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三)

第13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三)

        第13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三)

        帝景霆说完那句话后,没给苏宴反应的时间就迅速离开了。

        苏宴看着帝景霆狼狈的身影,忍不住弯了弯唇。

        帝景霆……真可爱啊。

        苏宴不知道帝景霆要在厨房里待多长时间,她准备再拿块糕点垫垫肚子。

        桌子上的糕点都很精致。

        苏宴犹豫了几秒,没有尝试新的口味,而是再次拿了块梨花糕。

        清淡的梨花香味弥漫在口腔,苏宴想的却是,她难道真的比梨花糕甜?

        ……

        帝景霆没有让苏宴等太长时间,大概十分钟,他就再次来到了客厅。

        男人身影修长,因为在家的缘故,他没有穿西装,而是穿了休闲装,相较于平时多了几分少年气。

        帝景霆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顶眼镜,银灰色的链条慵懒的垂下,衬得他愈发清冷禁欲,疏离感扑面而来。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端盘子的少年。

        两人的相貌极像,乍一看,很难分辨出来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他们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一个是黑色的头发,而另一个染了雾霾蓝发色。

        “夫人。”

        蓝发少年季生弯唇笑了笑,他生的标致,眉眼间带着干净的笑意,让人看着就心生好感:“先生在厨房待了十分钟,催促了我们十六次……”

        说到这里,季生眼中闪过几抹揶揄之色:“但是夫人你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要想食材的口感最佳,时间上可不能马虎……”

        季生“苦哈哈”的告状道。

        虽然季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闻中的夫人,但是他丝毫不见外,告状也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季浮看着夸夸其谈的蓝发少年,不免有些羡慕。

        他什么时候才能像哥哥那样拥有传说中的“社交牛逼症”呢?

        苏宴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人,但是说实话,她不反感。

        蓝发少年看似话多,但很有分寸,表面是在向她告状,其实是在拐着弯替帝景霆说话。

        “十分钟内,催促了十六次……”

        这句话初听不觉得有什么,但只要深想,就能感受到帝景霆对她的在乎。

        啧,有点手段。

        比某个动不动就脸红的男主强。

        苏宴只记得小说中的关键人物。对这个突然出现蓝发少年没什么印象,她用意念询问系统小明:“他是?”

        【他叫季生,跟之前的黑发少年季浮是双胞胎,两人的名字出自一句很美的诗句“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这句诗的意思是……】

        “说重点。”

        意识到小明身为语文课代表的后遗症又来了,苏宴果断的打断了它。

        【好的吧……】

        系统小明心不甘情不愿的跳过了自己精心准备的介绍,它继续道。

        【两人居住在帝景霆被绑架的村庄附近,他们身世坎坷,父母身亡……因为他们分给过帝景霆食物,帝景霆在得救后,就把季浮和季生从那个贫穷落后的村庄里带了出来……】

        苏宴没想到他们跟帝景霆还有这样一层关系。难怪季浮在说起“先生”这两个字的时候,难掩亲近之情。

        她觉得帝景霆跟自己印象中的霸道总裁有很大的区别。

        他不专制独断。在她跟帝景霆坦白了自己待在房间里会不舒服后,帝景霆不会像其他的霸总,说一些类似“女人,你在欲擒故纵吗?”的话,而是会换位思考,然后认真的向她道歉。

        他气来的快,但是去的也快。明明看到她下楼的时候,帝景霆的脸色沉的不像话,但听到她委屈的说“疼”后,他就不知所措的停下了动作。不像某些霸道总裁文里的男主,不顾女主的伤情,只顾着发泄自己内心的怒火。

        最重要的是,帝景霆很容易脸红。

        这条莫名其妙戳到了苏宴的萌点。想到帝景霆红着脸低声说“你甜”的模样,苏宴的眉眼不禁染了些许笑意。

        在她看过的那些霸总文里,可没有谁是动不动就脸红的。

        帝景霆真是霸道总裁中的特例。

        【主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在苏宴不主动屏蔽系统的情况下,她的某些想法能被系统接受到。

        “还有什么?”

        【他很抠!其他的霸道总裁动不动就会给女主黑卡,但是帝景霆不会!】

        苏宴:“……”

        经过系统这么一提醒,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在继续劝说帝景霆和吃饭之间犹豫了一秒,苏宴果断选择了吃饭。

        劝说帝景霆有可能会失败,但是吃饭肯定能让她的胃舒服些。

        苏宴跟系统沟通的时间看似很长,其实也不过几秒钟。

        看着面前等待她回答的季浮,苏宴扬了扬眉梢,目光落在一旁的帝景霆身上,饶有兴致的重复道:“十分钟,催了十六次?”

        “没有。”

        帝景霆冷着一张脸,死不承认。

        “真没有?”

        苏宴狐疑的盯着帝景霆。

        帝景霆最受不了女孩怀疑的目光,他移开目光:“不是十六次……”

        “嗯?”

        “是十八次。”

        帝景霆小声嘟哝道。

        苏宴哑然失笑,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吧?

        季生见自己的目的达到,眸中划过一丝狡黠的光,他盛了一碗粥,递给苏宴:“夫人,尝尝合不合您的胃口?”

        “好。”

        粥是南瓜粥。

        苏宴正准备接过他手中的那碗粥,可不知是粥太烫还是什么其他缘故,季生没有拿稳,粥不小心洒出来些。

        万幸的粥是没有洒到苏宴身上。

        南瓜粥是新鲜出炉的,洒在桌子上的时候还散发着热气。

        站在旁边的帝景霆见到这一幕,面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粥没洒到苏宴身上简直是是不幸中的万幸,不然就凭她那一掐就红的皮肤,估计要疼上好长一段时间。

        帝景霆越想越觉得后怕,他快步走到季生旁边,声音不含任何情绪:“把碗给我,去领罚。”

        “是。”

        季生恭顺道。

        说完这句话,他便拉着茫然的季浮快步离开了客厅。

        “我喂你。”

        帝景霆舀了一勺粥,放在唇边,小心翼翼的吹了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