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崔家雌虎

第一百五十一章 崔家雌虎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江湖上把恩怨情仇,看得很重。

        这不,广陵崔氏便来了位专门送人情的。

        刘鑫不是一个人拜访崔家的,他还带着外事堂堂主端木万象,端木万象还带着一架马车,马车上则装满了礼物。

        马车上的礼物虽多,却不够重,因为最重的礼物,此时揣在刘鑫怀中。

        长寿们和崔家结盟多年,东方慕白想要什么,其实太叔无疆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不过老东西一直在装糊涂,就等着东方慕白开口,好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

        现在太叔无疆绷不住了,天下城已经开始蚕食长寿们地盘,他只能把东方慕白想要的摆在人家面前。

        太叔无疆也没办法,之前双方约定制约拓跋迥,可是没说联手对抗天下城。人家东方慕白到时若是不肯帮忙,他太叔无疆也挑不出理来。

        长寿们和崔家不一样,崔家生意满天下,地盘却只有广陵那一块。长寿们信徒数十万上百万,地盘横跨数个郡县,怎能不惹人眼馋。

        太叔无疆要把天下城伸过来的爪子剁掉,就得直面圣人。可光他一个人,心里着实没底,得拽上一个才敢死磕。

        他敢拿命跟老东西拼,因为他也土埋大半截了,若是能拉着城主一起下地府,倒是一件美事。

        可有个关键问题,万一要是没能带城主一起走,祖宗留下的基业可就灰飞烟灭了。

        拉上东方慕白,一是带走城主的几率将大大提高。

        二是,就算带不走,有东方慕白在,也不会轻易让城主吃下长寿门。

        还有更重要一点,东方慕白年轻啊,年轻就是资本。万一哪天突破桎梏,成那世间圣人,保下长寿门却也能做得到。

        竹林小筑,刘鑫在崔家大总管的引领下,见到了崔家家主。

        崔白年过半百,却依旧文雅俊朗,微笑时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说笑间,刘鑫打量着崔白,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个普通人,能够俘获南海剑宗圣女之心了。

        崔白身上有一股亲切感,是那种第一次见便仿佛多年挚友的感觉。

        怎么说呢,这就像大乾朝的皇帝,天然便有一股威压,让人不得不低头。

        崔白这种平易近人的亲切感,便是与生俱来的。

        崔白好归好,终归不是刘鑫这次想见的人。可聊了半个时辰,却也不见正主出来。

        崔白是崔家家主,按理说只要崔白拍板的事,基本也就成了。可这次不一样,见不到崔家那头母老虎,高来高去的那些事,说了也是白说。

        普通人如何能理解宗师之上的世界,何况崔白只是一个商人。

        崔白却是不懂云端之上那些事,可他懂人情世故,懂趋吉避凶,懂货物贵贱。

        瓷瓶虽小,却装着压垮凡人的大山。

        不用刘鑫说,崔白也晓得,瓷瓶里装的是什么。

        刘鑫双手托着瓷瓶,崔白却不收不拒,倒是让刘鑫很是尬尴。

        长寿丸续命的宝贝,对普通人来说,等同仙丹。可越是如此贵重,崔白越不敢做主。

        谁都想多活几十年,崔白也不例外。若是拿真金白银去换,多花些银钱崔白也是乐意的。可若拿夫人的人情去换,崔白就不乐意了。

        刘鑫伸出去的双手,这阵子收也不是,端着也不是,老头子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

        还好一缕微风,一身白衣,一张绝美脸庞,出现在刘鑫面前,接了他手中之物。

        “夫君,这可是求也求不来的灵丹妙药,且得收了。”

        东方慕白将瓷瓶塞到夫君手中,这才转身笑看着刘鑫说道。

        “多少年没见了,可是一点也没变老。”

        刘鑫微笑着打量东方慕白,摇头叹道:“圣女依旧如昨日所见,风华正茂,国色天香,小老儿不如也。”

        东方慕白笑道:“知道师兄的嘴抹了蜜,开口便要甜死人。师兄千里迢迢而来,若只为了送蜜,慕白可是不敢收的。”

        刘鑫第一次见东方慕白,还是冷冰冰不苟言笑的小娘子,如今再见却也笑里藏刀,不好好说话了。

        江湖送了东方慕白广陵白剑的雅号,同时也送了一个俗称。而那个俗称,才是最贴近东方慕白的。

        崔家雌虎。

        母老虎不好惹,跟她打交道,还是要多几个心眼的。

        太叔无疆派刘鑫来,正因为师弟一百来岁没白活,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

        只见刘鑫笑道:“我和师兄好些年没见圣女,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不,师兄特地留了一颗长寿丸,说什么也要让我亲自送来……”

        东方慕白微笑看着刘鑫在那演戏,却也不点破,直到刘鑫谈到天下城,这才接了话。

        “厉抗天想要抢地盘,这个我早就知晓。这不,前些日子还见了聂三礼来着。”

        刘鑫心里一颤,忙道:“圣女答应他了。”

        东方慕白微微一笑,也不言语,只是摆弄起眼前的茶具。

        刘鑫见状,心里更是没底,有些焦急的说道:“慕白啊,咱两家的交情,可不是聂三礼几句话就能比的。当年我和师兄为了你的婚事,可是和南海剑宗闹了个半红脸。”

        东方慕白只是微笑着点头,表示记得曾经那些过往,可就是不肯开口说话。

        刘鑫见打感情牌,似乎效果不明显,那就只好谈点更实际的。

        “慕白啊,这次来师兄不但让我带来长寿丸,还打算让崔家帮着代卖宗门圣药。”

        东方慕白给刘鑫倒了茶,这才抬起头来,笑着说道:“什么代卖不代卖的,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刘鑫心里苦啊,这女人嫁入崔家,可是越来越不像江湖中人了,倒是如那斤斤计较的商人一般,越发不好对付了。

        刘鑫的广陵崔家之行,最终结果是好的,是成功的。只不过,为了这个结果,长寿门牺牲了很多。

        崔家早就想从长寿门药丸上分走一杯羹,这些年太叔无疆一直没松口。这次却被崔家雌虎逮到机会,狠狠的咬上一口,若说刘鑫不痛是不可能的。

        刘鑫达成目的后,半日也不敢多留,他实在是怕了那张绝美脸颊。

        送走刘鑫,崔白望着夫人叹道:“多年情分,这又是何苦,咱家也不缺钱。”

        东方慕白瞪了一眼自家男人,笑骂道:“崔家怎么就不缺银子了,咱儿子若是把画扇上一半的女娶进门,怕是一座金山都不够。”

        崔白摇了摇头,说道:“画中女子不少,可我也没见他领回来一个。”

        东方慕白瞥了一眼,冷声道:“你懂什么,咱儿子这叫广撒网,说不准多捞上几条呢。”

        “还有,咱们两口子以后出海,可就不回来了。不得多给咱儿子,攒些家业……”

        为儿孙铺路,为子孙后代谋福,想他们安康富足,想他们平平安安,这是每一位做长辈心心念的事。

        大兴城,赵家。赵老爷子,拉住唯一的儿子,唠唠叨叨个没完。

        “要么这次别去了,南边的拓跋迥可是要比异族人还凶。儿啊,听爹的话,咱家不缺儿媳妇了,多长公主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赵十全摇头不语,老头子很是无奈的说道:“你长大了,翅膀硬了,爹拦不住你。你想去也行,家里九美都在,今晚先入洞房,等你回来,爹再给你补办婚事。”

        老头子的意思已经很直白了,你要折腾随你,不过得先给赵家留下血脉子嗣。

        赵十全口头答应了,结果一转身,人就翻墙而出跑的没了踪影。

        赵老爷子大怒,可就像他说的一样。儿子大了管不了了,他这个当爹的除了能骂两句,还能怎样。

        赵十全和长公主一起南下,而澹台紫衣则陪着爷爷,揪着澹台修耳朵,上了马车。

        拓跋迥大动干戈,影响到很多人。崔明道怕老娘压不住火气,便也打算回家。

        李家大宅,崔明道和白云上收拾妥当,先是跟两位高人拜别,这才被众人送出门。

        秋冬眼泪汪汪拉着崔家大公子衣角,依依不舍的说道:“欠俺家的饭钱啥时给啊。你这一走,不会赖着不还了吧。要不,跟大掌柜知会一声,俺先去把之前的账结清了。”

        崔明道脸色数变,望着秋冬手腕上翠绿镯子,抬头苦笑道:“秋冬,你知道吗……”

        秋冬疑惑道:“知道什么。”

        “你比你家老爷还黑。”

        秋冬翻看着手心手背,又摸了摸脸蛋,说道:“不应该啊,隔壁侯夫人都夸俺白来着。”

        崔明道很无语,他不打算再跟这个没良心的扯上关系了。只见其,望着剑西来和陈不问,抱拳行礼道。

        “有时间去广陵做客,也好瞧一瞧南北不同之美。”

        说着又拍了拍玉满楼单薄的肩膀,打气道:“为兄相信你必然考中书院。到了书院,银钱方面不要有顾虑,缺多少就到崔家铺子里拿……”

        崔明道和白云上走了,秋冬其实心里很不好受,可还没等秋冬从感伤中恢复过来,剑西来和陈不问也踏上了归途。

        李家吃白食的多,秋冬花银子心疼,可人一但走了,却又空落落的。

        李家婢女现在心情不美丽,李家老爷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