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位面男主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11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一)

第11章 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一)

        第11章这个总裁不一样(十一)

        帝景霆走得匆忙,苏宴笑着收回视线,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桌子上是公司需要的文件。

        苏宴对这些文件不感兴趣,她随意看了眼,便移开了视线。桌子上除了那几份文件,还有些糕点和水果,苏宴没客气,随手拿了一块糕点放进了口中。

        甜而不腻。

        苏宴的眸光微不可见亮了亮,香甜软糯的味道在口腔弥漫,她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就听到了少年惊喜的声音:“夫人?”

        苏宴循声望去,眸光微顿,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中午给苏宴送饭的少年——季浮。

        苏宴对他礼貌的点了点头。

        大抵是对这位传闻中的夫人第一印象很好,季浮情不自禁的弯了弯眉眼,清朗的少年气息扑面而来:“先生允许您下楼了?”

        “……嗯。”

        苏宴迟疑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次是她偷偷下的楼,但是帝景霆没有让保镖把她带回房间,应该就是默认她能随意下楼吧?

        “那可真是太棒了!”

        季浮丝毫没有怀疑苏宴的话。

        他是发自内心的替苏宴高兴,像夫人这般人美心善的姑娘,就该被先生当做千金难买的珠宝,珍重的捧在手心。

        苏宴没说话,只是弯唇笑了笑。

        女孩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可能是吃糕点的时候没注意,她的唇角沾染了些许碎屑。

        季浮指了指自己的唇瓣,神情腼腆:“夫人,您……您的嘴角有……”

        中午送饭的时候只顾着感慨夫人的盛世美颜了,没发现夫人的唇形竟然这么好看。

        “……嗯?”

        苏宴下意识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唇角,谁知有人比她的速度还要快,帝景霆拿了块白色的梅花手帕,小心翼翼擦拭着女孩的唇角。

        两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进了。

        苏宴只要略微垂眸,就能看清帝景霆的脸。

        被作者偏爱的男主帝景霆生了副好皮相,睫毛浓密纤长,苏宴莫名想到了那句“想在他的睫毛上玩滑梯”。

        苏宴不自觉的抬起手摸了摸他的睫毛。

        “乖,别动。”

        帝景霆牵着女孩作乱的手,温声哄道。

        在苏宴看来,帝景霆最绝的还是那双眼睛,平时不笑的时候清贵淡漠,笑起来的时候却像是蕴含了漫天的繁星,苏宴下意识将自己睡醒后看到的繁星跟帝景霆的眼睛里的光芒对比了下,而后得出一个很符合小说的结论——漫天繁星不如帝景霆。

        许是因为误会了苏宴而心怀愧疚,现在的帝景霆浑身上下都透着股温柔的气息。

        “擦干净了。”

        帝景霆在女孩粉嫩漂亮的唇瓣上停留了几秒,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下。

        “谢……谢谢。”

        苏宴清咳了两声,难得有些不自在。

        这倒不是因为她抵触跟帝景霆近距离接触,而是原女主的害羞心理作祟。

        苏宴现在占据着原女主的身体,像脸红这种下意识的生理反应,不是她能控制的。

        “不客气。”

        帝景霆将帕子放在了桌子上。

        现在的情况对苏宴很不利,她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女孩的视线在白色帕子上精致的梅花上停顿了下,随意问道:“为什么要买带梅花图案的手帕啊?”

        为什么不是桃花,不是梨花,偏偏是梅花?

        其实在问题问出去的那一瞬间,苏宴的心中就隐约有了几个猜想。比如,在众多花中,梅花最是合帝景霆的眼缘;再比如,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诗句的影响,帝景霆有几分文人风骨,故偏爱梅花;当然,也不能排除帝景霆只是随手拿了梅花图案的帕子……

        没想到女孩的关注点竟然在手帕上,帝景霆眸中闪过一抹不满,他嘟哝道:“……因为这条梅花手帕当时有买一送一的活动。”

        苏宴:“……”

        她为什么会觉得帝景霆偏爱梅花的原因,是因为他有文人风骨?

        帝景霆分明满身的铜臭味。

        她无奈的笑了笑,没继续跟他纠结梅花帕子的事情,而是再次转移了话题:“先生,还要等多久我才能吃到饭?”

        这是苏宴第二次称呼他为先生。

        相较于直呼其名和冷冰冰的“你”,帝景霆更喜欢“先生”这个称呼,他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欣喜之情,矜持的笑了笑:“很快。”

        苏宴:“……”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废话文学?

        季浮在旁边默默观察了很久。

        从帝景霆进客厅到现在,季浮一直尽心尽力的扮演“透明人”的角色,他有做电灯泡的觉悟,若不是实在好奇帝景霆唇角似勾非勾的笑意,他绝对不会选择在此刻开口:“先生,你的唇角抽……不舒服吗?”

        季浮本来想说的词语其实是“抽搐”,但当他看到帝景霆冷淡的目光后,强大的求生欲

        催使他迅速改变了措辞。

        季浮一边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一边想着传言果然不可信。传闻夫人是母凭子贵,先生对夫人只是出于教养责任,可他分明瞧见了先生看向夫人的眼光,温柔的不可思议。

        别墅的人都知道先生有洁癖,若非必要,他的东西绝对不允许别人随意触碰。那块绣着梅花的帕子,虽然是商场里买一送一的,但其他人未经先生的允许,不能随意动。

        由此可见,夫人在先生这里是特殊的。

        如果不是时间和条件不对,季浮真的很想大声喊一句“家人们,我磕到真的cp了!”

        “嗯?”

        帝景霆虽然在面对苏宴的时候,会局促、生气、不知所措,但在面对季浮的时候,他就是标准的的霸道总裁,自带大佬气场。

        帝景霆早就看季浮不顺眼了。

        季浮不仅比他先看到女孩的笑容,竟然还在客厅跟他的夫人有说有笑,简直碍眼至极!

        察觉到危险气息的季浮清咳了两声,不敢再追问下去了:“没……没什么,我就随便……随便问问。”

        他笑着打哈哈。

        该说不说,季浮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在发现帝景霆情绪不对劲后,他就识趣的寻了个由头,迅速离开了客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