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情义

第一百一十八章 情义

        大乾长公主可是住在皇城里的金枝玉叶,按理说除了宦官她的住处是不应该有男人的。可偏偏就有这么个男人,整日里跟在长公主身后。

        二黑如今比数月前清明不少,可是看起来依旧呆傻。宫女路过抱刀而站的二黑时,都要调笑几句,二黑却眼不斜视只是看着长公主的背影发呆。

        陈鸾回过身,笑看着二黑,温柔的嘱咐道:“后日里比斗,打赢就好,莫要把人打死了!”

        二黑喜欢看长公主笑,因为笑的很甜,就像邻家的小妹一样。二黑还喜欢看长公主那双水汪汪的眸子,因为每次看到,他的心神都会很平静。

        在二黑的眼里,这世间只有两位亲人,一个是娘亲,另一个便是长公主。

        二黑记得娘前两天还说过,长公主是咱家的大恩人,你得护着她一世平安。

        二黑只听娘和长公主的话,所以长公主现在说的,他牢牢记在心里。

        长公主见二黑点头,便又笑道:“晚间我给你做最喜欢的鲈鱼脍。”

        二黑笑了,也只有长公主亲手给他做鲈鱼脍时,他才会笑。

        陈鸾也不知怎的,每当看到二黑笑时,她都很开心。所以每隔几日,就要亲手弄鲈鱼脍给二黑吃。

        都说帝王家的人无情,这一点陈鸾并不否认。可说来也怪,她发现自打二黑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后,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去逗二黑开心。

        有时夜里惊醒,见到二黑的背影,心里便会踏实,若是见不到便要焦躁不安。

        这种依赖,越发变得难以控制,甚至说只要感受不到二黑的存在,她心中便不安……

        陈鸾弄不清到底是为什么,可有一个人却看得清楚。

        赵十全见过长公主看二黑的眼神,他知道高高在上的仙子动了凡心。可他更知道,长公主和二黑绝对不会有结果,因为圣上不会同意,太子不会同意,甚至整个天下都不会同意。

        他有想过把二黑从长公主身边弄走,甚至还借着跟太子独处的机会,暗示过长公主的心思。可太子却装起了糊涂,当做没听懂。

        跟太子相处久了,赵十全晓得,太子有着一颗玲珑心,不可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那么太子装傻就只有一个原因,他想利用妹妹捆住二黑。宁可亲妹妹将来伤心痛苦,也要留住一名武道高手为己用,赵十全很为陈鸾不值,也很为陈鸾忧心。

        可他能做什么,他赵家除了有钱,好像便什么也不剩了。若是他赵十全有着宗师之上的修为,兴许能改变这一切。

        他现在不过九品,莫说宗师之上,就是宗师他也未曾摸到。他的一身本事过于庞杂,因为从无名师指点。

        赵十全自认武道天赋不弱于人,所以他也起了考书院的想法。虽然书院不教人打架,可那里却是他唯一的选择。

        世间路有千万条,有的时候却没得选。李家大郎现在就没得选,秋冬的事已经把他逼上一条不能后退的路。

        秋冬能不能考上书院,他心里着实没底,也不敢把希望都寄托在院长身上。就像慕品山说的,打铁还需自身硬。

        想要保住自家的小丫头,就得拼命修行,只有成为宗师之上才有跟佛道掰手腕的实力。

        也只有成为宗师之上,才有找无尘要公道的底气。                李太平游历江湖多年,却从未对修为有过如此迫切的追求,曾经还一度刻意压制修为,为的便是多陪陪老道士。

        其实这跟他身份转变有很大关系。以前天地虽广,却只有师徒二人。现在不一样,多了手足兄弟,多了所爱之人。以前肩上扛着的只是道义,现在还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李家后宅,月落池塘,有剑光耀眼……

        李家老爷今日剑技再上台阶,却没有骄傲自满,挂剑放横,反而是不眠不休,更加刻苦用功。

        不明就里的钱满仓,觉得这样很不好,累垮了身子那是要花银子的。再说,欲速则不达,如此浅显的道理,他钱满仓都懂,老爷怎么就转不过来这个弯儿呢。

        钱总管没闹明白,秋冬那小丫鬟却多少弄明白点了。老爷这是怕她后来者居上,以后没了面子。所以小丫头打算把修行缓上一缓,让自家老爷先折腾着,别给太大的压力。

        李家下人不知老爷所想,李家的客人却都心明镜似的。

        红莲妖僧倒是对李太平练剑一事无所谓,在他看来练也好不练也罢,反正没个几十年,这小子是甭想突破宗师之上的。

        墨看山却不这么想,他觉得压力还不够,很想搬来一座山压在那小子肩上,好把那小子的潜力逼出来。

        陈不问是有些心疼的,她可是把这个弟弟,当成了亲弟弟。所以时不时便要叮咛剑西来一番,让他少说两句。因为这人一开口,就没啥好话。

        甭管是下人还是客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心思,唯独慕品山心里没个谱。小丫头一向是个有主见的,行事干脆直接的主,可今日里却也犯了难,不知如何是好。

        盼着那小子早日突破宗师之上,也好登山给师傅见礼,却又担心这么练下去别再入了魔。所以这阵子,在她来说,鼓励和劝慰都不太妥当。

        夜半静晚,慕品山却辗转难眠,不由得起身披了件单衣,来到池塘畔。

        李太平已然完全沉浸在剑意之中,便如自身观一般,感受着手中剑的欢鸣……

        他记得师傅说过,剑虽凡铁却也如一草一木有着生命,那是铸剑人赋予剑的灵性。

        三柴剑,闻名便知剑意。当年铸剑人,兴许便是要打造出砍人如砍柴一样锋利的剑。

        三把剑跟随李太平的日子也不短了,大小战阵也算经历无数。李太平却从未感受到剑也有快乐的时候。

        如今感受到剑的快乐,那是他将剑意真气灌注剑身后发生的。他忽然觉得,三柴剑要的便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剑有长短、厚重,匠人在打造剑身时,便赋予了剑的用途和特性。只有真正的了解手中剑,才能让剑更好的去做它应该做的事情。

        李太平发现三柴剑以锋利为主,那么剑匣中其它几把剑又当如何。正想着抽出青玄,却忽然瞥见一人……

        慕品山只是披了件单薄的外衣,曼妙的身姿便显露无疑。当然,无论乾人女子多开放,也不会光着身子满街跑的。

        小狐狸精再胆大,也不能只穿着柯子就跑来看情郎练剑,那不成了赤裸裸的勾引了么。

        那是一件通体墨绿由天蚕丝制成的紧身衣。天蚕丝弹性十足,韧性极佳,包裹在慕品山玲珑有致的娇躯上,便把那份醉人的妖娆展现的淋漓尽致……

        老皇帝的好意,慕品山领了,至于老皇帝的心意,那就对不住了。李辅国临走时,慕品山摇着头让其带了一句话。

        “铸剑山不兴百官那套。只看心,不看物,以后把歪心思收一收!”

        话是这么说,可东西李辅国却没带回去。这不偷鸡不成蚀把米吗,那可是全身都由天蚕丝制作的,天下间可是再也弄不出第二件了。

        李辅国很心疼,那东西可是能保命的护身符。他是真没想到,圣上会如此坚决的要送此物给美人。

        恐怕弘道帝也没想到,他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响,却送了李太平一份大礼。不然可是要哭天抢地的呕血几升。

        弘道帝有没有吐血不知道,李太平可是流了血。慕品山忙上前扶着情郎关心道。

        “可是练功出了岔子?”

        李太平这阵子气血上涌,忙仰着头也不敢去看慕品山。

        “小事,只是气血过旺,流点血也就好了!”

        嘴上说得轻巧,不过这头还需仰着。倒不是鼻血还在流,而是不敢去低头。

        李太平修心有成,可若是跟千面魔君比还差了天地,即便跟剑西来那木头人比,也要差了许多。他还无法做到时刻以剑意压人欲。

        慕品山心疼的说道:“我看你不是气血过旺,而是心中有火。秋冬也好,无尘也罢,那些事又不是你一个人能抗下来的,干嘛非得苦着自己,没日没夜的练。”

        提起秋冬和无尘,李太平胸腹间的火热,便凉了几分。不由摇头叹道。

        “南宫大哥胸有浩然正气,明道哥哥有诗情画意,剑西来追求剑道极致,他们有的,我李太平都没有。我只是简简单单想给秋冬,给我爹要个公道。”

        说着低下头,望着慕品山那动人的眸子。“守护九妹一生!”

        慕品山娇笑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就不怕你师父在天之灵,呼风唤雨,打雷劈你!”

        李太平忙双手合十,向天一拜说道:“师父,咱不是得先护着家人,才好行侠仗义吗!徒儿可是没忘了太平道的宗旨。”

        慕品山在李太平额头一点,笑骂道:“油嘴滑舌。骨子里的侠义非得藏在心里,怎么拿出来怕我说你假仁假义!”

        李太平笑道:“像南宫大哥那样忧国忧民,先有国再有家的大侠,我李太平自认做不到,虽然我很想成为那样的人……其实我就是一俗人。”

        “看到不公,心里这口气过不去得管,不管不顺畅。见到百姓受苦,兜里又有银子,不掏我睡不着觉。自家人不能受委屈,不然我脊梁挺不直。撞见妖精要抓,不抓到手,我心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