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典狱大人

第十七章 典狱大人

        开平二十六年,大乾朝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延安郡税银案。

        此案轰动朝野,弘道帝大怒,正六品的治书侍御史张启年主动请缨调查此案。

        案子破的很顺利,延安郡督尉监守自盗,畏罪自杀,延安郡郡守失职被罢免。

        大案告破,首犯伏诛,老狐狸张启年满心欢喜的回到了大兴城,可他等来的却不是加官进爵,而是大理寺的铁锁脚镣。

        这一切只因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当朝八皇子陈治。张启年千算万算,却未曾想到,那一夜的血雨腥风,晋王殿下也在。

        更为关键的是,晋王殿下不但在,还被卷进漩涡之中,一把短剑差点要了晋王的小命。

        晋王遇刺,而且是在张启年眼皮子底下,他想说和他没关系那是不成的,谁让你主动跳出来,要当那个钦差大臣的。

        敢杀当朝皇子,而且是有预谋的,这可比税银案还要让弘道帝火大。这事当然要一查到底,可查来查去,知道陈治行踪的就只有太子殿下,这咋办总不能把太子请到大理寺吧。

        别说请太子去大理寺,知道这消息的大理寺卿恨不得把自己嘴巴都缝上,皇帝家的那点破烂事,他可不像掺和其中。

        可这么大个事,也不能就这不了了之,所以大理寺卿和弘道帝碰了个面,然后倒霉蛋张启年,便成了有重大嫌疑的要犯。

        一番严刑逼供,张启年硬是咬紧牙关,啥有用的信息也没供出来。既然死鸭子嘴硬,屎盆子扣不到他头上,大理寺卿便再次和弘道帝碰了头,俩人一商量,便决定以拖字诀将这事一直拖下去。

        这一拖不要紧,老狐狸张启年便成了地牢里的常住户。

        今天这位常住户见到那一夜杀人无数的小郎君,所以他怕了,因为他不知道小郎君是谁的人。

        其实张启年最怕,这杀人不眨眼的小郎君是圣上的人,因为那代表他的小命保不住了。他得死,还是畏罪自杀那种。

        此时的张启年不敢抬头看,因为眼前人的笑,在他眼里有些渗人,就像吃人不吐骨头的饿鬼一般。

        “不用怕,我只是好奇你在哪里见过我?你是谁?我又是谁?”

        张启年心中清楚,什么也不说肯定是不成的,那么干脆什么都说了,是死是活就看天意了……

        老人家的故事有点长,可李太平很耐心的听完了。只见其起身笑道:“钦差大人的牢饭可以加点肉的,只要我还是大理寺丞,以后就这么办吧!”

        李太平会给张启年特殊待遇,也是因为一个人,那便是当朝八皇子陈治。因为他终于知道,救得人是谁了,而且剑匣里还有那人赠予的纯钧,所以他得谢谢这位倒霉蛋。

        李太平微笑着起身,脑子里想起那个目生重瞳的俊朗书生……

        陈治,八皇子,书院。不遇到这倒霉的家伙,还真把这人忘了。对了,那小子还让我到大兴城找他呢!看来哪天有时间得跑堂书院见上一见才好。

        李太平转了一圈,随口问了些关于地牢的情况,这才笑道:“京兆尹的牢房本官也去过,可是没咱这戒备森严!”

        狱丞笑道:“他们也就抓一些个小鱼小虾,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民间案子,但凡抓进去个有官身的,最终都得移交到咱这,让咱们帮着审。”

        “咱们这关着的要么是重犯,要么是朝廷命官,若是出了纰漏,那掉脑袋可就不是一两个人了!所以戒备严一些也是应该的。”

        李太平笑道:“狱丞在这里干多少年了?你见过咱地牢关押过最大的官,是什么官?”

        “从狱卒到狱丞,干了大半辈子,少说也得二十多年!至于关押过多大的官,大人可得容我想想!”

        李太平笑道:“我也就是好奇,狱丞倒是不用急,大可慢慢想!”

        只见狱丞挠头道:“最近几年可是没有什么大官,除了刚才那位正六品的御史!”

        “前些年好像有过一位从五品的,不过犯得事不大,没两天就让人捞出去了!”

        忽然狱丞似乎想起什么,随后左右瞧了瞧,低语道:“想起来了,那案子好像快二十年了,那时我还是狱卒,那位可是兵部侍郎正四品的朝中大员!那位骨头真硬,皮鞭都断了一根,愣是打死不认!”

        见新来的典狱大人皱眉,狱丞忙道:“大人,这事咱还是不提了,您就当小的从没说过!”

        李太平自知失态,不由笑道:“哎呀!本官才想起来,这审讯流程本官还不懂,走带我去瞧瞧之前审案子的卷宗记录,本官也学学!”

        狱丞带着新来的典狱大人,来到了地牢存放刑讯记录的石室,便被那位大人以学习时喜静为由,给轰了出去。

        满屋子的卷宗,还好的是架子上都标有年份,不然想找到当年的审案记录,恐怕没三五个月时间是没戏的……

        大理寺六百年间,关押的人不计其数。可以说只要进了大理寺的地牢,想要安然无恙的离开,那是比登天还难的。

        不过身陷囹圄的张启年现在却信心满满,因为卢大人已经准备拉他一把了。

        卢照兴可是握着大乾朝金山银海,别说百官有求于他,就连当今圣上若是想干点啥花些银子,也得看他卢照兴心情。无他,因为只要他卢照兴一句话,两个字“没钱”,所有人就都得靠边站,没得半点脾气。

        卢照兴今日很忙,下了早朝便拦住了刑部尚书郑经玄,只说说了一件事。

        户部还能挤出点银子,刑部这些年一直打算扩建刑狱档案室的银子有着落了。

        郑经玄很是感谢了一番卢达人,不过他也知道出了名的铁公鸡,肯拔下一根毛来,显然是有事求他。但卢照兴既然没说,他也就没问,因为只要不是捅破天的事,他点下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搞定郑经玄,卢照兴又一路追上了就要离去的慕道宗,当这位工部尚书听说有银子,笑得可是比郑经玄还要开心……

        卢照兴坐上马车拜访了刚刚到家的裴延亭,这次卢照兴没提银子,而是提到了太子殿下和一个帮派,裴延亭老狐狸便笑着将卢达人送出了府。

        卢达人的最后一站是紫宸殿,所以他又匆匆忙忙的返回了皇城。

        刚下早朝没多久,弘道帝正陪着美人做游戏呢,就被赶来的卢大人搅黄了,所以弘道帝脸色很是不悦,好像卢照兴欠他八百贯银钱一样……

        可没用多久,老皇帝的脸色便挂上了笑,因为卢大人说他又有钱了,蓬莱岛上那座盖了半截的楼阁,又可以继续建下去了。

        那楼是弘道帝要给美人建的,那楼盖了一半内库便没了银子,找到卢照兴时,铁公鸡以赈灾为名,说国库没闲钱,就把老皇帝打发了。

        现在答应美人的事又可以实现了,老皇帝当然心喜的很,可卢照兴又说了一件事,弘道帝的脸色则又变得难看了。

        楼烦郡鱼龙帮,十几年内囤积无数军械铠甲,打算造反,而且税银案和八皇子被刺的事,也都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谋反,抢劫税银,刺杀当朝皇子,弘道帝这哪里还忍得住。杀,全杀光,不用抓回大兴城审了。

        卢照兴高高兴兴的走了,因为只要明日早朝,他把今天和老皇帝说的话在重复一遍,地牢里的张启年便得救了。当然,蓬莱岛的事,他是不会说的,不然朝堂就又要热闹了。

        见卢照兴离开,弘道帝脸上的怒容不见了,因为卢大人今天带来的都是好消息,愤怒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

        老八遇刺的事,一直拖着总不是个事,甭管卢照兴说得鱼龙帮是真是假,只要能给太子洗去嫌疑,假的也是真的。

        当朝太子买凶刺杀亲兄弟,无论真假只要沾上半点,皇家的脸面便丢尽了,而卢照兴所说的鱼龙帮可是帮了老皇帝的大忙。

        再说了,你一个帮派起什么名不好,非得叫“鱼龙帮!”。乍得,想要鱼跃龙门啊……

        书院,一弯月牙的上善湖。湖畔亭中,还是那一袭白衣,手捧古书光着脚丫的人间仙子。

        景色依旧,仙子依然,不过仙子身旁此时却多了一个人,让那脱尘出世不染尘烟的女子,看起来多了些人间烟火气。

        “师姐,大哥也是一番美意,咱们就去转一转露个面,看看咱大乾的才子佳人,说不准就能瞧上一二入眼的呢!”

        一身锦衣的师弟,已然从早说到了晌午,可是说得口干舌燥。

        只见白衣女子放下手中古书,回头微微一笑:“陈治师弟,你这嘴皮子师姐算是服了!看在你婆婆妈妈一上午的份上,我就陪你走一遭!先说好,只是露个脸就回,可是不能耽误了读书的!”

        陈治望着比自己年岁小了很多的独孤清清,笑得眉眼皆开,急忙行礼道:“谢师姐!师姐不愧为深明大义的九天仙女!”

        见陈治笑呵呵的离去,独孤清清微笑着摇了摇头,便又捧起手中古书,细细的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