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4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三)

第4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三)

        第43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四十三)

        【主神,男二出来了!!!】

        小明的声音愈发兴奋了。

        男主、女主、男二、女二都聚集在一起的场景可不多。

        男二名叫楚松,有松柏之意,他眉目生的俊郎,眸中含着些许温和笑意,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

        他看向苏宴的眸光亦是温和,里面藏着绵绵的情思,弯唇笑道:“宴宴,好久不见。”

        苏宴:“……”

        不用看,她就能猜到帝景霆的脸肯定阴沉得不像话。

        【主神,最好不要崩人设哦~】

        楚松跟帝景霆不同,帝景霆和苏宴满打满算也就认识了几个月,但楚松却是原主儿时的玩伴,即使能用“人都是会变的”这句话搪塞过去,但也有一定的风险。

        “好久不见。”

        苏宴将自己代入原主,眸中适时露出一抹惊喜,原著中,楚松对原主很好,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他确实担得起“翩翩公子”这四个字,为人绅士有礼,饶是很喜欢女主,也没做过强迫女主的事情。

        这点跟帝景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若是苏宴没猜错的话,评论区应该会有很多读者心疼男二,毕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大家的”。

        【恭喜主神,猜对啦~在这本书的评论区里,楚松的人气很高,甚至隐隐有超越帝景霆的趋势……】

        苏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楚松确实很完美,颜值高、家教好、绅士有礼貌……最重要的是楚松很深情。

        在楚松漫长的人生中,他见过无数优秀的女孩子,但只喜欢过女主。

        【由于读者呼声太高,作者还给楚松专门写了个番外呢……】

        “怎么写的?”

        苏宴好奇的扬了扬眉。

        【番外就是楚松带着女主送给他的千纸鹤,去了很多地方……】

        千纸鹤是女主儿时送的。

        他们儿时关系很好,经常会在一起玩过家家,楚松扮演新郎,原主扮演新娘,因为经费有限,没有钱买戒指,女主便用自己叠的千纸鹤来代替。

        “我不喜欢戒指。”

        七岁的女孩望着自己亲手叠的千纸鹤,眸中闪过一抹向往:“我更喜欢在天空中飞翔的鸟,我希望以后能像它一样,看遍祖国的大好河山。”

        女孩年纪还小,不会隐藏情绪,把欢喜和羡慕都写在了眼睛里。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原主渐渐把这句话忘却了,生活的重担压在她单薄的肩膀上,她必须考虑现实问题。

        但楚松记得。

        番外里,他游历了无数名胜古迹,每次离开时都会留下一只千纸鹤。

        “宴宴,我来实现你的愿望了。”

        这句话是整本书的结尾。

        正文结尾是男女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而番外的结尾却是楚松带着儿时的希望,看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楚松明明这么好……为什么女主不喜欢他呢?】

        小明困惑的问道。

        它毕竟只是个系统,没有人类的情感,也不懂人类情感的复杂性。

        世界上很多事情,努力会有收获,但唯有感情,就算再努力也没有用。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苏宴不知道如何向小明解释,沉默了几秒后,最终决定不解释。

        感情这种事,三言两语解释不清。

        “你的肩膀?”

        看着女孩肩膀上绑的蝴蝶结,楚松眸光微顿。

        “没事。”

        苏宴摇了摇头。

        楚松没有多问,他像是没有看到帝景霆眼中的敌意,温声道:“宴宴喜欢这条项链?这家店是我的,我送你。”

        “谢谢,但是……”

        苏宴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身旁的帝景霆打断了:“不劳你费心,我未婚妻喜欢的东西,我会帮她买。”

        帝景霆把“未婚妻”这三个字的音节咬的极重,宣示主权的意思很明显。

        苏宴发现帝景霆对她的称呼是随着场合的切换而不断切换的。

        在苏家小区楼下,他介绍自己的时候用的称呼是“女朋友”,但是楚松和陆佳佳面前,帝景霆对她的称呼是“未婚妻。”

        楚松微怔。

        他来的匆忙,没听清两人之前跟陆佳佳的谈话,看到两人十指交叉的手,下意识认为是男女朋友,可他们竟然已经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

        “怎么没听叔叔阿姨说过?”

        楚松唇角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并未因帝景霆的挑衅而动怒。

        这就是格局啊……

        苏宴在心中默默感慨道。

        跟温润如玉的楚松比起来,陆佳佳死缠烂打的行为就……有些低级了。

        楚松从前住在原主家的隔壁。

        两人经常一起上下学,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到楚松搬走。

        那天下了鹅毛大雪,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楚松透过车窗遥遥的望着她。

        “我—会—来—找—你—的。”

        原主读懂了他的口型,漫天大雪中,她对着楚松剧烈的挥了挥手。

        她说:“一路平安。”

        女主从一开始就知道楚松同小区其他孩子不同,他懂礼貌,会穿白色小西装,笑起来很温柔,像个小绅士。

        她早就料到他们有分别的那天。

        那时女主的心情,与其说是遗憾,不如说是祝福。

        她祝福楚松能得偿所愿。

        一别经年,楚松看起来过得不错。

        苏宴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欣慰之情,她稍加思索,就明白这是原主的感情。

        【主神,帝景霆和楚松之间的气氛好像不对劲,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任谁都能听出小明话语中的兴奋之情。

        像是……巴不得他们能打起来。

        苏宴:“……”

        吃瓜不必如此积极。

        楚松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帝景霆也直勾勾的看着她,苏宴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我……跟家里闹翻了……”

        “怎么会?”

        楚松意外的挑了挑眉,“我记得你跟叔叔阿姨的关系还不错。”

        楚松说的不是假话。

        他们认识的时候,原主的父亲脾气还没这么暴躁,再加上那时候苏家秉持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楚松并不知晓原主在苏家过得是什么生活。

        原主自然也不会主动提。

        “这件事说来话长……”

        看着帝景霆阴沉沉的目光,苏宴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解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