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合谋

第一百五十章 合谋

        小酒馆,酒宴散了。

        伍真回了客栈,李太平和慕品山却跟着陆一平去了陆家。

        李太平这顿酒没白吃,不但结识陆一平,更有改过自新的县令大人献计献策。

        见到陆峥后,寥寥数语李太平算是晓得了,陆家人有多方正,多守规矩。

        阴谋诡计,弄虚作假,这种事情陆家不在行。还好已经有了计策,不然这一趟怕是要白跑了。

        只见陆峥皱眉道:“以行善为名,搜罗纯阴之体倒是能做。可行善的银钱,二位可有准备妥当。”

        李太平忙道:“陆大人放心,做戏要做全套,该花的银钱,定然不会少了分毫。”

        陆峥抬头看着李太平,疑惑道:“淅阳郡虽不大,办这件事怕也得要数千两白银,京兆府能拿得出来?”

        李太平苦笑道:“京兆府没闲钱,这钱只能本官自掏腰包了。”

        陆峥对这位李家大郎,多少还是有些了解,毕竟李太平在大兴城闹腾的可是不轻。

        “世人大多假公济私,李大人却不惜损己也要为民除害,本官却要为百姓,谢李大人高义。”

        说着竟然起身,就要行大礼。

        李太平哪能让陆峥拜下去,忙一把扶住,红着脸说道:“官乃一家之主,为家里人做事,何谈高义。陆大人折煞下官了。”

        陆峥正身看着李太平,忽然大笑道:“家天下。李大人把天下当成家,把百姓当兄弟姐妹。大乾的官,若是都像李大人一样,何愁天下不太平,万民不安居。”

        李太平可不敢接了陆大人的赞美,只见其羞愧的说道

        “下官没想那么多。只是见恶人不除,见混蛋不打,见困苦而不搭救,便睡不好,吃不香。”

        陆峥笑道:“太平果然真性情,陆某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除去曲四平为民除害,我陆峥没二话,只要太平小兄弟有需要,无论物还是兵,皆可调得。”

        出兵上洛郡李太平不敢想,不过把曲四平引到淅阳郡,出兵围杀倒是可行的。

        有了陆家人鼎力支持,李太平心里算是有了底。

        见过陆家老三,老大当然也要见上一见。

        陆家人守规矩,讲礼法,因为陆家家主便是这样的人。一个大家族家风会是什么样,看家主便可一清二楚。

        陆坤六十多岁的人,有些偏瘦,精神状态还不错,说话聊天有板有眼的。

        只见其,笑看着李太平说道:“小朋友这些年做的那些事,老夫也有耳闻。年轻人那股子不服输的心气,要保持住,不能断了。”

        “做人做事,言行合一,且不能被这浊世蒙了心,忘了练武的初心……”

        老人家爱说教,这是没拿他李太平当外人。这一点李太平晓得,所以李太平以晚辈见礼,聆听教诲。

        陆坤说过李太平,又望向慕品山,点了点头道:“这多好,不见倾城,只见不凡。省了麻烦,也少了烦恼。”

        “一平,能跟二位人中之杰交朋友,是他的福气,运道,也是他为人谦恭带来的。”

        “以后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本事大的多担着点,本事不大的也莫要妄自菲薄,且多为百姓做些实事。”

        陆坤没有提曲四平的事,只是展现出一个长辈该有的样子,其实这更显得陆家没把两小当外人。

        李太平和慕品山拜别陆坤,却并未离开陆家,而是安心在陆家住下了。

        至于二人身份,对外对内,也只是说小少爷的朋友,并未提及姓名。

        李太平这两年名号渐响,江湖和官场,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若是传出风去,怕是曲四平也要掂量掂量,为啥伍真刚到淅阳郡,那姓李便恰巧出现。

        世间巧合,往往是无数个必然堆积而成。曲四平手上沾满了血,不小心些,说不定哪次就让人给埋了。

        次日一大早,陆峥颁布了一件好消息。上洛郡金钱宗,为民谋福,出五千两白银在淅阳郡建刺绣坊,挑选女红出色的小娘。只要年满十六岁到二十岁,将生辰八字报给当地官府,便有机会被选中。

        要知道漫川关镇的水路码头,可是商贾云集之地,若是真能靠手艺吃饭,哪个女子愿意风吹日晒地理刨食。

        此消息一出,倒是引起不小轰动。各家但有女红出色的小娘,便会报到里正处,再由里正汇总后报到县衙。

        折腾数天,却也有千人合乎要求。这一千多份生辰八字,在陆家账房先生努力下,不过一天时间便挑选出近百名年轻女子。

        可莫要以为,千人中便能出百名纯阴之体,若是纯阴之体如此多,曲四平也犯不着派伍真到淅阳郡搜罗人了。

        千人出三人,这已经是伍真运气好了,若是运气差点,一名也没有那也是很正常的。

        这些小娘将分作五个批次,送往上洛郡学习女红。其实也就一个批次,毕竟曲四平要的是纯阴之体,可不是找人干活来了。

        消息传回上洛郡,曲四平很是欣喜,久违的笑脸,又出现在脸上。可是让一众宗门弟子,松了一口气。

        提心吊胆的日子谁也不喜欢,虽然金钱宗的弟子凶煞,可在自家门主面前,他们却比小白兔还要乖巧。

        把“乖巧”二字用在金钱宗那些恶汉身上,可见曲四平积威之深,已经渗透门人骨子里了。

        曲四平面露喜色,迫不及待拽上近百门人,夸上高头大马,直奔两郡交界……

        曲四平亲自去迎,那是因为伍真的一封信。

        “借用淅阳郡府兵护送小娘,不好跨过两郡交界,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三名小娘,水嫩俊俏,为保万一,还请叔父大人派人来接……”

        伍真派人送出信笺,便带着二十名小娘上了官府准备的马车。

        二十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当街上车,老百姓看得真切,金钱宗的眼线自然也瞧得清楚。

        五十骑,这是淅阳郡东拼西凑出来的骑兵。也是这次护卫小娘一路安全的全部力量。

        五十骑有一半并非府兵,而是陆家高手扮的。李太平和慕品山也换了甲胄,藏在骑兵之中。

        四名宗师,外加几十名高手,李太平相信,只要曲四平肯来,定然叫他有来无回……

        西坪镇地处伏牛山和秦岭交汇处,因地势平坦得名。小镇不大,百十户人家,却驻扎了淅阳郡两队府兵。

        两郡交界,挨着秦岭和伏牛山,不多派点人守着,怕是山里的盗匪就敢掳了小镇百姓上山。

        昨日西坪镇又来了两队府兵,说是要提前换防。同时给之前驻扎在此的兄弟们放两天假,所以这两日,小镇格外热闹。

        特别是小镇里唯一的酒铺,可是赚了好些银钱。

        府兵们在西坪镇驻扎久了,跟老百姓大都相熟。往往三五个人,买了酒便寻那相熟的人家,给些银钱,弄些吃食,同主人畅饮一番。

        也有府兵馋酒,又不想花银子,便拿了剿匪所获,跟老百姓以物易物。

        当护送小娘车队到达小镇时,天色已然渐晚。两队府兵刚刚喝得不省人事,小镇倒也不显得那么吵闹。

        陆一平找到小镇里正,把小娘安置农户家中,其他人就地安营扎寨,等候金钱宗的到来。

        夜里,李太平和伍真等人聚到一起。

        只见陆一平信心十足的说道:“四百府兵,外加五十骑,只要曲四平明日敢来,定叫他插翅难飞。”

        李太平却望着伍真担心的说道:“曲四平若是不来,咱们可就一拳打空了。到时便要进退两难。”

        伍真其实也有些心里发慌,好在是他对曲四平足够了解。相信数月没有纯阴之体滋润的曲四平,定然忍不住,会亲自前来。

        曲四平那点秘密伍真知晓的一清二楚,知道他不但拿纯阴之体练功,还沉迷男女那点事且不可自拔。

        “相信我,他必然会来。不过此人在上洛郡狂妄嚣张,出了上洛郡却变得谨慎胆小。定然会带上大批高手,且要小心应对。”

        李太平点头道:“曲四平若来,便由我和慕弟负责擒杀。诸位保护好女红小娘,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不然咱们可就成了罪人啦。”

        陆一平笑道:“偷梁换柱,这是小酒馆老板教我的。女红小娘早就被我掉了包,现在的小娘是我陆家培养的武士。”

        李太平和伍真未曾想到,陆一平竟然藏了一手,不由同时朝其竖起大拇子。

        只见陆一平苦笑道:“陆家名声得来不易,若是坏在我手里,我陆一平就算以死谢罪,也无颜见列祖列宗。”

        “这一次,咱们不可有失,不然以曲四平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淅阳郡怕是永无宁日了。”

        伍真心里清楚,陆家这次是冒着大风险的。毕竟金钱宗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江湖宗门,其触手早已伸到官府,农商各行。报复起来,花样可是多的很。

        “贤弟,都是为兄拖累陆家了。”

        陆一平摇头道:“大哥这话不对。陆家会出手帮忙,非因你我情意,而是曲四平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陆家不过做了应该做的事。”

        陆一平虽然如此说,伍真却晓得,他欠下的人情债,是要用一辈子来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