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动手动脚

第八十章 动手动脚

        大兴城钟离家,这些年一直很低调。钟离履此人更是特立独行,官场上那些烂事他从不掺和。

        作为御史大夫,老头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就算弘道帝有违德行,也不会客气的。这么说吧,朝堂里大小官员,已经被老头子得罪光了,他家门前想不冷清是不可能的。

        钟离紫曦曾经是一代人的美好,不过几十年过去了,能记住的人也不多了。所以就算钟离紫曦回家的消息传开,也没什么人前来拜访。

        今天钟离家来了客人,一个书生气颇浓的俊秀郎君,不过千万别以为这人是个温婉书生,因为他背着剑呢。

        守门护卫,望着年轻人躬身行礼:“真是不巧,老爷还在宫中未归,郎君可投了拜帖明日再来。”

        那郎君却回礼道:“在下是来拜访钟离家另一位主人的。”

        守门人一愣,这才晓得,这郎君竟然是来拜访钟离家老祖中的。

        “不知郎君如何称呼,小的也好禀报家主。”

        那郎君笑道:“在下宁望山,有劳这位大哥了。”

        钟离紫曦依旧住在曾经的闺房之中,这里的东西一直没变。倒不是钟离履念旧,而是钟离家的人丁越来越少,家中还有不少空房间闲置呢。

        当钟离紫曦听说是宁望山来访,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不见!”

        没有任何解释和理由,简简单单就是不见。

        宁望山吃了闭门羹,却也不气,只是笑着朝守门人说道。

        “宁望山明日再来拜访。”

        风里雨里寻师娘,不知受了多少白眼,如今可算守着云开,怎能不见月明……

        周家两兄弟没吃闭门羹,还被李家下人恭恭敬敬的迎进了门。可问题是,客入门主人却不在家,因为主人这阵子正当客人呢。

        两口子吵架,床头吵床尾合,哪来的隔夜仇。这不李太平便登了尚书家的门,赔礼道歉来了。

        可惜正主没见着,却见到了没啥笑脸的尚书大人。

        慕道宗一脸的严肃,仿佛审视下级一般看着李太平。

        “李家公子今日到访,有何贵干啊。”

        李太平心想这不明知故问吗。不过在慕道宗面前,李太平可不敢耍脾气,毕竟惦记人家孙女,你得拿出态度而不是耍态度才行。

        李太平低眉顺目陪着笑说道:“小子刚到大兴城不久,公务缠身未能及时拜见大人,还请大人见谅。”

        说着,忙打怀中取出一物奉上。

        慕道宗接过精致瓷瓶,打开封口一股丹香入鼻,疑惑道:“这是……”

        李太平忙笑道:“去年长寿门英雄宴,小子有幸得了一颗健体丸,一直贴身保管,便是想送给大人。”

        拍慕道宗马屁,金银珠宝这些个俗物是没用的,所以李太平老早便准备了这东西。

        慕道宗听说过长寿丸,却不知这健体丸,不由疑惑的望着李太平。

        “祖父,这健体丸虽不如长寿丸可延年益寿,却也是不多见的好东西。您老服用后,不说百病不侵却也能寒暑不惧,身子清灵。”

        人越老越怕死,这一点无论君王还是百姓都一样。李太平把老人家的喜好,拿捏的死死地,慕道宗想不乐呵都难。

        只见慕道宗面露喜色,微笑道:“难为你有这份孝心,老夫这一关你算是对付过去了。至于那丫头能否给你好脸色,就不是老夫能管的了。”

        正说着,却听大堂外传来一声冷哼。只见慕品山一身白衣,冷着脸走了进来,盯着祖父手中的瓷瓶说道。

        “一颗健体丸就把您老收买了?嘴里成天念叨的宝贝孙女,就这么不值钱!”

        李太平忙上前陪笑道:“老人家身子骨硬朗就是咱们晚辈的福气,九妹应该高兴才是,哪能跟祖父这么说话。”

        慕品山眼皮一翻,斥责道:“祖父长祖父短的,哪个是你祖父,别在这里瞎套近乎。”

        慕道宗忙把瓷瓶揣进怀中,随后一拍额头说道:“瞧我这记性,还有两个折子没送上去,可是不能耽误了。”

        说着起身就要走,却被慕品山拦了下来。

        “健体丸给我。”

        好东西没到手,给谁都不难受,一旦进了兜,再往出拿任谁都是不舍的。

        只见慕道宗转过头朝李太平眨了眨眼。便见李太平忙上前,拦在二人之间,笑嘻嘻的说道。

        “九妹,祖父掌天下山泽,可不能耽误了正事,这健体丸的事咱们回头再说。”

        说着,李太平还偷偷朝慕道宗摆手……

        这阵老头子腿脚利索的很,转眼便跑出了正堂。慕品山还想去追,却被李太平从后面一把抱住……

        慕道宗回过头微微一笑,随后大步离去。

        自家宝贝孙女喜欢上李国泰的后人,慕道宗一开始是极力反对的。这事慕道宗还亲自派人去山上问过,得到回复后,才算是认可了李太平这个人。

        一个有望冲击宗师之上的年轻人,大乾朝还是不多见的。一旦两个孩子都成了宗师之上,未来生的娃岂非更了不得。

        老头子看得可不仅仅是当下,还有未来。当初他觉着齐王和晋王不错,不过现在看来,活百年和数百年,哪个更有分量,他还是能拎得清的。那么,刚刚冷脸也不过是给那小子一个下马威罢了。

        慕品山虽然也是宗师,可毕竟不是天枢境,想要从李太平的臂弯中挣脱,她哪里能做得到。

        更何况这阵子身子早没了力气,只能冷着脸,骂道:“大色狼,赶紧放开。光天化日之下让人见了,我哪还有脸活。”

        李太平却不松手,反而一把抱起慕品山,就往角落里走,嘴上还笑道。

        “那就寻个没人的地方好了,等到夜里,怕是等不及了!”

        太白山千年冰洞,若非有上官九悔那个恶人在,就两人练双修功法的那些个暧昧动作,恐怕李太平早吧慕品山吃个干净了。

        这阵子软玉温香在怀,慕品山又是个媚人骨髓的美人坯子,李太平却是有些把持不住的。

        慕品山着实有些怕了,不由狠狠在李太平肋上掐了一把。

        “别闹了,没到宗师之上,是会坏了修为的!”

        李太平也不撒手,还再慕品山身上狠狠的嗅了一口,这才说道:“你也晓得未到宗师之上不能胡来,那你还冤枉我偷嘴,吃了我家婢女!”

        “故意栽赃陷害,本官岂能轻饶。”

        正堂角落里,顿时传来慕品山求饶的声音。可就算她喊破喉咙也无用,这阵子大总管正站在正堂门口摇头苦笑呢。

        大总管很无语,以他的身份这时进去,小丫头还不得羞愧死。没得办法,只好守在门口,防止不开眼的下人,见了不该见的。

        冰山在烈日下会融化,美人在魔掌之中也只能低声求饶。

        李太平大获全胜,带着一脸娇羞的慕品山回了李家。

        向来不易亲近的慕品山,这阵子就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因为她着实怕了大色狼的那双爪子。

        二人刚回到李家,便见到了两位客人。只见其中一人,欢呼一声跑到慕品山身前,转着圈上下打量,忽然面生怒色。

        “谁,是谁?敢欺负我姐姐!瞧瞧,这大手印还在,我非找他拼命不可!”

        说着,颤抖的指着白衣翘臀,一副生不如死的绝望表情。

        慕品山脸上一热,白了李太平一眼,随后揪住眼前人的耳朵骂道。

        “臭小子,少在这胡言乱语,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澹台修哭丧着脸说道:“怎么有人敢抢在修儿之前下手,我——我……”

        “我你个大头鬼。”

        只见慕品山揪着澹台修的耳朵,捂着那臭小子的嘴,将其拖往后宅……

        李太平朝澹台灭明行了礼,这才开口道:“先生一切安好,小子也就放心了。”

        澹台灭明这些日子一直提心吊胆,直到今日听说李太平安然归来的消息,心里才踏实了许多。

        “回来就好!不然老夫可就成了罪人了。”

        李太平笑道:“先生言重了,此事并不能怪先生的。”

        李太平将那日之后的事,简单诉说一番,这才谈起先生为何要来大兴城。

        澹台灭明笑道:“不能不来,拓跋家与新罗人联手的事,得找圣上要个说法。不然用不了几年,我和东方慕白这些年辛辛苦苦维持的平衡,就要被拓跋迥打破了。”

        李太平皱眉道:“拓跋迥和新罗人联手?何时的事,他儿子可还在大兴城,就不怕圣上翻脸。”

        澹台灭明摇头苦笑道:“正因拓跋平川在大兴,圣上才疏于提防,让拓跋迥钻了空子。现在想给新罗国施压,恐怕是没什么用了。”

        李太平问道:“先生可面见圣上?”

        “见是见了,不过圣上却给老夫出了个难题!”

        李太平很纳闷,这都什么时候了,圣上还要玩手段。

        “看先生为难的样子,恐怕难题不好解啊!”

        澹台灭明苦笑道:“何止不好解,压根就是无解。”

        “圣上说,钟离紫曦干涉朝政,让老夫想办法把她劝走。”

        李太平皱眉道:“钟离紫曦何人?竟然让先生如此头痛。”

        忽然李太平想起什么,拍腿说道:“是那个大乾朝的第一美人。”

        澹台灭明叹道:“何止是第一美,现在人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