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天灾人反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天灾人反

        汝阴西湖,水天一色。

        美人湖畔练剑,偶有旅人望之,不由心中感叹。景美,人更美,此行不虚也。

        湖畔,一方石碑,一根齐眉棍,一声冷笑。

        开平二十六年,无量剑宗洪知名,以一式无量四行,斩黑云,开光明……

        “砰!”

        精铁打造的齐眉棍,狠狠砸在石碑之上,将那石碑砸去一角。

        “窝囊废也配留名于世。今日砸碑,明日掘坟。我温如玉说的。”

        那一声巨响本就引起秋水剑宗弟子注意,此时听那人诳语,再看石碑,不由人人愤怒,提剑来围。

        温如玉见目的达成,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可是没了刚才的嚣张跋扈……

        数个时辰后,汝阴县来了位衣衫破烂,灰头土脸的家伙。

        此人手里拿着一根弯曲变形的齐眉铁棍,进城便嚷嚷。

        “五剑盟那群宵小之辈,竟然不讲江湖道义,围杀我温如玉……”

        汝阴乃军事重镇,江南之咽喉,这里驻扎着五剑宗五千门徒。

        温如玉这一嗓子捅了马蜂窝,怎么狼狈进城的,便怎么狼狈跑出城的。若是慢上半步,温书生,便要成那死书生了。

        拓跋迥义子温如玉,差点在汝阴郡被五剑盟打杀的消息,很快在南边传开。

        没多久,江宁城拓跋家传出话。表示要新账老账一起算,踏平了五剑盟。

        拓跋迥向来说到做到。午后江宁城箭塔下,一队又一队武装到牙齿的士卒,朝汝阴郡方向而去。

        拓跋家两万虎贲,由叶方山亲自挂帅,征讨五剑盟。

        此消息一出,朝野震动,天下皆惊。

        北有悬瓠,南有汝阴。五剑盟横在南北之间,卡着咽喉要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拓跋迥发动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如果说只是为了一个义子,一场去年的败仗,是没人会信的。

        裴延亭虽是文官,可这么大个事,若是不跑趟皇城,求个心安,也是睡不着觉的。

        当他赶到紫宸殿,正瞧见彭庚切,侯文远,澹台紫衣等人也在。

        弘道帝笑望着满头大汗的裴延亭,说道:“快给裴公搬把椅子来。”

        “老臣心忧国事,岂能坐得下。诸位都在,可有良策。要不要先捉了拓跋平川。”

        弘道帝笑道:“不可如此,拓跋迥又不是举旗造反。”

        彭庚切皱眉冷声道:“沿途郡县皆以成了拓跋家的运粮道,这还不是造反,如何才算造反。”

        侯文远点头道:“拿下五剑盟,可北上,可据守,想反则反。到时可就全看拓跋迥心意了。”

        裴延亭忙附和道:“拓跋迥狼子野心,不如抓了拓跋平川,刀架脖子上,我看拓跋迥还敢动。”

        弘道帝依旧微笑着,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拓跋迥寻私仇开战,便是找不到光明正大造反的理由。朕若抓了他的儿子,岂非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理由。”

        裴延亭刚想开口说,那是他亲儿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知道,江山面前,儿子也好,爹也罢,可是没那么重要。

        一旁的彭老将军,可是不会像裴延亭有话不说憋着。只见其,怒眉冷声道:“圣上为了不给拓跋迥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就看着他吃下五剑盟,夺了咽喉要地。”

        弘道帝笑道:“老将军莫要激动,今天把紫衣和鸾儿找来,便是为了此事。”

        “朝廷不好发兵,江湖上的朋友却可以帮一把不是。五剑盟门人弟子过万,再有江湖同道相助,想来把拓跋迥挡在汝阴之外,是不成问题的。”

        澹台紫衣一直安静听着,直到此时,才躬身行礼,轻声低语道:“江湖人不懂军事,怕是守不住的。”

        长公主点头道:“紫衣说的在理,晋阳一战,若非彭老将军指挥得当,江湖武者的作用便要大打折扣。”

        弘道帝笑道:“这一点朕早就考虑过。咱们明着不好发兵,暗地里却可以挑一些军中将领,坐镇五剑盟的。”

        彭老将军刚要开口,便见弘道帝摇头道:“老将军可不行,您一个人便是千军万马,这和发兵有何区别。”

        随后弘道帝起身说道:“昨日夜里想到几个人,朕觉得倒还蛮适合的,想听听诸位意见……”

        造反是个技术活,技术不好的,若要硬来,是没啥好下场的。

        拓跋迥知道其中利害,这些年每一步走的都很稳,便是不想当出头鸟。

        有些人不一样,要技术没技术,要声望没声望,要钱才那更是没有。却非要揭竿而起,反了朝廷。

        造反那是会掉脑袋的,可不反就得先饿死。反不反的也就肚子做了决定,没脑袋啥事了。

        开平二十七年。襄阳、竟陵、夷陵三郡,闹了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就像旋风扫落叶一样,所过之处,啥也不剩。

        米价暴涨。斗米涨到三万钱,百姓没吃的,不反就只能等死。

        三郡郡守不但不开仓放粮救灾,还命督卫关了城门,唯恐饥民冲进城中闹事。

        当官不作为,老百姓也就没啥好忍的了。为了不饿死,百姓便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反了。

        帝无道,降天灾……

        人心不抗蛊惑,何况饿红眼的老百姓。

        义军在三郡很快壮大,竟不下十万众。攻城略地,开仓放粮,动静闹得比拓跋家还大。

        奏报来得很快,紫宸殿中,圣上刚刚跟众位大人商量妥如何对付拓跋家,便听闻此事,不由胸中怒火熊熊。

        “砰!”

        弘道帝掌击条案,愤然起身。

        “尸位素餐,尸位素餐。风天养何在,去把那三个畜生的脑袋给我砍了。”

        半响无人回答,弘道帝这才想起来,风天养已经去十二卫上任了。

        弘道帝脸色一沉,冷声道:“朕命风天养为讨贼大将军,即刻发兵平息叛乱。侯文远,你们几位尚书研究一下,莫短缺了风天养的粮草军饷。”

        彭庚切皱眉道:“风天养并无率军作战经验,臣觉得让他当个副将稳妥一些。”

        弘道帝摇头道:“玉不琢不成器,那小子也该打磨打磨了。”

        见彭庚切眉头不展,弘道帝笑道:“彭老将军倒是无需担心,毕竟只是一些泥腿子,见了血自然鸟兽散。”

        弘道帝要派自己的心腹爱将平乱,众人倒是不好过多干涉,毕竟就像圣上说的。一群泥腿子而已,还能翻了天。

        泥腿子翻不了天,可若是背后有人帮衬那就不好说了。

        三郡里带头造反的可不是草莽出身的盗匪,而是当地颇有名望之人。

        襄阳郡,项家庄。项良山年过五十,披甲在身,风姿依旧不减当年。

        高大英俊,面上无须,岁月更未留下点滴痕迹。这张脸哪个女人见了,怕是都要多看上两眼。

        项良山江湖漂泊十几年,赚了名声和银钱后,回到老家大搞善行义举。襄阳郡百姓,都称其项九鼎。

        项良山能有此名号,皆因只要他答应的事,就没有办不到的。可谓一言九鼎。

        这次襄阳郡闹蝗灾,项九鼎收治大量饥民,直到项家村也无粮可食,无奈才带着饥民抢了县镇粮仓。

        有了粮饥民便越聚越多,粮也就不够用了。那么只能再抢,一来二去,项九鼎竟成了饥民心中救世主。

        项九鼎的名声本就响亮,这下好了,慕名而来的饥民更多了。

        造反,项九鼎想没想过,不得而知,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反与不反都是要掉脑袋的。

        项九鼎本就是混江湖的出身,干脆来了个一不做二不休,扯了大旗造起反来。

        项九鼎这边举旗造反,竟陵和夷陵也跟着有人举了义旗。

        左江河,竟陵人士。右青山,夷陵人士。二人乃世交,本无心造反,可世事无常,却也不得不反,因为他们跟项九鼎干了一样的事。

        二人名声没有项九鼎响亮,商量一番后,决定带着义军投了姓项的。

        三方人马虽是乌合之众,却也有十万数。

        十万人中,总有不甘平凡或者说能力出众却郁郁不得志的。

        一名白面中年书生,走到三位头领面前,毛遂自荐成了义军中的智囊。

        乐河山,人称神算子。此人也却对得起这个名号,加入义军后,便定下先夺襄阳作为根基的战略。

        襄阳,说是天下第一城,却有些过了。但铁打的襄阳,这话可不是吹出来的。

        城墙高三丈,城开六门,护城河最宽处不下二百步。

        襄阳汉时便有的大城,人口数十万。这样的城,一旦落入义军手中,别说风天养的两万精锐,就算大乾再出二十万,没个一年半载也别想打下来。

        弘道帝不懂军事,彭庚切懂,齐王也懂。所以二人是同时来到风天养大帐。目的只有一个,一定要在乱匪攻下襄阳前,以野战击溃。

        一群泥腿子,装备可怜,又没上过战阵。两万精锐野战,不说全歼,将其击溃还是很轻松的。

        风天养憨傻,可他不是真的傻。老将军和齐王的作战计划,他是全盘接受,没有参杂半点个人想法。

        聪明人总是能听进去他人意见,可有些人自认聪明,却听不进去别人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