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起身

第三十二章 起身

        刘鑫一炉子龙        根丸大成,太叔无疆和宁望山等人大气也不敢喘的守在炼丹房外,眼睛一眨不眨就等着迎接千面魔君呢。

        半响后,丹房门开,只见无花拎着食盒,满脸笑意的走了出来。逢人便要满心欢喜的说上几句,什么师傅练了一炉子上好丹药,定能给长寿门赚来更多银子。

        太叔无疆望着无花皱了皱眉头,不由回头道:“去你师叔那看看,这么久怎么还没出来。”

        古坤忙领命朝炼丹房走去。路过无花时,只见那小子还满脸兴奋让开路,躬身道了一声,师哥好。古坤点了点头,却又停下脚步,顺口问了一句,师叔可好。

        无花忙笑道:“师傅丹成,这阵子正捧着丹药开心呢。”

        炼丹房的门是关着的,古坤敲了敲门,躬身道:“师叔丹成,弟子特来贺喜。”

        半响没声,古坤忙又提高嗓门。“师叔,师叔可还好……”

        “砰!”

        炼丹房门被古坤一脚踹开,冲进去后却见师叔双手空举,在那无声的傻笑,眼珠子且要瞪了出来。

        “师傅不好了……”

        见古坤神色慌张的跑出来,太叔无疆一拍大腿,吼道:“不好,快拦住无花。”

        太叔无疆对无花那小子印象比较深刻,因为整日里跟着刘鑫忙活炼丹的事,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脏兮兮的。今天不止干净,就连那双眸子都干净的过头了。

        宁望山和白云子同时追了出去,太叔无疆和独孤清清则直奔炼丹房。

        太叔无疆一掌拍在刘鑫胸口,却见缓过神来的刘鑫,哀嚎道:“我的龙        根丸啊,快快,无花那逆徒……”

        前后几句话的工夫,当宁望山和白云子追上无花,却见无花仰着头,手中举着的瓷瓶掉出最后一颗龙        根丸来。

        瓷瓶一丢,无花转过身来,嘴里嗑豆子一样嘎嘣嘎嘣嚼着,却忽然咧嘴看着二人笑道:“二位来晚了,最后一颗也进了肚。”

        话落便见太叔无疆和独孤清清追了上来,只见无花盯着白衣美人灿烂一笑。

        “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好事都让我赶上了。”

        独孤清清手按剑柄,柳眉皱起。眼前的无花,整个人好像火烧的一般,头顶还在冒着白气,下身更是阳火过旺。

        骂人的话独孤清清说不出来,可宁望山能啊。只见其开口大骂,声震九霄:“娘的,今日便叫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送枕头,老子送你一剑……”

        无花抠了抠耳朵,咧嘴笑道:“四个还缺一个,喊这么大声,是要把另外一个也喊来喽。也好,一并解决了,省得一个还不够我去火的。”

        玉龙剑洞内,慕品山轻轻抚摸李太平的脸颊,微笑道:“大郎且先睡着,等我宰了那魔头就回。”

        话落,玉龙剑洞便只剩想睁眼,却睁不开眼的李太平。

        无花挥手撤下人        皮面具,回头瞥了一眼慕品山,摇头笑道:“我本答应陈启年放你一马,可你既然此时送上门,就莫怪本尊吃干净抹嘴不认账了。”

        “那就撑死你。”

        话落,一声剑鸣,慕品山长剑出鞘,直奔千面魔君那张臭嘴。而同一时间,还有三把剑隐藏在那声剑鸣中出了鞘,朝千面魔君刺去。

        金光闪烁,伴着四声金铁交鸣,四道身影顿时后退数步。当四人站定,身后数丈外的房舍却猛地炸开,化作碎石烟尘……

        太叔无疆很是肉疼,到底还是在长寿门打了起来,祖宗的基业啊。可想归想,下手时却也管不了那么许多。只见其腾身而起,仿佛武夷真君临世,一剑斩下……

        剑刃十数丈,流光四溢,劈开屋舍,斩断世俗间一切事物,却在千面魔君头顶卷了刃……

        金光闪过,千面魔君手中多了一把长剑,那是李太平曾经的佩剑青玄。

        千面魔君左手密        宗手印,右手青玄,环顾五人仰天大笑。

        “本尊面前班门弄斧,你们以为自己是剑圣。”

        话落,火红的身子罩上一声金漆,脚下一踏人却来到太叔无疆头顶……

        现在的千面魔君有多强,按宁望山来看,怕是要强过师傅一头的。五名宗师之上拿命拼,即便是师傅也要饮恨,可那个魔头,却好似还有余力。

        这一架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地下打到天上,打没了半个长寿门不说,山峰都削掉半座。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战,恐怕整个武夷山,没有哪个活物不知道的。

        林中惊鸟四飞,野兽乱串,只要是个喘气的,唯恐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跑得慢了便和那山石一样四分五裂。

        喘气的都在疯狂逃出武夷山,可有个人却如老僧一般,面不改色心不跳,往那一躺屁股都没动一下。这人不是别人,正式玉龙剑洞里酣然入睡的李太平。

        六欲已通五,只差睁开眼来看一看了。所以李太平是能听见山崩地裂的,身子骨也能感受到地面传来的震动。可他就是起不来,即便方寸间那些剑意如臂指使也没用。

        黑暗中,欧冶子冷哼一声。

        “一个魔头也敢如此张狂,现在的圣人都是吃屎的吗。”

        前辈爆出口,显然很愤怒,可一缕神魂又能做什么。其实也能做一些事的,比如欧冶子接下来的话。

        “剑冢是我欧氏的,这些剑便是老夫的。你小子若是能醒,里面的剑随便取。老夫只有一个要求,把那个魔头给老夫碾成粉末。”

        李太平忙道:“前辈,小子还差一点。”

        欧冶子却冷笑道:“你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想要明目开眼,你得看清天地法则。而看,指的不是眼,是心。”

        “别说老夫打击你。你吃下去的越多,便越难消化。修道,礼佛,习武,你样样来,体内还有妖兽之力,没撑死你,老夫都怀疑你是老天爷的私生子了。”

        还好李太平的方寸间够黑,不然怕是要羞愧死的。其实也不能全怪他,这不是,事赶事,都赶到一起了么。

        “前辈,那咋办。”

        “咋办,凉拌。融会贯通,弄出一锅大乱炖。”

        李太平不解,却见欧冶子道:“感知天地五行,以妖兽之血驱使,该睁眼时自会睁眼。”

        感知天地五行,李太平现在就可以做到,可妖兽之血驱使,怎么驱使。李太平忙再问,却发现黑暗中少了些什么,他知道欧冶子前辈已然离去。

        外面已然打翻了天,洞内之人却变得越发冷静。五行生克,天地法则,以心为眼,万物可见。

        三年九载的黑暗中,亮光糅合在一起,仿佛初升的旭日,照亮无尽的黑暗。

        黑暗,被瀑布流水,山石草木取代,被蓝天白云,亭台楼阁取代。被六道激战的身影取代……

        方寸间容纳天地,李太平虽然未睁眼,却看到了世间万物,甚至比睁开眼时看的还要清晰。他要站起来,他要走出去,丹田下的蛇血忽然动了,猛地灌入四肢百骸。经脉中的剑意真气也变得听话了,臣服与主人。所以他看到青衫起身,背起剑匣踏出玉龙剑洞……

        穿过瀑布,李太平抬头仰望。看到两座剑山飞来,看到白云子于云端直下,看到太叔无疆化作武夷真君,看到清雅脱俗的仙子腾身撩剑向天……

        云端之下,大地之上,有个小金人。那小金人,朝天一剑,白云子便又回云端。朝下捏了个手印,仙子便又落回凡尘。

        李太平微微皱眉,便见真君显圣,手按两座剑山而下,压向那个不可一世的小金人……

        千面魔君仰起头,嘴角邪魅一笑。“本事尽出,也不过如此。看本尊拆了剑山,拳打真君。”

        话落,李太平看到小金人手中的青玄宝剑有金光闪耀。下一刻,人和剑便出现在倒悬剑山之下,如庖丁手中的刀,切入剑山缝隙。

        刀入肉离骨,两座剑山在金光闪耀中,七零八落……

        万千宝剑落下,金身一闪,佛门神足通现。太叔无疆化作的真君,头顶便多了一个小金人和一方金色巨拳。

        拳落,真君崩碎,太叔无疆口喷献血直坠而下。一袭白衣腾身而起,扶助太叔无疆。

        “门主可还好。”

        太叔无疆苦笑一声。“舍了老命,还能打。”

        千面魔君大笑着,望着一众面色惨白的宗师之上。

        “如何,可还有本事。若是没有,本尊可就要试一试妖女和仙子的大长腿能否要了本尊的老命了。”

        独孤清清面色微微泛红,握剑的手紧了又紧。从不动怒的仙子,这一刻也要冷若冰霜,眸如利剑。。

        慕品山却如融化的冰山,变得妩媚妖娆,如那夺人心魂的狐妖,媚态横生,直酥了人的骨头……

        一冷一热,一仙一妖。却见千面魔君望着慕品山轻蔑一笑:“你就算天生媚骨,在本尊面前施展魅功,岂非关公面前耍大刀。自取其辱。”

        话是这么说,嘴硬的人有都是。

        龙        根丸的药效还没完全吸收,千面魔君身上的变化慕品山看在眼里,不由嫣然一笑。

        “那——魔尊便来欺辱人家好了。”

        九世修心,却也难在药效之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见千面魔君瞳孔微微放大……

        对于高手而言,这一刻足够了。

        凡心动,金身不稳。四把剑瞬息而至……

        /76/76740/31941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