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救世主

第一百八十四章 救世主

        一晃半月,骊山书院招生早已结束,可骊山内却依旧不消停。

        一名没有考上书院的女子,不但赖在书院不肯走,还把书院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最后还是院长出面,说了句话,那女子才不再闹腾了。

        “李太平是那长命百岁,多妻多子的福相。你到处挖,岂非多此一举。”

        慕品山是不闹了,可她却缠上了院长老人家,一个劲儿的追问:“多妻多子,是几个意思。妻都是谁。”

        已经失言,若是再多说,回头死上几口子,他老人家可就造孽了。所以院长不说话了,就算慕品山使出十八般武艺,也不肯多透露一个字。

        今天院长耳朵终于清净了,不是那女子不再缠着他,而是军神来了。此时那女子,正冷着脸守在小院外,看那意思,军神一走便要继续追问下去,不从院长嘴里抠出几个字,绝不甘休。

        小院中,军神一边落子,一边叹气道:“好消息,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院长笑道:“看你心情好了。”

        “汝阴城丢了,死了很多人,长公主更是生死不知。希望拓跋迥做人能留一线吧。”

        院长笑容渐渐隐去,抬头看了老头子一眼:“天下城动手了,那人有否露面。”

        军神摇了摇头:“只是听说厉夏去了,一个人挑战一座城。临死前,却被人救走了。不过想来不会是那个人救的。”

        院长点了点头,落子道:“那好消息呢。”

        “三郡叛乱,太子和南宫守已然拿下竟陵郡,且没有多大伤亡。”

        院长笑道:“太子干得不错嘛。”

        军神道:“我也没想到,那小子竟然拿自己的小命当饵。听说那一战,三千翊卫生生拖垮三万人,太子那小子砍人砍的都虚脱了。”

        院长问道:“朝中是何反应。”

        “刮目相看呗。”

        军神说着,皱眉道:“骊山……”

        院长笑道:“还是那样,没啥不同,除了……”

        说着,往院门口那一袭白衣,媚如妖孽的女子瞟了一眼。

        军神皱眉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院长笑道:“谁知道屁股下面埋的是不是千古一帝,兴许又是假的呢。就算那一剑够吓人,也证明不了什么。”

        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军神:“你要是好奇,等李家大郎出来后,不妨问问他。”

        军神摇头道:“这都半个月了,谁知道还能不能出得来。”

        院长忙瞥了一眼门口那位,压低嗓音道:“你就不能小点声,是嫌我这还不够闹腾吗。”

        院长幸灾乐祸的说道:“这就嫌烦了,怕是你那个新学生,将来闹腾起来,才真得要了你的老命。”

        “秋冬啊,不会的。小丫头心善的很,到时老夫只要抹上几滴眼泪,小丫头还不得乖乖的。”

        军神白了一眼,笑骂道:“一大把年纪了,能不能要点脸。”

        “脸面又不能当饭吃,也不能让天下太平,要那东西何用。”

        院长的话,对老百姓而言,便是天大的道理。民以食为天,只要能吃饱饭,安居乐业,丢些脸面且算不了什么。

        竟陵城,府兵大营。王富贵刚刚吃过一顿饱饭,这是他月余来第一次像模像样的吃顿饭。

        为了不饿死,他参加了起义军。加入义军时,说的好好的,会有饱饭吃。可是那一日两餐稀粥,别说吃饱,不饿死就算不错了。

        如今,他成了阶下囚,反而有馍吃,有肉汤喝。

        喝着肉汤,看着那个身着金甲,为他们这些泥腿子亲自盛汤的男子,他流泪了。

        多么好的太子,若是有一天太子成了皇帝,兴许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他们村饿死了老弱妇孺,战死了好些光屁股一起长大的玩伴。村里还活着的人不多了,而他王富贵是那最幸运的一个。

        其他人都死了,为什么他王富贵会活下来。他想起鼻涕虫临死前不甘的眼神,他想起孩子们皮包骨的样子,他想起很多很多……

        王富贵放下汤碗,站起身,整理了破烂不堪的粗布麻衣。鼓足勇气走到那个金甲男子面前,跪了下去,跪下去不停的磕头……

        太子看了看跪在面前磕头的泥腿子,转过头看着南宫守,见南宫守点头,这才走上前去。

        太子扶起王富贵,看着泪流满面的瘦弱男人,轻声说道:“不用磕头,有什么事尽管说来,孤给你做主。”

        听太子如此说,王富贵再次跪了下去:“草民无所求,草民要当兵。”

        太子狐疑道:“这是为何。我还记得你,是孤亲手俘获的。”

        王富贵满脸通红,他知道太子给他留了面子,没有说他贪生怕死的样子。不过如今他想通了,所以他抬起头用袖子抹去眼泪,鉴定的说道。

        “之前是为了一口饭,糊里糊涂参加义军,不,是叛军。草民现在想通了,草民要当兵,要为老百姓而战。草民知道,太子仁义,所以要当兵,要在太子麾下打死那些蛊惑人心的坏家伙。”

        太子仰头哈哈大笑,当初没一刀砍了这小子是多么的英明。

        王富贵不知太子为何笑,难道认为他是胆小鬼而嘲笑他。

        “我王富贵,以爹娘起誓。从今往后,为太子而战,若贪生怕死。必定五雷轰顶。”

        太子收去笑容,正色扶起王富贵,朗声道:“你记住,你不是为了孤而战,你是为了天下百姓而战,为了国泰民安而战。”

        太子的话,远远传开,府兵营地中的泥腿子们,纷纷丢下吃食,跪地叩头……

        “殿下仁义,愿追随殿下扫平四方叛乱……”

        “殿下威武,战必胜攻必克,还世间清净……”

        太子笑了笑,回头朝南宫守点了点头。

        太子要收买人心,要名声广传。有些人便是南宫守安排的,毕竟那些话泥腿子可是说不出来。

        南宫守这么做并非巴结太子,因为现在他也需要太子的名声足够响亮。泥腿子还有不下十万人,一个名声仁义,战绩彪悍的太子很重要。

        那日一战,太子敢持刀而上,南宫守便决定,把那一身金甲的男人,塑造成天家的救世主,救万民于水火。

        太子知道王富贵不是南宫守安排的,可那些人是。他欣然接受这一切,因为他着实需要这些好名声。当然他也知道,南宫守已经把他推到战阵之前。

        他不能退,因为他无路可退。自打他成为当朝太子那一天起,他就无路可退了。

        他的身后,是母后,是鸾儿,是无数跟着他的朝中大臣。他若失败,很多人要死。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就算累死,战死,也不能放下。

        每个人生来便有属于自己的使命,无论身份高低贵贱。赵十全知道,现在他的使命,便是护着陈鸾活着回到大兴城,哪怕他身死他乡。

        汝阴城陷落那一天,陈鸾不肯退,说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话。

        袁守正不想看到长公主死在汝阴城,倒并非因为她是当朝长公主。而是觉得,长公主武道天赋不错,活下来比她战死在这里更有意义。

        江湖各门各派,大都选出杰出弟子,在五剑盟高手护卫下,突围而去。而长公主便在其中,不过那时的长公主已然晕死过去。动手打晕长公主的不是别人,正是整日跟在她身边那个英俊郎君。

        大雨中,袁守正望着未来的希望突围而去,转过身笑道:“可有怨我,没让你走。”

        袁克文挺胸说道:“孙儿不怕死,袁家没有怕死的孬种。”

        袁守正望着城内的腥风血雨,又转过头看着已然开始攻城的黑甲,拍着孙儿的肩膀大笑道。

        “袁家,得给江湖留下一笔,得让江湖人知道,丹心骨气,比命重要。正道,要一代又一代用命去守护……”

        袁家祖孙没能守住汝阴城,却用命守住了武人该有的骨气和尊严。

        老人家死在袁克文面前,是笑着离开的。袁克文没有怕死,他吃力的挥舞着宝剑,直到无数黑甲将他吞没。

        汝阴城被拓跋家攻破,天下皆惊。

        曾经安分的不安分的,这阵子都不安分了。虽说没有插旗造反,却要寻个理由吃下周边弱小。一时间,大乾各地,乱成了一锅粥……

        这一天,有两个人到了大兴城,让这天下无数双眼睛,瞄向了皇城。

        阿史那可汗身着乾服,倒是依旧红光满面,可是看不见战败后的颓废。

        高头大马上,阿史那看着繁华热闹的大兴城,他觉得这里才是他的归处。兴许身后车队上的东西,能换来一世富贵。

        他喜欢乾人文化,喜欢乾人美食,喜欢乾人温暖的房子,更喜欢乾人女子。

        憧憬着美好的未来,阿史那笑的很开心,可是他的笑,进城后没多远,便笑不出来了……

        宽敞的街道旁,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微笑的看着一身红衣的女子,拦住了异族车队的去路。

        端木万象走到老者身后,轻轻咳嗽一声:“师叔正事要紧。”

        老者摆了摆手:“已然到了大兴,有热闹怎能不看……”

        /75/75499/27110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