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45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五)

第45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五)

        第45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五)

        看着楚松黯淡的表情,苏宴悟了。

        并不是楚松的段位高于陆佳佳,而是两人的目的和出发点不同。

        陆佳佳想要得到帝景霆,她的爱夹杂着私欲,而楚松却只希望女主幸福。

        他方才的举动与其说是刻意找茬,倒不如说是在试探。

        他在试探帝景霆值不值得托付。

        结果是……值得。

        原著小说中也有这种情节,楚松在多次试探后,确定帝景霆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才默默退出。

        这般看来,楚松是个合格的男二。

        “宴宴,别拒绝我。”

        楚松低声道。

        他的语气难得卑微,再加上是“订婚礼物”,苏宴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楚松便笑了。

        他笑起来很好看,眉眼温润如玉,浅色的眸中含着层温柔的笑意,如同三月春风拂面,令人心动。

        苏宴微怔,她想起糖人店老板娘的形容词,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去过一楼的糖人店?”

        楚松有些意外,但还是温和的点了点头:“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糖。”

        原主确实很喜欢吃糖。

        可能是生活太苦了,以至于每次吃糖的时候,原主都会觉得很开心。

        楚松竟然记得。

        苏宴在心中默默感慨了句“好深情的男二”,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旁就传来了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你、们、说、够、没、有?”

        每个字的音节都咬的极重。

        【呦,某人的醋坛子打翻了!】

        解说员小明实时播报。

        苏宴哑然失笑。

        帝景霆将不开心都写在了脸上,她压低声音安抚道:“人家都说了是订婚礼物,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能有什么不满意?”

        帝景霆重复了遍苏宴的话,一字一句道:“我要是不满意的话,能让你收别的男人的礼物?”

        那双漂亮的眼睛中含着些委屈。

        “乖,那我们去逛其他地方?”

        苏宴吃软不吃硬,她最受不了别人用委屈的眼神看她,若是陌生人,她尚能铁石心肠的装作看不到,但若是关系亲密的人,她真的会不知所措。

        “好。”

        帝景霆满意了,他勾了勾唇角。

        余光注意到楚松正看着两人相握的手指出神,他懒洋洋的挑了挑眉,挑衅道:“谢谢你送的订婚礼物,我跟我的未婚妻都很喜欢。”

        楚松也不恼,他温和的回以一笑,轻声道:“喜欢就好。”

        这款项链的设计来源来自苏宴,他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送给她,只是没想好该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苏宴面前。

        谁知今日竟误打误撞见到了苏宴,送项链的过程虽然曲折了些,但幸好结果称得上圆满。

        那条玫瑰项链属于苏宴。

        几人的交谈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帝景霆和楚松的颜值暂且不提,仅凭陆佳佳的颜值,也值得路人惊叹。

        毕竟陆佳佳被娇养的很好,唇红齿白、顾盼生姿,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若非陆佳佳尖叫的举动不太雅观,应该会有不少男生要她的微信。

        苏宴不太适应这样的目光。

        作为穿书位面的主神,她习惯独来独往,相较于大型的集体活动,独自待在封闭的空间,会让她更有安全感。

        “要不……换家店?”

        苏宴小声道。

        帝景霆自然求之不得,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把那条玫瑰项链物归原主,但看着楚松黯淡的眸光,他退让了。

        也罢,就当发个善心。

        毕竟在他没出现的时候,楚松保护过他们家小姑娘。

        得到帝景霆的应允后,苏宴对着楚松礼貌点头道别。

        “一路平安。”

        楚松亦是温和回应。

        陆佳佳见状,也打算对帝景霆说些什么,只是“jing”的音节还没发完,就被帝景霆不耐烦的打断了:“说了很多次,我跟你不熟。”

        陆佳佳的脸色愈发苍白。

        到底还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喜怒哀乐都写在了脸上,苏宴随意扫了眼,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没必要跟小姑娘计较。

        楚松望着苏宴离开的背影,低声喃喃道:“宴宴,祝你幸福。”

        ……

        帝景霆的心情不太好。

        尤其是看着苏宴手中提着的项链,他方才在店里看过这款项链,设计师把玫瑰雕刻的栩栩如生,花纹清晰可见。

        楚松口头上说的好听,订婚礼物?他最初说的可是重逢礼物……如今不过是换了个说辞,便让苏宴收下了,可见楚松是个颇有手段的男人。

        帝景霆没参与苏宴的小时候,但听楚松的话,他们小时候应该有段不错的时光……难保苏宴看到这条项链不会想到楚松曾经对她的好。

        但是他都答应苏宴收项链了,若是他在这个时候把项链收回来,会不会显得出尔反尔?

        帝景霆有些迟疑。

        苏宴把帝景霆纠结的表情收入眼底,略微思索,便明白了他纠结的点。

        “给你。”

        苏宴把项链递给帝景霆。

        帝景霆微怔,垂在身侧的手指有些蠢蠢欲动,他清咳了两声,勉强维持着镇定的神情:“给……给我干什么?这明明是……是别人送给你的。”

        啧,又开始口是心非了。

        苏宴不由觉得好笑,她慢悠悠的把礼品袋收回来,“不要就算……”

        话还没说完,就被帝景霆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我要。”

        苏宴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帝景霆不自在的咳了两声,强行自己找借口:“我……我只是单纯觉得孕妇戴银制品不安全,我……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支支吾吾,含糊不清。

        典型的撒谎征兆。

        苏宴蓦地逼近了帝景霆,看着他的耳根逐渐变红,她轻笑了声:“先生,你撒谎的水平还是一如既往地……”

        说到这里,她特意顿了下,才慢悠悠的把话补充完整:“拙劣。”

        帝景霆不自在的咳了两声。

        他没有解释,只是将苏宴手中的项链接过来:“我……我来保管。”

        苏宴笑了笑,到底没再逗他。

        帝景霆大方值已经上涨到了百分之九十,支线任务也完成了,苏宴有种预感……这个位面的任务快结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