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38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八)

第38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八)

        第38章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八)

        客厅内逐渐安静了下来。

        除了地上的男人偶尔发出凄惨破碎的呻吟声,其他人都一言不发。

        “好在伤口不算严重,都是些皮外伤,我给你开点药,你记得按时吃。”

        因为苏宴是女孩子,年轻医生包扎完伤口,给她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苏宴点了点头。

        “还有没有病人?”

        年轻医生望着地上蜷缩的男人,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

        男人做的事年轻医生有所耳闻,若非危及生命,他还真不想救。

        “我……我这么大的人,你……你难道看不到吗?”

        男人狼狈的捂着伤口,面色惨白,唇瓣不见一丝血色,看上去可怜的很。

        年轻医生没有说话。

        苏皓迟疑了几秒,最终也没开口。

        站在一旁的女人倒是想说话,只是在触及到帝景霆冷漠的目光时,她浑身打了个激灵,便不敢吱声了。

        苏宴则是不想救他。

        且不说他拿酒瓶砸她这件事,就凭他之前做的那些破事,都够苏宴拿酒瓶子砸他百八十次。

        帝景霆嘲讽的勾了勾唇,话是对着年轻医生说的:“没有。”

        年轻医生闻言,如释重负的笑了笑,他打心底里不愿意救这个人渣,能离开现场自然最好。

        “那我回去拿药?”

        帝景霆点了点头。

        年轻医生离开后,客厅内再次陷入了寂静。是苏皓率先开口打破寂静的,他看着苏宴伤口处绑的蝴蝶结,嗓音干涩:“姐姐,疼不疼?”

        苏宴摇了摇头。

        帝景霆勾唇笑了笑,他看着狭窄的客厅,淡声道:“伤口包扎完了,就来谈谈赔偿问题吧。”

        “什么……什么赔偿问题?”

        苏皓有些摸不着头脑,女人也是一脸莫名,他们纳闷的看着帝景霆,竟是忘了地上蜷缩着的男人。

        “自然是赔偿我夫人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心灵创伤费……”

        帝景霆一连说出好几个名词。

        【主神,他后来说的词……我怎么都没听过?是我孤陋寡闻了嘛?】

        小明百思不得其解。

        它自认词汇量还算丰富,但是帝景霆说的这些词,它是真的闻所未闻。

        “嗯……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些词应该是帝景霆自创的。”

        前几个“精神损失费、医药费”还勉强能理解,但是后来的“精神恍惚费”是什么玩意?

        苏宴不理解。

        帝景霆的神情实在不算开玩笑,苏皓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姐夫,这些加起来大概多少钱?”

        “也不多。”

        帝景霆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医药费正常支付就行,至于精神损失费,你们应该清楚苏宴是我夫人……”

        苏皓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平时若是别人吓到我,精神损失费至少一百万起,苏宴的身体肯定比我珍贵,再加上她怀着宝宝,算你们两百万不过分吧……”

        帝景霆此话一出,莫说是苏皓,就连苏宴都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这就两百万了?

        帝景霆的话还没说完,他连停顿都没有停顿,继续道:“心灵创伤费的话,你也知道孕妇容易得抑郁症,为了预防这种状况出现,我提前向你们索要一百万的费用,也不过分吧?”

        苏宴:“?”

        帝景霆居然还能扯到抑郁症?

        苏皓启唇,欲言又止。

        帝景霆全然不在乎他的反应,而是继续道:“至于精神恍惚费,我夫人最是受不得惊吓,算你们五十万。”

        帝景霆在外人面前不好意思用“夫人”称呼苏宴,但在苏家人面前,他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毕竟苏皓已经叫他姐夫了。

        帝景霆靠着他编出来的那些名词,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最后苏家需要赔偿的总金额竟然高达一千万。

        苏宴起初还有些震惊,但听到最后便只剩下麻木了。

        【主神,他……他是靠这个发家致富的吗?怎么这么能说啊?】

        小明也觉得不可思议。

        苏皓的面色难看的不像话,可他又不敢对着帝景霆发火,便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好声好气道:“您也知道我们的家庭情况,拿不出这么多钱……”

        帝景霆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我倒是忘了你们家的经济状况了。”

        在苏皓期待的目光下,他唇角勾起一丝恶劣的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像来自地狱的撒旦。

        “看在我夫人的面子上,我允许你们打欠条,至于期限,五年怎么样?”

        莫说五年,就算给他五十年,他也不一定能赚到一千万。

        更何况……他若是真的有一千万,自己逍遥还来不及,怎么会用来还债?

        “但是……您……您也捅了我爸,这里的医药费,该怎么算?”

        苏皓目光在客厅内打了个转,最终落在了哀嚎的男人身上。

        他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肯松口:“于情于理,您也该赔偿我们那些费用……”

        帝景霆看苏皓的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你不会想拿他跟我夫人比吧?”

        言外之意,他说的那些各种各样的损失费,在男人身上通通不可行。

        “您……您难道不觉得您太霸道了吗?简直在强……强词夺理!”

        苏皓脸都急红了。

        他这辈子就没接触过这么大的数额,怎么可能有能力偿还?

        “强词夺理?”

        帝景霆缓缓咀嚼着这个词,饶有兴致的看着快急哭的苏皓:“那你倒是说说,我哪句话说的不对?”

        苏宴叹为观止。

        莫说是苏皓,她都拿帝景霆的强盗逻辑没有办法。

        毕竟帝景霆的身价在那里摆着,精神损失费动辄上百万,也是正常的。

        而她被冠上了“帝景霆夫人”这个称呼,得到的赔偿自然也不能少。

        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妙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主神,支线任务完成度上涨到百分之百,任务完成了!】

        小明兴奋道。

        苏宴意外的挑了挑眉,但垂眸思索了几秒,便理解了。

        对于原主父亲这种人渣,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就要以暴制暴。

        帝景霆拿碎玻璃捅他的时候,估计他就已经后悔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