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回家还要通报

第二百三十六章 回家还要通报

        弘道帝祭拜过军神大人后,却没有马上回宫,而是扭头趴在皇后耳边低语数句。

        “咱们的儿子就要当皇帝了,朕一辈子做了很多糊涂事,却没有亏待你们母子。朕,还有最后一个愿望,等着錐稚帮朕实现。”

        弘道帝拿帝位跟皇后说话,是想告诉皇后,虽然朕现在的话不好使了,可你们娘俩不是想要个名正言顺吗。

        什么意思,冰雪聪明的皇后娘娘心里有数。只见其,微笑的看着弘道帝说道:“先回宫,錐稚会尽心的。”

        弘道帝坐着龙辇,眼珠子一直盯着慕品山,就算扭着头,他也想多看一眼。

        一旁的皇后摇了摇头,她知道,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真得时日不多了。

        李太平目送弘道帝离开,这才扭头笑道:“九妹不是想打嘴巴子吗,我看这事能成。”

        “想打谁嘴巴子。”

        李太平转过头,忙笑脸相迎:“太平见过祖父。”

        慕道宗冷声道:“这是何处,嘴巴怎么就没个把门的。走,跟我回家。”

        李太平本打算再问问彭老将军,如今也只能暂时作罢。

        上了马车,板着的脸慕道宗,没好气的说道:“还知道回来啊!”

        慕品山忙挎上老人家的胳膊,撒娇道:“这不会来了吗。再说,以前多少年都不归家,您老也没生气,怎么今儿还挑理了呢。”

        慕道宗瞪了李太平一眼,说道:“能一样?怎么你们是打算着抱娃回来看我这个祖父吗。”

        慕品山俏脸浮现两朵红云,娇羞道:“祖父怎地乱嚼舌根,这不是还没拜堂成亲。”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圣人还是心里有数的。回头我去找文远,把你们的日子定下来,爷爷就去了一块心病了。”

        见二小没说话,慕道宗这才说道:“其实晚些日子回来或许更好一些。军神这一走,怕是齐王要动手了。”

        李太平接口道:“老皇帝到底想如何。不会真想看着,血染宫墙吧。”

        慕道宗叹气道:“若是早些罢免齐王还好,现在晚了。别看彭庚切是金吾卫的头,可他真能调动的人不会超过一半。”

        李太平皱眉道:“祖父的意思,另一半在齐王手里。那麻烦可就大了。”

        慕道宗笑道:“大郎怕什么,你家可是有一位宗师之上坐镇,如今再加上大郎,老夫不信齐王敢乱来。”

        李太平疑惑道:“宗师之上,哪位。”

        “红莲神僧吃住一直都在你家,你不知道吗。”

        李太平大感错愕,不由苦笑道:“我离家近一年,那妖僧怎地还赖着不走。”

        慕道宗笑道:“这就要问你家那位嫂嫂了。”

        说道赛金花,慕道宗盯着李太平半晌说道:“怎么留下红莲,老夫不知道。老夫只晓得,你那嫂嫂很不简单。”

        李太平晓得赛金花做生意的本事,自家现在有多少银子,他自己都不知道。

        “嫂嫂很有经商头脑,我也就任她施为。”

        慕道宗摇头道:“大郎知道的还是太少了。大兴城从前有,二爷,一楼,一门。大郎可知少了崔天霸崔爷后,哪个顶上去了吗。”

        慕道宗如此问,傻子也晓得怎么回事。只见李太平惊诧道:“她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你就要回去问问了。不过,以老夫了解的情况,你那嫂嫂若是吼一嗓子,这大兴城的地下世界也得震一震。”

        慕道宗也不管李太平信与不信,忽然话锋一转:“你家那些个事老夫本不想管,可老夫的孙女嫁过去,这个家谁做主,不能还是赛金花吧。”

        慕品山忙拉了一把祖父衣袖,低语道:“孙女可是不在乎那些的。再说,我和太平也没打算长住大兴。”

        慕道宗立马板起脸来教训道:“傻孩子,你可知那是多大的家业,可知手中握着什么样的力量。”

        “通过祖父这一年的调查,赛金花手中有一支舰队,一支可以灭番邦小国的舰队。现在的李家,已然和崔家捆在一起,不缺钱,不缺粮,不缺兵。若是大郎愿意,争天下也是有希望的。”

        慕道宗丝毫没有避讳李太平,甚至说,很有可能是故意说给李太平听的。

        没有实力以前,人只求安稳,有了实力后,欲望便也会随之膨胀。

        李太平忙摆手道:“人贵在知,有多大脚穿多大鞋。皇宫里那把椅子,请我坐,我都不会去坐。那就不是人干的活。”

        慕道宗也就是试探一下,此时不由笑道:“祖父晓得太平志不在此,人间帝王过的苦日子,怎比得了神仙过的快活日子。”

        “不过,俺家的小公主嫁过去,可以不管世俗那些糟心事,但必须是李家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李太平忙点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对了,那把椅子的人选,祖父心里可有数……”

        慕道宗刚要开口,却见李太平打出禁言的手势,掀开车帘往头上瞥了一眼。

        “走远了,是白云子。”

        李太平把自己都说愣了,不由皱眉道:“白云子不是跑了吗。”

        慕道宗把白云子守在书院的事,跟李太平说了,慕品山便紧紧盯着李太平的反应。

        李太平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岔开话题说道:“若是齐王铁了心和我过不去,就算我和妖僧联手,也得活活累死。所以我打算让赛金花带着家人出去避一避,在这个关键时期,没必要冒那么大风险。”

        马车到了慕府,李太平却没有下车,他得先回家,把事情敲定。毕竟老皇帝面上可是黑气萦绕,跟那帝陵里的也差不了多少颜色了。

        再说,谁知道会不会有人等不急,先亮了刀子。

        皇位之争,刀光血影,输了就不是一条命,一颗脑袋的事了,怎会如表面看得那样平静。

        马车停在李府门前,李太平还没下车,便听甲胄作响……

        下了马车,李太平看到一名顶盔掼甲武装到牙齿的军卒,大步老道马车前。

        “公子何人,有何事到访李府。”

        李太平没想到,有一天回家还得让人通报,不由看着自家门前八名身材高大的兵丁,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下李太平,还请官爷帮忙通报一声。”

        这些人肯定不是候叔派来的,不然怎会连侯府常客都不认识。

        却见那兵卒皱眉念叨“李太平,哪个李太平!”。

        哪里都有木头人和聪明人,李太平一下车,眼尖的便扭头跑进门房,把看门老汉拽了出来。

        “慢着点,慢着点。我这把老骨头可是经不起你小子拖拽。”

        门口,老汉揉了揉眼睛,下一刻拍着大腿嚷道:“老爷回来啦,老爷回来啦。”

        李家老爷,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面,可以说是李家最没存在感的一个人。可就是这么个人,一旦回到家,对这一大家子来说,便是如过年一样的日子。

        把自家老爷拦在门外,老爷若是不高兴,这不是自砸饭碗吗。那是士卒,忙单膝跪地,耷拉着脑袋说道。

        “虎子没能认出老爷,还请老爷责罚。”

        李太平拍了拍虎子肩膀,笑道:“责任不在你,在老爷。老爷一年年不回家,都成了这家的生面孔了。”

        看门老汉,踢了虎子屁股一脚,笑骂道:“这一脚,算是替老爷责罚的。回头夫人回来时,可要把眼睛擦亮了,若是在犯错……”

        李家大郎成功登山的事,早在大兴城传开了,李家夫人算是定下来,所差的也就大花轿迎进门了。

        “夫人没回来?”

        李太平笑道:“王伯,夫人先回家给父母请安了,晚些时候就能回来。”

        看门老汉笑着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正说着,钱满仓快步迎了出来。蜀锦的袍子,面色白里透粉,笑起来脸就更圆了,看着倒是喜庆。

        “老爷,您可算回来了。老爷不在家,满仓是吃不下,睡不好。咦,夫人呢。”

        钱满仓说着,探头朝马车望去。

        李太平大笑着说道:“走,回家说。”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曾经的家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人多了。多了许多着甲的强壮汉子,且还看到一些带刀佩剑的江湖武者。宅子明显翻修过,不过大都是按原样来弄,并未破坏原貌,只是看着新了些,也富贵了些。

        李太平正打量家中变化,人还没到正堂,却陡然心生警兆,不由眉头一皱。

        “嗖!嗖!嗖!”

        三柴剑鱼贯而出,径直冲天而起……

        钱满仓没学过武,且还吓了一跳,其反应却不可谓不快。只见其大吼道:“保护老爷,保护老爷。”

        别看钱满仓是个普通人,这阵子可是不含糊,毫不犹豫挡在老爷身前,张开双臂,就像护着小鸡的老母鸡。

        护卫手中有强弩者,顿时瞄着飞剑方向,却压根没看到半个人影。

        护卫们很纳闷,自家老爷可是传说中,剑斩宗师之上的大人物,传言不会有假吧。

        就在众护卫疑惑时,一股恐怖的真气波动,出现在剑尖所指方向……

        wap.

        /64/64930/20771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