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规矩就是规矩

第二十九章 规矩就是规矩

        大兴城的早晨与以往没有多大不同,除了早早便开了门的各家赌坊。

        赌坊一般要晌午时才会开门迎客,可今儿却破了例,因为一大早便有人来打门,而且人还不少,看起来还挺急。

        不能不急,昨日芙蓉园那一战,清晨时分便传开了,特别是下了重注的人,这阵子可是慌得很,有得已经开始借银子了。

        有些人押了全身家当,赌剑北狂胜,可现在看来,就算两个剑北狂也打不过那个叫李太平的年轻人。

        这些拿命赌的,不得不舍了脸皮到处借银子,好趁着赌坊赔率还没改之前,押那该死的小子胜……

        一大早侯文远便打小门来了李家,找上了李太平。

        李太平见皱眉而来的叔父,忙笑着迎了上去。

        “叔父来得正巧,秋冬刚准备了早餐,就在小侄这吃一口吧!”

        侯文远点了点头,随后驱散下人,说道:“昨晚你一剑败三宗师,大兴城已经传开了,剑北狂说不好此时已经去了京兆尹!”

        李太平笑道:“叔父放心,就算剑北狂取消约斗,也不打紧,小子已经想好了对策!”

        侯文远疑惑的问道:“哦,那说来听听!”

        李太平神神秘秘的,附耳嘀咕了几句……

        侯文远皱眉道:“办法是不错,可理由是不是有些牵强?再说,这么做对你的名声不好,要不……”

        “小侄的名声不值钱,也无所谓!只要大鱼上钩,丢些脸也是值得的。”

        侯文远见侄儿心意已决,不由说道:“需要叔父做什么?”

        李太平笑道:“还真得叔父帮一把,多一些看热闹的人才成!”

        侯文远点头道:“这些事好办,不过你有没有把握,别真得受了伤!”

        侯文远吃过早餐,才回得府。随着侯文远回府,没多久一件事便在大兴城内传开了……

        去年军神老爷子大寿,张鸦九的爱徒,慕道宗的宝贝孙女,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过一句话。

        “想看看大兴城内,有没有年轻郎君愿意为我接这一剑的!”

        这不昨日里在芙蓉园大展神威的小郎君,见了九天飞狐起了色心,便想要接一剑试试。

        这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就连齐王都信了。不过齐王可不认为,这是李太平临时起意,很大可能是那俩人串通好演给天下人看的。

        只见齐王府,顶盔掼甲正打算去军营的齐王殿下,猛地拔出宝剑,砍折了一根回廊里的梁柱,恶狠狠的说道。

        “那小子有什么好,你非要这么急着告诉天下人,你已然有了真命天子!你俩演这一出,骗得过天下人,可骗不过我!今日本王倒要看看,你慕品山是如何放水假打的!”

        在齐王看来,这事是李太平和慕品山,打算向天下人公布他俩的关系,所以齐王不但要看,还得伸手管一管。

        李辅国收到消息,第一时间便禀告了弘道帝,因为那个女人弘道帝是非常在意的。

        只见弘道帝皱着眉头说道:“那小子能否接下品山一剑?”

        李辅国摇头道:“若是寿宴那一剑,我怕那小子骨头渣也剩不下!”

        弘道帝长出了一口气,却又正色道:“那小子吃点苦头可以,但还不能死!辅国跑一趟,把人救下来,回头朕亲自登门,给品山赔礼道歉!”

        望着李辅国领命而去,弘道帝的心情大好,因为他既可以卖个人情给李太平,又可以借机拜访心心念的美人,可谓一箭双雕,一举两得。

        屏风后的美人跑了出来,扑到弘道帝怀里问道:“圣上两眼发光,那品山到底何许人也,圣上还要给她赔礼?”

        弘道帝大笑着将美人抱了起来,一边往屏风后走去,一边说道。

        “到时你便会知道,现在吗,先让你知道朕的厉害……”

        李辅国并未走远,弘道帝的话他是听在耳里的。只见其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位皇帝他伺候了一辈子,也算是个精明的主子,就是把女人看得太重!

        只要他看上眼的女人,便敢下手,当年就连钟离家那个女人也敢招惹,若非那女子还算冷静,估计几十年前,皇帝便换人了!

        李辅国苦笑着离去,身为家奴无论主子对错,他都得担着,而且明知那小姑娘浑身都是刺,他也得想办法圆了主子的梦!

        他是个阉货,无论修为多高,都很难让人心生敬佩。若是有一天弘道帝将他一脚踢开,权势、财富,一切的一切,便都将离他而去。他不想有那一天,所以昧良心的事,他还得干下去……

        这天下间,心头能不蒙尘的人恐怕不多,但秋义浓绝对可以算一个。

        秋义浓这辈子活得简单,做事情一直都按照书院的规矩来,因为书院的规矩已然成了他做人的准则,所以无论是谁也别想在他这打破规矩,就算院长也不行。

        老道士在去马邑郡之前,曾经来过书院,找过院长。老道士走后,院长找到了秋义浓,跟他说书院今年要招学子,这个秋义浓没意见,可院长接下来的话,秋义浓却不同意了。

        老道士是来走后门的,想让书院破例把他那个徒弟招进书院,而且是不用考核那种。

        院长答应了,可到秋义浓那却被挡了回去。虽说秋义浓很看好李太平,可他不认为这么做是对的,他觉得这不公平,而且也坏了规矩。

        所以当他得知李太平到了大兴城,其实是想亲自跑一趟的,不过又一想,以他的身份这个事他去做不合适,便让独孤清清帮着带个话,让李太平自己去参加书院今年的招生考核。

        他看好李太平,但他不会在考核中放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将规矩看得比命还重的人。

        院长有时也会说他,不知变通既是你的缺点,也是你的优点。

        因为不知变通,秋义浓将无法堪颇枷锁,迈入圣人行列。但也正因他不知变通,他这辈子活得不累,不悔,比所有人活得都简单通透。

        秋义浓记得老师还说过,你小师妹活得像你一样简单,可却比你懂得变通,你应该跟你小师妹学一学,如果你还想成圣的话。

        可秋义浓的话,却让院长无语。秋义浓说,书院已经有老师了,如果再有第二个圣人,我希望是小师妹。

        独孤清清输了李太平一剑,可她并未在意。回到书院后,她又回到了一弯月牙的上善湖,光着脚丫,捧起了手中古书……

        淡泊名利,不染尘烟,不刻意追求,不刻意躲避,心之所向一切顺其自然。                  这样的女子很可爱,最起码在陈治眼里,师姐便是这世上最美丽纯净的女子。

        可陈治很清楚,他没那个福分,因为多年过去,那女子对他依旧淡如止水。所以陈治只是欣赏,从未打算更进一步,因为他觉着现在就挺好。

        陈治今日又来了上善湖,因为他听说了一个消息,他认为师姐兴许会感兴趣。

        他会这么想,因为一向言语不多的师姐,昨日在江面上可是和李太平说了很多话,随后还跑了趟李家。

        陈治到是不认为,师姐是动了凡心,但师姐兴许对李太平这个人很感兴趣。

        陈治还未走进停中,便见独孤清清头也不回的笑道:“昨日烦了我一天,怎么今日也不打算让师姐消消停停的看会书吗?”

        陈治忙道:“师姐,我今天听说了一件事,便猜师姐没准会想去看上一看!”

        独孤清清依旧淡然的说道:“一大早跑我这来,若不让你说,倒显得我这个做师姐的不近人情了!说吧,什么事……”

        陈治笑呵呵的坐到独孤清清身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只见独孤清清皱眉道:“昨日我去他家,看起来他和那慕品山的关系应该不浅啊!怎么今天又闹这一出?这事倒是蛮有意思的!”

        陈治说道:“我就说师姐会感兴趣吧!”

        却见独孤清清微微一笑,捧起古书道:“感兴趣也不去,有那时间看会书岂不更有趣!”

        陈治正大感失落时,独孤清清又转头笑道:“你恩人的事,你肯定是要去得吧?记得告诉我结果便好!”

        陈治笑呵呵的离开了上善湖,而独孤清清依旧捧着古书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这阵子李太平是做不到了,因为自家那个笨丫头,实在是笨得厉害。

        “我都说打扮的漂亮点了,你这衣服倒是换了,可你能不能描个眉,画个眼啊?咱们今天要高调行事,你不能如此糊弄的!”

        秋冬皱眉道:“老爷,我只是抱剑匣的婢女,不好太张扬吧?”

        “瞧瞧,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这脑子咋就不开窍呢?你看老爷我,是不是换了华服,是不是值钱的都挂在了身上?”

        秋冬上下打量一番,不由低头轻语。

        “看着还没以前顺眼呢!还不如换回以前的打扮了!”

        李太平摇头气道:“朽木不可雕也!今儿个这么重要的日子,好不好看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彰显咱门的身份!”

        “慕府那是哪里,那是大乾朝工部尚书府邸,穿得寒酸了,岂不让人笑话!听老爷的,赶紧去打扮漂亮的,没有首饰就去隔壁找离人借,就说我借的!”

        望着小婢女不情愿的背影,李太平心中很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