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战东都 五

第六十四章 战东都 五

        星空下剑斩红脸秃驴,这么壮观的一幕,英雄楼里里外外可是瞧得清清楚楚。

        劫杀王忠的申功行被下了一大跳,手底下不由得慌乱了几分。

        王忠则信心暴涨,掌法更加凌厉。

        一旁的厉夏笑了笑,转身朝英雄楼深处走去,同时开口道。

        “我去看看,无需担心。”

        申功行见状,这才安了心……

        小院中,苦海一脸惊恐的望着李太平。

        “你到底是何人?”

        李太平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笑道:“当年在大雪山接了个活,本以为你们兄弟俩早不在人间了,未曾想还真撞上了!”

        “大雪山秘法今日我便帮你还了,我和缚日罗头陀的那点账也就两清了。”

        说着,李太平欺身而上,以外加功法战苦海。

        只剩下一只手臂,又催发过秘法的苦海,一拳难敌双手,这阵子苦的不能再苦了。

        钢筋铁骨,被捶打千百次也会弯、会断的。

        苦海仰躺在他自己刨的深坑之中,双眼无神的望着大雪山方向。

        他全身筋骨硬生生被李太平打断了。现在的他和不省人事的苦河,也不知谁更惨一些。

        苦海口中有血水涌出,他咳着血,自言自语道。

        “师傅,我和苦河把大雪山秘法还给您了,恳请师傅饶了苦河一命,这些错都是徒儿一人所谓,不关苦河的事。”

        李太平走上前,踏着苦海胸口说道:“你师傅的秘法你们兄弟还了,可我哥哥的伤,你俩还没还呢!”

        就再李太平要一脚送苦海上路的时候,一道身影飞进小院。

        “太平兄,脚下留人!”

        李太平扭过身,便见到一个比他不知俊美多少倍的银发男子。

        “你说留就留,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厉夏笑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不是,太平兄给个面子,天下城是不会忘的。”

        李太平抬起脚,走向厉夏,口中笑道:“王家二爷可没本事驱使厉大公子,看来今夜之事……”

        忽然李太平皱着眉头闭口不言……

        “夹皮沟有你,长春亭有你,汝阴西湖有你,秦淮河畔还有你。每次有你我都倒霉,看来是你方的我喽!”

        “或者说,都是你在背后害我了!”

        厉夏笑道:“太平兄误会了……”

        话音未落,厉夏便一指点出,而李太平的剑这一刻也没闲着。

        只见李太平踏步出剑,上来便是人之势的“九步千里”。

        指剑相交,两人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一步未退。

        李太平心中暗道“修罗指!”,同时再出一剑……

        这一次李太平看得清楚,厉夏又换了小拇指迎上他的剑尖。

        “道门,阴阳指!”

        二人再一次平分秋色,李太平眉头微皱。

        李太平出第三剑,厉夏以中指迎之。

        “金刚指!”

        双方再次打平。李太平面露凝重,这小子不会把天下指法学全了吧。

        果然不出李太平所料,厉夏十指修长如玉,每一指都修成一门功法。

        当李太平出第五剑时,厉夏才退了小半步。也正因这小半步,李太平的人之势则更胜。

        第六剑,厉夏万年不变的春风脸不见了。

        一阵气旋在剑指相交时形成,厉夏被迫再退一步。

        李太平踏步出剑。这一剑,势更足,意更浓。

        厉夏大拇指按在剑身,长剑震颤,剑鸣不止……

        下一刻,厉夏借着反震之力腾身而起,同时隔空一指点向昏迷不醒的南宫守……

        攻敌之必救,李太平不得不横移数丈挡在南宫守身前。

        剑刺指劲儿散,李太平反而感觉一阵憋闷,因为那一指徒有其表,不含半点杀意。

        “太平兄勿送,他日江湖有缘再见!”

        远处传来厉夏爽朗的笑声……

        当李太平抱着南宫守出了小院,申功行见事不好,也脚底抹油溜了……

        没有高手阻拦,显然一群乌合之众,是拦不住王忠的。

        英雄楼内,王家二爷没想到,最后败的竟然是自己。

        他没有回王家,他来到英雄楼最高处,看着东都城,打怀中掏出一封信件。

        这是他今早写好的,他若输这封信便会派上用处。

        王忠没能见到王义最后一面,他抽出那封信……

        “成王败寇,无需多说。弟死,望长兄念及亲情,善待我那痴儿!最后跟哥哥唠叨一句。弟乃东都城黎帮舵主,黎帮大事已成,兄莫要以卵击石。”

        王忠将今日之事压了下去,只说王义被盗匪所害。

        王单叶跪在灵堂之中,望着那红木棺椁眼中一片茫然。

        他爹死了,娘亲哭的很伤心,这个家没人管他了。自由就在眼前,可是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大伯就站在身旁,还给他拿来蒲团,怕他跪久了膝盖会痛。可为什么一向和善的大伯,却对娘亲很是冷淡,甚至他能感受到一丝敌意。

        忽然王单叶抬起头望着大伯说道:“我爹是怎么死的?”

        王忠很诧异,手轻轻搭在王单叶肩膀,轻声细语的说道:“你爹死于匪患!”

        王单叶皱着眉头,突然开口道:“大伯,我要读书,我要学武。”

        王忠点了点头,笑道:“单叶长大了!”

        “我要去书院读书,去铸剑山学武!”

        王忠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整日里傻笑的侄儿,竟然知道书院和铸剑山。

        “好孩子,等你父入土为安,大伯亲自送你去大兴城。”

        东都内的名流绅仕,倾城而动,纷纷带着厚礼前来祭拜这位曾经搅动风云的王家二爷。

        福王家的老管家也来了,祭拜过后,特地来到王忠面前,盯着王忠说道。

        “家主还差王爷一个交代,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弟弟。”

        王忠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去的。”

        福王府,南宫守的伤势已经稳住,性命算是无忧。只是没了右臂的他,一旦醒来……

        李太平守在其身旁,直到外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道香风涌进,冲散了满屋子的草药味。一身鹅黄碎花裙的陈不问,俯身摸了摸南宫守空荡的衣袖,皱眉道。

        “是谁?”

        李太平叹息道:“重伤大哥的人已被我杀了,指使者王义也已自杀!”

        陈不问二话不说,转身拉着剑西来便走。

        福王休息了几个时辰,精神好了许多,这阵子听说闺女回来了,硬是拖着酸软的身子,赶了过来。

        自家闺女是个什么性格,福王比谁心里都有数。温婉之人性子好,可往往这种人,一旦动怒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小山一样的身子往门口一站,便堵得死死的。

        陈不问看见了脸色苍白的福王,气得手指微抖。

        “阿爷,让开!”

        福王忙朝闺女身后一言不发的剑西来眨眼,一边陪笑道:“问儿莫急,王忠已经答应给咱家一个交代了。”

        一旁的剑西来也开口了,只不过那话并非福王想听到的。

        “杀谁?你说!”

        简单直接,只要陈不问报个名就好。

        剑西来在福王家住的时日可不短,福王早就摸透了这小子。心中明了,只要闺女说个名,哪怕是宗师之上,这小子也敢去杀的。

        “再等等,再等等!”

        陈不问低着头,剑西来便不再追问,却听此时下人跑来说道。

        “王家家主王忠来访。”

        李太平起身,朝一旁的侍女说道:“看好我大哥,我去去就回!”

        大哥少了一臂,那些该死之人也都死了,可大哥想要的东西,还没拿到手。

        “王爷咱们去看看吧,若是王忠的交代没有诚意,那就让他拿出诚意。”

        福王家的正堂大厅,宽敞气派,可此时的王忠却憋闷的很,仿佛胸口压着一块大石一般。

        当福王肉山一样的身子迈入正堂时,一把浑厚憨傻的声音突然响起,同时一道高大的身影扑了出去……

        “不问姐姐!”

        只见王单叶一把抱住陈不问,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陈不问的手僵住了,面对此时的王单叶,她不知如何是好。

        “我爹死了,被盗匪杀死了,我要学武替爹爹报仇!”

        陈不问看了看王忠,又转过头看着众人,却见这些人把头扭了过去……

        福王走到闺女身旁,轻声低语道:“带他出去吧。”

        陈不问拉着比她高出一头的王单叶离开了正堂,而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剑西来却没动。

        短暂的尴尬过后,王忠抱拳作揖道:“舍弟之错,便是王家之错,忠愿听王爷发落。”

        王忠将昨日之事详细说与众人,不过关于王义夺权之事,他却说是受黎帮蛊惑。

        “黎帮”二字再次出现,不由得让李太平想起老道士的话。

        向来不多言不多语的剑西来忽然开口道。

        “我和不问游历时,亲眼目睹了襄城郡伏牛门内斗,似乎也跟黎帮有关!这黎帮到底是个什么帮派?”

        李太平想了想,说道:“品山也说过,新平县霍家大公子也是黎帮中人。我就在想,这黎帮到底为何物,为何连制陶的人也收!”

        王忠打怀中取出一封信,说道:“诸位看看吧!”

        福王将信件交给李太平,随后说道:“将死之人,其言也善!王义写的本王相信。”

        “大势已成,莫要以卵击石!”

        李太平念叨了一句,随后望向王忠:“东都之主,手下精兵过万,这都算以卵击石,黎帮岂非比拓跋家还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