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子曦与老人

第二百零一章 子曦与老人

        天下用刀的高手有很多,如南宫守的刀厚重如山,如雷登高的刀只攻不守,而二黑的刀,就一个字“快”,快到无数刀便是一刀。

        数十刀不分先后,同时击中一个点,巴赫的铁棍顿时断成两节,人也如短线的风筝抛飞到城墙之下……

        二黑的身子晃了晃,赵十全和陈鸾对视一眼,猛地扑向二黑身后,两记手刀同时击中后颈。二黑愣了一下,转过身来,洒出一片刀芒……

        “糟糕,下手轻了!”

        见二黑未倒,赵十全便知麻烦,在二黑转身前,便拉着陈鸾后退,可是退的再快也没有二黑的刀快。

        赵十全条件反射的将陈鸾挡在身后,同时长剑出鞘,迎向那片耀眼的刀芒……

        刀芒压剑花,赵十全的剑便如风中飘零的花朵,被绞的粉碎,人也飞了出去,摔倒在城墙上生死不知。

        二黑的刀去势不减,来到陈鸾面前,眼看着大乾长公主便要香消玉殒,葬花与晋阳城头。

        却见那满天刀芒汇于一刀,停在了陈鸾白皙的玉颈前……

        陈鸾没有躲,也没有出剑,而是就那么一顺不顺的盯着二黑的眼睛,只见二黑忽然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除了俺娘和大壮哥,就只有你真心对俺好,所以俺不杀你!”。

        陈鸾丝毫不怕二黑的刀,只见其向前走了一大步,很是温柔的说道:“阿婆和大壮对你好,你听他们的话,所以你也要听姐姐的话!下去吧,回去睡一觉,晚些时候姐姐会去看你,听话!”

        二黑眼中茫然一片,口中却轻声说道:“听娘的,听大壮的,听姐姐的……”。

        二黑口中一边嘀咕,一边拖着绑着横刀的右臂,浑浑噩噩的下了城墙。只见陈鸾肋下夹着生死不知的赵十全,一路护送着二黑,以免再有人惊扰到二黑……

        当陈鸾看着二黑走进信都郡府兵营地,陈鸾这才微笑着说道:“你还打算装死到何时?”

        赵十全干咳数声,装作突然醒来……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子愿以身相……”

        啪!

        陈鸾把赵十全丢在了地上,赵十全后半截话便硬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

        只见陈鸾嫣然一笑说道:“小命保住了,就开始惦记女人!怎么着,你家里有九美还不够,还真要凑成十全十美啊!”

        “那我问你,你把我娶回家,要如何安置?可是你家大妇?”

        救下二黑,陈鸾的心情大好,便也开起了玩笑。

        赵十全干咳一声爬了起来,挠头说道:“长公主要是嫁入俺家,别说大妇的地位,俺家那个老头子,都得搭个板把您供起来!”

        陈鸾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走上前去掀开赵十全破烂不堪的锦服,感叹道:“赵家果然财力雄厚,就连这护体宝衣金丝软甲也有!”

        赵十全尴尬的笑了笑:“赵家几代单传,就俺这么一个独苗,老爷子哪能不舍得银钱,保我性命!”

        当陈鸾和赵十全再次回到城墙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巴赫只是断去一臂竟然没死,此时正大展神威与一名武道宗师战在一起……

        而那些铁摩勒虎师见自家将军如此神勇,一个个变得更加凶悍,更加无所畏惧,一个人就敢朝府兵和江湖武者发起冲击。

        虎师如此善战,而且又经过大半日激战,很多修为略低的江湖武者都有些撑不住了,伤亡便开始直线上升起来。

        此消彼长之下,显然南侧城墙危矣。侯文义见状,不由来到长公主身前说道:“殿下可还有生力军?”

        见长公主无奈的摇了摇头,侯文义有些头痛的说道:“我得去见大帅,这么下去丙字军团无法坚持到落日,必须把乙字军团调上来!”

        侯文义能看出来情况不妙,作为掌控全局的彭庚切自然也看得出来,所以福安带着大帅的五百亲卫赶到了。

        侯文义忙迎了上去:“福老,这是?”

        福安说道:“大帅说这五百人交给你,无论如何你也要坚持到日落十分!若是守不住,说不得只能砍了你。”

        接收大帅五百亲卫,侯文义心中很清楚,这便是他最后的援军了,想要乙字军团提前换防那是铁定没戏了。没办法,作为丙字军团统帅的侯文义,也不得不赤膊上阵了。

        只见侯文义拔出横刀,一指城头怒吼道:“随老子上,把那群畜生给我赶下去!”

        陈鸾和赵十全联袂蹬上城墙,帮着那名宗师将断去一臂的巴赫再次撵下了城墙。

        南侧城防有了大帅五百亲卫加入,算是暂时稳住了……

        日头偏西,可守城的府兵却发现,今日的异族人与往日大大不同,似乎压根没有打算退兵明日再战的意思,反而还在增加攻城的兵力。

        异族大营,一名头戴青铜面具,浑身笼罩在斗篷之下的大巫弟子,替换下了大帐守卫。而大帐内,大巫正亲手煮着茶,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只见大巫摘下青铜面具,将煮好碧绿分别盛在两支夜光杯中,这才慢慢的转过身来。一双丹凤弯若新月,浅浅一笑梨涡淡现,端得倾国倾城美艳无双,这是北方乾人女子该有的容貌,可见异族人的国师大巫并非铁摩勒人,而是地地道道的乾人。

        大巫微笑着将其中一杯碧绿递给身前之人,说道:“准备了二十几年,可算到了见分晓的时候了!”

        大巫有着北方乾人女子的高挑身姿,却被此人宽厚的肩背完全遮挡了视线,可见此人身材应该很是高大。

        一把苍老浑厚的男声忽然在大帐内响起……

        “这些年苦子曦了!还好再过两天,子曦就能回大乾了!”

        大巫低着头盯着杯中的碧绿微微一笑:“为了完成心中抱负,这点苦算不得什么!其实这些年启民对我倒是恭敬的很,挖空了心思给我弄来乾人的东西,哄我开心!”

        说着大巫忽然抬起头,望着眼前人说道:“让他活着回到草原吧,也算我还他一份情意!”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子曦想让谁活,谁当然可活,这一点老夫听子曦的!”

        大巫抿嘴笑道:“那么,这两日就委屈前辈做我几天跟班的了!”

        苍老的声音说道:“应该的!对了,子曦让铁摩勒没日没夜的攻打晋阳城,就不怕晋阳城真得被打下来吗?”

        大巫摆弄着夜光杯,盯着打着旋的一团碧绿,微笑道:“彭庚切那倔小子没那么废材,明日日落前虎师拿不下晋阳城的,双方顶多多死一些人罢了!我收到消息,军神大军明日午时便可赶到晋阳,放心出不了岔子!”

        苍老的声音感叹道:“快有百年没见过军神了,上次见他时我还在他府中讨了些酒吃!”

        大巫笑道:“这次我备了酒,怎么也要喝上两口,毕竟是老前辈,礼数还是不能少了的!”

        那宽大的背影点了点头,忽然说道:“这次事了,子曦不打算去见见那个人?”

        大巫摇头笑道:“几十年不见,见不见都一样!只是希望这些年的努力别白费,最终能有个好结果!对了,他没说,什么时候送弘道帝一程吗?”

        苍老的声音说道:“那就看这次顺不顺利了!”

        “他这人就这点不好,啥事都要按部就班的来,做事太过稳健!这次他若肯来,以你我三人之力,何愁大事不成!”

        苍老的声音苦笑着摇了摇头,却开口说道:“你弟子那身行头,给我也弄一身吧!”

        大巫带上青铜面具,起身来到大帐外,嗓音忽然变得嘶哑:“给老人家弄套衣服。”

        那弟子就要离去,却忽然又被大巫叫住。

        “对了,明日一早你便离开去大兴城,按为师之前吩咐的去做,这次你没有帮手,一切都要靠自己!”

        那人躬身开口,声音清脆好听:“师弟他们?”

        大巫摇了摇头:“马邑城那边应该是出了事,他们回不去了!”

        那人没有多说,躬身离去……

        大巫的首徒,是个身姿曼妙的年轻女子,很巧她也有一双丹凤眼,就像年轻时的大巫一样美艳动人。

        她是孤儿,打小由大巫一手抚养长大,她一直把大巫当作母亲一样看待,所以她什么都听大巫的。只见其手捧一套黑色斗篷,上面还放着一个青面獠牙的黄铜面具,快步回到大帐。

        她弓着身低着头走进大帐,将手中之物放下后,便慢慢退了出去,从始至终,她没说一句话,没抬头看一眼。帐内之人来时,她没看清容貌,所以现在她也不打算看,哪怕她很好奇,很想知道师傅都要亲手煮茶待客,这个客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这是作为大巫弟子唯一要遵守的规矩。作为大巫首徒,作为大巫最得意的弟子,她做得很好,师傅有太多秘密,可她总是能忍住从不曾窥探一二,这也是大巫最喜欢她的原因。

        她心中很期盼明日的到来,因为她从未离开过漠北和草原,她很想去乾人的国度看一看,因为她能说一口纯正的大兴话,更重要的是她是乾人。

        大兴城龙蟠虎踞,步步危机,可她不怕,因为她是大巫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