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只兔子不够分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只兔子不够分

        独孤清清没有随着李太平离开,不管怎么说她也得守在边家,不然心中难安。

        折腾了一日夜,没吃顿正经饭,回到家中的李太平便唤来秋冬,报了一大堆菜名。

        一旁的小丫头直到老爷絮叨完才说道:“老爷,厨娘二女儿男人家的六婶,就那个来咱家连吃带拿的老妇人可还记得?”

        李太平狐疑的点了点头,却见秋冬再次说道:“六婶家的小儿子,娶得那个二房,又生了一个……”

        李太平一听这说得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忙摆手道:“说关键的。”

        秋冬“哦”了一声,红着脸说道:“咱家厨娘给人下奶去了。老爷报的那些菜,恐怕是吃不成了。要不秋冬给老爷和夫人一人煮碗面得了。”

        李太平望着皱眉的慕品山,不由忙叫住秋冬:“得!你煮的那玩意叫面。黑不溜秋,在把老爷和夫人吃死!还是老爷自己来的好。”

        说着,李太平笑嘻嘻的看着慕品山:“九妹想吃哪口,我这就去做。”

        没等慕品山想好,一旁的秋冬咽了下口水,接嘴道:“老爷,你烤的野兔就很好吃,正好咱家还有两只,要么今晚……”

        李太平回头瞪了一眼秋冬:“你还好意思说,你不说你最喜欢小动物了吗,怎地还要吃。”

        秋冬低着头,搓着手,声若蚊蝇:“秋冬是喜欢小动物,哪顿也不能少的。”

        声音再小也瞒不过慕品山的耳朵,只见其笑骂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果然跟你家老爷一个德性!”

        兔肉本身是有膻味的,烤之前要用果汁腌制,烤的时候最好用果木,最后在配上其它佐料,方才味道鲜美。

        李太平和老道士二人,可以说是吃野味的专家,因为那些年兜里干瘪,不吃野味是会饿死的。

        李太平如果有时间,为了吃可是不怕费手脚。这不李家大郎的院子里生了火,大郎亲自动手左右开弓,那动作叫一个娴熟,甚至还有那么点美感……

        兔肉外酥里嫩之时,一位风度翩翩的俊美郎君,寻着味抱着两坛老酒,出现在李家大郎的院子里。

        “太平可真懂情趣,大半夜不睡觉给美人弄吃食,哥哥是由衷的佩服!”

        李太平望着一脸坏笑的崔明道:“我可没请你。”

        崔明道一屁股做到李太平身旁,起开一坛老酒仰头喝了一大口,这才说道。

        “对啊!我这是不请自来。”

        李太平看了看崔明道手中的酒坛说道:“这是打俺家拿的吧。”

        崔明道将另外一坛酒塞到李太平手中,笑道:“什么你的我的,见外了不是。”

        说着,奔着刚烤好的兔肉伸出手去。

        李太平忙拎着两只烤兔闪到一旁,随后扯下一个后腿递给崔明道。

        “这是你的,就这些,没看俺家那俩咋看你呢,吃多了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发生人命案!”

        秋冬二话不说,忙从李太平手中接过一只烤兔,喜滋滋的回到慕品山身旁。

        “夫人这是咱俩的,可不能给那个姓崔的抢了去。他在咱家白吃白喝,我去找他要银子,他还跟我大喊大叫的。”

        “还说什么,他崔大公子有都是银子,还能差了咱家这点小钱。可到现在,我也没见到一文钱。”

        一旁的崔明道这口兔肉还没下肚,便翻了个白眼起身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个小没良心的!你手腕上那翠绿翠绿的大镯子,可是我从自家铺子里挑了好久的,这个你怎的不说。”

        慕品山朝秋冬手腕瞥了一眼,只见秋冬忙拽了拽衣袖,却也露出荡漾着碧绿的一角来。

        秋冬忙撕下一块兔肉,主动的要喂自家夫人吃。同时口中说道。

        “老爷、夫人,我可没白拿他的。秋冬可是一动不动坐那一上午,都被他画进扇子里了!”

        慕品山吃下兔肉,随后说道:“他家有钱,记得找他多要一个。那是他欠我的。”

        秋冬笑得越发甜了,转过头却狠狠瞪了崔明道一眼。

        只见崔明道苦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啥老爷、夫人,就有啥丫鬟……”

        李太平笑道:“别感叹了!回头白圣女知道了,可是要你好看。”

        正说着,便见李家大郎的院子里,又多了位面无表情的男子。

        “喝酒也不叫一声!”

        李太平看了看剑西来手中抱着的酒坛,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兔肉,无奈又扯下一只后腿……

        兔腿还未递过去,便见一阵风扫过李家大郎,然后兔子不见了,却多了个红光满面的大和尚。

        只见大和尚也不客气,将那油润发亮的兔肉一份为二,顺手丢了出去。

        一只古铜色的大手接住兔肉,放到鼻前闻了闻,随后看向李太平说道。

        “有这手艺要经常露一露,否则岂不亏待了我家师妹!”

        李太平很想说,我这一口没吃,以后要是经常露一手,还不得把自己活活饿死。

        秋冬这丫头还是心疼老爷,只见其偷偷朝老爷招了招手,随后撕下一块不大的兔肉……

        这顿酒又把李家藏酒喝空,李太平心中苦笑,明日一早钱满仓怕不是又要唠叨个没完。

        自打红莲和铸剑山三师兄住进李家,钱满仓花出去的酒钱,便如流水一般。

        虽然李太平很多次宽慰他。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捉不住流氓。

        可钱满仓依旧觉得这么吃喝,怕是金山也不够。别到时拿五马倒六羊,赔了个头朝下……

        李太平没有过多解释,钱满仓毕竟只是普通百姓,不晓得江湖中这两尊大神,那是有多少银子也请不来的。

        莫说红莲好吃喝,就算想娶皇帝老儿的闺女,当今圣上也会毫不犹豫的请进宫来,说声一句您老随便挑。

        有这两尊大神在家中坐镇,李太平相信,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就不会来他家闹事。当然就算千面魔君那种脑子不正常的,也得掂量掂量他有几两肉,够不够人家一口吃的。

        家里贴了护身符,出门办事方安心。

        一大早李太平便起了,毕竟宗师修为,倒是无需像老百姓那样,得睡饱了才有精神头。

        秋冬那丫头一早便在外边听着动静,老爷这边刚有声,她便端着洗脸水推门而入。

        秋冬已经习惯了,老爷的房门她就没敲过。至于老爷早起后的一柱擎天,她也只是俏脸微微一红,很是见怪不怪的没当回事。

        李太平还是很不习惯,每次都要说两句。

        “下次进来前,能不能有个规矩,如此冒失就不怕未来夫人,捉了你下井。”

        秋冬在李家时间久了,总管那些话里话外的,她也听懂了。啥是老爷的贴身婢女,那是仅次于夫人的存在,就算老爷再娶小妾,也得看她脸色,其地位相当于老爷的第一小妾。

        老爷不是糟老头子,小丫头也过了二八年华。整日里在一起,若说不生出点情绪来,那倒是反而怪了。

        这男女之事,秋冬多少懂了一些,老爷若是哪天心血来潮把她就地正法,倒也能坦然接受。

        小丫头藏着心思,又是个乖巧可爱的,李太平这种老江湖岂能看不出来。只不过,他很没有当老爷的觉悟,所以才会经常对秋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既好看又好吃,可是吃了后会不会闹肚子,这个就因人而异了。

        李太平觉得他的胃口没那么好,一个妖精就够吃一辈子的了,倒是没必要隔三差五的换口味。

        李太平坐在榻上没起身,而是望着秋冬说道:“把老爷那套山纹甲取来,今日老爷有正事。”

        秋冬白了一眼说道:“不就是去跟人打架吗,说得好像要见皇帝一样。”

        李太平摇头苦笑,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一个小丫头都快骑到脖颈上了,老爷的地位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李太平梳洗后先跑去给妖精问安,其实是嘱咐那位,老爷不在家您可安生点,别还没咋样,就把后宅一把火点了。

        慕品山却是那种不肯吃亏的主,不然以弘道帝的色胆,换个人早就吃到嘴里了。

        当年还是皇子的老皇帝就敢招惹钟离紫曦,可见其胆子有多大。

        色胆皇帝今日里却没有时间去惦记女色,因为今日是军中争锋的大日子。作为大乾朝的帝王,这个开场他得露个面讲上几句,彰显一下帝王该有的霸气。

        十二卫一百二十名参赛者,整齐列成十二个方阵,在弘道帝一番慷慨激昂陈词中,一个个热血沸腾。

        不是因为弘道帝讲得有多热血,而是老皇帝这次舍得银钱和爵位,奖赏军中第一勇士。

        李太平有些昏昏欲睡,对于弘道帝口中那些,他着实不是很感兴趣。

        皇城开场白结束后,参赛选手将列队前往金吾卫驻地。因为大比的场地可不在皇城内。

        比斗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唯一要遵守的就是,要按照抽签的顺序上擂台。

        胜负也很好判定,如同战场上一样,还能站着的获胜。

        要知道此次十二卫参加比斗的,有一半经历过开春那场战事,可都是些不要命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