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3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三)

第3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三)

        第33章这个总裁不一样(三十三)

        “你叫帝景霆……你你你是不是上过电视的那个……”

        老张猛的一拍大腿,想起来了。

        周围人都被老张的动作吸引了。

        帝景霆没否认,他礼貌的对着老人笑笑:“确实上过几次电视。”

        说是几次,其实至少十次。

        像帝景霆这种颜值高还有有钱的大佬,是无数媒体想要采访的大佬。

        值得一提的是,帝景霆还有个“国民老公”的称呼。

        当初媒体把他的照片放到社交媒体后,引得无数营销号转发,在没有买热搜的前提下,“国民老公帝景霆”在热搜榜上待了整整三天。

        原因无他,那张照片确实帅。

        照片上的帝景霆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他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握着杂志的手指修长如玉。

        明明是第一次见接受媒体的采访,他看向镜头的眸光却很淡定,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顶银框眼镜,银灰色的眼镜链条随意的垂在两侧,为男人平白增添了几分禁欲感。

        被男人系的一丝不苟的西装领带、禁欲的眼镜、修长如玉的手指……

        种种因素组合在一起,引得无数女孩芳心沦陷。

        那时候的原女主在做什么呢?

        苏宴回想了下原书中的内容,好像是在为自己未来的学费发愁吧?

        所以说小说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将天差地别的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甚至……产生感情。

        “在想什么?”

        注意到苏宴走神的帝景霆问道。

        他没有跟在场的众人解释太多自己的事情,倒是苏皓,主动揽下了介绍帝景霆的这个工作。

        “我姐夫可厉害了……就前段时间的富豪榜,你们看没看?我姐夫可是第一名……”

        少年神采飞扬,容光焕发,仿佛说的不是帝景霆,而是自己。

        苏宴的目的可不是让苏皓显摆。

        她主动牵住帝景霆的手,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走。”

        是陈述的语气。

        帝景霆满脑子都在想“苏宴居然主动牵我手了”,根本没在意她的话,迷迷糊糊就跟在她身后走了。

        “艾,姐姐姐夫,等等我……”

        身后传来了苏皓焦急的声音,少年一路小跑来到两人身旁,神情带着些不满,只是他不敢对着帝景霆抱怨,因此只能撇了撇嘴,委屈道:“姐姐,你怎么不等我就直接走了?”

        “啊?我喊你了,你没听到?”

        苏宴一脸无辜的问道。

        这下换苏皓不确定了,他迟疑的看了两眼帝景霆:“是……是吗?”

        “你说我有没有喊他?”

        苏宴小幅度的晃了晃帝景霆的手,帝景霆被女孩撒娇的举动弄得心痒痒,他舔了舔唇瓣,没有拆穿女孩,而是点了点头认同她。

        苏皓怎么会怀疑帝景霆,他挠了挠头:“可能是我没听到,抱歉姐姐。”

        苏宴坦然的接受了这句道歉。

        【主神,不愧是你啊……反将一军干得漂亮!】

        小明感慨道。

        苏宴也不揽功,笑眯眯道:“还是要感谢帝景霆先生配合的好。”

        能面不改色的扯谎。

        有进步。

        ……

        原主家里在六楼。

        老小区没有电梯,都是楼梯。破旧的墙皮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扶手上面的漆也不被哪个顽皮的小孩扣过,东一块西一块的,看上去破旧不堪。

        踏进楼道的瞬间,灰尘扑面而来,苏宴没什么反应,倒是身旁的帝景霆皱了皱眉:“你一直在这里生活?”

        苏宴点了点头。

        帝景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细细的灰尘粉末在空中飞扬着,空气很差,角落堆积着些许垃圾,数量不多,但是看着很碍眼……楼梯也算不上干净,能看到零散的小垃圾,瓜子皮、花生皮……诸如此类的东西数不胜数。

        帝景霆抿了抿唇瓣。

        他想到了自己被绑架的时候。

        他被绑匪粗鲁的丢到废弃仓库,仓库附近罕有人烟,仓库年久失修,大门残破不堪,中间破了个洞,墙壁也不甚牢固,夜晚有风顺着门和墙缝吹进来,冷的渗人。

        其实冷不冷倒是次要的,主要是仓库周围是荒山野岭,夜里常有野兽出没,他蜷缩在仓库角落里,听着野兽的嚎叫,根本不敢睡。

        他白日还要跟那群绑匪周旋,有时绑匪恶趣味上来了,就会拿食物逗他,他虽被绑架,但是骨子里是有傲气的,食不果腹是常有的事情……

        毫不夸张的说,那是帝景霆过得最惨的一段时间。

        其实跟他的那段时间相比,苏宴的生活还算不错,至少她不用担心睡觉被野兽叼走,也不用担心饿死,更不用担心绑匪撕票的问题……

        但帝景霆就是心疼苏宴。

        他总觉得,他家小姑娘不该这样。

        “走啊?”

        苏宴见帝景霆迟迟不动,只是沉默的望着楼梯,了然道:“是不是你的洁癖受不了?理解理解……”

        苏宴一边说,一边拿出口罩。

        她搭配衣服的时候特意选了个白色斜挎包,不是名牌,因为苏皓不识货。

        而她选择这个包的原因也很简单——容量大,就算把手机、口罩、纸巾等都放进去,剩下的空间也绰绰有余。

        “好在我准备了口罩……”

        苏宴对着帝景霆挑了挑眉。

        见他没有接过自己递的口罩,只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她,苏宴疑惑道:“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

        帝景霆摇了摇头,声音微哑。

        苏宴不解道:“那你一直看我?”

        “你好看。”

        帝景霆弯唇笑了笑。

        苏宴:“……你好油。”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苏宴的眸中还是不自觉的沾染了些许笑意。

        她笑起来很乖,杏眼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粉嫩的唇瓣微微抿起,令人不自觉就联想到古代及笄的小姑娘。

        唇红齿白,古灵精怪。

        好看的很。

        帝景霆再次舔了舔唇。

        他顺势接过苏宴手中的口罩,然后认真的戴在了女孩的脸上。

        苏宴的脸本就小,戴上口罩后,便只能看到那双灵动的杏眼。

        看着苏宴疑惑不解的目光,帝景霆笑了笑:“乖。”

        他再次牵住了女孩的手。

        苏家的账,总要清算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