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20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二十)

第20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二十)

        第20章这个总裁不一样(二十)

        小明将话题扯到了正轨上。

        【主神,我们什么时候做支线任务?】

        之前跟帝景霆的倾心交谈是有效果的,那条“人设符合度”的进度条牢牢的停留在了百分之八十三的位置,一动不动。

        在帝景霆眼中,苏宴无论做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

        而那条“大方值”的进度条也上涨到了百分之五十的位置,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苏宴越来越了解帝景霆,他是那种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如果苏宴在网络上看到喜欢的东西,只要她朝着帝景霆撒撒娇,帝景霆便会无奈的答应她。

        每次看帝景霆付款都很有意思。

        当着苏宴的面,帝景霆就是“我最有钱,我的女人想买什么随便买”的表情,付款的动作也很果断,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可苏宴曾亲眼见到过,帝景霆自己在房间拿着算盘,一边看着手机的支付信息,一边默默地拨弄着算盘。

        算盘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帝景霆的表情也从淡定变成了肉痛,他的口中一直念念有词,“这件衣服这么薄,店家怎么有脸卖这么贵?”、“我记得那次看到过一模一样的,价格比这个便宜,早知道就先货比三家了”、“果然女人的钱最好骗”、“这双鞋是镶了金子吗?”、“这条围巾这么贵,难不成是织女织的?但我又不是牛郎,为什么要给织女的围巾买单?”

        ……

        诸如此类的话,数不胜数。

        苏宴觉得帝景霆那张嘴不开班真是可惜了。

        她甚至想过,帝景霆要是开直播讲解“如何吐槽店铺”或者“如何合理砍价”,直播间肯定人气爆棚。

        要是帝景霆再努力努力,成为大网红也不是没有可能嘛……

        苏宴情不自禁的弯了弯唇。

        有树叶随着风飘落在她肩膀上,苏宴将落叶拿在手中,看着树叶的纹路,笑道:“支线任务不着急,再晾苏皓一段时间。”

        苏皓这种人最好拿捏。

        爱财、好面子、会装,跟网络上的那种装模作样的绿茶有的一拼。

        他联系不上苏宴,第一反应绝对不是怨恨苏宴,而是把怒火发泄到原主父母身上。

        在苏皓的观念里,是因为他的父母对他姐姐太冷漠,他姐姐才会连带着他一起迁怒,甚至连他的电话都不接。

        这种情况之前从未出现过。

        晾苏皓的时间越长,苏皓对原主父母的怨恨便会越来越深,支线任务便更容易成功。

        “再过段时间就该收网了。”

        苏宴在心中默默推算了下日期。

        【好的,都听您的~】

        小·没有主见·明笑眯眯道。

        苏宴轻“嗯”了声,躺的有些累,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决定在院子里散散步。

        “夫人,您慢点……”

        在一旁默默守了许久的季浮惊呼了声,他快步走到苏宴旁边:“用不用我扶您?”

        苏宴缓缓摇了摇头。

        季浮也不强求,他弯了弯眉眼,唇角绽放了一个灿烂的微笑:“那我陪您?”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黑发少年季浮已经成了苏宴的死忠粉。

        在季浮眼里,苏宴就是“仙女下凡”,长得好看就暂且不提了,偏偏性格温柔的很,对别墅里的每个人都报以微笑。

        他们都很喜欢这位温柔的夫人。

        季浮小时候在山中长大,他听过无数个关于神仙故事。在诸多的神仙故事中,他最喜欢里面的“仙女姐姐”,以露水为食,纤尘不染,超凡脱俗。

        季浮本以为“仙女姐姐”只存在于传说中,直到遇到苏宴,他才明白,原来现实生活中真的有女孩像仙女一样温柔精致。

        既然是散步,就急不得。

        苏宴慢悠悠的走着,偶尔想到有趣的事情就停下来。比如现在……苏宴站在梨树前,好奇的指了指雪白的花瓣:“我之前吃的梨花糕,就是用这个做的?”

        “是,但也不全是。”

        难得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季浮卖了个关子。

        苏宴:“?”

        看到自家夫人疑惑的目光,少年笑了笑:“梨花糕的原料是雪梨,不是花瓣。”

        似乎是看出了苏宴对梨花糕很感兴趣,季浮主动提议道:“夫人,厨房里还有剩下的雪梨,您若是感兴趣,不妨试试?”

        苏宴摇了摇头。

        她也就是随口一问,但若是等到这满院梨花变成雪梨的时候,她还没离开这个位面,一定要亲手做一次梨花糕。

        好不好吃的不重要,主要是留作纪念。

        许是苏宴在梨树前停留的时间有些长,季浮紧张的挠了挠头,主动找了个话题,来给苏宴解闷:“我记得先生曾经对这颗梨树说过很多话……”

        “嗯?”

        苏宴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显然对季浮说的话很感兴趣。

        “具体我也不记得是哪天了……”

        近距离看着苏宴清澈透亮的眼睛,季浮的声音不自觉就弱了下来,他磕磕巴巴道:“好像是……是您第一次下楼的时候,先生独自站在这颗梨树前,嘟哝着什么。”

        跟梨树有什么好说的?

        苏宴不是很能理解帝景霆。

        她漫不经心的扬了扬眉,目光在挺拔的梨树上停顿了几秒,才继续问道:“那你们有没有听清楚帝景霆在说什么?”

        能够直呼帝景霆全名的,除了他的父母,也就只剩下苏宴了。

        季浮却没有觉得哪里不妥,他努力回想着那天的场景,语气带着几分不确定:“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你挺甜的,但是跟……”

        季浮的声音戛然而止。

        “嗯?怎么不继续说了?”

        苏宴纳闷的看着他。

        少年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把后半句话补充完整:“跟您比起来,还……还差得远。”

        帝景霆的原话是“苏宴”,季浮自然没有那个胆子直呼苏宴的全名,

        他用的是敬称“您”。

        苏宴失笑:“真幼稚……”

        季浮在心中疯狂点头赞同苏宴,但面上却保持着沉默,不敢发表任何评价。

        只是下一秒,季浮就看到自家夫人温柔的摸了摸那颗梨树,笑着安抚道:“别听帝景霆瞎说,我跟你都很甜。”

        季浮:“……”

        谢邀,有被秀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