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帝崩

第二百五十六章 帝崩

        人间帝王,圣人之躯,占着一国之气运。若要武道成圣,便要改天换命。

        苍天有眼,又岂是假死能瞒过的。若是能,怕是这天下每天都要上演假死的戏码了。

        显然陈启年做到了瞒天过海,不然就不会有近乎天人的修为。

        想要做到换命,奇经八脉尽断的死而复生兴许可以,命格换命格兴许也可以。再不然,修成大神通,比如佛门的漏尽通,能破除执著烦恼,脱离轮回。

        陈启年那个笑,算是证实了这位曾经的人间帝王,果然修佛了。

        别人修佛,算是个人信仰,不好说什么的。可这位不一样,祖训里可是明明白白写着不许陈家子孙修佛的。

        院长长叹一声,不再言语。还能说啥,连自家江山都舍得推倒重建,更何况祖训里的一句话。

        剑刃风暴已然切上金龙之身,发出刺耳的磨牙之声。金光四溢的同时,便见切在金身上的那些宝剑,就像喝醉酒的大汉,摇摇晃晃,里倒歪斜,最终无力的瘫倒在地。

        好在是灵应峰的剑足够多,看样子一时半会消停不了,而且陈启年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云淡风轻。

        李太平瞥了一眼化作废墟的含元殿,他很想上去点一把火,到时以金借火,便可狠狠的烧一烧这位人间帝王了。

        正打着如意算盘的李太平,忽然听到上面师兄问红莲。

        「佛门金身可有弱点。」

        却见红莲摇了摇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你能想到的都不是弱点。因为压根就没有弱点,只能以力破之。」

        李太平曾经敲碎过佛门金身,所以他有信心再敲碎一个。只见无数飞剑中,有三把剑前后紧紧相连,依次切在金身一点。三剑落地,那一点却被切开一道细小的口子。

        剑实在太多,对陈启年来说,刚刚兴许仅仅是个意外。可没多久,又一把剑同样切在那一点上,而这一次竟然切开半尺深。

        这就不是意外了,显然是李太平那小子再跟他耍心眼。

        一缕紫气落下,盖在金身之上,只见那道切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拢。

        眼看就要前功尽弃,李太平哪能如此算了,忙操控纯钧再一次狠狠刺向那道切口。

        这一次,纯钧为鱼头,数百剑为鱼身,其势头之猛,威力之大,竟然让陈启年也为之皱眉。

        只见纯钧刺入金身一尺,力竭之际便会有剑撞在纯钧剑柄上,且是一柄接着一柄。

        陈启年斗九龙,抵剑山,消耗的不仅仅是自身修为,还有他的精神力。此时还得控制一缕紫气,不断修复金身,算是忙的不亦乐乎。

        眼看着那把剑威势渐弱,陈启年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人没有三头六臂,想要同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算陈启年也做不到。这不,八柄小剑,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剑刃风暴,猛地刺向陈启年后心。

        飞剑如此之多,又有纯钧在前,当陈启年感觉背后金身被切开一道细小的口子时,一切都晚了……

        木雕是们艺术,很讲究下刀时的力度和技巧。想要雕出满意的作品,灵感很重要,练习同样重要。无数飞剑切割金身便是李太平下刀练刀的过程,金身很硬,没有死角,那便要去尝试每一次下刀的力度,找到最佳的切入角度和力度。

        李太平找到了,那么八柄小剑以庖丁解牛的无厚入有间切开金身,便是必然。虽然这个过程浪费了七把小剑,不过值了。

        中枢穴督脉大穴,此穴被封,天人也要跌落凡尘。

        陈启年没有任何犹豫,转身二指夹住小剑。若搁在往常,却也没有什么,可如今收回一只手,天上便少了一只管事的手。

        平衡一瞬

        间被打破,剑山猛地压了下来……

        金色龙爪再次探出,想要抵住剑山时。李太平忙控制剑刃风暴舍了金身,瞬间缠上金爪,且控制一部分长剑,疯狂切割龙爪的根部。

        当金色手印摁着剑山,撞在龙爪上时,一股毁天灭地力量在大兴城上空炸开。

        天上有乌云,掉雨点,落雪花,这是正常的,往下噼里啪啦的掉宝剑,这可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老百姓的脖子今天有些累,有些酸,却没有人舍得低头歇一歇。天上的热闹,莫说十年百年,恐怕穷一辈子也只能见到这一回。

        赵四满身是伤的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家里的婆娘仰着头,兴致大高。

        「俺回来啦。」

        赵四的婆娘还算俊俏,就是脾气不甚好。这阵子看也未看赵四一眼,只是丢下一句话。

        「灶上热着粥,还有你喜欢鹿鞭,自己取了吃。回头给我搬把交床来。神仙打架,可是真好看。比你那花拳绣腿的可是强多了……」

        赵四本想炫耀一番,毕竟今儿个夜里,他可是像个男人一样出尽了风头,身上的伤便是最好的证明。

        赵四耷拉着个脑袋,刚要进屋,便听婆娘再次开口道:「大郎好威武,真是越看越顺眼了。」

        赵四扭回头,看了看皇城方向,又用力的看了半晌,却也没找见李家大郎的身影,不由皱眉道:「这能看见啥,哪就威武了。」

        却听婆娘开口道:「老娘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支棱不起来的。对了,你不说今晚不回来了吗。」

        赵四苦笑道:「渭水帮作乱,大牢里已经塞不下了,只好临时把班房改牢房了。」

        赵四婆娘疑惑的回头道:「渭水帮作乱……呀!我的天老爷,你这是咋地啦,咋浑身是血。伤哪啦……」

        「别,别摸,疼……」

        这阵子赵四婆娘也顾不得神仙打架,脸色白的跟纸一样。别看她骂自家男人,可自家男人若是有个闪失,她的天可就塌了。

        此时大兴城的天,却是好像塌了一般。只见金光炸裂,剑山崩塌,好不渗人。

        金色龙爪被李太平的剑刃风暴一次次切割,再也抵不住剑山而炸裂开来。同一时间剑山却也到了极限,而崩散。可李太平的剑刃风暴还在,红莲的金色手印还在。

        陈启年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紫气,做那拆东墙补西墙的事。可皇城的紫气早已大不如前,如今这么一分,扛得住李太平和红莲,便扛不住九条真龙。

        只见风雪巨龙,猛地震散紫气,朝陈启年扑来。而另一边,剑痕风暴和金色掌印也将仅剩的紫气绞碎拍散。

        萦绕在皇城上空数百年的气运一瞬间消散无形,这一刻皇城内的人好似冷了许多。

        只见陈启年猛地喷出一口血来,却不怒反笑。

        「多谢诸位帮忙。」

        下一刻,陈启年所站之处,有九龙落下,剑刃风暴席卷而至,外加一方金色手印。

        恐怖的力量顿时让整座皇城也晃了两晃,仿佛地龙翻身,吓得嫔妃宫女抱头四窜……

        皇后很淡定,脸色一点没变,因为她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紫宸殿内,甚至没有感觉到脚下的震动。

        忽然紫宸殿内传来一声女子惊呼,同时伴着小宦官哭天抢地的哀嚎。

        皇后嘴角微扬,随后板着脸冲进紫宸殿内……

        弘道帝崩了,且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这是皇家的耻辱,按理说人都死了,皇后娘娘不该折腾了。那曾想,皇后竟然焦急的命人唤来御医,甚至连给那光着身子的女人一件袍子遮掩都懒得。

        韩百草摇了摇头,瞥了一眼弘道帝的女人,这才转身

        跪地,老泪纵横。

        「圣上阳神亏虚,驾崩了……」

        皇后掩面哭泣,太子和长公主跪地嚎啕,一时间皇城内哭声连片……

        天子驾崩,诸事繁多,皇后娘娘强打精神,安排着弘道帝的身后事。

        只见皇后看着榻上美人说道:「这两年,你得圣上独宠,如今圣上崩,你也陪着去吧。也好一路服侍圣上。」

        美人无声的哭泣着,也不知是为自己哭,还是为弘道帝哭。却见皇后娘娘再次开口道。

        「你得谢谢本宫给你入帝陵的名分,不然你这样的女子,守皇陵都不配。」

        说着,皇后娘娘也不看那榻上美人,转身出了紫宸殿,带着长公主和二黑往德妃住处赶去……

        含元殿数丈高的基石,此时已然不见,且还成了一个深数丈的大坑。

        李太平来到坑前细看,除了碎石却连陈启年一片衣角也没有见到。

        「怎么也是近乎天人的身子骨,不能连渣都没剩下吧。」

        正说着,忽然后宫方向,亮起一抹刀光。众人脸色一变,忙赶了过去……

        皇后娘娘站在德妃寝宫前,此时已经傻了眼。她看见二黑忽然朝寝宫劈出一刀,紧接着一道身影穿破房顶,朝天边飞盾而去。

        二黑刚要追出去,却被长公主叫住。

        「追不上的,追上去你也打不过。」

        长公主看得清楚,穿房而出那人正是之前含元殿的那个书生。

        皇后指着早已远去的身影,磕磕巴巴的说道:「鸾儿,刚刚可有见到……」

        陈鸾无奈的点了点头:「聪儿被那人掳走了。」

        这时德妃才从寝宫中跑将出来,见到皇后那一刻忙跪了下去……

        /76/76740/31500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