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大理寺

第十六章 大理寺

        大乾朝最忙的机构,不是刑部,也不是另外五部,而是大理寺。

        大理寺负责全国各地的案件核查,工作量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而当案子大到要判死刑或者流放时,还要上报刑部复核,并且出人配合。

        可以说在大理寺这个衙门口当差,干得久了那是要折寿的。而大理寺中最不招人待见,最没人愿意干的活,便是整日里见不到阳光的狱卒一角。

        大理寺的牢房,是深入底下的,阴暗潮湿不说,在里边一蹲便是一天,吃喝拉撒全要在里边解决。

        有时狱卒也会自嘲,说那些个囚犯不过是借住,到日子也就走了,只有他们自己判的是无期,要一辈子呆在里边。

        狱卒轮值一班岗四个时辰,这四个时辰里,不但要不停巡视,以防犯人畏罪自杀,还得负责送食、提审等一切事宜。

        这活是个苦差事,可说来也怪,只见这些狱卒抱怨,却从没见哪个狱卒摔耙子不干了。为啥叫苦叫类还干着,道理很简单,正所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这活的油水可是很客观的。

        这不,狱卒狗四一大早换了行头,刚迈出家门,就让一个妇人缠上了。

        只见那妇人身穿锦缎华服,不过却有些退了色,衣襟的下摆还打了补丁。

        “四哥,行行好,帮俺把这尾清蒸鲈鱼带给俺家老爷,俺家老爷就好吃着口!”

        那妇人一边说,一边往狗四手里塞银子。只见狗四掂了掂,眉头微微一皱,竟然比上次还少,好像还不足一两!

        妇人见状,忙哀求道:“四哥行行好吧,家里值钱的都当光了!等俺手头宽裕点,再给四哥补上。”

        狗四听了妇人的话,这才翻开食盒瞧了瞧,见果然只是吃食没有夹带其它,这才冷着脸收下了银子。

        “下不为例,要知道若是被大人们瞧见了,我是要挨板子的!”

        妇人千恩万谢,目送着狗四走远,见左右无人,这才啐了一口:“等俺家老爷翻身,看怎么整治你个黑心肝的!”

        狗四一路紧赶慢赶,可算在换岗时感到大牢入口。

        只见大牢入口处,站着六七名狱卒,其中一名圆脸大耳的,望着狗四笑道:“呦!狗四你小子可以啊,这是又宰了哪家的肥羊?回头可得弄些酒菜哥几个好好喝上一顿啊!”

        “墩子哥,我狗四是啥人你还不知道吗,啥时差过兄弟们的事。”

        众狱卒闻言哈哈一笑,看起来这样的事,早已成了习惯。

        到了交班的时辰,地牢的大门缓缓开启,众狱卒正要往里走,却听身后有人呼喊……

        “等一等,典狱大人要巡视地牢。”

        狱丞一路小跑,可算赶在关门前拦住了狱卒。

        墩子点头哈腰的笑问道:“头,这位典狱大人是啥来头,怎么之前一点风声也没收到!”

        狱丞没好气的说道:“关你屁事,谁来了你们也是干活的!怎么,怕挡了你们财路?”

        墩子嘻嘻哈哈的退回了狱卒之中,至于狱丞的话,他就当放了个屁,风一吹就散了。

        这位新来的典狱大人很年轻,没穿官袍,而是青衣背剑匣。就这一身,横看竖看都不像一个从六品的上官,倒是像个混江湖的。

        众狱卒心里很是没谱,因为不是官若跑来当官,弄不好是要坏了规矩的,那么他们的财路保不准便要断了。

        狱卒们低着头,时不时便要偷瞄两眼打量一番。

        狱卒们的反应,新来的典狱大人是看在眼里的,可他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今天来就是走个过场,露个脸而已。

        地牢大门关上后,狱卒们纷纷挑起担子,借着甬道两侧的油灯光亮,一路沿着石阶而下。

        担子很沉,那里边是他们和囚犯的口粮,当然狱卒吃得还是要好上许多的,可是比囚犯那清汤清水的吃食强上许多。

        石阶长十丈有余,当来到甬道尽头,一扇厚重的铁门挡住了去路。

        只见墩子走上前去,用力的拍打着铁门,同时吼道:“轮值换岗,可还安否?”

        厚重铁门上开了个孔洞,正好可以露出半张脸,不过那孔洞现在是闭锁的,得门里面的人才能打开。

        半张脸,加上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出现在孔洞后面,此时正借着通道中的光亮,打量着众人。

        只见那人缩了回去,口中嚷着“安啦!安啦!”。

        墩子见是小六子,这才抽出铁门外的插锁,同一时间小六子也将门内的插锁拔出,厚重的铁门这才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缓慢的升了起来。

        开门的过程虽然很繁琐,可狱卒们却从来不觉得麻烦。因为甭管里边还是外边,若是出了事,贸然开门那是会掉脑袋的。

        狱卒交接的过程其实更繁琐,所有在押的犯人,是都要过一遍的眼的,不然交接后若是少了个喘气的,这事可就说不清了。

        别看里边关押的都是犯人,可若真死了一个,不但要上报典狱大人,还要上报大理寺卿,最后再上报刑部。

        回头刑部还要派人来核查,看看这人是怎么死的,可以说一套流程走下来,就得把活人折腾个半死。

        狱丞转了一圈,确定都活着,没有重病的,这才办理了交接手续。

        当铁门再次放下,四个时辰内甭管是谁,进出都是没可能的,当然若是有圣上手谕那就另当别论了。

        狱丞打一旁的档案架上取来在押犯人名册,笑着说道:“李大人,可要过目?”

        这位李大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六品的大理寺丞李太平。

        只见李太平摆了摆手,笑道:“不急,本官先转一转!”

        狱丞忙笑着点头,当先带路。

        其实这地牢压根不用带路,就是一条十字路,将牢房分做了四块,共有牢房二百零八个。

        说是牢房也不对,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房,说是用木栅栏围成的圈还差不多。

        走在一丈宽由大青石铺成的过道,李太平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个牢房里的犯人……

        狗四拎着食盒快步来到地牢右侧最里边的一间牢房前,打送食口将食盒里的一盘清蒸鲈鱼塞了进去。

        “赶紧吃,今天典狱大人在,可别连累老子,否则要你好看!”

        只见牢房里,一个骨瘦如柴,蓬头垢面的老人,忙抓过食盒背过身去,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

        “四哥放心,小老儿很快的!”

        狗四见那老头狼吞虎咽的,这才转过身来,望向十字过道……

        老人回头瞥了一眼,见狗四并未注意他,忙在鱼腹中一顿翻找。

        老人微微一笑,一张油黄纸便签出现在眼前,只见那上边只写了八个字“卢肯搭救,不日便出!”。

        李太平拐过拐角,正瞧见不远处的狗四,还有地上的食盒,不由皱眉道:“这是……”

        狱丞心里骂了句,小王八羔子,竟给老子添堵,见不得光的事,非得今天干。

        “大人,您也知道,犯人的吃食实在是太清淡了,连点油腥都没有,这时间一长,铁打的身子也是熬不住的!所以,若是他们的家人准备了吃食,俺们也就顺手帮个忙,让他们吃上一顿好的,省得害了病,还得折腾咱们!”

        其实这里边的门道,就算李太平这个新官也是能弄明白的,不过他并不打算追究,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就没必要掺和其中,弄得里外不是人了。

        不过李太平倒是很好奇,那里边到底关着什么人,不由得快走了几步,想要瞧上一瞧。

        当李太平来到狗四身旁时,牢里的老人已经将盘子也舔的干干净净,估计那张油黄便签也下了肚。

        李太平觉着眼前的老者似乎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而那老者却目有惊恐,这让他有些好奇,因为他觉得自己长得并没有那么难看……

        老人知道自己失态,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可这已经提起了李太平的兴趣,只见其蹲下身子,望着老人笑道。

        “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而且你也认出了我,要不我们聊聊,若是聊好了,这件事我就当没看见如何?”

        李太平说着,看了一眼食盒,又瞥了一眼傻愣愣杵在一旁的狗四。

        老人脑子飞快的转着,眼前人他见过,而且清清楚楚的记得在那里见过。因为那天这个人也在场,而那件事却害得他,刚回大兴城便被关入了地牢。

        可是他现在不敢说,因为他摸不清眼前人的身份,更不知道这位青衫郎君是不是为他而来。

        他怕死,他已经被关在此处快一整年了。他这把老骨头熬过了前期的刑讯逼供,挺过了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天他可算收到了外边的消息,他终于快要从见天日了,兴许他还能从新穿上官袍,从新过上好日子。

        可是眼前人的出现,却让他彻底慌了神,因为一个回答不好,兴许用不了几日,他就得病死在牢房里。

        “怎么样,想好没有,要不要聊上一聊!”

        那个青年郎君又再追问他,他知道装哑巴肯定是装不下去的,因为这里的刑具他试过,他挺不住。可是到底怎么说,他还没想好……

        “不聊就算了,我觉着也没啥好聊的!”

        那年轻郎君说着起身要走,老人猛地起身,一把抱住木制栅栏,双眼通红的嚷道。

        “我聊,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