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封赏

第一百四十章 封赏

        军中大比结束了,二黑成了大乾军中第一勇士。

        风天养没跟二黑交手,因为他是假疯子,真疯子干的事,他会有选择的干。

        军中争锋收场,可麟德殿的酒宴还在继续。莫说百官无人离开,就是后宫里的那些美娇娘也要拖沓的不肯走。

        无他,红莲妖僧的名头可不是盖的,谁不想近距离瞧上一瞧,甚至说敬上一杯酒,没准还能结个善缘。

        裴延亭作为六部之首,庙堂里有着千年道行的老狐狸,他把敬酒这事拿捏的很到位,或者说把红莲拿捏的死死的。

        “神僧好酒喜热闹,正好过两日李太平和慕品山那小丫头,会来我家做客。神僧不妨也来喝上几杯,好让家里人开开眼,晓得真正有道高僧的样子。”

        说着还朝红莲眨了眨眼:“可别被城郊恩慈寺,那些个假和尚继续忽悠了。”

        红莲在李家大郎那住了有一阵子了,有些事是瞒不过裴延亭的。

        一句话,说到了红莲心坎里。便见妖僧仰头干了一杯,大笑道。

        “去得,去得。”

        一旁的弘道帝很不高兴,孤面子都不要了才把人留下来,你们这群家伙,就跑来捡现成的,实在是太过不要脸了。

        这样的可恶事件,弘道帝不想再看到,不由起身说道:“今日朕见了军中男儿威武,当应重赏,好叫数十万儿郎晓得,只要忠于大乾,朕便舍得高官厚禄。”

        说着,弘道帝一指未能挤进前三的老将军说道。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军中儿郎当学老将军。朕特赏赐永业田千亩……”

        世袭永业田,这可是大赏,老头子以后就算儿孙没一个争气的,恐怕想饿死也是件很难的事情了。

        老将军忙跪地扣头,大感圣上恩德……

        这可羡煞一旁文武百官,要知道今年那场战事,圣上对有功之臣赏赐,也不过如此。

        第四名已经赏了千亩良田,那前三又要如何,百官们都在眼巴巴的等着。

        弘道帝笑道:“李太平今年的官升的太快,以防年轻人傲娇,朕便不升他的官了。至于金银,他傍着崔家的大船,想来也是不缺的……”

        “朕思来想去,便将圣人之剑再多借他些时日,也好让年轻人多干些实事。”

        裴延亭看愣了,而一旁的慕道宗,心里就更不痛快了。

        老不要脸的,这跟没赏赐有啥区别。剑是你家的,哪天要回去,李太平那小子,岂不毛都没捞到一根。

        慕道宗不好出面,毕竟自家孙女住在李太平家,想说李太平不是他孙女婿,怕是都没人信的。

        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丝毫不在乎弘道帝看过来的眼神。

        彭庚切正身行礼道:“圣上不可。持圣人剑,便如圣上亲临。李太平虽勇武过人,却不足以驾驭此剑。还请圣上收回泰阿剑,以免年轻人张狂无度,惹出事端。”

        彭庚切半字未提其它赏赐,只是表达年轻人不好拿着尚方宝剑,请圣上收回。可一旦收回了,不赏些其它的,恐怕说不过去吧。

        天下善守者彭庚切也,以退为进的打法,战场上用得,庙堂里一样用得。

        弘道帝怎能猜不出老头子的心思,只见其笑道:“年轻人嘛,只有肩头扛着一座山,走起路来才能四平八稳。老将军多虑了……”

        东扯西刨和稀泥的本事,弘道帝敢称天下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倒不是说他以帝王身份压人,而是说干了几十年皇帝,可是把这门和稀泥的本事练到家了。

        彭庚切乃军事大家,庙堂上耍泼打滚确实不在行。

        只见老将军面红耳赤,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落了座,便一个劲儿喝闷茶,连弘道帝后来都说了些什么,却也听不进去了。

        搞定彭庚切,倒是没有人在为李太平出头,弘道帝这才笑着说道。

        “风天养对朕忠心耿耿,又是个敢打敢拼的猛将。朕一直觉着,将其留在身边,却有些屈才了。今日风天养于千军万马中杀出,朕很欣慰。”

        “风天养听旨,朕封你为左屯卫大将军……”

        南宫守进十二卫当大将军,没人反对,那是因为人家乃世家出身,本身又是个本事过硬,家喻户晓的人物。

        风天养什么出身,疯刀门满朝文武听都没听说过。出身且不说,就说这人是个二愣子,一根筋,他凭什么当大将军,就凭忠心二字吗。

        裴延亭一个眼神,文官就炸锅了,纷纷进言。武官那边更是无需有人挑头,一个个便已经吵开了……

        红莲见惯了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却是没见过朝堂里的热闹,不由心情大好,这酒也喝得格外开心……

        弘道帝看着文武百官借着酒劲儿在那耍流氓,却也不生气,反而转身陪红莲喝起酒来。

        “让神僧笑话了,朝堂里的事就是这样,大家很难有意见统一的时候。不过也都是为了大乾好,吵两句也是可以理解的。”

        没有弘道帝参加的吵闹是无趣的,大臣们慢慢也就没了精神头。

        弘道帝点了一把火,却不往里添柴,火势自然渐小……

        大臣们吵的没了意思,弘道帝这才起身笑道:“风天养却有不足之处,这一点朕也知道,所以朕也很想看看。完美之人是何样。”

        说着,环视文武百官,目露期待:“在座诸位国之栋梁,可否让朕开开眼。”

        皇帝把话都说道这份上了,还要揪着一根筋不放,啥意思,非得要死磕呗。更重要的是,比了个第二就能当大将军,那第一呢。

        现在把所有力气都用在一根筋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值。文官看着裴延亭,武官纷纷看向彭庚切。

        文武百官希望能从这二位身上看出些苗头,大家也好把力气往一块使。

        在彭庚切眼里,风天养当那冲锋陷阵的猛将是够的,若是统帅一军,却是欠妥。可也只是欠妥,毕竟圣上也不会让这样的人统帅全军。

        彭庚切不语,只是低着头,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武官们沉默了,因为老将军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

        裴延亭这边,也不打算火力全开,想看看圣上最后葫芦里的药,再做决定。毕竟一根筋跟那个黑炭头比起来,还是黑炭头的威胁更大一些。

        圣上要扶太子,按理说文官应该支持。可若什么事都让圣上做了,他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太子将来登机,还能念着他们好吗。

        把家族利益摆在第一位,这就是如今的大乾朝。弘道帝在任以来,各部尚书从来不徇私枉法的只有一位。那就是上一任刑部尚书,郑经玄。

        那个不苟言笑,六亲不认,兢兢业业几十年的郑经玄竟然是个大魔头。

        可笑吗,可笑。悲哀吗,悲哀。

        党争,世家之争,皇位之争,这一切的一切,把日落西山的大乾朝慢慢推向深渊。

        裴延亭在等,文武百官在等,等着看圣上要给二黑什么。

        圣上给了,还亲笔提了字。

        “赤胆忠心,国之栋梁,勇冠全军。”

        没有加官进爵,没有赏银,没有永业田,什么都没有,只有那六个字。

        后宫嫔妃愣了,百官愣了,太子愣了,就连什么都不懂的红莲妖僧都愣了。

        红莲端着酒杯的手,僵在半空,他等了半天,才确定这就是老皇帝对二黑的全部封赏。

        这是啥,口头奖励吗。这不公平,不公正,不是人啊。

        没等太子起身,裴延亭便动作敏捷的抢了先。

        “圣上,二黑虽乃公主近卫家奴,不求功名利禄,却也不可如此敷衍。当应重赏,特赏……”

        裴延亭瞥了一眼太子,见其目有感激,不由朗声道:“二黑心思纯良忠于皇家,不如封他,锦衣带刀,监察百官的职位。”

        弘道帝皱眉道:“监察百官由御史台负责,这么弄……”

        弘道帝话还没说完,便见御史大夫钟离履起身行礼道。

        “裴公的提议甚好,只是这锦衣带刀,老臣觉得监察的重心不应放在百官身上,应该着眼于江湖才对。”

        御史台一把手说话了,而且这人还是个钻牛角尖的,可是不好得罪。

        裴延亭微微一笑说道。:“我听闻,最近江湖各大门派乱的很,朝廷却是应当关心一下,毕竟都是大乾子民。”

        “对了,老臣听说,长公主还是北方绿林盟主来着,二黑这锦衣带刀,管江湖上的事倒是应景的。”

        弘道帝点了点头说道:“澹台紫衣最近来了大兴城,并以南方绿林盟主的身份求见朕……”

        “既然江湖中有人兴风作浪,南北两位绿林盟主也都在大兴,那朕便许了二黑的差事。也好叫江湖上的好汉晓得,朕心中一直有他们。”

        弘道帝一手以退为进,玩的出神入化,就连裴延亭那老狐狸都掉进了陷阱之中。

        老皇帝见过澹台紫衣后,便想着如何能把江湖握在手心。二黑的胜出和自家闺女绿林盟主的身份,可以说帮了大忙。

        如今只要再一次把澹台紫衣请进宫,谈上一谈,他便可以借着二黑的手,慢慢把江湖各大门派收归己用。

        一场军中大比,弘道帝本打算让两个儿子斗上一斗,顺手再干掉李太平那小子,却未曾想来了个,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