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离别

第一百五十六章 离别

        含元殿此时只剩下军神和弘道帝二人,只见军神望着弘道帝说道:“我看着你长大,看着你登基,可这些年你都干了什么,你若能少花点心思在女人身上,这个国家会不会比现在好上一些!把你后宫那个女人藏好了,若是让人见了,你这个皇帝的脸面往哪搁!如若传到铸剑山,你让张鸦九如何看你……”

        弘道帝耷拉着脑袋低头不语,军神数落几句后,摇头叹道:“眼看着大限快到,我还能帮陈家看顾几年,你好自为之吧!”

        军神走出含元殿,望着天边的云聚散离合,心中叹息。

        军神对这次铁摩勒大举南下,总觉着哪里不对劲,毕竟他还没倒下,大乾朝还有二十万精锐,铁摩勒根本毫无胜算。发动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铁摩勒到底能得到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军神。

        弘道帝望着含元殿外那高大如山的背影,眉头已经快挤到一起了。弘道帝很在意军神那句“大限将至!”,大乾朝还能是陈家的,因为军神老人家如同一座无法翻越的高山,替他陈家遮风挡雨,可这山一旦倒了,大乾还能是他陈家的大乾吗。

        弘道帝虽然好女色,可他还是更在意大乾的江山,因为女人随时可以换,大乾的江山却换不得。弘道帝这些年的布置,那都是以军神在世做基础的,军神若倒,那他的所有谋划便都成了泡影中镜花水月……

        浔阳县聚仙楼,郑天齐看过信令,望着在座几名校尉说道:“铁摩勒大举南下,军神老人家亲自挂帅出战,命各郡出兵在太原郡集结。国难当头,诸位又都是军中骁勇,谁愿与我一同前往保家卫国?”

        军神老人家都挂帅上阵了,显然这次铁摩勒不是闹着玩,这么大的阵仗那是会死很多人的,几名校尉不由得低下了头。他们是府兵,剿匪还成,上战场玩命他们还没那个勇气,一个个便不吭声了,甚至唯恐被郑天齐点了名。

        郑天齐望着那些不敢言语的校尉们有些失望,军人就要时刻准备着上战场杀敌才成,哪能有了战事就做缩头乌龟。再说这次机会多么好,军神亲自挂帅,只要有本事还怕不能加官进爵。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他郑天齐等一个机会已经等了好些年了,而在座的校尉们却只想混吃等死。

        就在这时,南宫宇却起身说道:“属下愿随大人出战。”

        南宫宇心中清楚,一旦追随郑天齐北上抗击铁摩勒,定然是九死一生,可是他需要这次机会,因为这是浔阳南宫家翻身的唯一机会。只有他南宫宇在此战中立功,他南宫家才能在浔阳郡打响名号,他南宫宇才有脸回主家认亲,得到主家的认可。

        郑天齐笑道:“南宫校尉果然有胆识!南宫宇听令,今日整军备战,明日辰时准时北上!”

        杜老大忙起身说道:“在下祖父曾经也是军中校尉,当年更是与打草谷的铁摩勒人有过几番厮杀,老人家的左臂便是被铁摩勒人砍断的,所以我愿追谁大人北上,将铁摩勒杀个片甲不留!”

        浔阳江杜老大一杆铁枪耍的不错,他郑天齐也是有些耳闻的,此时见杜老大有心参军,便笑着点头应允。

        铁牛见状也打起了北上抗击铁摩勒的念头,便起身说道:“铁牛也想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还未等郑天齐说话,李太平忙起身把铁牛按回座位,板着脸说道:“学了两三招三脚猫的功夫就想上阵杀敌,你铁牛的头也真够铁的!此间已经事了,赶紧给我回家照顾老娘去。”

        被李太平数落一顿,铁牛坐在那喘着粗气也不吭声,李太平见状摇了摇头,忽然朝郑天齐开口问道:“铁摩勒陈兵雁门关,不知可有马邑郡的消息?”

        郑天齐摇头道:“信令上并未提及,不知雁门关外战事如何,不过马邑郡乃铁摩勒大军必经之地,恐怕……”

        见李太平皱眉不语,郑天齐不由好奇的问道:“太平可是有朋友或者亲属在马邑郡?”

        南宫宇开口道:“我主家的堂弟南宫守在马邑郡当督尉,太平和我那堂弟南宫守则是异姓兄弟……”

        郑天齐多瞟了几眼李太平,心想无怪这小子有恃无恐,原来与济南郡南宫家关系密切。

        郑天齐不由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二位无需过度焦虑!太平若是担心何不与我一起北上,路上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李太平很担心南宫守的安危,在李太平眼中南宫守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绝不会丢下马邑郡的万千百姓而独自逃生,所以李太平要去马邑郡看看,不见到南宫守他是不会安心的。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铁摩勒大举进犯的消息便在大乾朝传开了。浔阳郡的百姓听说府兵要北上抗击异族,便都自发的拿出家中不多的口粮,送去府兵营地……

        一时间府兵营前尽是浔阳郡周边的穷苦百姓,而且还有些半大小子吵吵着要参军,也要随府兵北上抗击异族。

        郑天齐望着眼前的景象,心中叹息“穷人家都知道国难当头,得出钱出力,可那些豪门大户却吓得闭门谢客不敢露头!”

        郑天齐回身望着亲兵说道:“你去跑堂关家,找我岳父大人,就说我郑天齐说得,让他备上千石粮草敲锣打鼓的送来军营!”

        让关家出粮,还要敲锣打鼓,郑天齐就是要告诉那些个豪门大户,老子岳丈都送粮了,你们不送等老子回来可就没你们好果子吃了。

        江畔小镇,铁牛也没去跑船,而是闷闷不乐的蹲在自家的院子里,一个劲儿的在那擦拭白猿刀,口中还嘀嘀咕咕的。

        “学刀干啥,既不能上阵杀敌,也不能行侠仗义……”

        李太平来到铁牛身旁,看着憨厚的汉子不由说道:“做事情要量力而行,不是仅凭一腔热血便能成事的!你老娘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走了你老娘咋办?再说郡里募兵都写得清清楚楚,家中独子不予录用。”

        铁牛还是一副无精打采得样子,不过倒是闭了嘴不再叨叨咕咕。

        李太平拍了拍铁牛的肩膀说道:“把刀练好,将来是报效国家,还是行侠仗义,都由得你!可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跑船的营生做下去,让家中老娘安度晚年,你如果连老娘都照顾不好,还何谈其他!”

        铁牛憨直却也知道李太平是为他好,不由得点了点头,起身朝外走去……

        李太平见状忙道:“干嘛去?”

        “跑船去!”

        李太平望了望即将落山的日头,笑道:“让你把跑船的营生做好,不是让你现在就去,这都快日落西山了,哪里还有营生可做!”

        见铁牛看了看天,逐又向外走去,李太平纳闷道:“还要跑船?”

        铁牛回头憨憨一笑,说道:“不跑船了,我去江边弄条大鱼,今晚炖了!”

        数月相处,铁牛这个重情义的汉子知道,李太平明日便会随府兵北上。明日一别便不知何年何日再见,便想弄上一条李太平最爱吃的大青鱼,做上一道最正中的浔阳鱼片。

        铁牛老娘做得浔阳鱼片,不但李太平爱吃,就连南宫宇吃过一次后都要赞上一句“浔阳第一鱼片!”。

        铁牛憨厚,老人家慈祥,从未把他李太平当外人,就像一家人一样。在铁牛家的几个月,是李太平这些年最安稳最幸福的一段时间。

        老人家饭后拿出一双亲手缝制的乌皮履,笑着塞到李太平手里:“试试,看看合不合脚?”

        这双乌皮履是老人家历时一个月精心缝制的,用得是上等牛皮,李太平穿上后又软又舒适,而且特别合脚,显然老人家是偷偷量过的。

        李太平眼圈一红,拉着老人家的手不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心中感激之情。

        铁牛见状,不由笑道:“俺娘可没给别人做过鞋子,你小子若是记得老娘的好,有时间就回来看看,若是没时间托人捎个信报个平安也成!”

        见李太平点头应是,老人家笑道:“老大不小的了,下次来一定要把媳妇带来才成,也好尝尝我做得浔阳鱼片!”

        夜深人静,浔阳县的老百姓大都睡了,可关家还灯火通明,因为关家的好女婿要领兵北上了。

        郑天齐可是关家的依仗,若他出了事,关家今后的日子恐怕要一天不如一天了。只见关老爷子,很是不舍得掏出一叠银票,塞到女婿手中。

        “我知天齐有大抱负,可也得把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这银票你拿着,打点好上面,太危险得事咱们不干,活着回来就比啥都强!”

        郑天齐对关家所作所为很不喜,这些年碍着面子从来也没跟老爷子谈过,今天不一样了,他得说上两句了。只见其接过银票揣入怀中,同时说道:“岳丈大人,天齐这一走生死不知,已后关家做事要低调一些,能让得利就让吧,别让人挑咱家得不是。郡守那里我也会打招呼,尽量照看咱家,不过没有大事也莫要去叨扰郡守大人……”

        听了郑天齐的话,关老爷子心里也不是个滋味,这哪里事嘱咐,弄得好像临终遗言一样。特别是女儿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关老爷子都想留下郑天齐了,毕竟也不是非得督尉领兵,一名校尉就足可以带五百府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