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6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六)

第16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六)

        第16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十六)

        苏宴暗觉不妙。

        能在这个时间点站在她房门外的,除了帝景霆,她想不到其他人。

        重点是……帝景霆来了多久了?

        苏宴沉默不语。

        苏皓没注意到这边的声音,他仍旧在苦口婆心的劝道:“姐姐,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吧,你难道想他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俗话说,蛇打七寸,苏皓就是吃准了原主心软这点,才会一直劝说她。

        孩子出生有没有父亲,不是苏宴现在关注的问题,她看着安静的门口,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想。

        如果门口是帝景霆,他为什么还不推门而入?这不符合霸总的剧本啊?

        如果门口不是帝景霆,为什么会连个盘子都端不稳?

        思考的这会功夫,苏宴的睡意已经全部消散了。

        电话那头的苏皓还在不厌其烦的劝说着苏宴,大概意思就是让苏宴服软,对着帝景霆撒个娇什么的……

        在劝说苏宴的过程中,苏皓还引用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说句不好听的,他学习都没这么认真过。

        苏宴的注意力却不在苏皓身上,她看着门口,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直觉告诉她门口是帝景霆。

        她不想继续跟苏皓周旋,对着他说了句“信号不好”,便挂断了电话。

        门口一如既往的安静。

        苏宴迟疑了几秒,走到了门口。

        “先生……”

        苏宴看着半蹲着的帝景霆,哑然。

        拉开这扇门前,她其实猜测过帝景霆会是什么表情。

        可能是愤怒的,因为帝景霆容易生气;有可能是平静的,因为帝景霆擅长强装淡定;也有可能是无所谓的,因为帝景霆喜欢口是心非……

        可她唯独没有想过他会这样。

        身形高大的男人半蹲在地上,沉默的捡着零散的糕点。

        盘子被摔得四分五裂,每一块都很锋利,男人在捡糕点的过程中不慎被其中的一块划破了手指,殷红鲜艳的血珠滴落在地,犹如一朵奢靡瑰丽的花。

        苏宴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愤怒。

        她看着沉默的帝景霆,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平静道:“好玩吗?”

        帝景霆并不回答,他只是再次拾起一小块糕点放在了手掌心。

        糕点已经被摔的不成样子了。

        他小心翼翼的拾着,帝景霆手指修长如玉,手掌宽大,这就显得男人手掌心零零散散的糕点格外……寒碜。

        “把自己弄伤很舒服?”

        苏宴冷着一张脸问道。

        帝景霆仍旧不开口,他只是盯着手中散碎的糕点,仿佛那是无上珍宝。

        “你在跟我玩冷暴力?”

        苏宴气极反笑。

        只是笑着笑着,她的表情就逐渐冷了下来,唇角的笑意也缓缓收敛了起来,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

        “你慢慢玩。”

        不带任何情绪丢下这句话后,苏宴作势要关门。

        “别走……”

        察觉到女孩的意图,帝景霆迅速站了起来,他下意识想抓住女孩的手腕,但想到自己手上还沾染着血迹,便又默默收回了手。

        苏宴没有关门。

        她向来不喜欢冷暴力,能沟通解决的事情,要尽快沟通。

        拖延不能解决问题。

        帝景霆在说完那句“别走”后就没了下文,苏宴也不急,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最后还是帝景霆先忍不住了,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嗓音沙哑的可怕:“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听到这,苏宴就知道帝景霆全都听到了。她下意识想解释,可后来想到这或许是个转折点,便缓缓叹了口气:“那你说,我应不应该讨厌你?”

        帝景霆抿了抿嘴唇。

        纤薄的唇瓣被他抿成了一条直线,男人修长的手指无力的垂在两侧,显然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抱歉,是我不好……”

        帝景霆嗓音沙哑,那双漂亮的眼眸中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他再次舔了舔唇瓣,语气却是难得的卑微,“你能不能别……别讨厌我?”

        这跟她想象中的剧本不一样。

        按照一般的霸道总裁小说套路,男主如果知道女主在背后说他坏话,肯定要冲进去把手机夺过来,再狠狠地骂上对方两句。

        自然,女主也逃不过秋后算账。

        这么一比较的话,帝景霆还不错。

        苏宴心中是这么想的,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她看着面前的帝景霆,低声道:“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地面一片狼藉,帝景霆垂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眸底的情绪。

        男人的手指上还留有血迹。

        瓷白如玉的手指混杂着些许红色,有股说不出的奢靡艳丽。

        苏宴看不下去,她认命的叹了口气,暂时把任务的事情抛到脑后,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握住了帝景霆的手腕:“医药箱在哪?”

        苏宴的语气算不上好,冷冰冰的、不掺杂任何私人情绪,但帝景霆的眸光还是亮了起来。

        “我……不清楚……”

        他呐呐道,像犯错的小孩。

        “不清楚就问。”

        苏宴握着帝景霆的手腕,环视了一圈别墅:“家里有没有医生?”

        按照霸道总裁文一贯的套路,他们会有一个随叫随到的医生朋友,半夜被总裁叫醒,只是因为女主的小伤。

        苏宴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医生骂骂咧咧的来到了总裁家里,在检查完女主的伤口后,阴阳怪气来了句:“哇,这伤口真大啊,估计我再晚来一会,它就自动愈合啦……”

        那句话莫名戳到了苏宴的笑点,以至于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没有。”

        帝景霆乖宝宝似的,小声道。

        “为什么家里没有医生?”

        帝景霆小声嘟哝了句什么。

        虽然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但是他的声音太小了,苏宴没有听清楚。

        她下意识皱了皱眉:“什么?”

        “我说……”

        帝景霆稍稍提高了音量,足以令他身旁的苏宴听清楚:“请医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我又没有病,为什么要花冤枉钱在家里养个废物……”

        他说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苏宴:“……”

        好的。

        还是熟悉的抠门总裁帝景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