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哪都挺好

第一百二十二章 哪都挺好

        独孤家小娘走失的消息,在夜色来临前,还是传了出去。

        不过坊街里大都认为,独孤清雨是跟情郎私奔了,没人认为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勒索独孤家。

        捕快们把边家周边翻了个遍,就差挖地三尺了,却也没查到什么,反倒是引起边家人的不快。

        谁也不是傻子,京兆府的捕快围着边家挨家挨户的查,唯独不去边家,这啥意思。边家家主可不认为,自己的面子在那位甘大人眼里有那么值钱。

        独孤清雨,边老大见过,是个蛮漂亮的小娘子,最近这半年跟他三弟走的近了些。

        可他三弟都是六十岁的人了,虽然未曾娶妻生子,却也不会对一个小姑娘下口。毕竟都是要面子的人,若是干下老牛吃嫩草的事,还不得让人戳断脊梁骨。

        作为一家之主,这事还需问上一问。边家老大还没等到打齐王府回来的三弟,却先迎来三位客人。

        边老大是亲自迎出府的,因为三位客人可都是不好惹的主,哪一位都不能得罪。

        边老大堆着笑,将三位迎进府中,直到三位在大堂内坐下,他这个家主才敢落座。

        “李家大郎和两位小娘今日怎的如此得闲,到访我边家。”

        按身份高低来排,李太平应落在二女身后,可边老大却将李太平放在了最前面。显然在乾人眼里,男女还是很不平等的。

        李太平笑道:“久闻边家与人为善,家主更是乐善好施。小子早有拜见之心,怎奈初到大兴琐事缠身,直到今日才抽出空来,家主倒是莫要见怪。”

        混江湖,混官场,不会说客套话可是不成。所以边老大可不认为,满口好听话,就是来办好事的。更何况外面这个情况,显然三位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大郎过赞了,小老儿也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不足挂齿也!”

        李太平微微一笑,说道:“听说三爷不但心善,还是武道宗师,不知今日怎未曾得见。”

        客套话说过了,也该问问未曾露面的主角了。

        边老大笑道:“三弟得齐王青睐,此时应在王府做客,三位不妨吃些酒水,想来日落后便可见到三弟。”

        边老大在齐王二字上格外用力,就是要告诉眼前三位,边家也是有靠山的,可不要暗中搞手脚。

        却听这时大堂外传来边老三爽朗的笑声:“不知贵客到访,边某人给三位赔不是了!”

        一名红光满面的高大老者,大步迈入堂中,说着便朝三位行礼……

        李太平和独孤清清起身回礼,慕品山却只是瞥了一眼,坐得四平八稳,纹丝未动。

        边老三毫不在意,慕品山表现出来的不屑和敌意,很是豪爽的说道:“久闻李家大郎乃当世不多见的年轻俊杰,今日一见果然仪表堂堂器宇不凡。”

        边老三这人鼻直口方,浓眉入鬓,天庭饱满,言语间颇有江湖豪侠之气,到不像那为恶之人。

        独孤清清本就对边家人印象极佳,此时见了边老三更是认为,这样的人怎会做出恶事。

        李太平一直打量着边老三,若是没有乐善人的例子,却也会被这人的表象所迷惑。

        乐善人为善一方二十年,谁会晓得,他却是这世间罪恶的恶人。

        李太平望着边老三笑道:“三爷过奖了,跟三爷相比,小子倒是要自行惭愧的。”

        众人再次落座后,却见李太平忽然叹了口气,皱眉道:“三爷刚打王府回来,想必还不知道,独孤家的小姐,昨日傍晚让强人掳走了!”

        边老三疑惑的望着独孤清清,那意思这位不好好的么,怎么就被人掳走了。

        独孤清清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是我妹妹,清雨。”

        堂中猛然传来一声炸响,只见边老三屁股下的那张椅子,四分五裂的散落一地。

        李太平看着极度震惊愤怒的边老三,不由心中暗道。这个反应似乎过于强烈了。不应该微微错愕后再表示愤怒吗。怎地好像准备好久,酝酿好久,就等着大戏开场呢。

        独孤清清叹道:“也是那孩子命苦,昨日打边家离开后,便……”

        边老三怒道:“何人敢如此大胆,不知可有那恶人消息,边某人非得亲手捉了此人不可!”

        李太平忽然笑道:“两县一府捕快,经过一日夜明察暗访,倒是寻到一个目击者。现在已经被保护起来,就等着指认那恶人呢。”

        边老三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对了,那恶人相貌身形如何,我也好让边家人帮着一起去寻。”

        李太平起身朝堂外瞧了瞧,随后关上大门,轻声说道:“这种事情本是机密,不能外传。不过三爷乃清雨至交好友,却是无妨。”

        边老三点头道:“大郎放心,边某人心中有数,绝不会给两县一府的捕快们添乱。”

        李太平正色说道:“那人六旬左右,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衣,行动时右腿有些跛。”

        边老三听得细致,眉头轻轻锁着,直到李太平描述完,眉头才舒展开来。

        “大郎放心,若是见到可疑之人,边某人会将其擒下送往京兆府,绝不会私自用刑。”

        李太平点头笑道:“多个人多份力,那就有劳三爷了。”

        一旁的独孤清清和慕品山却有些糊涂了。从昨日夜里到现在,他们二人一直陪在李太平身旁,却从未听说还有个什么人证。

        不过二女也是聪明,只是冷眼旁观,并未多言……

        天色渐晚,李太平逐起身告辞,边家两位极力挽留,却被李太平以公务繁忙为由婉拒了。

        出得边家,慕品山便忍不住了,忙问道:“啥时找的证人,怎么也不说一声。”

        李太平见二女眼巴巴的望着他,不由笑道:“哪里来得证人,我只是诈一诈边老三而已。”

        二女恍然大悟。独孤清清白了一眼李太平,而慕品山则更直接一些,笑骂道。

        “一天到晚,也不知哪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你倒是说说诈出啥来了?”

        李太平笑道:“从现在开始盯死边老三,一切自然见分晓。”

        独孤清清皱眉道:“你还是怀疑边三爷?”

        李太平正色道:“这次不是怀疑,而是有八成把握!”

        “可有证据?”李太平望着独孤清清笑道:“证据没有,不过师傅教过俺看面相。我一搭眼,便晓得边老三不是个好东西。”

        独孤清清见李太平说话没个正行,再次白了一眼,随后转头望着慕品山说道:“你怎么会看上他!”

        这是什么话,怎么可以当着本尊的面埋汰人,李太平正要挤兑几句,便见慕品山脸色一变。

        “他怎么了!除了长得一般,武道修为一般,才华一般,剩下的我瞧着都挺好。”

        听了慕品山的话,李太平心中苦笑。还有剩吗,这和一无是处有啥区别。

        没等李太平抱怨几句,一旁的独孤清清倒是接了话。

        “倒也不至于!”

        李太平放弃和女人讲道理的打算,毕竟女人没有道理可讲。

        李太平叫来刘老三,让他回去跟甘蔗大人说一声,把捕快们都撤了,派过来两名宗师就行。

        不多时,甘蔗的贴身护卫兰红伟便赶到了边家。只见其身旁还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

        李太平与二人见礼,随后说道:“辛苦二位了。”

        兰红伟笑道:“哪里哪里,都是应该的。对了,李捕头,边老三……”

        兰红伟倒是不信,一向菩萨心肠的边三爷,会干出如此见不得人的事。不过其依旧表示,绝不会掉以轻心,一准盯死边三爷。

        李太平笑着抱拳道:“明日里还要参加军中大比,在下实在是分身乏术,不然也不会劳烦二位。若是边老三有所行动,二位可以响箭为号,在下一定及时赶来。”

        独孤清清见状,不由心道。这人怎么这么记仇,刚说他两句就要撂挑子不管。逐拦住就要离去的李太平,有些拧巴的说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给你赔不是还不行吗。”

        李太平愣了一下,忽然笑道:“清清姑娘误会了,在下并无他意,只是这真凶九成九可以确定,倒也无需继续守在此处了。”

        独孤清清皱眉道:“既然你这么肯定,那为何不抓他,好早点救出清雨。”

        李太平苦笑道:“大乾朝是讲律法的,没有证据就把大兴城有名的大善人抓回去,他若是不认,难堪得可就是我们了。”

        “那就这么干等着?”

        李太平笑道:“没得办法,只能等那老家伙嘴馋了,想要开口吃了,咱们才有机会。”

        独孤清清听了李太平的话,俏脸微红的说道:“那清雨会不会已经被……”

        李太平摇头道:“应该不会。你也听见了,边三爷要帮着齐王出阵明日军中大比,想来这几日都没有工夫下口的。”

        见独孤清清不信,李太平安抚道:“修习那种功法,也得选择心静的时候才好,不然也是要走火入魔的。”

        李太平虽然是这么说,他自己却是有些不信的。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乐善人的耐心,更何况独孤清雨可是比盼弟长得带劲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