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木匠皇帝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木匠皇帝

        皇城君王之家,天子所在。气势恢宏,威严肃穆,有紫气冲霄,萦绕不散……

        白日里的皇城却与夜间有着大不同。当阳光照落石台,每一步,每一眼皆是震撼。当月光洒下,却又变得阴冷而压抑。

        慕品山夜里见过皇城,那一次她一身黑衣,春风吹散了阴冷,多了一丝妖娆。今日再见皇城,却白衣如雪,让暖日也冷了几分。

        前头引路的,依旧是那位佝偻着身子的老宦官。慕品山晓得,这位看起来眉眼皆笑,人畜无害的老人家,便是这皇城里最恐怖的存在。

        不过自从那夜钟离紫曦大闹嵒悦楼,老太监在她心里便落了一个档次。

        在她看来,三位师兄都能胜过此人,甚至说没有任何悬念。她所见过的宗师之上,皇城里这位无疑是最弱的。

        不过该有的尊敬,她还是有的,毕竟在弱的宗师之上,也不是凡人能够抗衡的。

        慕品山又见太液池,不由皱眉道:“前辈,咱们不是去看老皇帝准备的拜师礼吗。”

        慕品山口中大不敬,李辅国却只捡了想听的听。只见其回身笑道:“仙子稍安勿躁,一会咱们便能见到圣上准备的礼物了。”

        慕品山冷笑道:“不会又是些金银珠宝吧!我师父可是瞧不上那些东西的。”

        “仙子安心,圣上晓得,普通世俗之物难入圣人之眼。这次准备的定然会令圣人满意,令仙子满意。”

        轻舟再渡,彼岸蓬莱,嵒悦依旧,却多了伟岸身姿。

        那是一座抱剑于胸,威武不凡的中年男子雕像。雕像本身由青铜打造,外面镀了一层金漆,脚下踩着一座剑山,阳光下显得甚是耀眼……

        慕品山仰头看着高大雕像,不由心潮澎湃,同时心中暗笑。菜园子里邋里邋遢的师傅,好像没有这么伟岸。整个铸剑山似乎也找不出这样的人来。

        一旁的李辅国见美人浅笑,忙趁热打铁道:“这金身,还有身后之楼,都是圣上送于圣人的。从此,皇城便是圣人的家,也是仙子与几位师兄的家了。”

        “仙子,不如登楼一看。”

        嵒悦楼主体变化不大,只是每一层都多了一处洞府,上面还刻上了几位师兄所在的山峰。

        灵应峰在第九层,洞府门口竟然还挂着一件精美的风铃。慕品山好奇心起,迈步而入。

        很神奇,洞府内部是两层,于她在灵应峰的木屋结构,竟然惊人的一致。

        进得一层,便闻木香,见得字画。木屋内的陈设,是一比一按照小楼还原的,这一点才是令慕品山最为惊讶的。

        铸剑山很少来外人,至于她所在的灵应峰,除了师傅和师兄,更是无人踏足。如此看,那个色老头果然是用了一番心思。

        忽然二楼传来叮叮当当的敲击声,慕品山不由寻声登楼,便瞧见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一个衣着素朴的老人,手握铁锤木条,正蹲在她的闺房里敲敲打打,看起来一丝不苟,就连身后站着人也未曾注意到。

        弘道帝一身粗布麻衣,左手拿着板条,食指上缠着纱布,有猩红渗出……口中还自顾念叨着。

        “床榻换成檀香木就对了,安和心智有助于品山睡眠!”老皇帝的举动,确实令慕品山感到无比惊讶。堂堂大乾天子,竟然干起了匠人的活,着实令人意外和感动。

        当然老皇帝的那点心思,慕品山还是晓得的,所以感动不多,意外不少。

        弘道帝看着自己满意的杰作,点了点头,刚笑着转身,便瞧见了朝思暮想的美人。

        “品山何时来的,怎么也不招呼一声,瞧我这一身灰!”

        慕品山左右四看,好奇的问道:“这些都是圣上亲手弄得?”

        弘道帝尴尬一笑说道:“让品山见笑了,朕手艺还差了点,回头再精修一番,想来便能可心了。”

        弘道帝确实亲自动了手,不过这瞒屋子里,唯独那张木榻是他亲自来的。至于为什么是木榻,想来老色鬼是藏着不堪的。

        “圣上有心了!”

        慕品山没有多说,伸手打痴心妄想的笑脸人,却也不太合适。

        皇帝当木匠,恐怕古往今来这位也是第一人了。就算弘道帝风流成性,这份为美人不顾一切的打法,也令慕品山挑不出理来。

        弘道帝擦了擦手笑道:“不多心,只要师傅和师兄弟住着舒坦,我这劲儿就算没白费。”

        慕品山摇头道:“师傅和师兄离不开铸剑山,享不了清福,倒是让圣上的心思白费了。”

        弘道帝笑道:“师傅和师兄来不了,不还有师姐吗!我见师姐回大兴后,很少回慕府,想来是住不惯热闹的。以后好了,师姐大可在此常住。省得住在太平那小子家里,也不甚方便。”

        弘道帝对慕品山与李太平的不清不楚很是介怀,可又出师无名,不好横加干涉。此次借着拜张鸦九为师,就想把美人弄倒身边,省得让野狗刁了去。

        至于李太平,该给的已经给过了,情分这块算是还完了。那么惦记他女人的事,说不得就要算上一算了。

        听了弘道帝的话,慕品山心中冷笑。自打摘了面纱,天下男人见她无不垂涎三尺,却也见怪不怪。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倒不好逢男人便拔剑杀了。

        见惯了色眯眯的男子,今日在看弘道帝,却依旧不适。老头子一大把年纪,色心不死不说,竟比年轻男子眼神还要毒辣。

        那双眼睛开合间,仿佛能从上到下扒光人的衣服,看个通透。

        见弘道帝毫不掩饰,慕品山俏脸微红又冷,转过头去让过老色鬼要吃人的眼神,冷声道。

        “山不是山,洞不是洞,虽有形,而无灵。不住也罢!”

        弘道帝是什么人,那是榻上厮杀一辈子的悍将,对付美人自有他的一套。

        甭管美人喜不喜欢,讨不讨厌,就是明摆着告诉美人。朕喜欢你,朕想吃了你。

        强硬的打法,先在美人心中留下抹不去的痕迹,站上一席之地。在慢慢吞并扩大,最终独占。

        弘道帝不怕热脸贴冷屁股,更何况于美人面前丢脸,着实算不什么。只见其,望着冰山侧脸,满眼皆笑。

        “师姐不喜欢就不住,啥时喜欢了,啥时再来。只要师姐开心,朕便开心。”

        “对了师姐,上次那身夜行衣,虽说合身,朕却觉着差了点意思,配不上九天飞狐的名号。”

        “不怕师姐笑话,朕这双眼睛可是凡夫俗子比不了的!朕特意命人为师姐量身定做了一套天蚕丝制成的夜行衣。不仅能防刀剑,还冬暖夏凉,内外皆可穿。”

        慕品山实在是听不下去,那一声声师姐叫得她,握剑的手紧了又紧,这阵子都有些发白了。

        只见其冷哼一声:“拜师礼见过了,告辞。”

        说着转身就走,丝毫不给老皇帝说下去的机会。

        慕品山有些弄不懂,以师傅凡事都不上心的为人,怎么会为了人间帝王破例,甚至让打铁师兄坐镇大兴城。

        不过甭管师傅咋想的,反正皇城这种鬼地方,慕品山再也不打算来了。哪怕弘道帝跪下给她磕头,也绝对不会迈进皇城半步……

        一声大吼,一步跨入。李家大堂闯进个红光满面的老和尚,怒瞪双眼环视众人。

        “妖在何处,待神僧收了他。”

        红莲本是凶相之人,这一瞪眼可是吓坏了淑芬姐妹。李太平见状,忙迎了上去,行礼道。

        “神僧驾临,神鬼避让,何况妖魔乎。”

        红莲咧嘴一笑,嘿嘿说道:“你小子就是嘴好!呦呵,宗师啦!来,让神僧瞧瞧,本事可有长进。”

        李太平忙道:“今儿酒菜可是丰盛,神僧就不怕菜凉,酒淡。”

        红莲用力拍了拍李太平的肩膀,把人拍矮了半截,这才笑道:“还是你小子懂事,可是比军神那老头子强多了。二百年未见,竟也不留俺吃酒,恁地抠门。”

        说着便占了李太平的主座,大口吃喝起来。一边吃还一边扭头望着同桌的剑西来说道。

        “你小子不地道,见了神僧连个屁也不放,就知道闷头吃,还有没有点尊老爱幼的侠义心肠。”

        红莲嘴上说着,手下更是不留情,愣是打剑西来筷下抢走了到嘴的肉。

        剑西来向来不服人,越是遇到强者,越是战意高昂。这不本以大半饱,却开启了战斗模式,筷子如剑,下手狠辣,专挑大块肉下手。杯中酒更是仰头便干,毫不留情……

        红莲见状,冷笑道:“小子来劲儿是吧?”

        说着,一把抢过案子上的酒坛,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临了空坛子还再剑西来面前晃了晃……

        剑西来无论喝酒吃肉都像极了漠北之人,去年还和病书生拼酒一夜,哪里肯服人。

        只见其抬头瞥了一眼李太平,朗声道:“肉来,酒来。”

        李太平无奈的摇了摇头,望向钱满仓,说道:“好酒好肉,管饱,管够。”

        李太平倒是不怕吃喝,以现在的身家,那俩人就算撑死了,花销也不过九牛一毛。他怕的是,那俩位喝多了,回头文斗改成武斗,再掀了房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