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扎个透心凉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扎个透心凉

        今日皇城格外热闹,后宫三千佳丽在皇后娘娘带领下,也来为军中勇士喝彩。

        当然所为的三千佳丽,那就是一个虚数,历朝历代皆是如此。若是实数,就算天赋异禀的弘道帝,也要活活累死。

        太极殿宏伟庄严,一身甲胄在身的弘道帝,手按剑柄大有紫气冲霄,君临天下之威武。

        凤钗紫衣,端庄高贵的皇后娘娘,落下小半步陪衬在弘道帝左侧。虽未笑却仍有春风拂面,母仪天下之万芳。

        二位贵人身后,文武百官分两侧而立,随后才是皇子皇女众嫔妃……

        天子威严,百官德行,这一刻进展军中将校眼前。

        彭老将军甲胄在身,龙行虎步上前行礼,便见今日的军中争锋,正式拉开帷幕。

        大比开始,文官们便松了口气。大太阳地,热得人发慌,圣上又是位好脸面的,站久了却是有些挺不住。

        裴延亭年岁大了,还好圣上给他备了交床和遮阳伞,要不老头子非得一头栽在太极殿前不可。

        圣上还是贴心的,大比一开始便见小宦官们马不停蹄的撑起华盖,为百官和后宫那些娇柔的妃子挡住了日头的火辣。

        凉茶、酒水、糕点,这些是皇后娘娘准备的。三十名军中高手比斗,快也要小半天,饿着肚子便要没了兴致。

        而且皇后可听说了,昨日李家大郎和宇文家的小子,竟然从白打到黑,有股子使不完的力气,不提前准备可是不成。

        九座擂台,是昨个儿夜里搭起来的。本来彭老将军要弄十座来着,却被弘道帝拦下了。

        “十”数为满,月满则亏,物极必反,盛极则衰。站得越高,便要越信这些。

        九则不同,天有九重,乃至尊之数,正应了九五至尊之景。

        弘道帝信这些,年岁大了就更信了。因为他生在一个对他来说并不仁慈的时代。天下将乱,国将不国。

        他是一家之主,是帝王,若是家败了,国亡了,可是无颜面下去见列祖列宗。

        他也有着自己的追求和梦想,不过很可惜他做得还不够好。虽说他算得上大乾朝历代皇帝中,比较勤政的。

        若是弘道帝能戒了女色,当然要从他当皇子那天戒起,兴许大乾会不一样,兴许去年那场战事便不会发生。

        可弘道帝终究是弘道帝,他的眼睛这阵子便盯着李太平所在的第九座擂台。

        因为这个小子要跟他抢女人,所以李太平得死,哪怕将来李太平会成为彭庚切那样的国之栋梁。

        李太平对战牛玄雨,是李辅国安排的。这个牛鼻子老道士的本事,算是得了无尘真传。

        为了牛玄雨能够卖死力气弄死李太平,李辅国还亲自舍了大脸,暗中见了牛玄雨一面。

        老皇帝想弄死李太平,太子又想拉李太平上车,这一家人藏着好几个心思,要想弄明白这里边的弯弯绕绕还真不容易。

        牛玄雨没打算费那份心思,千面魔君没能杀的人,就他来杀好了。

        至于聂三礼放过话,李太平是他小师弟,要杀要剐也得他亲手来。这事牛玄雨不在乎,反正天塌了有师尊顶着。

        牛玄雨此人名号,李太平还是有耳闻的。别看这位一身道服,却不是个心善的,江湖上传的很凶,手底下的人命可不少。

        江湖上都说,老牛眼里只有两种人,不是好人和坏人,也不是男人和女人,而是活人和死人。

        世间恶人、凶人,有很多种。比如乐善人那种,既想当婊又想立牌坊的。也有边老三那样,一边作恶,一边还要救赎的。唯独无尘那一脉,杀人就跟喝凉水一样,没啥感觉,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

        面对这样的人,李太平没啥客套可讲,讲了也纯粹是浪费口水。不过动手前,李太平还是问了一句话。

        “你师父在哪?”

        牛玄雨皮笑肉不笑的打量着李太平,随后说道:“你若能不死,再问也不迟。”

        李太平点了点头,下一刻剑匣中飞出三把剑。两把在手,一把电射而出,直奔牛玄雨面门。

        对付败类甭客气,一次出三剑扎个透心凉,也算为道门去了一祸害。

        牛玄雨师承无尘,乃道门正宗武学,不像李太平,一身修为,杂七杂八的学了一大堆。二人现在也就剩胎息法,这门无上内功心法相同了。

        三柴剑以锋锐无比的剑意真气为根须,离手剑为主干,加以拆解万法的剑技为枝蔓。至此李太平的剑技,算是融各家之长为己用,找到一条只属于他的剑技之路。

        双方一交手,牛玄雨不由心中一惊“剑意真气!”。当年东方慕白还未宗师之上,牛玄雨曾与其交过手,那一战他险胜,算是为数不多对剑意真气有所了解之人。

        如今再次面对剑意真气,仿佛又见风华正茂的东方慕白。他有些后悔,当年就应该辣手摧花,也就没了今日的崔家白剑。所以这一次,他得对自己狠一些,哪怕身受重伤,也得当场毙了这小子。

        牛玄雨手中剑猛地一震,他要用深厚的内力,震散剑意真气,跟眼前这小子打一场消耗战。

        剑够重,真气够足。他相信,李太平就算打娘胎里开始修习胎息法,其功力跟自己也要差上许多。

        牛玄雨还是自傲了,认为凭借两甲子修为,定然可以轻易击杀李太平。

        对敌人误判,必然把自己陷入苦局。牛玄雨现在便吃了大意的亏。

        李太平先有锻体,再有双修,其内力修为,已然超过对剑道的理解。两人一交手,李太平便猜到牛玄雨的心思,不由将计就计,跟对方打起了消耗战。

        李太平觉得拼内力是件好事,牛玄雨一辈子修习的都是道门功法,其剑法精妙、厚重、绵长,一样不缺。若是不出匣中二剑,恐难取胜。

        如今好了,牛玄雨敢给自己挖坑,他李太平就敢埋。

        真气对撞,剑鸣不绝,震得文官,嫔妃面色发白。李辅国眉头微皱踏前一步,便将大殿和教场分成两个天地。

        他觉得牛玄雨的江湖白混了,一大把年纪了还跟年轻人拼消耗。小看天下宗师,终究不可取,这一战牛玄雨必败。

        正如李辅国所判断的那样,李太平根本不给牛玄雨机会改变打法。每一剑都将真气运转到极致,牛玄雨敢不拼内力,就不是输了这场比斗的事,运气好了后半辈子也得在床上渡过。

        牛鼻子这阵子有些力不从心,额头甚至见了汗。牛玄雨一辈子不近女色,身子骨是不虚的,可若跟每日迎朝阳都要气血充盈,擎天万里的年轻人比,还是差了许多的。

        李太平这一战很多人都注视着,比如全军覆没的齐王殿下。对于齐王来说,这俩人无论谁输,齐王都是高兴的,若是能打死一个,那就更好了。

        齐王笑着,虽说有些酸,不过确实在笑。而一旁的太子殿下,也在笑,笑得甚至有些得意忘形。

        太子的笑,是笑给齐王看的。他不但笑,嘴上也不闲着。

        “哎呀!真人这一场,恐怕不秒了!还好,二黑那边胜得不费力气。能捞个军中大比的第一名,倒也说得过去,好过什么也捞不到,里子面子丢了个干净。”

        一旁的长公主附和道:“军中大比,看得是真的功夫。没有本事还想争,那不是自不量力,那是自取其辱。”

        齐王却笑道:“把一场比斗看得如此之重,眼界窄了。只有战场才是见真章的地方,个人勇武不过锦上添花罢了,不值道哉。”

        太子转身笑道:“还是二弟心胸开阔,不为输赢,只为参与。为兄这方面却是差了些。”

        长公主也笑道:“二哥沉稳干练,若是将心思都用在兵事上,当可成为大乾一代名将。”

        齐王却望着风天养所在的擂台笑道:“兄长和鸾儿快看,那是父皇近身护卫风天养。九品胜宗师,想来是借了父皇的天威才能得胜。”

        “对了,风天养昨日胜得是兄长手中大将裘一行吧。天威难测啊……”

        兄妹三人斗嘴,其他皇子可不敢插话,这阵子都装聋作哑,不是盯着手中糕点使劲儿,便是伏在案上装睡……

        不过皇子皇女中,有一位可是不管那些,只见其拍手笑道:“李太平那臭小子,要赢啦,要赢啦!”

        陈鸾回身招了招手,笑道:“静儿,前面坐,看得更真切。”

        丹阳公主算是皇子皇女中的异类,是个很能闹腾的主。天家不管,长兄不管,这皇城里便没人敢管。

        丹阳敢如此闹腾,因为他的亲兄长才是皇城里最大的异类。

        陈治在太子和齐王眼中,始终是个变数。因为就算他们坐上了皇位,若是有一天晋王说,那个位置我想坐一坐。他俩的屁股就得挪一挪,除非他俩也有圣人撑腰。

        晋王常年蹲在骊山,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所以陈静便成了两位皇子,主要拉拢的对象。

        太子和齐王,眼不瞎耳不聋,后宫里陈静经常会念叨谁,他俩还是有数的。只不过两个人对陈静口中那个名字,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