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39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九)

第39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九)

        第39章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九)

        而原主母亲就更不难理解了。

        且不提帝景霆面无表情捅的原主父亲那几刀,就凭帝景霆轻飘飘说出口的“一千万”,就够她害怕了。

        苏宴原本计划的打脸不是这样。

        她想的是先学着“绿茶”的语气让苏皓愧疚,再借苏皓来刺激原主父母。

        谁曾想天上掉下来个酒瓶子?

        这一下没把她砸懵,倒是把帝景霆给砸生气了,而后……阴差阳错下,支线任务就完成了。

        简直顺利的不像话。

        “别说是五年……”苏皓不知道怎么反驳帝景霆,只是惨白着脸,低声喃喃道,“就算您给我们几十年,我们也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简单。”

        帝景霆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弧度:“要是你们实在不想赔偿的话,还有第二个选择。”

        “什么?”

        苏皓的眸光亮了起来。

        “苏家跟苏宴断绝关系,从今往后,无论苏宴生活的多么幸福,都与你们苏家再无干系。”

        帝景霆说的轻松,苏皓的脸色却愈发难看,他咬牙切齿道:“不可能。”

        现在他姐就是活生生的摇钱树,他怎么可能轻易跟她断绝关系?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帝景霆不耐烦的打断了苏皓:“二选一,要么给钱,要么断绝关系。”

        客厅的气氛一时陷入了凝滞。

        苏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心中默默给帝景霆点了个赞。

        她本就对苏皓厌恶至极,帝景霆的做法称得上是永绝后患。

        苏宴看帝景霆更顺眼了。

        “钱和人,二选一。”

        见苏皓神情沮丧,帝景霆愈发不耐烦,看向他的目光如带刀刃。

        苏皓沉默了几秒,余光看到肩膀上绑着蝴蝶结的女孩,茅塞顿开。

        他姐姐这么疼他,一定……一定不会舍得跟他断绝关系……对!帝景霆对他姐这么好,只要他姐肯开口求情,事情肯定会有转机的……

        “姐……姐姐,你说句话……真的要跟我们断绝关系吗?”

        苏皓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看向苏宴的眸中满是祈求。不止如此,他还碰了碰原主母亲的胳膊,示意她跟着他一起求情。

        “宴宴……”

        大抵是没叫过这个称呼,女人神情僵硬,表情很不自然,她硬生生的挤出一抹笑,涩然道:“你……你真的要跟我们断绝关系吗?我……”

        大抵是女人说谎话的功夫过于拙劣,神情僵硬暂且不提,她的眼中满是不自在,苏宴怔然。

        恍惚之中,这一幕与从前重合了。

        那是个雨夜,窗外雷声轰隆,闪电映出了屋内女孩惨白的面容。

        初秋的雨本就带着凉意,窗户是坏的,没有办法关严实,细凉的雨丝顺着窗缝吹进来,带着一股寒意。

        床上的女孩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说来也怪,这么冷的天气,女孩却只盖了一条单薄的毯子,毯子很短,女孩蜷缩着身体,却也只能堪堪遮住她的腿部。

        女孩皮肤白皙,但是裸露在外面的小腿肌肤上遍布着青紫的痕迹,窗外雷声大做,窗内的女孩哆嗦着身体,死死的用牙齿咬着唇瓣,苍白的唇瓣被她咬出一道红痕。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屋内暂时明亮了起来,面色苍白的小女孩咬唇,似是做了什么决定,跌跌撞撞的爬下了床。

        “妈妈。”

        小女孩敲着隔壁的房门,许是生病的缘故,她的动作很虚弱,敲累了,女孩便以手掩唇,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门内一直没有人应答。

        女孩也不恼,继续敲了敲房门,明明是秋天,她却还穿着夏天的短袖和短裤,白皙如玉的肌肤上青紫遍布、触目惊心。一阵寒风吹过,她打了个冷颤。

        “妈妈……”

        她垂眸,无助的唤道。

        面前的房门被打开,出现在女孩眼前的是一张刻薄的脸,女人厌恶的看着她:“大半夜的,敲什么敲?”

        似乎被女人恶劣的态度吓到了,女孩无措道:“我……我有点冷……你能不能……给我拿一床被子。”

        透过女人的身影,小女孩看到卧室内开着一盏橘黄色的灯。

        与她房间截然不同,卧室内盖着两床厚被子,睡在床中间的小男孩被吵醒了,他慢悠悠的坐起来,不满的嘟哝了两句:“我想睡觉。”

        “皓皓乖,不生气……”

        那是女孩从未拥有过的神情。

        目光柔和、声音温柔,像世界上所有爱护自己孩子的母亲,看向孩子的目光像是在看珍宝。

        女孩怔怔的站在原地,冷风吹过,她却不觉得冷,只觉得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

        “没有多余的被子,你回去吧。”

        安抚完男孩后,女人敷衍地对苏宴挥了挥手:“你弟弟还要睡觉。”

        女孩固执的在原地站着,她狠狠地咬着唇瓣,眼神倔强。

        “宴宴乖……”

        见女孩迟迟不肯离去,女人敷衍的喊了声她的小名。她最是了解苏宴,吃软不吃硬,给颗糖就能哄好。

        明明她的语气那般不耐烦,女孩却还是甜甜的笑了笑:“我听话。”

        我听话。

        你能不能……多喊几次宴宴?

        女孩的想法在唇边停留了几秒,还是被她咽回了肚子里。

        求来的东西,有什么意思呢?

        ……

        “宴宴……”

        女人咽了口唾沫,不安的唤道。

        苏宴垂眸,唇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别这么叫我。”

        胸口处传来一阵闷痛,她知道这又是原主情绪的影响,便想尽快结束。

        女孩杏眼温柔,说出来的话却带着股凉薄之意:“断绝关系和人民币一千万,我觉不是什么困难的选择吧?”

        “姐姐……”

        苏皓还想争取,苏宴却疲倦的揉了揉眼睛,不欲与苏皓多谈:“那我就默认你们选择断绝关系了。”

        气氛凝固了下来,只有地上的男人偶尔发出痛呼声。

        “我想,我夫人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但凡让我看到你们纠缠我夫人,我不介意把你们警局一日游。”

        帝景霆漠然留下这句话,便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苏宴离开了苏家。

        苏家的闹剧,就此结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