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再说打掉满口牙

第三章 再说打掉满口牙

        大兴城负责治安管理的衙门口多了,有负责昼夜巡查的金吾卫,有京兆府,长安县、万年县县衙等。

        谁的权力最大这个不好说,可是谁的权力最小,最不招人待见,也最让人瞧不起,就要属连官身都没有的小小捕快了。

        卢镇沅在大兴城很出名,这些年没少给他爹惹麻烦,大兴城这些个衙门口他也是去过的,所以老百姓可以不认识他,没见过他,可你个干捕头的不认识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一个小捕头也敢坏他卢镇沅的好事,这还了得,简直反了天了。但常年跟衙门口打交道,卢镇沅可是练就了一身耍无赖的过硬本事。此时的他可不会直接命家丁动手,那是会落人口舌的,所以他喊了一嗓子“街坊们”,至于那些人是街坊,恐怕查是查不清的。

        卢镇沅这边话音刚落,隐藏在人群中的家丁,便如恶犬一般扑了出来……

        出拳,鼻塌牙掉,便见了血。

        卢镇沅捂着口鼻,流着眼泪,满脸惊愕的愣在原地,就连疼痛似乎也忘了。

        李太平收了拳,板着脸怒斥道:“大胆贼子,竟敢当街殴打衙门捕头,你们要造反不成!”

        “姥姥的!恶人先告状。打老子,还往老子头上扣屎盆子,这家伙恁不是个东西!”卢镇沅指着李太平,气得浑身发抖,愣是半个字也未吐出来……

        李太平拳打卢镇沅,不但把那些扑过来的恶犬吓傻,也把一旁的侯离人吓得不轻。

        只见侯离人也捂着小嘴,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那可是户部尚书家的小少爷,怎么就敢下那么重的手,你这哪里是打卢镇沅,这分明是当众扇卢照兴的耳光。

        卢镇沅虽说不出话来,可他的肢体语言丰富啊。那些咬人咬惯的恶犬们,一瞬间便理解了主子的意图的。

        只见其中一人,怒吼道:“竟敢当街殴打,户部……”

        “啪!”

        牙飞人也飞,那头恶犬后半句话,便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只有卢家欺负人,没有人敢欺负卢家,横行霸道惯了的恶犬们,见状不由怒吼一声,纷纷扑了过来……

        侯离人见状,忙提醒道“小心!”。

        却见那年轻捕头冷笑一声,下一刻,小娘只觉眼前一花,那年轻捕头便不见踪影了。可是眨眼工夫,一阵风吹来,那捕头却又出现在眼前,仿佛压根就没动过一样。

        十几声哀嚎,十几头恶犬倒在了地上。有抱腿打滚的,有捂胸倒气的,还有一位看起来很幸运,还能站着,可众百姓看他的眼神却带着怜悯之色。无他,因为那人的动作,让其他男人们也是胯下一紧。

        弯腰捂裆,双腿夹紧原地乱蹦,看那样子,那恶犬的根子是危险了。

        卢家十数名打手,虽说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却也不是泼皮无赖能比的,竟然一个照面就让人放翻在地,显然眼前的捕头是个狠角色。

        此时卢镇沅心中也怕,怕身份还没亮明,就让眼前的愣头青把自己也一脚废了,忙吐出一颗门牙,忍痛说道:“我乃户部……”

        一旦被那华服郎君亮明身份,事可就不好办了,所以李太平踏出一步,又是一拳打在了卢镇沅的脸上,只不过这一拳力道轻了很多。

        “大胆贼子,还想蛊惑百姓闹事,看我不押你回衙门!”

        李太平大声呵斥的同时,俯下身去,恶狠狠的盯着卢镇沅,附耳低语:“你再说话,我便打掉你满口牙,让你后半辈子只能吃流食!”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这辈子都是他卢镇沅威胁人,何时被人如此威胁过。可他现只能认怂,因为眼前的家伙看起来跟他一样的阴毒,此时嘴硬是会吃哑巴亏的。所以他决定跟他去衙门,他要蹲大牢,然后等着他恭恭敬敬把他放出来,继而再好好收拾他。

        李太平见华服郎君低眉顺目,这才回身说道:“还请二位小娘共同去趟衙门,放心只是要二位口供画押,便可离去。”

        侯离人皱眉道:“你真要把他押入大牢?你知不知道你惹了谁?”

        李太平微笑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我不想知道他是谁!”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说得好!”

        只见甘蔗大步而出,望着李太平点头微笑……

        京兆府的衙门,可是要比东阳郡强的多,别的不说,光是一个大,便让李太平和甘蔗惊掉了下吧。

        光德坊四周墙高近一丈,开四门,内有十字街,将坊分作了四大块,而京兆府衙门便独占了一坊的东南隅。坊内东北角则住着五六户高官,这其中就有圣上为甘蔗准备的大院。

        坊内其它两地,有大大小小数百户人家,大都是京兆府任职的官员和小吏。可以说光德坊就是京兆府的自留地,谁想在此处撒野,可得掂量掂量分量,别进得来出不去,闹出大笑话。

        午后,光德坊东门驶进一辆华贵马车,而马车旁还有数十名带刀佩剑的护卫,这阵仗显然马车里的正主身份尊贵着呢。

        京兆府门前的大街,宽五丈有余,按理说这么宽的街道,是不可能出现拥堵的,可偏偏此时就堵上了。

        华贵马车横在路中间,而那些护卫则一字排开,竟然不由分说便将此段路给封了。

        京兆府大门左右两侧各站着四名顶盔掼甲的士卒,此时十六双眼睛好像瞎了一样,竟然无人上前制止。

        只见其中一名士卒,低语骂道:“弄这么大阵仗,这他妈是来砸场子来啦!”

        “嘘!小点声,敢这么干的能是一般人吗!别让人听了去,小心挨板子!”

        另一人又接口道:“京兆尹大人今儿个刚上任,就有人闹这一出,这不是给大人上眼药吗!”

        一名高大汉子手按刀柄,冷声道:“都少说两句,赶紧禀报大人去!”

        领头的发话,只见一名士卒,一溜烟的跑进大门,不见了踪影……

        甘蔗这边刚与京兆府一众官员见过面,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热乎饭,便见士卒来报,说有人堵了府衙大门。

        甘蔗望了一眼身旁的李太平,微笑着低语道:“正主打上门来了,咱们去会会吧。”

        京兆府有少尹两人,这两人熬了好些年,可算把上官靠走了,却被外来人摘了桃子,这心里正堵得慌呢,此时听说有人堵门,不由得心中暗笑,看起了热闹。

        一众人等跟在甘蔗身后,呼呼啦啦来到正门,可却没人上前问话,显然是想看看这位远来的和尚,会否念大兴城的经文。

        堂堂京兆尹未弄清来人之前,当然不能亲自问话,否则是要跌份的,所以这活李太平很主动的接了过去。

        李太平大步走向那华贵马车,却忽然被侍卫拦住去路。

        只见那护卫横刀出鞘半尺,冷冷的说道:“来者何人?”

        李太平连正眼也未曾看那护卫一眼,而是冷然说道:“马车中何人?可知此处乃京兆府重地!若是不快快退去,当以蓄意滋事罪名,将尔等擒下问罪。”

        异族人数万铁骑,李太平都没怕过,就这几十名带刀侍卫,显然是震慑不住他的。更何况,己方还占着理,就算户部尚书亲来,大不了将官司打到圣上哪里,也没啥好怕的。

        只见车帘掀开,一名身着锦服略显富态的老者步下马车。只见那老者,小眼鹰钩鼻,扬着脸,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让人见了很想捶上两拳,给他治一治颈椎病。

        “我乃户部尚书卢照兴大人——家的大总管,伊陆横是也!小子,还不快去叫你们京兆尹前来恭迎!”

        听到老者的话,李太平愣了一下,不由乐了。这可真是宰相门前七品官,一个大总管竟然敢直呼堂堂三品大员的官名,这也太嚣张跋扈了。

        李太平忽然笑道:“阁下可是皇族?或者说阁下乃宗师之上?还是说阁下没长脑子?你个没官身的一介草民,目无尊卑,蔑视朝廷大员,你是活够了吗?”

        那老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颤抖的指着李太平,怒骂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如此跟老夫说话!来人,给我拿下。”

        还未等侍卫有所行动,李太平却先动了。只见其猛地欺身来到那老者身前,一把揪住老者后脖领,在侍卫反应过来之前,将其提到府衙门前丢在地上。

        “见到京兆尹大人还不躬身行礼,难道还要本捕头帮忙吗?”

        李太平瞪着老者怒斥    ……

        那老者何曾受过如此大辱,不由怒道:“竖子敢尔!”

        甘蔗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此时,才笑着走上前去扶起老者。户部尚书家的大总管,虽说不是官,但也得给些面子,否则那就是不给卢照兴面子。

        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得有苦有甜,软硬兼施效果才好,而对付这样的狗奴才,就得如此整治。

        “看看这事闹得,伊大总管若是早些报上名号,也不至于此,不至于此啊!”

        伊陆横歪头望着眼前的人,疑惑道:“你是何人?”

        甘蔗笑道:“在下正是,京兆尹甘蔗!”

        伊陆横甩了下衣袖,嚷嚷道:“既然知道伊某人来了,还不快将我家公子请出来!”

        听了伊陆横的话,甘蔗忙装傻充愣,露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