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盗亦有道

第四章 盗亦有道

        天下盗门,最近百年名声最盛者,便是双子神偷了。

        这二人干过许多惊天大案,作案后还喜欢标榜留名。特别是盗了广陵崔氏一对玉如意后,名号更是响彻大江南北一时无两。

        丢点宝贝对崔氏这样的大族来说算不得什么,可脸面上却不好看。当时崔氏联合世家大族重金悬赏,且朝廷也颁下海捕文书捉拿二人。直到数年后,广陵白剑问世,这二人才销声匿迹。

        李太平闯荡江湖多年,老道士又是个爱唠叨的性子,江湖上的许多奇闻趣事便大都有所耳闻。今在竟陵撞见双子神偷,便想看看二人的本事。

        对李太平来说,替婶婶讨回玉如意只是其一,其二是顺手为竟陵百姓除了这些祸害。当然,清除祸害不一定非得打杀了……

        慕品山不晓得李太平想了那么多,她的想法很简单,那俩人敢把爪子伸出来,她便要一剑剁了,来个一劳永逸。

        看着不断逼近的飘忽身影,慕品山握剑出鞘一寸。她要确保出剑足够快,因为那俩人的身法却有些独到之处,并非易于之辈。

        在慕品山看来,艺高人胆大,也许说的便是这两个家伙。所以她很认真,这阵子已无半点轻视之心。

        美目中,两道身影越来越快,四五丈的距离,竟然被两人弄出数道残影。同是宗师,慕品山有心斩杀其中一人,却无信心是在对方得手之前还是之后。

        只见其中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一丈之内,可下一刻却又远离一丈开外,而另一道身影却在交错间猛地扑向杜虎威。

        慕品山暗自庆幸,好在是没有先出剑,不然第一剑便要落空。

        正打算剑斩第二道身影时,慕品山却眼前一花,两道身影竟然再次交替,且是奔着她来的。

        高手过招意很重要,慕品山剑虽没出鞘,意却出了鞘,错误的判断,让她心中多少有一丝诧异。不过,毕竟是铸剑山剑圣的弟子,即便错误的出剑,依旧犀利无比。

        一抹剑光乍起,映着门灯光亮射入人眼。

        剑不落空,慕品山的剑斩过第一道身影……

        没有一剑两段,没有血洒门前,剑斩过的只是一道残影,而另一道影子则贴着剑锋而过,出现在杜伏威身前三尺之内。

        司徒庆晓得师弟已然被剑所伤,不过这一场他们依旧赢定了。即便那女子能够回剑斩杀与他,也来不及阻止他从杜虎威身上摘下一枚钉扣。

        至于眼前傻笑的小子,司徒庆压根没放在眼里。扮相好顶个屁用,这年头又不能当饭吃。

        一命换数百门人弟子的性命,在司徒庆看来,这场赌局值了。

        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长剑回转反刺的同时,司徒庆的手已经抚了出去。

        司徒庆的中指和食指一般长,而且长出无名指近乎一个指节,这是专为盗门而生的手指。

        距离目标只剩一寸的距离,而那把剑还有半尺才能穿透他的后心。

        司徒庆笑了,而他的笑却在即将碰触钉扣时,变得有些僵硬。眼角余光中,他看到一把剑,从左侧飞来,在他的瞳孔中逐渐放大。

        他想再快点,哪怕只是一点。

        这一辈子,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慢过,也从未觉得一瞬竟然如此之长。

        咫尺距离,便是天涯。

        那个傻笑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一把剑自己飞出剑匣,且还在他即将得手时挡住了他的手指。

        死,对司徒庆来说并不可怕,弟子门徒甚至儿子下了大牢也不可怕。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这一刻,他怕了。

        他怕输,他怕失手,这一辈子他没输过,也从未失手过。而今天,他和师弟联手竟然输了,且是一

        败涂地。失了手,也丢了命。

        两根手指同时点在剑身之上,司徒庆看到剑身微荡,顿时心灰意冷,认命的闭上双眼。

        竟陵城的夜,并不静。但是这一刻,挤了数百人的客栈门前,却很静,静到落针可听。

        剑鸣过后,依旧是剑鸣。

        「当!」

        「当!」

        两声汇成一声。

        第一声,手指撞剑身,第二声剑身撞剑身。

        司徒庆发现两声过后,他竟然没有死。他扭过头,惊诧的看着那个面带微笑的男子。

        「为何。你到底是谁。」

        司徒庆不相信,天下宗师有人用剑比他两根手指还快。而眼前的这个小子,即便刚刚他也没感到一丝真气波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司徒庆想要输个明明白白。

        却见李太平,望着将不高兴写在脸上的绝色美人,笑得好像春风里的旭日,无比的灿烂。

        「九妹莫气,回头要打要罚……」

        慕品山归剑入鞘,将身子扭向一旁,冷声道:「懒得理你。」

        却见此时,杜虎威瞥了双子神偷一眼,冷笑道:「输了就是输了,问那么多作甚。」

        司徒庆摇头苦笑:「一世英名,毁于今夜,双子神偷从此江湖除名。」

        说着,朝李太平一拜,眼中再无神采。

        林里看了师兄一眼,捂着腹部剑伤,正色说道:「林某人愿用一命,请教高人姓甚名谁。也好让我师兄弟,输得明白。」

        杜虎威扬头抚须,无比自豪的说道:「我兄弟,江湖人称拼命大郎的李太平是也。」

        书院一剑逼退云中子,法门寺剑斩李辅国,最近更是曲江池上斩妖道无尘。李太平已然是实打实的宗师之上,江湖上如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听到李太平的名号,心若死灰的双子神偷,忽然眼中又有了神采。败给拼命大郎可不丢人,且面上更加有光。双子神偷的名号,不但没有落灰,这下子怕是更要响亮了。

        司徒庆和师弟对视一眼,忙双膝跪地扣头……

        「我和师弟输得心服口服,要杀要剐只要李大侠一句话。也不用李大侠动手,以免脏了大侠的宝剑,我师兄弟自会以死谢罪。」

        李太平看了一眼杜虎威,随后说道:「江湖规矩,你们输了,命是我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兄长需要压你们入牢,若是你们并无人命债,到时咱们再说。」

        司徒庆叩首道:「谢李大侠不杀之恩。我师兄弟可向李大侠保证,俺们是凭手艺吃饭的,绝无害人性命之事。」

        「盗门有盗门的规矩准则。老百姓衣食父母,当,不偷尽,不谋命,不害身,盗亦有道也。」李太平笑了笑,望着杜虎威说道:「劳烦杜大哥了。」

        杜虎威命人压着盗门几百号人回了府衙大牢,临走时还与李太平约好,晚些一定要到军中大营,兄弟三人毕竟好久未见。

        望着杜虎威等人离开,李太平转身看着费筱道:「你现在有何打算。」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帮了费筱,知道她为何跑到竟陵郡,总要知道小丫头未来有何打算。毕竟身后还背着人家南海剑宗的宝贝呢。

        小丫头如今知道,眼前的青衫郎君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太平,不由低头道:「家是回不去了,我打算去广陵崔氏,圣女在那里。」

        李太平点了点头:「倒是选了个好去处,就是远了些。」

        听到李太平的话,费筱俏脸一红。人家没好意思说她江湖经验少,怕是走不到广陵,可她心里清楚,人家就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慕品山瞪了李太平一眼,拉过费筱的手转身

        进了客栈。

        「明日事,明日说,别听他吓唬你。能有多远。」

        李太平苦笑着摇了摇头,几千里地,女扮男装就能平平安安走过乱世,那得啥运气。这江湖也太好走了吧。

        乱世江湖路,不知难了几何。就算经验老到的江湖人,现在也要三思而后行,以免一步错,人生便走到了尽头。

        就好比隔着两条街,一间不起眼的客栈内,十几名江湖人士,此时便换了夜行衣,悄悄溜出客栈……

        回到客栈的李太平又开了一间上房,在小二诧异的眼神中推开门来。却又忽然转身说了一句。

        「她们是姐妹。」

        自家婆娘牵着英俊小郎君进了一个屋子,不解释一句,李太平这心里难受。

        望着小二点头哈腰的离开,李太平这边刚刚关好房门,便听隔壁一声怒吼,紧接着哐当一声,然后刚关好的房门就被人从外边踹了开来。

        慕品山一脸怒气拽着费筱冲了进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数落。

        「你婶婶广陵白剑是南海剑宗曾经的圣女,你那好二哥勾搭着如今的南海圣女,怎么着你就看着南海剑宗弟子让人欺负吗。」

        李太平纳闷了,这不刚帮小丫头摆平一件事吗,怎么转头就不承认了呢,不由苦笑看着慕品山说道:「九妹……」

        却见慕品山也不给李太平开口的机会,望着窗外冷声道:「逼婚的事,你就说,管是不管。」

        李太平这才恍然,不由苦笑道:「齐王确实不是个东西,费家家主也是老糊涂了……」

        「大胆,齐王和费公也是你能评价的。」

        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冷哼,那可是三楼,显然外边藏着强人。

        李太平和慕品山本以为外边的人是奔着他俩来的,现在看来,依旧是费筱这丫头惹的祸……

        wap.

        /64/64930/21175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