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44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四)

第44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四)

        第44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四)

        苏宴说这句话的目的是希望楚松不再追问,谁知青年竟然笑了笑,温声道:“无碍,我有的是时间慢慢听。”

        苏宴:“?”

        这人是听不懂她的暗示嘛?

        帝景霆牵着她的手指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他看着楚松,轻嗤了声:“我未婚妻的事情还轮不到旁人打听。”

        说完这句话,他也不待楚松回答,而是随意指了指手边的项链:“这一排项链,都给我包起来。”

        那一排至少有几十条项链。

        【主神!这就是霸道总裁嘛!】

        小明兴奋道。

        大抵是帝景霆“抠门”的形象已经深入系统心了,以至于他不过是做了件一般霸总都能做的事情,系统就激动的大呼小叫。

        “大方值有没有上涨?”

        苏宴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

        若是男二的出现能促进帝景霆大方值的上涨,那就再好不过了。

        【芜湖,涨到百分之八十五啦!】

        竟是直接上涨了百分之五。

        大方值和男主好感度一样,越往后增加的难度越大,能上涨百分之五,就证明楚松的出现确实刺激到了帝景霆。

        “这……”

        售货员犹豫的看了眼楚松,帝景霆跟楚松的矛盾她都看在眼里,可是送上门的生意……

        楚松对她点了点头。

        售货员如释重负,她松了口气,唇角扬起一丝笑:“先生稍等,这就给您打包起来。”

        帝景霆清冷的“嗯”了声。

        不知道是不是苏宴的错觉,她总觉得帝景霆的这声“嗯”,带着几分心不甘情不愿的感觉。

        不过苏宴也能理解,毕竟这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这两排,送给宴宴。”

        楚松指了指帝景霆旁边两排。

        苏宴:“?”

        哥,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她下意识去看帝景霆的脸色,果然发现他目光更沉了,看向楚松的眼神仿佛淬了层寒冰:“我的未婚妻,不牢外人破费。”

        他着重强调了“外人”这两个字。

        楚松却没理他,只是定定的望着苏宴,眉眼含笑:“宴宴,你喜欢吗?”

        苏宴:“?”

        这不摆明是送命题?

        顶着帝景霆仿佛能杀人的目光,她摇了摇头,认真道:“无功不受禄,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帝景霆微抬下巴,嗤笑道:“听到没?我的未婚妻不要你的东西。”

        若是帝景霆身后有尾巴,苏宴怀疑他会得意洋洋的翘起来。

        “宴宴,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楚松没有理会帝景霆的挑衅,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苏宴:“?”

        她怀疑这位哥是来搞她的。

        明明知道帝景霆跟他认识的时间不长,还张口闭口“小时候”,这不是给她找麻烦吗?

        帝·麻烦·景霆脸色又沉了下去。

        若非现在时机不对,苏宴肯定要感慨一下帝景霆的变脸速度。

        【主神,好浓的火药味!】

        小明兴奋道。

        作为吃瓜群众,它的情绪要比正主苏宴激动的多。

        【主神,这就是小说中经常写的修罗场吧,男主男二狭路相逢,究竟谁能取得女主的芳心?】

        小明不仅看,而且还自带解说。

        苏宴:“……”

        她张口,还没解释,就被一道尖锐的女声打断了:“景霆哥哥,像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你!”

        是陆佳佳。

        小姑娘看向她的眸光仿佛藏了火,苏宴挑眉,索性停下了解释的动作,等着看帝景霆怎么做。

        “陆小姐,这是我的家事。”

        若说最初帝景霆还能勉强维持绅士风度,现在正在气头上的他,说话都带着股嘲意:“与你无关。”

        陆佳佳脸色一白,她倔强的咬了咬唇瓣,眼中蕴含了层薄薄的水光。

        可惜帝景霆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帝景霆冷漠移开视线,目光在店内缓缓扫了圈,故作淡定道:“把你们店里的项链都给我包起来。”

        他的小姑娘,还轮不到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献殷勤。

        苏宴跟帝景霆一直牵着手。

        她能感受到帝景霆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手指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楚松这家项链店主打轻奢品牌,每款项链都有自己独特的寓意,像苏宴最初那款玫瑰项链,寓意就是“我只喜欢你这一朵玫瑰”。

        除了这款玫瑰项链,店内卖的最火的是一款情侣项链,男款是地球形状,女款是太阳形状,寓意“地球永远围绕太阳转,而我永远围绕着你转。”

        ……

        诸如此类的项链还有许多。

        每款都有自己浪漫的寓意,是以项链的价格虽然有些贵,但是卖的很好。

        店内的项链少说也有上千条,若是帝景霆全都买下来送给她的话……

        肯定是一笔巨额支出。

        【主神,大方值上涨到百分之九十啦……没想到,情敌居然这么有用!】

        别说小明,苏宴也没想到。

        把整个店里的项链都买下来,实在不像帝景霆说出来的话。

        估计是在气头上,说话没顾忌。

        想到这里,苏宴摇头道:“不用,我只要那款玫瑰项链就好。”

        诚然,她想提升帝景霆的大方值,但是把店内所有项链全买下来,未免有些浪费钱财。

        再者说,有不少姑娘是冲着这家店来的,若是帝景霆全买了,那些真心想买项链的姑娘怎么办?

        “可是……”

        帝景霆还想说什么,苏宴扬眉,漫不经心的威胁道:“你要是敢买,我就敢再路上把它们全部送出去,逢人就送,无论男女……”

        最后那四个字的杀伤力太大,帝景霆识趣的闭上了嘴。

        苏宴还没送过他项链呢,怎么能让那些陌生人占便宜?

        见帝景霆消停了,苏宴才对楚松点了点头:“抱歉,我们只要这一款。”

        楚松的视线在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上停顿了几秒,他垂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黯然:“这款项链……就当我送给你的订婚礼物。”

        重逢礼物和订婚礼物意义不同。

        “重逢礼物”是庆祝两人的重逢,而“订婚礼物”则代表楚松在一定程度认同了帝景霆这个情敌。

        他觉得帝景霆能给苏宴幸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