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甲等,甲等,还他娘甲等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甲等,甲等,还他娘甲等

        苏玉不靠谱吗,显然不是。

        陈治已经考了一个字,他若是在考诗词绘画,就很没意思了。

        思来想去,苏玉觉得民以食为天,干脆从五谷杂粮上做文章好了。

        苏玉已然出去快半个时辰,殿内学子耐心本就快耗光,此时还能淡定的着实不多了。

        玉满楼还是能坐得住的,毕竟这跟万里步量比起来,可是轻松多了。

        拓跋平川很淡定,打坐这种事对武者来说,算是入门功夫,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考验。

        慕品山脸色依旧那么冷,看不到一丝火气。因为冰山美人,自打李太平睡着后,便只看手中剑,脑子里根本就没有那位考官。

        不过若说七十二名考生,谁最悠闲,精神头最足,当要属刚刚睡醒的李太平了。

        有大先生坐镇,李太平这一觉睡得舒心、香甜。伸个懒腰,揉揉眼睛,他才发现玉台上只有秋意浓一人,之前那位考官却不见了。

        这是考完了,怎么也没人叫我一声。正寻思着,却见殿门开启,一群小童手捧托盘鱼贯而入。

        托盘上是三道菜,每个人都有份。李太平看着眼前美味,用力的嗅了嗅,轻声感叹道。

        “还好没有错过晚饭!”

        李太平拿起筷子,正打算夹菜,却忽然发现,大殿很静,好像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他。

        微微侧头,余光瞄了一眼,李太平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忙将筷子放下。都不吃,都在看着他,再好吃怕是也吃不下。

        苏玉微笑着步入大殿:“都别看着了,尝尝苏某人的手艺。”

        随着苏玉话音落下,却只有李太平一人毫不客气的下筷,其他考生则先是认真的看着眼前吃食……

        李太平先从第一道吃食下手,那是一小碗卤汁浇豆腐。寻常百姓家桌上食,除了卤汁鲜香一些,倒也没什么特殊的。

        几口下肚后,便又瞄上了第二道吃食。一小碟风干肉,倒是没经过任何加工,若不吃到口里,却也不会知道是牛肉。

        碟子小,肉还少,还不够李太平塞牙缝的。所以第三道吃食,便落到李太平手中。

        又是小碗,且是半碗。

        甘露羹,由何首乌、五谷杂粮、鹿筋熬制而成,很讲究火候。寻常百姓别说做,怕是听也没听说过。

        苏玉的手艺很不错,比宫里的御厨也要强上不少。这是李太平三道吃食下肚后,给出很中肯的评价。就一点李太平很不满意,太抠门了,别说半饱,恐怕只起到开胃的作用。

        考生们熬了大半天,这阵子其实早饿了,有人开了头,自然便不客气了……

        苏玉微笑着旁观,直到所有人吃过后,才站到玉台上说道。

        “今日的考题很简单,三道菜诸位都吃过了,只要按喜爱程度,排出甲乙丙便好。”

        这么简单,傻子都会答,可若真按苏玉说的来选,怕是要掉进坑里去。

        既然能考过第一场,定然不是傻子。所以如此简单的选择,却将考生们难住了,手中笔一时间悬而不落……

        不过例外终究还是有的,李太平再次抢在所有人之前,做出了选择。

        当李太平交卷时,众人本以为第二个交卷的一定是慕品山,却未成想却是第一场倒数第二离场的玉满楼。

        还好慕品山也不算慢,保住了第三名的位置。

        苏玉将三张卷纸直接收了上来,而且竟然当众宣布大考结果。

        卢镇沅眯着眼,竖着耳,震惊的说道:“甲等,甲等,还是他娘的甲等。”

        一连三个甲等,把考生劈的外酥里嫩,魂不附体。

        秋意浓看得清楚,三张卷纸上的答案一模一样。

        他对慕品山会这么选毫不意外。山上仙子清冷,必喜清淡,豆腐自然要排第一,第二个选甘露羹倒也合乎,风干牛肉落到最后也就不意外了。

        玉满楼能如此选,秋意浓也能理解。毕竟这人仅凭一个“武”字,便能引申到家国天下,想来三道吃食,他也能想得到苏玉用意。

        李太平会如此选倒是大出意外,秋意浓不由多看了几眼笑呵呵离去的背影。

        当李太平步出大殿,秋意浓却皱眉迈出一步,刚好来到李太平身旁。

        “我们去那边说。”

        李太平回头望着慕品山二人笑道:“大先生有不解,我去当次先生,且稍等我片刻。”

        二人来到无人之处,秋意浓转身看着李太平说道:“若非你第一个交卷,我倒要怀疑你小子是不是窥视他人了。且说说,为何如此选吧。”

        李太平抬头望月,仿佛瞧见老道士趴在月角朝他微笑着咋眼睛。

        “我和师傅足行天下,到过五湖四海,吃遍酸甜苦辣。说句大先生不爱听的,怕是书院里没人比我更了解老百姓,因为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豆腐百姓盘中餐,我能长这么高,是没少吃的。且是平日里能吃得到的美味,当要排第一。”

        秋意浓点头道:“那为何要把甘露羹排在第二,而非牛肉。”

        李太平笑道:“大乾律,宰杀耕牛杖二十。再说,老百姓也舍不得宰杀不是,毕竟那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啊。”

        “甘露羹,百姓是吃不起的,就算想一想恐怕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不过,终究是可以吃的。”

        秋意浓说道:“你是何时想到这些的。”

        李太平想也未想的说道:“味觉这东西很怪,总是能帮我们想起些什么。所以吃食入口,脑中便有了画面,倒是没费啥心思。”

        秋意浓微微一笑:“去吧,明日别迟到了。”

        李太平躬身行礼,这才去追慕品山和玉满楼……

        大殿内,卢镇沅也交了卷,而且竟然也拿到了甲等。别人拿甲等还好,这位花花公子怎么也能拿到甲等,那位慢声细语的考官是不是脑子也慢。

        卢镇沅蜜罐子里长大的,什么牛肉、甘露羹、莲子羹,他都快吃吐了。若不是今晚着实饿了,恐怕那两道吃食他一口也不会动。所以,他是按照真实心意来选的。

        考生越来越少,秋冬越发觉得初秋的夜有些凉了。怎么落笔,她现在依旧没个谱,特别是大殿只剩她和那位考官后,小丫头心就更慌了。

        苏玉缓缓来到秋冬面前,慢慢弯下腰,看着已经空了的碗碟莞,微笑着说道。

        “其实,我最拿手的是豆腐,次之甘露羹,至于牛肉,那根本就不是我做的。”

        说着,还朝小丫头眨了眨眼……

        秋冬一路欢喜的跑出大殿,直到见到老爷,这才忍不住心中喜悦,抓着老爷的肩膀蹦跳着。

        “老爷,我考了甲等,甲等啊。”

        李太平按住秋冬:“别晃了,再晃老爷就要散架了。”

        第二场大考,有二十二个倒霉蛋没能过关。这也不能怪他们无才,只能怪他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吃不出苏玉想让他们吃出来的味道。

        秋意浓步入大殿,望着苏玉的背影,半响后开后说道:“为何?”

        苏玉没有转身,而是认真的整理着试卷,口中却微笑着说道。

        “师兄又为何要借故离开?”

        苏玉将试卷叠好转过身,脸上的笑却不见了,很是认真的的说道。

        “凡人、圣人,都是人,天人何时开始便不是人了。师兄和老师想来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为什么允许秋冬考书院。”

        “师兄和老师不方便做的事,苏玉可以做,其他师弟师妹也可做。”

        说着抱着试卷走到大殿门口,却又停下脚步说了句。

        “师弟们能做的都会去做,剩下的就只能看师兄和老师了。”

        秋意浓不语,他的规矩比天大,今日却借故跳出方圆外,因为他也是人。这也是为何第一场,始终站在秋冬身旁,盯着秋冬,时不时还要敲敲桌子。

        秋冬不知道,她考进书院是必然的结果。虽然书院几位出题的考官从来没沟通过,却早已心中有数。应该怎么做,又要如何去做。

        院长和山上那位,不入朝堂,不踏江湖。一副云端之上,不染尘烟的架势。可真得就不看上一眼尘世吗,显然不是的。

        院长亲自将还是孩童的陈治和独孤清清领入书院,闲来无事便要和军神对饮,做这些总不是为了图个乐吧。

        山上那位,虽不下山,可他为何要借剑军神,又为何要收弘道帝为徒,最后还把弟子派到大兴城坐镇。

        世人看不透,大乾朝的皇帝也看不透,可有一个人却看得明白,想的清楚。

        汝阴城,一处僻静小院,一名身材惹火的绝美女子,一心煮茶。那女子面前还有一名中年书生,此时正仰头望着天上明月。

        只见中年男子忽然开口说道:“秋冬会考进书院,成就天人之前,想来那两个老东西还是能忍得住的。”

        说着转过身,望着那绝美女子:“可我不想等那么久。子曦还是回大兴吧,推云中子和佛子一把。”

        钟离紫曦抬起头笑道:“您的意思是,打了小的才能来老的。”

        中年男子点头道:“我很想看道首和剑圣比剑,想见佛法和儒学争长短。若是见不到,又何必有新罗国那场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