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城白,人心也白

第三十七章 城白,人心也白

        人能演,因为穿着衣服。

        可演能演多久,却不是衣服说了算的。所以府兵应该是个什么样,不是两个月便能改了样的。

        澹台紫衣发现,城下那些府兵,一个个精神头很好,即便防御工事修筑完,也不会七扭八歪,而是站得笔直。

        半个月前,那些家伙可不是这样,不说里倒歪斜也差不多。哪里会像旗杆一样笔直。

        澹台紫衣发现问题,还是收到一封来自江夏郡的战报。

        两万黑甲在距离江城二十里处,让南宫宇一万五千铁骑一击而溃。

        那是拓跋家黑甲,不是一群没有训练,装备不整的泥腿子。

        就算南宫宇的骑兵乃百战之兵,也甭想这么容易击溃黑甲。想要做到这一点,除非福王手中的具装骑兵,且人数还要翻上一番才成。

        这一场大战让天下晓得,黑甲不是战无不胜的。可在澹台紫衣看来,恐怕原因就在城下那两万府兵中。

        盯着远处那些府兵,澹台紫衣脑子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江夏郡那两万黑甲让人掉包了,掉包之人正是城下的叶方山……

        澹台紫衣只是猜想,而吃下竟陵郡和襄阳郡的邓南阳却可以肯定。

        襄阳城,郡守府。又换人说话做主了,只不过这位与之前几位不同。是个不苟言笑的老人。

        郡守府,大乾地形图面前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位身材高大,面冷须白。另一位羽扇纶巾,书生微笑。

        “大帅,新罗败了。南宫守四万大军正奔着悬瓠城去……”

        老将军看着地形图点头道:“南宫守四万铁骑却是不凡。不过老夫更关心,那个败给新罗剑姬的秋冬,还有一剑西来斩下新罗剑姬手臂的男人。”

        乐河山对江湖人物多少也有些了解,可他不认为,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可以改变什么。所以这一刻不由皱眉道。

        “两名江湖人,大帅何必如此在意。”

        邓南阳转过头,看着乐河山,忽然拍了拍其肩膀,却没有说江湖人,而是提起了大乾军人。

        大兴城那数万精锐,只能守城,陈兼和皇后别看管不了,却绝对不会让他们出城的。齐王手中现在还剩五万铁杆拥护者,兵力不少,敢打也敢拼,可他夹在东都和大兴之间,屁也不敢干。

        再来说南宫守那四万骑兵,到了悬瓠城能有多大用还真不好说。只看叶方山拿虾兵蟹将糊弄咱们,就可晓得悬瓠城外才是他拓跋家的黑甲精锐。

        修了两个月的防御工事,你认为是干嘛的。只为攻城吗,人家是等骑兵来攻的。

        说着,老将军指着大乾地形图……

        长寿门,广陵,会稽,虽说没在咱们手中。可他们也没多大能耐。其它诸郡,却有一大半倒向咱们,如今正集结兵力,只待悬瓠城战事一起,便可与我军汇合,兵临大兴。

        至于那些怀着小心思的郡县,回头咱们可以慢慢收拾。所以大乾军事上需要咱们担心的事并不多。

        乐河山听明白了,军事上不用担心,那么江湖就成了那个需要担心的。可是,江湖人能有多大能耐,还能左右天下不成。

        邓南阳看出乐河山心中疑惑,不由转过身来说道:“河山应该晓得,那个秋冬便是新罗圣骨。”

        见乐河山点了点头,邓南阳这才说道:“新罗剑姬战败,昔家的靠山便倒了。圣骨将夺回新罗,金家便会再一次主宰新罗。”

        乐河山自言自语道:“秋冬是李太平家的大丫鬟,那么新罗将倒向福王。福王便又多了一分筹码,可剑西来……”

        “剑西来本就是福王的人,福王也没多什么是吗。不然,那一剑断新罗剑姬手臂,说明他已然登天入云,福王家有真正自己的靠山了。”

        乐河山道:“一个人真有那么重要吗。”

        “不重要吗。”

        说着,邓南阳一指点在天下城。“陈聪为何在天下城。”

        “怕人暗杀。”

        邓南阳摇头道:“对也不对。若是陈聪在蜀军之中,剑西来无需暗杀,可当着你我的面,杀掉陈聪。你我却只有看着的份。”

        “可若我蜀军中有剑西来那样的高手存在,你觉得又是怎样一个局面。”

        乐河山恍然。“能杀也不敢杀,除非剑西来死。”

        说道此处,乐河山忽然皱眉道:“大帅就不怕有人来杀您。”

        没见过大帅笑的乐河山,终于见到大帅笑了。

        “杀了老夫,还有河山,杀了河山还有千千万万蜀军。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他能杀光蜀军吗。出力不讨好的事,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乐河山如今算是对老将军彻底心服口服了。以前他只是认为,邓南阳不过仰仗祖宗余荫……

        邓南阳似乎能看透乐河山心思一样,只见其转过身点着南阳郡说道:“老夫取名南阳,因为邓家起于南阳。先祖随高祖征战天下,后因错贬之蜀地。数百年,我邓氏无不思家……”

        “邓氏后人,苦读兵书战阵,掌天下大势,为的便是荣归故里那一天。没有人可以挡住我邓南阳,任何人也不可以。”

        乐河山这才晓得,蜀军为何要死心塌地跟着天下城干,因为老头子要成就拥龙之功,带着邓氏从回南阳。

        邓南阳不知道,这条回南阳的路,不但有乾人挡着,还有异族人挡着。这不,雁门关守将,便看到山路上出现一支望不到头的骑兵部队。

        异族骑兵,鸣钟示警,眼看就要烽火为号。却见一红衣女子,怀中抱着个小胖子,策马来到城关之下……

        边关之外,草原之上,只有一名女子敢穿红衣。那是最美丽的湖,喀纳斯。

        守将还记得师函说过,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见到草原明珠。今天他便见到了,还见到一眼望不到头的骑兵。

        “明珠要回家,还请将军放行。”

        红娘子,以明珠公主的身份抱着南宫将军的儿子,再有南宫家的主母现身,这门,守将倒是不敢不开。

        门开的提心吊胆,好在是,守将把那些骑兵一个一个数过去,发现不足两万骑,这才安了心。

        两万骑能干嘛,也就能护着母子平安。再说了,异族元气大伤,再想发动一场国战,怕是没有几十上百年,是没那个力气的。

        出了晋阳,两万骑便分了路。两千乾人骑兵,护送着南宫家主母和小小公子直奔济南郡,而剩下的骑兵则在红娘子的带领下直奔东都……

        天下大事,没人能完全掌控,皇帝做不到,圣人也做不到。因为天下是活的,万物皆有灵……

        不过有些事,本事大的还是能做到的。比如天宝九如殿,太叔无疆便知道很多事。毕竟几十万信徒,可不是吹的,即便天下城那种地方,也是有些想多活几年的。

        “你说大郎跑天下城去了。”

        慕品山脸色很不好看,那里可是比龙潭虎穴还要凶险的地方。

        太叔无疆点头道:“千真万确,我的人在那里见到大郎踏着飞剑落到城里,现在城上面还满天飞剑呢。”

        慕品山扭头看着独孤清清,见其点头,这才说道:“两位师兄就交给门主了。”

        太叔无疆忙道:“二位仙子放心,只要我太叔无疆还有一口气在,两位师兄准保连一根汗毛也少不了。”

        二女临走前,太叔无疆犹犹豫豫打怀里掏出两个小瓷瓶,很是肉疼的说道:“一个里面一颗,能保命,二位……”

        太叔无疆还想说,那东西金贵着呢,可别随便吃,你们吃了也没用。这话还没开口,殿里刮了阵妖风,两女却也不见了。

        天下城很高,高到伸手便能够到天。这里常年白雪覆盖,银装素裹,倒是跟仙境一般洁白无瑕。

        城白,人心也白。人与人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你死我活。这里没有捕快,没有判案的父母官,也无人来收租子。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这是李太平半月来最大的感触,他曾经来过,老道士说这里是理想的世界,如今他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很可笑,一座住满了恶人的城,却是这世间最善良之地。好似五柳先生口中世外桃源一般。

        “为何?”

        “人之初性本善……”

        李太平问,诗幼微答。不过李太平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见李太平摇头不语,诗幼微笑道:“因为他们本是恶人,见过这世间的恶。”

        李太平依旧摇头。

        诗幼微笑道:“他们累了。”

        “他们应该是,恶事做尽,天下无地容身才来此的吗。”

        诗幼微摇头道:“人人喊打的恶人多了,若是按大郎说的,这座城应该人满为患才对。”

        说着,指向迎面而来,一脸麻子的推车老汉。

        “左手刀,满天星。当年辽东一带最出名的响马,半生杀人如麻,毫无人性……”

        李太平抬眼望去,看到一名佝偻着脊背的老汉,独臂推着独轮车,一路走一路吆喝。

        “糖葫芦,糖葫芦……”

        只见那老汉忽然在诗幼微身旁停了下来,随手取下两根糖葫芦……

        99mk.infowap.99mk.info

        /76/76740/31996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