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选择

第二百三十九章 选择

        龙生九子,皆不同。

        着甲后的齐王是冷血的,是大乾的利器,可现在看来,这件利器很有可能会伤到大乾。

        彭庚切答应军神守大兴城十年安宁,可今日看过齐王后,他知道齐王不想等了。

        齐王出现在军神府邸,那血色的眸子,是个人见了心里都要发慌。彭庚切知道,指望不上那些家伙了,他们已经被齐王吓破了胆。

        彭庚切天黑前,换了城门守将,把所有心腹调进皇城之中。面对齐王,彭庚切晓得他守不住整座城,因为金吾卫中有太多齐王的人,他只能集中兵力守住皇城。

        守到那些还忠于大乾的人,赶来勤王。

        他站在冷风中,一是想让脑子清醒一些,二是他在等一个人。他得要一句话,方才安心。

        风中,青衫不皱,径直来到金吾卫大帐之前。

        “老将军这么晚了,可是有急事。”

        彭庚切看着眼前青衫郎君,微笑道:“宗师之上就是不一样,连风都要躲着走。”

        青衫有笑:“老将军咱们还是进帐聊吧,不然小子可就装不住了。”

        彭庚切挥散亲卫,掀开帐帘笑道:“请。”

        大帐内,没有香茶,只有一个炭盆,两把交床。

        彭庚切和青衫郎君相对而坐,只见老将军烤着手说道:“大郎,这次回大兴不只是回家看看吧。”

        李太平笑道:“老将军何时也关心起这些旁枝末节的小事来。”

        彭庚切摇头道:“以前大郎做事,都可算作小事。现在不一样了,大郎认为的小事,对老夫,对天下来说,很有可能是捅破天的大事。”

        李太平伸出手,将炭盆中间通红的木炭翻到上面,抬头笑道:“老将军可知小子要做何事。”

        彭庚切按住李太平的手,轻声说道:“不动,也许更好。”

        李太平收回炭盆中的手,微笑看着彭庚切。

        “为我父正名,登门赔罪,就能把手擦干净吗。那可是几十条人命。君不自重,臣为何重之。”

        彭庚切皱眉道:“我没打算拦着大郎,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现在的大乾,已然千疮百孔,禁不住你们这些云端之上的家伙折腾了。”

        李太平起身道:“皇后刚从我家走没多久,今年过年邀我和九妹入宫守岁。折腾的那个人从来不是我。”

        彭庚切望着掀开帘子的背影,说道:“你可以不去。”

        李太平摇了摇头,大步迈入风中,什么也没说。

        彭庚切看着眼前炭火摇头苦笑,这个年怕是不好过了。

        越到年跟前,有些人越要睡不着。金玉楼的黑面阎罗,是个很精明的人,可现在他掰着指头也算不明白,这个年如何才能熬过去。

        金玉楼不缺钱粮,黑面阎罗的小日子,怕是没几个人比得了。可现在一道难题摆在眼前,解不开,解错了,金玉楼和他黑面阎罗会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

        黑面阎罗这辈子就没这么难过,这全都是因为那一家子人。以前他跟那家的男主人干,现在男主人要不行了,女主人和孩子,便要逼着他选边站。可他哪边也不想选,却不选不行。

        夜里,又有女人来金玉楼找他了。他黑面阎罗不缺女人,很不想见。可依旧点了烛火,煮了茶,且要笑脸相迎。

        有那么一刻,黑面阎罗觉着他好像成了园子里卖笑的姑娘,且是那种卖艺不卖身的姑娘。可现在总是有恩客登门,非得逼着他,卖艺又卖身。

        眼前女子笑起来很美,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可看在黑面阎罗眼里,却越发堵得慌。

        “我家大人还没睡,等着楼主一句话呢。”

        黑面阎罗晓得今晚不给个痛快话,怕是糊弄不过去了。形势比人强,他黑面阎罗没得选,选哪边都是赌命。既然逼着他下注,那就赌上命好了。

        “请玉钩姑娘回去告诉大人,金玉楼为大人马首是瞻。”

        黑面阎罗已然下注,可是为啥眼前的女子还是笑看着他,这似乎有些不对啊。

        “玉钩,玉钩姑娘,在下愿意效忠大人。”

        却见申屠玉钩,朝黑面阎罗眨了眨眼睛,并且掩口笑道:“玉钩不想难为楼主,所以玉钩打算多给楼主一个选择。”

        申屠玉钩来时微笑,去时也微笑……

        金玉楼的黑面阎罗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两扇门,上面各有一个字,却模模糊糊的,不知哪个是生,哪个是死。现在又多了一扇门,他决定推开最后出现的那扇门。

        与楼主不同,渭水帮的齐爷早就选了一扇门大步迈了进去,现在即便知道门后是个死字,他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因为选了便没有回头路。

        夜里,一位笑起来有着小酒窝的绝美姑娘登门后,他方知到,其实他一开始选的那扇门,并非是他看到的那一扇。

        同样的事情,一年前也发生在柳叶剑宗。秦九宝那个油盐不进的老女人,竟然被人说服了,且那人还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娘子。

        申屠玉钩大半夜来到李府门前,她站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再试一次。

        李府客房,红莲翻了个身,梦呓般说道:“消停点,睡不好觉,神僧是会发脾气的。”

        申屠玉钩落脚时更轻了,直到后宅院门前,才轻轻咳嗽一声。

        “申屠玉钩请见大郎,冒犯之处还望恕罪。”

        李府护卫手握强弩,瞄着那个擅自闯进府的女子,即没射出弩箭,也未吭声。

        当后宅院门开启时,护卫们才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朝那个开门的女子,看了好些眼。

        墨绿紧身,凹凸有致,比白日里那一身雪白,还要让人移不开眸子。

        忽然院子里的女子挥了挥手,护卫们晓得此处已然没有他们的事了,便一个个隐入暗影之中。

        慕品山捋了一下额前秀发,打量着申屠玉钩:“为什么每次都选在半夜找大郎,清清白白的说,不好吗。”

        申屠玉钩一身夜行衣,此时见了慕品山,不由挺了挺胸说道:“夜话,当然要夜里说。”

        慕品山冷笑道:“都是夜行衣,与我说也是一样。”

        “你做不了主。”

        慕品山环臂抱胸,更显胸悍:“你要明白一件事,这个家,我说了算。就算李太平想纳妾,也得我这个大妇拍板。”

        申屠玉钩毫不退让的说道:“你能管的,只是这个家的女人,管不了外边的人,还有外边的事。”

        慕品山嘴角微扬:“外边的人和事我懒得管,我只晓得你是找我家大郎说话,所以要么现在跟我说,要么永远不用说。”

        申屠玉钩本打算试一试,没准聂三礼办不成的事,她能办成。申屠玉钩的底气,是师傅给的。师傅说过,只要李家大郎愿意,弟子可嫁,道士可杀。

        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李家有个一手遮天的妇人,李家大郎怕是耳根子软得很,成不了大事了。

        夜风刮下枝上落雪,打在脸上很冷,可青衫却只觉得耳朵很热。

        离开金吾卫大营,李太平没有回家,而是稀里糊涂走去了骊山。直到他沿石阶而上,书院山门前看到一个人,他才晓得为何会来这里。

        风中有飘雪,白衣道人转过身时,风停雪也停。

        李太平笑着上前说道:“怎地还来,不觉得会惹人厌吗。”

        白云子冷笑道:“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的。”

        李太平笑道:“还想打,再输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手上的剑,院里的人,你都没啥机会,没必要在此浪费时间和生命。”

        白衣道袍缓缓伸手摘下身后宝剑:“不试试怎么知道,也许人和剑,都是属于我白云子呢。”

        二人立于山门之前,声音不大,声势却很大。剑意让天地为之静默,让书院寒意更浓……

        一道蓝山推开山门,朝剑拔弩张的二人说道:“先生有请。”

        篱笆小院,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没啥变化。院长老人家,烤着火盆温着酒,望着眼前并排而作的两个人。

        “堵了一次门,打了一次架,怎么还想在书院门前打第二次。”

        “还有你,大半夜回书院,是来看我老人家的,还是来打架的。”

        “你们师傅想要什么,你们心里没个数吗。做事情前,能不能动动脑子。”

        院长说着忽然转头望着一旁静立的白衣女子,同时指着李太平和白云子说道:“这俩人都是为你来的,给个说法吧。说好了,谁在纠缠不休,老师也是会大人的。”

        独孤清清微微一笑,淡然说道:“一个不熟,没啥好说的。一个太熟,用不着说啥。”

        院长转头望着李太平和白云子:“都听见了,没啥事过了年就滚蛋。”

        白云子起身朝院长行礼后,看了独孤清清一眼,却见独孤清清低着头盯着李太平,不由仰天叹息。

        “何苦来哉。”

        屋内只剩三人,院长起身笑道:“清清一会可随太平下山,回家过了年再回书院。在这之前,老师有几句话要和太平说……”

        飞雪落满地,岁月静好时。

        /64/64930/20831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