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桃花源

第一百二十八章 桃花源

        紫衣美人的出现,让秋冬明白了一件事。李家老爷还是那个老爷,但是夫人却不一定是那个夫人。

        澹台紫衣午后到的李家,这天刚进黄昏,家里的下人们便和这位始终面带微笑,慢声细语的绝美女子熟络了。

        在李家下人眼里,这位大儒家的后人,除了长相身材逊色那位几分,旁的却要强上太多。

        别的不说,就说那知书达理的劲儿,恐怕隔壁侯府的小丫头,都要差了点天地。

        李家灶房,一身紫衣的绝美女子,望着厨娘笑道:“南北果然不同,却要像姐姐请教北方菜的手艺。”

        没有吹捧,只是点明自己不懂,虚心谦恭的样子,任谁看了都受用。

        当澹台紫衣亲自学做一道大兴特色菜后,厨娘便晓得,眼前这位女子却非说说,而是真得虚心在学。

        一个下午,无论李家下人还是客人,都要对这位点头称赞,临了还要说一句。

        “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女人啊!”。

        澹台紫衣自打见到慕品山,就没打算和她抢男人。可不争在她来说,就是争。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红莲这阵子捧着酒坛,来到李太平身旁,拍着肩膀感叹道。

        “就没对比一下,确实不一样的。我觉得紫衣那丫头更适合你,最起码婚后你小子不会受气。”

        “神僧不管世俗事,这可是看在你曾经搭救神僧的份上,才跟你说的。”

        “你小子还别不信,神僧我用宿命通看了你九世。婚后还把你当老爷的,可就只有两位女子,紫衣便是其中之一。”

        李太平听了红莲的话,眨了眨眼,不由往红莲身前蹭了蹭,好奇的问道:“九世我讨了几房媳妇。”

        红莲皱眉道:“你不应该好奇,另外一位把你当姥爷的夫人是谁吗?”

        李太平摇头道:“我就一混江湖的,老不老爷的无所谓。相对而言,我倒更想知道,都有那些女子嫁给了俺。”

        红莲很无语,只见其摇头道:“看破不说破,神僧我已然算泄露天机了,接下来的日子,得修那闭口禅了。”

        “妖言惑众!还有你,你想讨几房媳妇?”

        红莲拍了拍李太平肩膀,笑道:“好自为之,神僧去也。”

        慕品山白衣如霜雪,面似三九天。一把拽住打算开溜的李太平,忽然眉开眼笑的问道。

        “不知大郎都看上哪家的小娘子了?告诉九妹,九妹也好帮你勾搭勾搭……”

        一会三九,一会三伏,冷热交替,说不好是要害病的。

        李太平觉着就算自己身子壮也是扛不住的,正应躲着头顶的雷暴,以免挨雹子。

        “九妹,都是顺着妖僧的话说,可是莫要多想。对了,彭老将军刚才让人捎信来,说是有紧急军情……”

        李太平话还没说完,便被慕品山强行打断。

        “看来彭老将军也是个能掐会算的,只要李家后宅起火,他那就有紧急军情。”

        李太平尴尬一笑,安抚道:“九妹,你看我李太平何时看过其他女子,便是一眼也没有。我这人就是心太小,只能装得下九妹。”

        正说着,便见秋冬跑了过来,口中嚷道:“老爷,独孤家的小娘子又来了,说是见不到老爷就不走了。”

        李太平正色道:“没看老爷这有正事吗,告诉她老爷不见。”

        慕品山笑道:“见见吧,万一人家是来投怀送抱的,错过了岂不可惜。”

        李太平瞥了一眼秋冬,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老爷说不见,就不见。”

        “李太平你还是个男人吗?做事情怎地如此没有担当。我妹子现下生死不知,你却不闻不问。”

        独孤清清径直闯进后宅,开口便问李家大郎是不是男人。

        李太平很想来上一句。是不是男人,你看不出来吗。不过他没这么说,因为他哪里是不想见,是非常非常的想见,好借机开溜。

        李太平望着独孤清清,皱眉说道:“边老三没有动作吗?”

        独孤清清焦急的说道:“昨日到现在,边三爷只去了皇城和金吾卫驻地,便哪里也未曾去。”

        “我妹子失踪已经快两日夜了,家叔、家婶都快急白了头!你倒好,跟这打情骂俏,说那些个有的没的。”

        慕品山那句投怀送抱,独孤清清听的真切,只是不好追究,毕竟有求于李家大郎,有些话便只当没听见好了。

        李太平无奈的叹道:“人命关天的事,在下岂能儿戏。想救出清雨,还是要盯住边老三。”

        “可万一不是边老三所为,两天时间,清雨岂非……”

        李太平不是没想过这一点,可他又不是神仙,只是混江湖的走岔了路,一脚迈进官府中。

        只见李太平回过头来,望着慕品山说道:“九妹,事关清雨姑娘性命,待我去趟京兆府……”

        慕品山冷着脸,挥了挥手,仿佛赶苍蝇一般。

        李太平一溜烟跑出李家,就连一旁的独孤清清也没叫上一声。

        他晓得慕品山那点火就着,片刻就凉的性子。只要过了气头,也就不会非逮着他治个罪了。

        慕品山什么脾气,不但李太平晓得,李家下人也早摸透了。看似不讲理不好相处的冷美人,其实心里头是柔软的。

        李家下人若是有事求到慕品山头上,别看冷美人不说话,却会放在心里。总会不声不语办妥了,方才知会一声。

        李家两位美人,性子鲜明各有不同,却都有着一样的善心。站在钱满仓的角度来说,他觉得老爷应该努努力,一不做二不休两个都娶了,也好早些让李家开枝散叶。

        秋冬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老爷的身子骨要紧。一个妖精就已经把老爷折磨的精疲力尽了,若是再多一个,怕是钱满仓的那些药食也是补不住的……

        京兆府中,李太平将这两日捕快收集回来的信息从新汇总,得出来的结论依旧是指向边老三。

        月上中天,烛火摇曳……

        李太平揉了揉乏累的双眼,望着堆积如小山一样的卷宗,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这才转头,望向一直安安静静陪在身旁的独孤清清。

        “这些走失的女子有个共同点,她们出生后不久便得到边家的支助,衣食无忧的活到成年。”

        独孤清清说道:“边家几十年时间,支助的孩童怕是不下千人……”

        李太平晓得独孤清清话里边的意思,不由笑道:“再等等自然见分晓。”

        话落,李太平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独孤清清也不多问,就那么安静的守在一旁。

        查案子这种事情,很耗费心力,甚至比习武还累。李太平假寐也就变成了真睡,甚至还发出了鼾声……

        李太平这些年游走江湖,很少会睡的这么死,即便最近这几个月,家里一直有宗师之上坐镇,他也很少会睡的这么香甜。

        他和独孤清清接触的比较少,所以他不晓得,这个女人有着很强的感染力。

        怎么说呢,与独孤清清相处,就像走进五柳先生口中的世外桃源。忘忧,静心,豁然……

        书院师兄弟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一弯月牙的上善湖。不是湖有多美,而是白衣让人心静。

        天际有鱼肚白,李太平才悠悠醒转。这一觉他睡得香甜,仿佛回到十几年前,在老道士怀中才能寻到的安全感。

        他睁开眼,便看到了微笑望着他的独孤清清。这个女人的笑,看不见喜怒哀乐,是那么淡然。倒是有些像剑西来那个木头人,不过却大大不同。

        剑西来给人的感觉是隔世,独孤清清却是出尘。虽然都是远离人间烟火,但剑西来却有些刻意为之,独孤清清却是自然而然。

        李太平看到微笑,便晓得自己为何会睡得毫无防备。只见其起身笑道:“清清姑娘一夜未合眼?”

        独孤清清点了点头,随后才说道:“捕快赵四半个时辰前便来了。”

        李太平将赵四唤进来,笑道:“辛苦四哥了!”

        赵四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昨日托李大人的福,可是美美的喝了一顿大酒。不过大人放心,这顿酒没白喝,兄弟把边家账房肚子里那点东西,都掏了出来。”

        说着,将得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般说将出来……

        李太平扭头瞧了一眼面生红霞的独孤清清,随后制止了继续说下去的赵四。

        “四哥受累了,回头我会跟甘大哥说一声,四哥这顿酒喝出了大功。”

        赵四欢喜的离开京兆府,他要回家告诉娘子这个好消息。升捕头有望,更有独孤家的银子可拿,以后家里可就轮到他赵四翻身做主人了。

        不过很可惜,回到家的赵四依旧被妇人骑在胯下,只能做那任劳任怨低头耕田的老黄牛……

        京兆府中,李太平望着独孤清清正身说道:“边家支助了很多穷苦人,其中以纯阴之体的女孩子花费最多,而这些女孩子中,除了破身的以外,尽皆失踪……”

        独孤清清红着脸,多了一份女子娇羞,反倒让人有种真实的存在感。

        只见其摇头叹道:“浊世难分善恶,善人也可是恶人。我这就去为民除害。”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