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世间富贵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世间富贵

        刘老三平日里不是个信口开河的人,办案子的时候,就更加严谨了。

        他问过卖馄饨的老汉,可以确定昨日傍晚那俩小娘便是独孤清雨和伴读。

        刚刚他走过巷子,往独孤家方向走了几步,便见到一卖肉夹馍的妇人。上去一问,晓得昨日妇人直到日落才收摊,却是未见到有小娘子经过。

        要知道街边讨生活的,没别的本事,就是那双招子好使,一走一过,谁人能光顾自家的摊子,还是一眼便能看出来的。

        妇人也好,卖馄饨的老汉也罢,只不过是街边讨生活的,没理由说谎。再说,这身行头虽说高门大户瞧不起,小老百姓见了还是很畏惧的,可是不敢乱说。

        李太平点了点头,随后慢慢往巷子里走去,同时脑子里在想。独孤烈教出来的七品,就算他李太平出手,也不是一招就能拿下的,更何况还有个八品的伴读小娘。

        啥是伴读,那是守着自家小姐的护卫。要知道独孤清雨在独孤家的地位已然不低,她的护卫不可能是个没脑子的憨货。

        李太平在巷子里转了一圈,却没发现有交手的痕迹。

        在巷子里遭遇,一个七品一个八品,想要不弄出动静把人掳走,除非他们认识,没有一点防备心。否则就算专业杀手,也很难做到抓活口。

        破案时设身处地的代入,总能有所收获。只见李太平转身说道:“宗师修为,且和独孤清雨及伴读极为熟悉。二位可知是否有这样的人。”

        话是问独孤家的公子和小姐的。只见独孤清清先是摇头说道:“我打小在书院长大,清雨有哪些朋友,倒是不知。”

        一旁的病书生摇头道:“这两年我一直在外游历,随后便进了十二卫……”

        李太平点了点头,望着刘老三说道:“三哥,继续在周边打听,我会去趟独孤家。对了,边家老三也是宗师,先别管这人好坏,把他查清楚。特别是失踪案发生的时间,能查多少是多少。不过,勿要打草惊蛇。”

        刘老三点头应是,带上赵四几人,转身出了巷子……

        辅兴坊紧挨着皇城福安门,是寸土寸金之地。非大富大贵之家,不可住也。

        独孤家便在辅兴坊,且占了半坊之地。千年世家便要有千年世家的气派和富贵,可见楼阁宫阙错落,竹林、假山、池塘美景。更有闻名大兴城的百鸟园。

        一般外地的富贵人家,想在大兴城置地落脚,也要拼个大半辈子。可就算拼,也就能弄个一进院落,那么两三间房。

        李太平第一次登门独孤家,不由被眼前富贵震撼的外酥里嫩。

        百步长的回廊雕梁画栋就不说了,地面竟是玉石蒲城。在他看来这得多败家才能干出来的事。可在独孤家看来,却是刚刚好。

        囊中羞涩,不知世间繁华,真得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恍惚中,李太平等人见到了竹林里的独孤孝。

        老人家一言一行带着和善,丝毫不像大乾朝第一世家的主人。

        见过礼,客套过后。李太平便把案子进展如实说于独孤孝。老人先是感谢,随后表示,独孤家将全力配合,并命人唤来大总管配合李太平问话。                离开竹林,李太平第一时间去了独孤清雨居住的荷花居。

        八月初的荷花还再开着,李太平恰巧又是日头东升时倒得荷花居。

        漫步木制回廊直到水榭雅居,可见满目娇艳初开,丝丝缕缕的幽香让人心旷神怡,很是舒畅。

        慕品山拉了拉李太平的衣角,望着环境优雅的水榭小筑,轻声叹道:“我喜欢这里的宁静,若是可以,将来咱们也选一处幽静……”

        想到将来,慕品山脸色微红,没有继续说下去,毕竟身前身后的都是人,有些话是不好说的。

        独孤清雨居所,是两层木制小楼,内里装饰简单,倒是见不着独孤家的金碧辉煌。

        别看独孤清雨是个火辣性子,可这住所内,能见到的却是大家闺秀喜爱的物件。比如,绣了一半的鸳鸯戏水……

        李太平细心的打量每一处,甚至就连闺房也未曾放过。

        一旁的独孤清清微微皱起眉头。一个大男人,在未出阁的大姑娘屋子里翻翻找找,这也太过了。就算为了破案,也不应如此。

        “不知李捕头可有发现。”

        李太平看着那副绣了一半的鸳鸯戏水,微笑着说道:“不知清雨姑娘可有心上之人?”

        独孤清清有些清冷的说道:“不去查掳走清雨的恶人,竟问些女儿家的秘密,这些可跟本案有关?”

        李太平没去搭理独孤清清,而是转身看向,服侍独孤清雨起食隐居的小丫鬟。

        “你家小姐女红如何?这鸳鸯戏水又是何时开始绣的?”

        小丫鬟回头瞥了一眼大总管,这才开口说道:“小姐女红不错,这鸳鸯戏水是年前开始绣的。”

        “你可知绣给何人,或是你家小姐可有中意之人。”

        独孤清清见话题转了一圈,又问了回来,不由冷声道:“为何一定要问此事。”

        李太平笑道:“巷子里没有打斗的痕迹,那么可以是相熟之人掳走,也可以跟小情郎的私奔。这些事总要确定的。”

        一旁的小丫鬟,忽然皱起眉头,表情有些古怪。

        李太平问话时,便一直盯着小丫鬟,此时见状便上前一步说道:“话藏在心里发了霉,你家小姐也就如外面的荷花,只能绽放个三两天便要枯萎。”

        小丫头不禁吓,脸色顿时便又发白,口齿含糊的说道:“小姐,小姐她……”

        一旁的病书生冷着脸说道:“小姐什么,赶紧说。”

        病书生那是独孤家的大公子,江湖和官场都蹚得开的主,未来独孤家家主。

        他的话好使,小丫鬟窃声窃语的说道:“小姐年前便经常发呆,奴婢晓得小姐有心事,逐留了心。”

        小丫鬟的话颠三倒四的,不过众人还是听明白了,独孤清雨有了心上人,不过这人身份年龄相差悬殊……

        小丫鬟没说那人是谁,因为小姐也没说,不过这事想想也知道,独孤清雨这半年来经常往哪里跑,跟谁接触是瞒不住的。

        边三爷又一次出现在李太平的视线之中。他有些好奇,凭独孤清雨的长相和身份,找什么样的找不到,怎么就喜欢上了一个老头子。

        独孤清清倒没觉得如何,在她看来爱与不爱,爱上什么样的人,那是妹子自己的权力,旁人无权过问。

        在书院呆久了,想法往往跟世人有着很大不同。只看冷着脸的病书生便可知道,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和独孤清清是截然相反的。

        “胡闹!”

        病书生说着,拂袖而去……

        李太平忙追上病书生,问道:“清风兄这是要去哪?”

        病书生冷着脸,双拳握的咯吱响:“我倒要看看边家老三长了几颗脑袋!”

        李太平忙一把拉住病书生,陪笑道:“清风兄先消消火气,现在还要以令妹安全为重。边家老三那里我会去,有了消息我在通知你。”

        好说歹说,才把这位动不动就要打生打死的家伙安抚住。李太平长出了一口气,回头望着独孤清清说道。

        “看来这位边三爷,不仅是个大好人,还是个多情种,倒是得见上一见了。”

        独孤清清低头不语,也不知脑子里在想什么。李太平却也没再多说,而是急忙赶回京兆府……

        京兆府内,李太平将他的判断说于甘蔗听。无论是因情生恨,还是拿独孤清清做炉顶,边家这位三爷都是嫌疑最大的。

        捕快们一上午马不停蹄,能找到的人家都问询一遍,汇总来的消息,却只有几件涉及到边家粥铺。

        不过李太平还是第一时间派出更多捕快,对边家周边展开地毯式排查。

        甭管是不是边三爷做下的案子,既然有疑点那就查,直到确定边三爷和本案无关。

        李太平的做法,颇得老捕快认可。干这行久了,捕快们多少总结出一些经验。

        独孤家的小娘那是一般人吗,谁会为了银子绑人勒索独孤家,不怕有钱没命花。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因情而干下糊涂事。

        李太平有过乐善人案子经验,晓得边三爷若真得修炼邪功,想来人是不会藏在地上的,得往下挖才能找得到。

        下午李太平没有直接拜访边三爷,而是在边家周边绕了一大圈,看着那些捕快挨家挨户搜查过去……

        慕品山望着坐在渠水旁发呆的李太平,正打算上前问一句。都这个节骨眼了,你怎么还坐得住。却被一旁的独孤清清抢了先。

        “你在干吗?怎么还不去边家。”

        李太平望着渠水皱眉道:“我在想,如果我是边老三,捉了美人后藏在哪里才更稳妥。”

        边家虽然富有,却也没达到赵家那样,宅子大的吓人,想藏个人也不费劲儿。

        边家肯定是不行的,只能是边老三的私宅,不过想来宅子也不会落在边老三名下……

        一人智穷,两人路宽,只见李太平回头笑道:“两位也别傻站着了,不如坐下一同琢磨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