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佛门金身

第二百五十五章 佛门金身

        白衣妖娆,笑可倾城。

        慕品山就要去扶冰面上那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却见青衫望着皇城方向,摇头道。

        “借九妹剑山一用。待我助院长一臂之力,斩了那个想要抢我婆娘送人的家伙。再回去养伤也不迟。”

        慕品山很担心李太平的伤势,想要去拦,却最终还是放弃了。那家伙只要还能动,便不会看着院长等人打生打死,而不管不顾。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无论自家男人想要当英雄,还是相当怂包,慕品山都会全力支持。当然色狼是要另当别论的。

        李太平脚踏铁剑,打曲江池上转了一圈,便见一把把长剑跃出水面跟在铁剑之后。

        飞剑这年头对大型老百姓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过铺天盖地的飞剑贴着头皮飞过,撵着一个人的场面,却还是头一次见到。

        坊街小院内,一名妇人揉了揉眼睛,惊叹道:“好——好多飞剑。那——那前面的是谁,怎地好生面熟。”

        “好——好像是李家大郎。”

        听到自家男人的话,那妇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那就没事了,李家大郎出了名的打不死,换个人怕是不成的。”

        独孤烈帅军驰援独孤家,却见头顶飞剑嗖嗖的飞过,不由扭头道:“前面那个是。”

        独孤清风摇头道:“是李太平那个家伙。”

        一身血水已冻成冰碴的赵四,刚打秘书少监家里来到坊街,忙仰头双手扣在眼睛上,大声惊呼起来。

        “大郎,快些飞,马上就要追上啦。”

        话音刚落,却见前面飞盾的李家大郎晃了两晃,差点失足从铁剑上栽下来。

        却见赵四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好险,还好大郎脚下有准。”

        说着,赵四扭过头,朝身后个个带伤的兄弟们笑道:“兄弟们,回家啦。”

        大兴城内除了独孤家那些人还在玩命,骚乱基本都已平息。

        齐王的部队退了出去,独孤烈等人所率领的十二卫则进驻大兴。且配合着彭庚切的金吾卫,将渭水帮那些不安分的全部绑了,丢进京兆府的大牢。

        李家大郎本是带着飞剑直奔皇城,却在路过独孤家时打了个转。随后一指独家宅院,便见身后飞剑,如天女散花般,飞入独孤家……

        不多时,独孤家那些玩命的家伙,死的死,跑的跑。就连与独孤清清死磕的秦九宝,却也不见了踪影,只是地面多了一滩热乎乎的血迹。

        独孤清清仰起头,淡淡一笑,便见宅院中的飞剑,呼啸着追着那个青衫男人不见了。

        皇城,陈启年一手低着剑山,一手握着皇城紫气将九条真龙紧紧束缚。

        “没用的,这里是皇城。只要我陈启年站在皇城内,这天下便无人是我对手。”

        院长的身形有些佝偻,在面色发白的秋意浓搀扶下,望着石基上那个男人笑道。

        “说这话你心里不发虚吗。你若无敌,为何不打碎剑山,捏死九龙。现在的你,也不过是强撑罢了。”

        陈启年衣襟飘荡,微笑着扭过头,说道:“看看天上的那几个家伙,这话应该对他们说才对。”

        剑山上压着一方金色手印,手印之上是筋疲力尽伤痕累累的四道身影。

        显然,在场众人,皆无余力。

        院长轻咳两声,示意秋意浓扶着他坐下。

        “当年的你意气风发,大有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将倾的劲儿头。那时的你,虽说修为只有宗师之上,却一心为国为民,所以那时的你才是皇城内无敌。”

        说着院长摇了摇头,指着头顶的紫气说道:“你在看看现在,气运可完全在你手中。你现在不过强行控制气运不散而已,或者说你在激发行将就木老人最后一丝生气,一切不过回光返照罢了。”

        陈启年大笑道:“回光返照,这个比喻我喜欢。我就是要将大乾最后一丝气运掐灭,重新在废土上建立一个新的大乾。”

        “百年后,大乾土地上将再无心有杂念之人。生在人世间,众生皆凡人,那时大乾将是一方净土,人心有爱,人心向善……”

        院长摇头苦笑:“人,是活活生生的,有善自然有恶。这天地,也是活的,有阴自然有阳。你只想见到一面,就算杀光所有人,从头再来,结果依旧不会如你所想。”

        陈启年大笑道:“院长乃当世大儒,所言之理,启年信服。人心善恶,启年在假死那一年便想通了,启年如今敢这么做,是找到了一劳永逸的办法。且时机已然成熟。”

        院长狐疑的望向那个信心十足的男人。陈启年文武全才,是这世间不多见的绝顶聪明之人。这样的人,绝对不会信口开河,拿大话装点门面。

        “什么样的办法,能将人心归一,无有杂念。老夫一生研究如何教书育人,却也没能想到,倒是要请教一二了。”

        却见陈启年神神秘秘的笑道:“若是院长真相知道,不妨撤去真龙,咱们坐下来慢慢聊。”

        “老夫一把年纪,可是没本事再画出九条真龙。不想说,那就不说也罢。”

        现在双方僵持不下,刚好保持微妙的平衡。哪个敢先撤去神通,哪方便要倒大霉的。院长还没老糊涂,就算陈启年说的都是真的,他也不会自掘坟墓的。

        陈启年毫不在意的说道:“现在紫气为我所用,耗下去输的也是你们。”

        正说着,忽然陈启年眉头一皱,同时院长起身笑道:“现在还真不好说了。”

        秋意浓转头,便见李太平脚踏飞剑翻过城头,随后便是一把接着一把飞剑,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

        很显然李太平与无尘一战,李家大郎胜了,且是大获全胜,还有一战之力。

        多出一个生力军,看来运气这一次没有选择陈启年。

        陈启年眉头微皱,显然他很意外,无尘那种人竟然也会输,而且输给一个毛头小子。直到他看见李太平身后跟着的那些剑,才想起来,之前还有一座剑山来着。

        “铸剑山又有哪位到了,为何不露个面。藏头露尾的可不是山上人的作风。”

        李太平御剑绕着陈启年打转,同时笑道:“铸剑山最厉害那一位到了。怎么,怕了。”

        陈启年嘴角微扬:“剑圣亲自又如何……”

        李太平忙道:“挤出来的笑,终究是有些假的。”

        语言是用来达到某种目的的过程,对于这一刻的李太平来说,说的那些话是拖延,也是试探。

        很显然陈启年并没有看起来的胜券在握,不然大可打发了围着他转的李太平。

        李太平引着飞剑速度越来越快,好像大漠上黄沙滔天的飞旋龙,又好像江河湖海的龙吸水。不同的是,眼前的龙卷风满眼雪白中夹杂着晃眼的银色闪光。

        剑山化作鱼群,在李太平导引下自发运转起来。只见一道青衫脚踏飞剑脱出剑刃漩涡,剑速便再次提高。

        剑刃漩涡一尺一尺缩小,其威力却逐渐显现出来。只见那些被卷入风暴的雪花,也被削的跟小刀一样锋锐,轻易便可割裂人的肌肤。

        含元殿废墟中,一根本以很不幸的梁木,这一刻更加不幸的卷进风暴之中。当一人难以环抱的红木接触风暴的一瞬间,便如纸糊的一般,爆成一片尘埃消失不见。

        可以想见,剑刃风暴中那个男人,将要面对怎样的恐怖。

        平衡终究需要打破,陈启年微眯着双眼,肌肤慢慢浮现一层金黄,且那金黄色还在慢慢的,一点一点向外延伸。

        一条覆盖着金色鳞片的巨龙渐渐成形,这一切看在红莲眼中,不由大感惊诧。

        “这是,难道……”

        聂三礼皱眉道:“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痛快点。这是什么,难道什么。”

        “很像佛门金身,只不过为何是龙身。”

        红莲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应该,心中无佛绝对无法修成佛门金身的。”

        聂三礼盯着红莲道:“那若是心中有佛呢。”

        红莲白了一眼聂三礼,冷笑道:“别闹了,你听说过陈姓人信佛,更何况皇家之人。他陈启年敢修佛,就不怕没脸去见高祖。”

        聂三礼摇头道:“他不修佛就有脸下去面对历代先帝了。”

        红莲疑惑道:“他敢把高祖的话当放屁。”

        聂三礼冷声道:“他都敢把高祖一手建立的大乾推翻重建,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红莲很是肯定的摇头道:“不对,不对。想要修成佛门金身,至少要修成一门神通。佛门神通是不会外传的。再说都打到这份上,你们可有看见他使用佛门神通。”

        好久没有出声的院长,此时忽然摇头叹息道:“他早已修成神通,不然哪里有今天的陈启年。”

        仿佛是为了印证院长的话,风暴中的陈启年忽然微微一笑。

        红莲看着陈启年嘴角挂笑,不由大怒。虽说红莲看不上师兄所作所为,却无法忍受有人偷学佛门神通,不由怒声吼道。

        “小儿,你是何时偷学的,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陈启年眼皮也没抬一下,反倒是院长摇头叹道……

        wap.

        /64/64930/21123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