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晋王陈治

第二十一章 晋王陈治

        齐王这辈子最喜欢的是战阵厮杀,然后是那个争夺许久的皇帝宝座,再然后便是那冷若冰霜,媚骨天生的绝色女子。

        看到李太平,齐王就又想起了铸剑山的美人,潜藏于心底的杀机,便又开始动了。

        齐王早有弄死李太平的想法,可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而作罢,不过今天这个机会似乎来了,所以齐王笑着走到条案前。

        “二位好久不见!本王还记得长春亭,太平那惊鸿一剑,便斩了一位金身罗汉,本王时常想起,便要赞叹一番!”

        齐王的不友善,当日在长春亭时,李太平便感受到了。不过甭管齐王心里是咋想的,现在人家可是面带微笑的打招呼,显然不吭声是会让人嘲笑没礼数的。

        只见李太平和王单枫起身施礼,同时李太平笑道:“齐王殿下过赞了,在下的剑法很是稀松平常的。”

        却见齐王回头瞥了一眼,微笑着说道。

        “太平过谦了,这不好!若是没有新罗国昔弈道王子在,倒也无所谓,可本王多次在他面前夸赞你的剑术,若是过谦,那是会丢咱乾人脸面的!”

        李太平心想,你这是要给老子下套啊!不由笑道。

        “殿下言重了,在下的剑法,在咱人才济济的大乾朝,可是算不得什么登不上台面的!所以啊,这丢脸只是丢李太平的脸,可跟咱乾人的脸面不搭边。”

        齐王笑道:“若是本王没记错,败在太平剑下的宗师,也有两三位之多了,大乾朝年轻一代中,可是没有几人有这个战绩的!而弈道王子,一路问剑而来,便是想见一见像太平这样的剑术大家……”

        齐王和李太平这番对话,太子和长公主是看在眼里的。兄妹俩很了解齐王的性子,知道齐王这是憋着坏想要坑李太平呢。

        可知道归知道,兄妹俩却抱着膀乐见其成,因为那会将李太平彻底推到齐王的对立面。

        敌人的敌人虽然不一定是自己人,但肯定可以相互联手御敌的,因为大家是有着共同敌人的。

        齐王说了这么多,昔弈道虽然不是乾人,却也听明白了,所以只见其大步上前,抱拳行礼。

        “弈道不远万里来到大兴城,怀揣着一颗赤诚的问剑之心,还请这位兄台,一定要指教一二才好!”

        李太平瞥了一眼小白胖子,不由心道,你好歹一国王子,怎么跟缺心眼一样?人家拿弓你就放箭,挖坑你就往里边跳呢!

        至于指教,凭啥?难道就凭你新罗国王子的身份?还是说齐王狗腿子的身份?

        显然李太平不会因为齐王的几句话,便要跟这小白胖子大打出手。

        只见李太平正要推脱,便听他的好队正此时在门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晋王殿下到!丹阳公主殿下到!骊山书院独孤清清到!”

        老八和独孤清清来了,齐王陈标便暂时放过了李太平,因为在他心中更有分量的人出现了。

        齐王的想法,也正是太子的想法,所以众人便见到了接下来一幕……

        太子兄妹和齐王,还未等晋王入殿,便齐齐迎了出去……

        晋王陈治不争名不夺利,对皇位更是不感兴趣,这些年一直窝在骊山书院,很少抛头露脸。

        而陈治其人胸藏万象,又是圣人弟子,如此有身份有能力的弟弟,两位兄长自然想要将其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

        既然要拉拢,此时当然要摆出一副,兄弟相亲的样子才成。

        只见齐王抢在太子前面,笑道:“老八,你可算来了,你今晚若是不来,二哥我可就孤单了!”

        一旁的太子心中暗骂,这说的就是屁话,大殿里有好几百号人,跟你齐王有一腿的可不在少数,怎么这阵子就孤单了!

        不过骂归骂,接下来太子的操作可是要比齐王还不要脸的。

        只见其绕过齐王,来到陈治身前,一把拉住老八的手臂感叹道:“整日里呆在书院,也不说回来看看大哥,你不惦念大哥,大哥还不惦念你吗!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

        听了太子的话,齐王感觉一阵恶寒,看来不要脸这门技艺他还差着火候,还需潜心修炼才成!

        晋王笑道:“见过两位兄长,见过大姐!”

        长公主嫣然一笑,望着晋王身旁的独孤清清笑道:“你们兄弟继续在门口吹冷风聊着,我可是要拉着妹子到里边说知心话去了!”

        说着陈鸾便同时拉起独孤清清和陈静的手,往殿内走去……

        皇子公主来得多了,玉台上便又加了条案,正等着几位贵人的到来。

        陈静自打去年和兄长跑了趟延安郡,便被老皇帝禁足在皇城之中,若非今天晋王求情她还出不来。

        红毯上陈静压根就没听长公主说什么,而是睁着水汪汪大眼睛四处打量,就好像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

        忽然陈静挣脱长公主,大步来到一张条案前,只见其叉着腰,趾高气昂的说道:“小子,见到本公主还不请安?”

        李太平看着微仰着头,一副盛气凌人的陈静,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女人果然都是记仇不记恩的!

        只好起身行礼,苦笑着说道:“李太平见过丹阳公主!”

        陈静得意的笑道:“小子,这回知道本公主是谁了吧!再敢对本宫出言不逊,便要治你大不敬之罪!”

        陈鸾见状,眉头微皱。别人家的事可以不问,可自家妹子的事,却是要问上一问才行的。

        只见其换上一张笑脸,走上前去问道:“你们认识?”

        还未等陈静回话,便见晋王满脸心喜的大步而来,随后朝着李太平便是躬身一辑。

        晋王这一礼,可是把紫云楼内的学子看傻了,因为这画风不对啊!那李太平即非宗师之上,也非皇室之人,凭什么受皇子一礼。

        不过晋王接下来的话,算是打消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陈治见过恩人!恩人来到大兴,怎么也不去书院寻我!”

        李太平忙回礼道:“我也是刚刚到大兴城,正打算安顿好了,再去书院打扰殿下的。”

        只见陈治笑道:“什么殿下不殿下的,咱们兄弟可不讲那些礼数!对了,我给皇兄皇姐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陈治的救命恩人,去年若是没有太平,我早就成了刀下亡魂了!”

        长公主听了晋王的话,心中很是惊讶,这李太平到底结交了多少人!而齐王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看向李太平的眼神也就越发冷了。

        对于齐王来说,跟他抢女人的家伙该死,坏他好事之人该死,倒向兄长之人该死。而李太平把这些占全了,所以在齐王眼中李太平已经是个死人了。

        晋王笑着抓住李太平的手臂,不由分说便往玉台上拽,同时笑道。

        “那日挨了一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身旁便只剩下丹阳了,所以今日可得跟我说说,再那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皇子和皇子是不一样的,最起码这位晋王殿下就很不一样。陈治好学,对未知的事物很感兴趣,上到头顶的万千星象,下到世间的五谷杂粮,凡事都要探究一番弄个明白。

        可说来也怪,好奇心这么重的一个人,却偏偏对那个皇位毫无兴趣。自打陈治十几岁入了骊山书院,这些年除了逢年过节回宫看看,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书院。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显山不漏水,低调的不能在低调的皇子,却被许多人看好。

        晋王心思缜密,做事情务实,属于那种既有脑子又能干的,而且背后还有一尊大神撑腰。

        这样的皇子即便不想争,也会有人想让他争,所以骊山书院门前经常可以见到,一些大臣不顾形象的守在书院门前,为得便是要把这个八皇子拉入凡尘。

        可就算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晋王却毫不所动,对那皇位提不起半点兴趣。

        所以这个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的八皇弟,便成了太子和齐王主要的拉拢目标。

        手足情深,血脉亲情,这一刻被太子和齐王拿捏的恰到好处。

        太子若问冷暖,齐王便要问食宿,反正兄弟二人那份关心,甭管是真是假,晋王也得当真得来听,不然就显得他陈治不念亲情了。

        陈治这些年虽然和兄长接触的不多,也没办过啥事,可对这两位兄长还是很了解的。

        大哥这些年被父皇先捧再压,不停转换着自己的角色,可是没少吃苦头,这一切他是看在眼里的。

        二哥,被父皇先压后捧,这些年在军中混的风生水起,在军中的分量隐隐有超过父皇的架势,所以未来几年,二哥的日子恐怕是不好过了。

        兄弟不和,甚至相互仇视,大哥和二哥就像两个牵线的木偶,被父皇那只无情的大手操控着。

        这一切陈治看的通透,所以他对皇位不感兴趣,因为他不想也变成父皇手中的木偶,因为那样实在太辛苦,太累。

        陈治只想做他自己,他可不想自己的人生被事先规划好,就像那些唱戏的苦命人,得按照人家的意思来演,就算这个人是父皇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