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娘子一剑入云端

第十八章 娘子一剑入云端

        湖畔旁,独孤清清和师弟并肩而坐,望着风吹水暖的一池春水。

        “师弟,真得不打算管了吗。”

        陈治叹道:“如何管,大哥称帝,二哥跑出去占山为王,聪儿则成了人家举在手中的幌子。”

        独孤清清笑道:“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去抢那把椅子了。”

        陈治笑道:“师姐还不了解我吗,我哪里是那块料。老师和剑圣的心意我早就晓得,可赶鸭子上架总不是好办法。”

        说着,陈治打趣道:“说道后悔,师姐有没有后悔。”

        独孤清清狐疑道:“我后悔什么。”

        “后悔没抢男人啊。”

        见陈治认真的样子,独孤清清扑哧一声笑道:“皇帝不急太监急。”

        说着,独孤清清看着一池碧水,淡然道:“天地悠长,一切顺其自然便好。”

        正说着,忽然一弯月牙荡起了波澜,一圈一圈旋转起来,且速度越来越快……

        二人身旁忽然多了一人,且望着上善湖面有微笑。

        “清清好好看着,未来的登云之路……”

        忽然那人闭口不言,转头看着独孤清清发呆。

        陈治拽了拽秋意浓的衣角,轻声道:“师哥,这是……”

        秋意浓回头道:“禁言。”

        说着,一把拉着陈治向后飞退,同时把那俩个草地上大快朵颐的家伙,顺手带走。

        湖水翻卷,仿佛要将天上的日头也捉进漩涡之中。下一刻,漩涡中走出一个娇媚可人的女子。一步,两步,三步……

        那女子步步生莲,越走越高,同时将一弯月牙也带到了云端之上。

        骊山上的云在湖中,日光透过,映出霞光万道,天地生辉。

        “圣骨步入云端之像,果然非同凡人。”就连院长都要抬头称赞一句,可见是多么的不一般。

        忽然一滴雨水落入干涸的上善湖,那不是雨,那本就是湖中之水。

        一滴落下,滴滴落下,仿佛上善湖下了一场大雨。

        湖水回源头,云端上的那个女子却忽然挥手,便见一道彩虹出现在骊山上空……

        “姐姐还等什么,妹妹可是把桥给你架好了。”

        独孤清清望着云端上的女子,淡淡一笑。脚下轻轻一点,往那彩虹桥上落去……

        数千里外,红莲摁着李太平吼道:“你这什么破烂身子,快停下来。”

        李太平经穴移位,如今闭门修炼洗髓经,已然弄出了岔子。不由歪着头,苦笑道:“我倒是想停,可它不听话啊。再说了,不是易经洗髓吗,怎地还弄出真气了。”

        红莲这阵子忙活的满身是汗,不停拍散李太平体内新生真气,口中还要骂道:“显通寺建寺以来,修行过洗髓还原篇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个也没弄成你这样。你还好意思说。”

        “噗!”

        正说着,李太平右臂忽然鼓了个大包,一股锋锐的真气破体而出,带出一股血箭。还好红莲反应快,除了溅身上点血,倒是没有受伤。只见李太平苦着一张脸,扭头道:“神僧,你可别分心,我上次救您的时候,可是全力以赴的。”

        “放屁,你没看神僧汗都下来了。神僧可是宗师之上,你这狗屁倒灶的身体不是这堵就是那堵,你那真气又跟刺猬一样,哪能怪我。”

        正说着,李太平大腿又喷出一股血箭。

        这回李太平可是真慌了,本就破烂一样的身体,再这么糟蹋下去,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

        “快点想想有啥好办法,体内真气越来越无法控制了。”

        红莲双掌不停拍在李太平身上,不断拍散那些自然而生的剑意真气。口中骂道:“大和尚我是神僧,不是神医,哪里给你找办法去。光注意下掌力道,就已经分不开神了。”

        正说着,李太平又有一处大穴被剑意真气刺破。

        只听李太平哀嚎道:“完了,完了,这医好了也是个废人。”

        “废个屁,下面不是还没爆开。赶紧收摄心神,控制体内真气。”

        李太平忍着痛回头道:“没法进入自身观,也无法坐忘,真气也不归我管,我都不知道那些剑意真气哪里冒出来的。”

        李太平现在的身子骨跟如今的大乾没啥两样,说不准那座山头上就能冒出一股盗匪,路边草丛里就要跳出四个拦路抢劫的大汉。用一句,满身是汉,毫不为过。

        那些剑意真气,是在李太平洗髓经大成后忽然出现的,可以说出现的毫无征兆。血肉金刚,也只是外感不能侵,内里作妖压根不归人家管。

        现在好了,生生不息的剑意真气,在李太平体内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更为关键的是,他的那些真气极度锋锐排外,就连妖僧也无法导引,只能强行拍散。

        世间本无路,走的多了路便有了。可李太平的身子不好这么走的,会踩成肉泥的。

        血箭越来越多,因为李太平体内的剑意真气越来越多。

        李太平已经没了力气,说话时出气多进气少。“本以为会死在某个人手上,未曾想却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到时俺家娘子替俺报仇,总不好再把俺挖出来打一顿吧……”

        “所以,告诉俺家娘子,告诉俺师兄,告诉俺那几个兄弟,仇就别报了,让俺在下边消停点吧。折腾一辈子啦。”

        红莲手上忙活,口中答应,面对李太平这具破烂身体却着实没有什么好办法。

        一个时辰后,天忽然阴沉下来,炸雷一道接着一道,就是干打雷不下雨。

        藏经阁内,红莲已经不在忙活了,倒不是李太平已经咽气,而是不能在拍了,再拍就成肉泥了。

        李太平的身子骨就像风化后的岩石,轻轻一碰便要往下掉渣。在红莲看来,就李太平现在这副模样,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

        世间宗师之上死的最窝囊的一个,马上就要有了。红莲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蒲团之上,双手合十念叨着我佛慈悲。

        忽然乌云中同时响起两道炸雷,就好像睁开的一双眼睛。同一时刻,晕死过去的李太平也睁开眼来……

        红莲看到李太平忽然站起身,一双眼珠子没有一点眼白,好像涂了墨一样黑。黑得让他这个妖僧也要心里没底。

        静室中佛陀忽然睁开眼,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便再次闭目入定。老和尚似乎发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法现,反正是没打算多管。

        藏经阁内,李太平低头看了看自己,念叨了一句。

        “还好!”

        下一刻眼睛一闭,人便倒了下去。可说来也怪,红莲忽然打李太平身上感受到了勃勃生机,好像初春发芽的小草……

        封山印绝壁,慕品山已然坚持七七四十九天,说句世间奇女子毫不为过。毕竟红莲当年也只是坚持了七天而已。

        只见天幕炸开两道响雷,慕品山耳中的那缕声音,好像忽然多了些感情。

        “睡一觉睁开眼,便看到蠢小子差点没把自己折腾死。够晦气的。不过还好,小丫头蛮像郑妃的,特别是那股子精气神。朕还算蛮开心的。”

        “来,出一剑,让朕看看。”

        慕品山本以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便不由自主按照那道声音的旨意,孤注一掷朝天一剑。

        一袭白衣仰天出剑,忽然威压不在,云开一线。

        慕品山感觉那股恐怖的帝王之威,是瞬间消失的,大有一剑斩空之感。可也正因为她是面对帝威出剑,这一剑没了压力后,便气势如虹直将天地劈作两半。

        一剑入云端,看似轻松,其实乃厚积薄发。且是在最后崩溃的临界点,这个火候不好拿捏,拿捏不好人就废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看着世界,现在慕品山晓得了,那是李太平口中帝陵那位。至于郑妃是谁,慕品山却没有听说过,史书上好像也没有记载过始皇帝有妃子。

        千古一帝子嗣虽不多,可总是有的,但为什么史书没有记载任何一名妃子,想来其中是有着大秘密的。不过这对慕品山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更重要的是,她要下山了。

        以剑证道,剑之所指,心之所向。慕品山以她坚韧之心,得证剑道。这天下便又多了一名宗师之上。

        绝壁万丈,在慕品山眼前,如今不过挥一挥衣袖的事。这种感觉真得很好,无怪天下习武之人,都想登天入云超凡入圣。

        回到显通寺的慕品山,忽然心生感应,直奔藏经阁而去。可是很显然,即便她已宗师之上,没有佛陀接引她也进不去。

        藏经阁世间真经无数,若是谁都能进,佛门岂不遭殃。所以藏经阁的禁制,是历代佛陀所设,除非慕品山能成就天人,方可不告而进。

        来到藏经阁下,慕品山才发觉李太平似乎有些不对,其生机紊乱,似乎哪里出了岔子。

        慕品山没有硬闯,而是皱眉凝思。若是佛陀搞的鬼,她进去便是自投罗网,怕是搬救兵的机会也没有了。

        “大郎,大郎可还好。”

        红莲闻声摇头,来得太不是时候,不由道了声佛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郎,好也不好,稍等可好……”

        wap.

        /76/76740/31703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