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敢不敢吃

第五十二章 敢不敢吃

        大兴城,万家灯火通明,夜深人未静。

        延福坊西北角,一处五进的宅院。宅院的大门紧闭着,院子里除了巡夜的守卫,安静的有些可怕。

        这么安静的大宅,是有些不正常的,要知道能在大兴城内拥有这么大一处宅院,可都是一些非富即贵之人。

        富贵人家有钱,有钱下人就多,人多了想要安安静静是不可能的。

        忙活了一天,老爷小妾寻欢乐,下人也不能倒头就睡不是。点上一盏油灯,弄俩小菜,喝上一壶岂不快哉……

        高墙旁,一棵老树上,坐着个身背剑匣,手握横刀的年轻郎君。

        只见那郎君望着异常安静的大宅,嘴角挂上了冷笑。

        今夜老子就让你们魂游九幽地府不归来,也好叫陈标知晓,这世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主,大有人在。

        年轻郎君仰躺在粗壮的树枝上,心中发狠的同时,却打起了盹。看来是打算动手前,先美美的睡上一觉……

        心想事成,心里自然美。这阵子嵒悦楼上的人,心里就很美,美的甚至有些得意忘形。

        夜行衣不但要黑,还要紧,可不能翻房跃脊时成了累赘。

        今天慕品山这身夜行衣,就很紧,很合身,没有半分多余。

        杨柳细腰一握之,柔美曲线腿修长,款步轻移间汹涌澎湃。美人如妖狐降世,让天地无光,让人心醉了美色。

        弘道帝当皇子的时候是蛟龙,登基为帝后虽然化作真龙,可他那淫邪的性子,不但没有收敛,反而一发不可收拾。

        太子的一颗长寿丸,又让他找回当年雄风,这心里的痒可就止不住了。

        此时弘道帝见慕品山面色不悦,眸子中透出一股寒意,让这夏日的夜,也冷了几分。

        冷艳美人,这是弘道帝心中最爱,只见其尴尬的笑道:“朕失态了,让品山笑话了!不过话说回来,朕虽说是九五之尊,可在品山的绝色面前,朕也是个男人,还请品山莫怪!”

        话说的很诚恳,可慕品山怎么觉着,眼前这位圣人,就像邻居家的色老头。看着她时,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弘道帝见慕品山眉头微皱,忙笑道:“今日本是皇后设宴,很不巧,皇后身子入夜的时候有些不适,便委托朕一定要亲自陪宴,可不能冷落了品山。”

        见慕品山不言语,弘道帝朝李辅国使了个眼色。只见李辅国,陪笑道:“品山且先坐,老奴这就命人把宝贝一样一样呈上来,也好过过目,帮圣人选上一选。”

        慕品山本想扭头就走的,至于皇帝的面子,在她看来并没有那么值钱。不过李辅国的话,还是让她改变了主意。能黑几件宝贝回山送师傅也是好的。

        第一件宝贝正是头些日子,金玉楼送来的珠子。只见弘道帝亲自起身,从侍女手中接过盒子,端到慕品山眼前。

        “这颗黑珍珠,朕第一次见时,着实被震撼到了。她是那么的璀璨夺目,完美无瑕,如人间绝色让人爱不释手!”

        “世间女子千千万,可朕觉得能配得上这颗珠子的人,唯有品山一人。”

        弘道帝一边说,一边从上到下打量着眼前的绝色女子,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欲望。

        他得让眼前女子知晓他的心意,哪怕此女翻脸动手。  弘道帝一辈子见过太多女子,对付女人他是很有一手的。在他看来,性子越烈,越有难度,驯服起来才越有意思,他才越有成就感。

        慕品山抬起头,望着弘道帝,忽然媚笑道:“那品山就谢圣上了,圣上可还有宝贝,不如一起呈上来。”

        九天飞狐,那是得了道的狐狸,其道行之深可是探不见底的。

        只见慕品山站起身,含羞白了一眼弘道帝,随后身子前倾,柳腰伸展臀微翘,盯着珠子,眼光流转……

        一颦一笑,一动一静,皆有韵致,尽显倾世媚骨。

        此刻弘道帝眼中的慕品山,简直就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那圆润的美腿,那弧度完美的翘臀,那伸展的腰肢……

        弘道帝觉得别说要他内库里的宝贝,就算要他的老命和这个天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利使心迷,    色令智昏,弘道帝这一辈子输就输在他那份色心上。但凡他能把放在女人肚皮上的心思,收一收,这个国家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君之德行,关乎天下。厚德方能载物,而弘道帝的德行不够,哪怕他的手腕再厉害,也难让世人尊服。

        弘道帝已然被慕品山迷得丢了魂,李辅国好几次想尽奴才的本分提醒一句,可最终都没能张开口。

        他摇头叹息,看着那小狐狸精将一件件稀世珍宝据为己有,他的心很痛,那些宝贝若是换成银子,百官的月银还用犯愁吗!将士的赏赐还用欠着吗!

        大乾朝女子向来开放,袒胸露乳,玉腿横陈的可是大有人在。对于慕品山来说,看两眼死不了人,再说捂得这么严实,这个死老头子也看不到啥。

        慕品山心中冷笑,看吧,好好看,看姑奶奶把你这里扫荡一空,让你个死老头后悔都没处哭去。

        就在弘道帝,被慕品山迷的神魂颠倒时,忽然楼外传来一声娇媚冷笑……

        “几十年不见,依旧是这副死相,陈家人的脸算是让你丢光了!”

        一绝美女子踏空登楼信步而行。只见其,柳眉微挑,贝齿轻起:“嵒悦楼!就为了铸剑山的小狐狸精,好大的手笔啊!”

        突然出现的女子,不但吓到了丢了魂的弘道帝,也把李辅国吓得不轻。

        能让李辅国毫无所觉,那么想要弘道帝的命,李辅国也只能干瞪眼。

        李辅国一步挡在弘道帝身前,望着踏空登楼的绝色女子,眉头已然皱到了一起。他下意识的退了半步,差点将身后弘道帝撞了个跟头。

        这一切慕品山看在眼中,她很想笑,看来弘道帝的老相好很不简单,这阵子抓了弘道帝的丑态,说不得便要打骂一番。

        只见此时,弘道帝颤抖的指着不断逼近的女子,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大声嚷道。

        “你不要过来,你不能杀我,我是当今天子,你不可逆天行事,否则是要遭天谴的!”

        那女子依旧微笑,依旧缓步而行,这一切看在弘道帝眼里,仿佛那女子的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头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只见弘道帝丢了帝王的威严,苦苦哀求道。

        “子曦,你就放过我吧!当年我一时糊涂,对你起了色心,可毕竟也没把你怎么样,你又何必如此相逼!”

        钟离子曦冷笑道:“当年你若是把我怎么样了,你还焉有命在。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钟离子曦回来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听到钟离子曦的话,弘道帝直感腿肚子转筋,差点没当场跪下来。

        “子曦,这些年我待钟离家不薄啊,钟离履现在都官居御史大夫了,您就抬抬手可好。”

        钟离子曦随手将挡在身前的李辅国,像赶苍蝇一样拍飞。

        “长能耐了,赶挡我的路!是不是想让我,再教教你如何做人。”

        李辅国不敢抬头看钟离子曦,他还记得当年钟离子曦杀进皇城,把他和弘道帝一顿毒打,若非军神老人家出面,他和弘道帝就得让这疯女人活活打死。

        弘道帝见钟离子曦逼近,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的地上,声色俱厉的吼道。

        “你还想怎样,难道非得要了朕的命,你才甘心!”

        钟离子曦俯视这弘道帝,忽然妩媚一笑:“瞧瞧,就这点胆子,还想霸占铸剑山的小丫头!”

        说着钟离子曦回手一召,慕品山便感觉被一支大手握住,隔空抓到弘道帝面前。

        “九天飞狐果然貌美,比我年轻时也要美上几分!无怪你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想染指这丫头!”

        说着钟离子曦望向弘道帝,冷声道:“今日我便让你得偿所愿,只要你有胆子霸王硬上弓,我便饶了你!”

        弘道帝哪敢相信这个女人的话,就算这女人说得是真的,他也不敢。

        张鸦九和他那些徒弟,可是比眼前这个女人还不讲理。

        他可以哄骗慕品山,可以去驯服慕品山,唯独不敢来硬的,不然他的命保不住,他陈家的江山,说不准也得易主。

        “子曦,你就饶了我吧!从此以后,朕洗心革面,再也不碰女人还不行吗!”

        慕品山身子一轻,却依旧口不能言,她一肚子气半点也撒不出来。

        却见这时,钟离子曦望着弘道帝笑道:“你说的,我可没逼你,若是被我发现你睡女人,后果你知道的。”

        说着,钟离子曦转身便走。今日的目的达到了,她就是想把弘道帝滚下皇帝宝座之前,好好折磨他一番。

        忽然正要踏空而去的钟离子曦回过头来,这可把长出了一口气的弘道帝和李辅国,又下个半死。

        “小丫头,跟我走吧。不然那老色鬼,若是狠下心,没准真的会吃了你。”

        让钟离子曦这么一闹,慕品山也不敢呆下去了。她倒是不怕色老头,可她怕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神经女……

        大兴城钟离家,钟离履这阵子还未睡,忽然他感觉一阵微风吹过,便见房内多了个背对着他的苗条女子……

        钟离履很淡定,他一辈子行得正坐得端,没做过啥亏心事,就算半夜鬼敲门,他又何惧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