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5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五)

第15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五)

        第15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五)

        苏宴从吃饭想到睡觉,也没想明白帝景霆为什么突然就开窍了?

        平时不是脸红的比谁都快?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学别人撩妹?不怕翻车?

        【主神,手机有未接来电~】

        小明提前连接了原女主的手机,为了就是不错过任何消息。

        苏宴暂时放下帝景霆的事,将手机解锁,五条未接来电就映入了眼帘。

        未接来电备注都是“弟弟”。

        苏皓居然敢这么快给她打电话,不怕她继续找他要钱?

        苏宴意外的挑了挑眉,她不是小孩子,拥有上帝视角的她才不会觉得苏皓打电话是来还钱的。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得出这个结论的苏宴打了个哈欠,她坐在床上,随手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没有给苏皓回电话的打算。

        凭借她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苏皓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孕妇容易犯困。

        苏宴之前对这句话无感,但当她真正成为孕妇后,就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感悟。

        她明明记得才睡醒不久,不过是吃了个饭的功夫,怎么她又困了?

        苏宴躺在床上,天花板的花纹逐渐变得模糊,困意缓缓将她包裹。

        突兀的电话铃声就是这时响起的。

        原女主的电话铃声是手机自带的,她不追星,也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曲,手机壁纸和铃声都是初始状态。

        苏宴强忍着困意,伸手把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备注。

        果不其然,是苏皓。

        “喂?”

        苏宴的声音带着浓重的睡意。

        “姐姐,你在睡觉吗?”

        清朗如玉的少年音色顺着声筒传过来,苏宴却只觉得厌烦,她强忍着心中的不耐烦,温和的“嗯”了一声。

        “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苏宴:“……”

        苏皓大半夜的打电话,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些废话?

        见电话那头没有声音,苏皓也意识到了不妥,他清咳了两声,自然而然的转移了话题:“姐姐,你……现在跟帝景霆住在一起啊?”

        听到这里,苏宴基本上就能猜到苏皓找她的目的了。

        帝景霆抠门这件事只有他亲近的人才清楚,在大多数普通人眼里,像帝景霆这种上电视的大佬简直就是“行走的小金库”。

        虽然原主的父母重男轻女,但是说实话,苏皓跟家里的关系也不算太好。

        原女主的父母疼爱苏皓是真的,但是他们家境一般也是真的。

        苏皓嫌弃原主父母不能给他更好的生活,平时并不联系他们,只有在要钱的时候,苏皓才会说几句好听的话。

        饶是这样,原主父母也无怨无悔,他们把苏皓当成宝贝宠,总觉得是他们不够好,是他们不能赚大钱、不能给苏皓更好的生活……所以苏皓怨恨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皓皓,你……你怎么知道?”

        苏宴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模仿着原主温柔的声线。

        “今天打电话的时候,妈妈无意中透露的,看来是真的!?”

        隔着手机屏幕,苏宴都能感受到苏皓惊喜的情绪。

        苏宴不禁在心中冷笑了声。

        她跟帝景霆住了将近一个月,苏皓才知道这件事,从这点就能看出来,原主的家庭对她到底有多冷漠。

        苏宴猜,苏皓之所以会跟父母谈到原主,是因为他没有要到钱。

        【主神,真聪明,猜对了哦~】

        能够看到位面信息的小明表扬道。

        苏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是真的……”赶在苏皓说话前,苏宴率先把话说完了,她的声音带着些颤意:“皓皓,你……你是来救我的吗?”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苏宴唇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偏偏声音压的很低,仿佛无路可走的小鹿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皓皓,我不知道向谁求助,我被帝景霆囚禁了,你救救我好不好?你能不能来救我,我被他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我……我真的很害怕……”

        说到最后的时候,苏宴的声音已经隐约带了些哭腔。

        【主神,你的演技好棒!尤其是最后的哭腔,少一分会显得不真诚,多一分会显得矫揉造作,啧啧啧……世界上形容优秀的词语这么多,我却觉得它们都不配形容您……】

        专业“捧哏”系统小明上线。

        “收。”

        苏宴无奈的打断了小明。

        【好的吧~】

        小明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声。

        世界终于再次恢复了清净。

        苏宴缓缓舒了一口气,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她也不着急。

        反正有求于人的不是她。

        “姐姐,这其中是……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之前看过帝景霆的采访,我觉得他不像那种不讲理的人。”

        苏皓嗓音干涩,竟是闭口不谈“囚禁”这两个字。

        苏宴在心中轻嗤了声。

        她强压着恶心,声音带着压抑的哭腔:“在未经别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把人关在房间里,能有什么误会?”

        “姐姐,你听我说,你跟帝景霆之间肯定有误会……我学过看面相,帝景霆的面相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帝景霆确实不是那种人,他只是不擅长跟别人沟通。

        虽然苏宴清楚苏皓说的是对的,但她可不会顺着他的话。

        “有时候看面相不准的……”苏宴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加重了力道,她低声道:“帝景霆不仅囚禁我,而且还没收了我的手机,若不是他今天心情好,你根本就联系不上我。”

        苏皓哑然。

        良久的等待后,他来了句:“姐,要不你给帝景霆服个软?”

        显而易见,苏皓很了解苏宴,他知道自己这位姐姐脾气倔强,从不服软。

        苏皓放软了声音,哄道:“姐姐,像帝景霆这种大佬,大部分都是嘴硬心软……尤其是你还怀着帝景霆的孩子,只要这时候稍微服个软,他肯定会放你出去的……”

        苏宴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她也没想到,苏皓竟然歪打正着的猜中了“帝景霆嘴硬心软”这一点。

        但苏宴可不打算让苏皓如意。

        “要我对帝景霆服软,除非死。”

        苏宴话音落下的那瞬间,门外响起了盘子碎裂的声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