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众叛亲离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众叛亲离

        一大早西坪镇就热闹起来,醒了酒的府兵,听说昨日夜里小镇来了好些俊俏小娘,便自发跑来偷看。

        陆家那些练武的小娘有多好看,这个见仁见智,不过若是都说好看,想来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肤白貌美大长腿,微微一笑,那眼神能把人的魂都勾走。若不是那小娘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任谁见了都要以为,是哪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

        慕品山一大早换了这身衣衫,便是专门为曲四平准备的。

        偷袭虽说不光彩,用来对付曲四平那种人却也不用在意。不过李太平觉着,此事虽可行,却还是有有些冒险了。

        “九妹啊,咱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要不,再考虑考虑。”

        慕品山紧了紧粗布麻衣下的腰间软剑,冷声道:“上次新娘子都扮上了,结果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这次说什么都没用,我要亲手拿了那恶人。”

        慕品山别看平日里冷冰冰的,若是相处久了,便会发现,她是那种外冷内热的性子。

        李太平了解慕品山,晓得这次怕是说破天也无用。只好叹了口气,打起精神当他的大头兵了。

        伍真来到院中,见到换上女装的慕品山,不由得眼前一亮,上前试探道。

        “可是慕兄。”

        慕品山扭过身,也不去搭理伍真,一旁的李太平却微微点头。

        伍真摇头笑道:“可惜,实在是可惜。”

        慕品山忽地转回身,柳眉微皱:“可惜什么。”

        “慕兄若是女儿身,怕是天下男子皆要拜倒在石榴裙下。”

        伍真并不晓得慕品山真实身份,不然绝不敢胡言乱语。

        一旁陆一平却是知道的,见慕品山脸色不悦,忙打岔道:“这都快晌午了,算算时间曲四平也该到了。不会不来了吧。”

        伍真眼珠一顺不顺盯着慕品山看,随口说道:“曲四平要是知晓,我给他带了个大美人,早长翅膀飞来了。”

        “一平,等曲四平到了,想办法让慕兄露个脸。相信我,那老狗只要看上一眼,定然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到时慕兄就给他来个断子绝孙……不,我是说趁其不备,直接毙了他。”

        李太平看着伍真,心想这得多大恨意,不说擒只说杀……

        曲四平其实已经到了小镇之外,只不过离开上洛郡后,曲四平就像变了个人,处处小心谨慎,唯恐路不平崴了脚。

        金钱宗的人进了小镇,见到那些勾肩搭背,吊儿郎当的府兵,却也并未在意。

        郡县府兵在金钱宗门徒眼里,不过是一群废物。让他们欺压弱小一个顶俩,让他们上阵杀敌动刀子,就成了没有卵蛋的怂货。

        数名恶汉围着小镇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住有女红的小院,探着头往里边张望。

        府兵提着横刀上前,冷声呵斥。

        “尔等何人,报上名来。”

        其中一名恶汉,板着脸上前抱拳道:“在下金钱宗伍凯,特来拜见陆少爷,劳烦大人通报一声。”

        众恶汉见护卫点头离去,其中一人上前低语道:“凯哥,干嘛那么客气,直接进去不就完了。”

        伍凯扭过头,脸色阴沉的说道:“曲四平这次出行为什么带上我,又为什么让我来探路,难道你就没想过。”

        “我这一路,低眉顺木,言行谨慎,为的又是什么。你那狗脑子,就不能动一动,不然早晚被你害死。”

        “记住了,他想我死,等着我犯错。”

        那恶汉羞愧的低下头,躬身道:“凯哥,小弟错了。”

        伍凯摇了摇头,微微一叹。

        伍凯是伍德仁大儿子,在金钱宗修为仅次于曲四平。为了不被曲四平下黑手,伍凯甚至昧着良心为曲四平正名,说这个叔父绝对不会加害他的父亲。

        其实在伍凯心里,早已恨死了曲四平,当然还有那个孽种弟弟。只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想报仇,想夺回金钱宗,需要忍,不然他伍凯也会死在曲四平手里。

        不多时,伍真和一个年轻郎君大步迎了出来。

        只见伍真笑道:“大哥辛苦了。对了,叔父呢。”

        伍凯看着同母异父的弟弟,心里别提多恶心了,脸上却带着笑说道。

        “叔父在镇外,说怕宗门那些个横踢马槽的家伙,吓到小镇居民,就不进来了。”

        伍真点头道:“叔父所思所虑周全,那咱们就别让叔父久等了。”

        说着,还特意看了一眼陆一平。

        只见陆一平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小子这就带上小娘,到镇外见过叔父……”

        小镇五里外官道上,曲四平带着百名宗门高手,眼巴巴的望着三辆马车,几十名骑兵缓缓到来。

        伍真和陆一平高头大马当先而行,在距离金钱宗还有百步时,陆一平命令骑兵下马。

        五十步后,陆一平和伍真也下了马,直到步行至曲四平身前十步,才叫停了马车。

        陆一平抢上几步,行礼道:“小侄见过曲叔。”

        曲四平望了一眼伍真,见伍真点头,这才上前扶起陆一平,同时笑道。

        “陆贤侄果然一表人才,无怪真儿时常念叨,大乾天下将来定有陆家小少爷一席之地。”

        客套话谁都爱听,双方那股子亲切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人是亲叔侄关系呢。

        客套过后,自然便要说到正事。只见陆一平再次行礼道:“叔父仁义,有好事也不忘了老百姓。我代陆家,代淅阳郡百姓谢过叔父恩情。”

        说着,回头招手道:“还不让小娘下车,谢过恩人。”

        曲四平笑道:“贤侄不必如此,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都是我金钱宗应该做的。”

        女红小娘鱼贯而出,款步来到曲四平面前,整齐划一的行礼。口中还要念着金钱宗曲爷高义。

        曲四平笑得开心,看得舒心,那双手有些激动的一一扶起年轻小娘……

        “都是应该做的,快快请起……”

        开心是藏不住的,特别是扶起慕品山那一刻,曲四平猛地一颤,仿佛被眼前女子一把揪住心窝。

        惊艳,心动,心痛……

        曲四平笑脸慢慢淡去,低下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美人如玉手掌贴在心口。

        毫无防备接宗师一掌,除非他曲四平是宗师之上,所以重伤是不可避免的。

        曲四平大叫一声,刚要后退,却被一把剑架在脖子上。

        “你动,会死。他们动,你一样要死。”

        曲四平脉门被慕品山扣住,脖子上架着李太平的长剑。他费力的扭头看向伍真,眼中闪过不解,愤怒,悔恨,最后归于平静。

        “为什么。”

        伍凯眉头深皱,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一众金钱帮高手,则投鼠忌器,不敢有丝毫异动。

        陆一平则射出响箭,炸开漫天烟花……

        伍真没有去看曲四平,甚至对那句话都懒得回应一声。只是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众金钱帮门徒面前。

        “你们是曲四平的心腹,按理说我没必要多说什么。可我忍不住还是要说。”

        “不怕你们笑话,我的身份你们也都晓得。可我依旧活得提心吊胆,活得谨小慎微,活得行尸走肉。我活得好累。”

        “我不想莫名其妙被丢进油锅,不想被削成人棍,更不想吞银吞金……”

        “你们呢。”

        杀人诛心。伍真不但要杀曲四平,还要搞臭他,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让他永不入轮回。

        伍真的话,让曲四平心腹门徒,心乱了,犹豫了。

        伍凯怔怔的看着伍真,他一万个没想到,伍真竟然也如此恨那个人。他不相信这是一场戏,为了对付他伍凯,犯不着费这么大劲儿。

        杀曲四平的机会终于被他等到了,只见其上前吼道。

        “我们想活,想活得像个人。所以曲四平要死,只有他死了,众位兄弟才不用担心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伍凯的话,让那些金钱宗门徒低下了头,不再敢去看曲四平。

        众叛亲离。

        曲四平仰天大笑……

        伍凯要杀他,他不在意。门徒叛变,他也不在意。可他在意,亲儿子要置他于死地。

        “我是你亲爹,你想杀我,那你杀好了。我想看儿子弄死老子,我想看到一个比我还要狠毒的人……”

        “闭嘴。”

        伍真转头怒吼。

        只见其眼中满是杀意,口中冷笑道:“我姓伍,名真。我只有一个爹,他叫伍德仁。而你,不过是一头畜生。”

        “宰杀一头畜生,我怕脏了手。你会死,会被大乾律法审判。我会亲眼看着你,看着你咽下最后一口气……”

        李太平冷声道:“你该死,不过不是现在。得让上洛郡百姓一人一口吐沫淹死你,方能平民恨,方能正法典。”

        说着,长剑挑刺,曲四平四肢经脉肌腱尽数被李太平挑断,瘫倒在地。

        官道密林中忽然有风而来,下一刻官路上多出七道身影。

        黑衣,面具,身形高矮不一,男女莫辨。

        七道身影来到众人不远处,其中一人步出,随口冷笑道。

        “蠢货,以为只要够狠,天下人便会怕你,便会服你。你这样的人,现在才死,老天爷可真是瞎了眼。”

        曲四平实在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要杀他,不由蠕动着身子,费力抬头望去……

        那蒙面人望着如死狗般的曲四平,忽然开口笑道。

        “别误会,我们不是来杀你的,当然也不是来救你的。我们是来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