发生了些争执……本来是女主先推的温子溯,他正当防卫,却不小心把女主推倒了……女主不慎跌落湖中,昏迷不醒。】

        “那……温子溯呢?”

        凭借苏家人对女主的溺爱,温子溯现在肯定不好受。

        【苏寒让温子溯在湖里待了整整五分钟,现在还在院子里跪着……】

        苏寒是女主的二哥。

        苏寒性情温润,喜着紫衣,手中常年握着把折扇,端的是清雅淡泊。

        他平时里很好说话,但只要涉及到女主,苏寒便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任谁求情都没有用。

        这件事从罚温子溯就可窥探一二。

        天气已经立冬了。

        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雪,空气中的寒意还未褪尽,苏寒不允许温子溯把湿衣服换下去,他让温子溯一直跪在苏宴院中,直至她醒过来。

        许是心中有愧,温子溯格外顺从,他一言不发的跪在苏宴的院中,饶是嘴唇冻的苍白,也没有移动过地方。

        “温子溯现在还跪着呢?”

        苏宴大惊。

        本来这人就对她没什么好感,要是再把他冻出来毛病,这个位面的任务岂不是更难完成了?

        【是的,他就在院子里跪着。】

        苏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旁边的小姑娘风铃见状,连忙过去搀扶起苏宴:“小姐,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吩咐我就行了……”

        “扶我出去。”

        苏宴淡声道。

        “可是外面很冷……”

        风铃有些犹豫。

        “扶我出去。”

        苏宴再次重复了遍,温子溯本来就讨厌她,她可不能再让温子溯生病。

        “……好。”

        风铃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苏宴下床。

        她把旁边的衣服和披风拿过来,把苏宴包裹的严严实实。

        苏宴:“……”

        她只是想去趟院子里,小姑娘没必要把她裹成一个熊吧?

        偏偏小姑娘神情严肃认真,苏宴不好意思打断她,索性就任由她动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