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染血秘法

第一百九十五章 染血秘法

        古筝五十弦一点一点被拉动,只见陈不问周遭那些热浪,被无数气流裹挟着,汇聚到她的头顶。当弦到极致,一道由风火和音波组成的恐怖力量便冲天而起……

        两股力量相撞之下,似有雷鸣与电闪,让那片天地也为之扭曲荡漾……

        陈不问还无法与这方天地共鸣,她的实力还无法发挥到极致,更何况双拳难敌四手,所以那如乌云般浓厚的掌影,渐渐压了下来。只见乌云下,那绝美女子的脸颊越发的苍白……

        晴天霹雳,雷音滚滚……

        这雷鸣来得太过突然,就连城头上观战的府兵和百姓,都被这晴空之下的炸裂之声惊的面无血色,有些胆小的妇人,竟然一屁股坐在了满是血水的城墙之上。

        “雷音!”这是李太平的杀手锏,可就像与雷登高一战时他用雷音逃跑一样,这一次也不是用来杀人,而是用来救人。为了搏杀其中一人,而令陈不问香消玉殒,这个结果李太平是无法接受的。

        只见青光一闪而过,那乌云下便多出一个青衫郎君。众人还未从雷音中醒转,一道青衫在三道青光的护卫下便如游龙一样冲天而起,狠狠撞在那团乌云之上……

        乌云中电闪雷鸣,那是青衫剑客铁拳击中掌印发出的爆裂声,那是三柴剑刺破一个个掌印映出的剑光……

        乌云散尽,一个赤着上身精装无比的男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师兄弟二人的合击眼看着便要击毙那女子,却刹那间被人联手破去,三师兄不由怒视着那赤着上身的男子,说道:“你竟然不是冲天境!你是天枢境?可你的剑势……”

        李太平尴尬一笑:“不好意识让你们误会了,我突破时不小心弄错了方向!”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就更气人了,更让人窝火了。一名掌握了剑势和剑技的宗师,竟然不是冲天境,而是一根筋到底只知打熬肉体的天枢境,这意外来得也实在太是时候了,他们突破的时候咋就没有这样的意外。

        就在这时,李太平忽然吼道:“各自为战,将他们逐一干掉!”

        对方的合击威力有些出乎李太平的预料,刚刚如果他不是天枢境,就算能破去对放的合击技也要身受重伤,所以要想把这三小子打死打残,最好的方法便是把他们分开。

        陈不问心领神会,琴音骤响,无数音波便朝着其中一人而去,将那人死死缠住。同一时间李太平三柴剑猛地袭向另一人,将其逼退数丈之远。

        团战转瞬间成了单挑,师兄弟三人手中的火粉消耗一空,又被敌人强行分开,此消彼长之下,优势一瞬间又变成劣势。

        单打独斗,陈不问是要弱一些的,不过对方一时半会倒也很难取胜,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灵慧境的威力便会慢慢显现出来,到那时莫说冲天境,就算李太平的天枢境也得饮恨在陈不问的古筝之下。

        剑西来和二师兄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看那架势二人一时半会是很难分出高下了。

        李太平这边就很明朗了,没有了火粉的四师兄,显然不是李太平的对手。只见四师兄的碎心掌袭来,李太平便会用拳头告诉对方,你那掌法还不够劲儿,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老子,可老子的剑是能要你命的。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四师兄有些慌了,多次险象环生……

        城墙上南宫守面露微笑的说道:“装神弄鬼,终究是不可取的!”

        一旁的红娘子苦着脸道:“李太平这臭小子好像变厉害了,我恐怕打不过他!这仇可咋报,郎君会帮我吗?”

        南宫守侧头疑惑的问道:“喀纳斯和太平有仇?”

        只见红娘子脸色微红:“当年他和那个臭老道没少欺负我,本以为在大雪山苦熬数载学了一身本事,便可欺负回去的!”

        红娘子说着,便将当年老道士和李太平,带着她学武的那段经历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南宫守微微一笑,搂着红娘子的肩膀笑道:“都是为你好,要不哪有如今纵横草原的喀纳斯!”

        红娘子见状,算是明白了,自家男人绝对不会帮自己去打李太平的,不由俏脸微冷,就在这时,忽听城墙下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叫骂声……

        “我呸!我就说李太平不是个好东西!”

        原来,崔明道为了安全考虑,怕那三名铁摩勒宗师朝他们痛下杀手,便把白云上等众人拉到了城墙附近,而刚刚红娘子那番话却正好被耳尖的鱼闪闪听到,所以才有了那声叫骂。

        只见鱼闪闪扛着马槊,攀墙而上来到红娘子身旁,上下打量半响,才忽然摇了摇头唉声叹气道:“又是一个被李太平欺负的美人,而且还是个长腿美人!”

        红娘子见眼前的小姑娘说话古灵精怪的,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是谁家的小娘子啊?你家大人呢?”

        鱼闪闪再次摇头道:“瞧瞧,这位漂亮姐姐被李太平欺负成啥样了,竟问些没营养的话!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仇家,我们要团结一心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临了,鱼闪闪又补充一句“漂亮姐姐可记住啦?”。

        红娘子忙装作认真的点了点头:“记下了,团结一心与李太平斗争到底!”

        鱼闪闪瞟了一眼南宫守,这才拉着红娘子走到一旁,轻声低语,他有个相好的就在铸剑山……

        异族大军阵前,翰尔达策马来到满脸怒容的阿史那身旁,望着远处交战的几人说道:“都这么久了会不会有什么闪失?可汗,不打算发兵?”

        只见阿史那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恨不得现在便派人把那该死的小子,抓到我面前,让我一刀砍了才解气!可你也知道,大巫喜怒无常,他的弟子也神神秘秘的,我阿史那可不敢冒然插手!除非他们明确示意我。”

        翰尔达望着远处激斗的几人,忽然说道:“可汗,与那几人有仇?”

        “没仇,只是有些账没算明白,我要与他再算上一算!”

        阿史那没有明说,翰尔达也不好再问,只能点了点头继续看那场他根本就看不明白的战斗……

        别人不明白,二师兄可是很明白,再这么打下去,他四师弟就得让人宰了,到那时他和老三恐怕结局也不会太好。只见二师兄一边应付着眼前那把夺命长剑,同时心里却在不断盘算得失……

        妈的!不管了,宰了这几个小子,到时也没人知道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师傅那里就算瞒不过去,人都杀了,想必师傅也不会过多怪罪。

        二师兄考虑半响,觉着还是小命更重要,不由瞥了两位师弟一眼,开口吼道“燃血!”。

        二师兄既然发了话,那么出了事就由他来抗师傅的怒火,老三和老四倒是乐得如此。

        只见师兄弟三人,也不知催动了何种秘法,一时间脸色如火头冒热气,那双眼睛更是堆满了血丝,看着很是吓人,好像那脑袋会随时“砰”的一下爆开一般……

        三人掌力一瞬间威力倍增,就连一直压着老四打的李太平,也被迫落了下风,此时正被人家撵着打。

        李太平硬接对方一掌,直感气血翻涌,人也被击退数丈远,下一刻又被人家追上,便又再次被击飞出去……一边退一边想,因为脑子里一直有“燃血”二字挥之不去,他记得在哪里听说过,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却见这时,老四面目扭曲,恶狠狠的说道:“把老子逼到这步田地,这天下间没人救得了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你也得死!”

        老四口中“天下”二字,让李太平脑中灵光一闪……

        只见李太平忽然大笑道:“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他们用的是天下城城主的燃血秘法,老道士说过,城主若是不想活了,可凭此秘法拉任何一名圣人做垫背的!咦!不对……”

        李太平忽然又住了口,因为他觉着不对,大巫的弟子怎么可能会城主的燃血秘法,这功法可是不外传的,就连他厉家也要核心子弟才能学的。

        却见老四狰狞的扑来,口中大笑道:“没什么不对的,这就是城主的秘法,可你知道了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死!”

        “师弟,不可胡言乱语!”

        听到二师兄的话,老四嘿嘿笑道:“怕什么,反正杀光了就好!”

        本来李太平还是有些不信的,可是这俩师兄弟的对话,却坐实了他们确实用得是天下城城主的燃血秘法。至于大巫的弟子为什么会城主的秘法,现在还不是考虑的时候,因为现下最应该要考虑的是如何破去此功法,或者说如何在此功法下逃生……

        老道士说过,这是激发体内血脉潜力的一种功法,可瞬间提升一倍功力,只是不能持久。至于到底能持续多久,老道士也没谱,只是大概猜测,应该是跟激发此功法的人有关,便没了下文。

        此时陈不问已然险象环生,李太平根本无暇思考要如何应对,只能借着对方的掌力,飞身来到陈不问身前,帮其当下老三的攻击。

        李太平不得不如此做,不然陈不问定然坚持不了几息,便会命丧当场,就算那俩人会联手合击,那也没有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了。

        团战到各自为战再到团战,就连打架无数的李太平都不得不感叹,今天这架打得着实过瘾,甚至比松门岛那次还要刺激痛快。

        李太平依靠强悍的肉体,硬抗老三老四的掌力,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可他却渐渐的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