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山中无岁月

第一百五十七章 山中无岁月

        淅阳郡官道上,过往行人纷纷驻足,不是江湖拦路,是有热闹可看。

        “这三人干嘛呢,一动不动的。”

        “少管闲事,赶路要紧。”

        “快看那妞,广春楼姑娘们加一起,也没人家俊俏。”

        “别看了,那么好看的女人,盯着看小心你那双招子保不住。”

        官道上闹哄哄的,幸好陆一平率府兵护在左右,要么没准哪个胆大的便要上去摸一把。

        李太平和慕品山心意相通,仿佛身处一方小世界,周遭皆是手捏降魔印,口吐楞严经的降魔金刚……

        二人非魔非妖,依旧要守灵台清明方能低得住,若是心神不守,便要被降魔金刚超度了。

        佛门在大乾落寞,可不代表人家没有真本事,一节佛骨便要三位宗师拼命抵抗,可见佛陀临世将何等恐怖。

        这些年,江湖上很少能见到佛门行者,若是能看到个吃斋念佛的大和尚,可是件很新奇的事。

        可距离淅阳郡不远的宛县,却同时出现三位佛门行者。这可在宛县引起不小轰动。

        两名大和尚一名小和尚,特别是那小和尚。一身白褂也未披袈裟,面目清秀白嫩,若非剃度却要比那书生还像书生。

        小和尚瞧着二十出头,其实不小了,只是跟那俩大和尚一比,却是小了许多。只见其,始终面带微笑,只要有人跟他打招呼,便会双手合十回礼。

        那俩大和尚,长相倒是很特别。其中一位四十开外,袒胸露腹,大肚硕圆,瞧着很是喜庆。

        另一位,大耳垂肩,瘦成麻杆,赤足行走,不怒而威。

        两位大和尚有着强烈的视觉反差,再加上俊朗讨喜的小和尚,这三位的组合,回头率却要把天下美人比了下去。

        街道上,两名妙龄女子携手而行,紧着两步超过三位和尚,回头看来。

        小和尚礼貌行礼微笑,却见娇媚小娘,顿时笑得花枝招展……

        “二位师兄,江湖传言,退法罗汉死而复生。大兴之行过后,且得弄个清楚。不能让人害了佛门声誉。”

        大肚硕圆的笑面和尚说道:“师弟无需担心,不管真罗汉还是假罗汉,这次都要捉回去的。”

        板着脸的瘦高麻杆摇头道:“真罗汉回寺礼佛,假罗汉当场打杀。也好让世人晓得,佛门也是会杀生的。”

        小和尚微微皱眉,他晓得堪达法师兄,负责佛门戒律,做事情向来冷面,绝不徇私。

        不由道了声佛号说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真是千面魔君,也请师兄给那魔头一次从新做人的机会。”

        佛子一心想着度化天下众生,离苦得乐。在堪达法罗汉看来,其实是过于理想化的,更何况度魔成佛。不过作为师兄,堪达法罗汉不想亲手掐灭师弟那份念想。不由,皱眉许久说道。

        “师弟想佛度有缘人,那师兄就给你一次机会,且只有一次。”

        佛子忙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善哉,善哉。多谢师兄。”

        安住法罗汉拍着硕圆大肚,笑道:“退法罗汉之事,终究是后话。师弟,可有想过大兴之行,要如何应对。”

        这一路两位罗汉未曾提及圣骨,眼看着大兴城就要到了,却要考教师弟一番了。

        佛子微笑着说道:“李家大郎混了这么多年江湖,定然知道昆仑山那位,做事向来杀伐果断。怎么选,他心中应该有数。”

        安住法罗汉笑道:“剃度出家。李家大郎可是道门中人,师弟觉得他会同意吗。”

        “生和死,他没得选。”

        见师弟信心十足,安住法罗汉再次笑道:“万一他哪头也不选,非得把家里的小侍女送进书院呢。”

        这一点佛子事先的确没想到,不由停了脚步沉思起来。世界一瞬间变得安静,听不见小娘嬉笑,听不见孩童打闹。

        耳不听尘世喧闹,目不见众生之相,心神静守,思所思之事。

        一瞬间便可入定,可见佛子心性非比常人。

        出世入世,眨眼之间。只见佛子抬头笑道:“做我佛应做之事,何必坠入妄念。二位师兄,师弟刚刚着相了。”

        两位罗汉,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他们知道小师弟佛根和心性世所罕见,如今看来还是低估了。

        安住法罗汉道了声佛号:“佛门有师弟,五百年无忧。大幸也。”

        三人走街过巷,翻山越岭。饿了以野果充饥,困了就地打坐,却也没惹出什么麻烦,眼看着大兴城便不远了。

        这一日午后,三人走出深山,见地势平坦,官道笔直。便放弃翻山的打算,踏上了官路。

        路上人来人往,有好事者,看到三位出家人后,笑呵呵的上前指了指三人身后方向说道。

        “大和尚来时没看到吗,西坪镇也有一个出家人……”

        听说佛门弟子被人围困,堪达法罗汉停下脚步说道:“二位师弟稍等,带我去瞧瞧。”

        安住法罗汉对师兄脾气很了解,若是佛门弟子被人为难,定会出手搭救,说不好便要闹出事来。

        只见其望了一眼佛子,笑呵呵的说道:“同去,同去。”

        三人走了回头路,不到半个时辰,便见官路上围了好些人……

        陆一平已经守着李太平两天了,府兵换了一波又一波,他也没敢合眼。

        两天时间,陆一平大概弄明白了,这三人并非比拼内力,也非比拼站桩。而是被什么东西夺了心魂,或是灵魂出窍。

        这种事陆一平没见过,可他晓得,若是灵魂出窍,得守住李太平二人,且不可移动,不然魂魄归来时,便要寻不见肉身。

        陆一平顶着黑眼圈,哈气连天的,时不时还要用力眨两下眼睛。

        迷迷糊糊中,陆一平似乎看到三个秃瓢,排开府兵,向李太平三人行去。

        他揉了揉眼睛,眯眼看去。下一刻,一个激灵从交床上蹦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拦住那三个秃瓢去路。

        “尔等何人,意欲何为。”

        堪达法罗汉面色青紫,将手中四股十二环锡杖一顿,便听杖鸣之声不绝。

        一旁的安住法罗汉的笑脸也不见了,正直勾勾的盯着那大和尚看。

        只有佛子面色依旧,朝着陆一平微笑着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

        “施主莫要误会,贫僧是来帮忙消弭这场恶业的。”

        陆一平有些不信的说道:“你能帮上忙?”

        “解铃还须系铃人。佛门之事,当然只有佛门才能度化。”

        陆一平半信半疑的说道:“你要如何帮忙。先说好,可不许碰他们。”

        陆一平虽说不信,却还是希望秃瓢的话不假。毕竟不吃不喝的耗下去,就算魂魄回来了,这人没准早就饿死了。

        佛子微笑道:“不用碰,只需让那锡杖在响一次。”

        佛子却是要比两位罗汉佛性高出许多,当他看见三人时,便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陆一平想了想说道:“你若救人不成反而害了人,别说我拿你去官府。和尚你可得想好了。”

        陆一平没有从和尚眼睛中,看到哪怕一丝迟疑,这才让开身子,不过却未曾走远。

        佛子上前笑道:“师兄,借锡杖一用。”

        堪达法罗汉将法杖递给佛子,随后绕到千面魔君身后。一旁的安住法罗汉也横移几步,将千面魔君所有退路封死。

        若是两天前撞见,佛子并无信心毫发不伤下救下三人,如今却有十足把握。

        佛骨舍利,那是圣人遗物,其中的威能若非被三人消磨的差不多了,佛子也不敢轻易动手。

        只见佛子持杖来到三人身旁,却并未急着救人,而是好奇的打量起李太平二人。

        这一男一女,看来很有佛根,否则早被佛骨舍利度化了。

        当佛子看慕品山时,一旁的陆一平死死盯着和尚那双眸子。哪怕和尚露出一丝欲望,他也要出手阻止。

        陆一平只看到一双深邃的,没有一丝波澜的眸子,甚至他觉得那双眼睛好像不是人的,因为他没看到属于人的七情六欲。

        佛子微笑着,轻轻一振手中锡杖,便见那十二锡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之声。

        那声音,仿佛高山流水,潺潺而下,清甜甘冽回味无穷……

        小世界中,李太平和慕品山,盘膝而坐,双掌紧贴。在降魔金刚梵音阵阵之下,以刀魔双修功法,苦苦支撑。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对于李太平二人来说,外边仅仅过去两天,他们二人却像过去一辈子那么长。

        二人被困佛骨舍利佛性之中,虽说度日如年,却非一无所获。顶着随时能将魂魄碾碎的压力,修习功法,可谓一日千里,大有裨益。

        修心,修身,修性。

        修心,一切唯心造。修身,立命之根本。

        这次磨难,二人所获最多的便是,修性。

        慕品山的烈火性子,在梵音中被一点点磨去,再难见烟火。

        李太平圆滑的性子,在梵音面前,便如同火上浇油,所以他得变简单。做事要直中取,莫要曲中求。

        修心,修身,修性。没有一样能一蹴而就,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方可大成。

        其实修佛,修道,最后都将殊途同归,直指天道。

        二人梵音在耳,便如古佛青灯在旁,成那山中寺庙,礼佛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