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心眼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心眼

        “西有无尘遮半天,东有红莲止夜啼!”

        这世间只有一种人可以随心所欲,无需考虑后果,那便是无心之人。要说当今之世还真有一位无心之人,那便是那位遮半天的无尘了。

        并非无尘修为有多高,势力有多大,而是他的眼里只有他自己,世间走一遭不染半点尘埃在心头。

        李太平是俗人,俗人就有七情六欲,所以李太平今天不能杀关雷师徒二人,要杀也得找个没人的时候杀才成。

        活着有时比死还令人痛苦,就如现在的谷雨和关雷。李太平的三柴剑没有斩下那两人的脑袋,却斩光了谷雨师徒二人的颜面。

        只见谷雨和关雷在三柴剑下苦苦支撑,可谓险象环生。只见,华服变戏服,英雄变狗熊,那副狼狈相就别提有多狼狈了。

        关雷毕竟是关老爷子的大孙子,所以此刻的关老爷子有些坐不住了,想求郡守大人帮着做和事佬,郡守大人却一副眼观鼻鼻观心老僧入定的样子,显然是不想趟这趟浑水。

        关老爷子没辙,还是得求他的女婿郑天齐。

        “天齐,你看这事……”

        却见郑天齐摇了摇头说道:“不能救,也救不得!若是救,他们师徒二人必死,不救则还有一线生机。”

        听了女婿的话,关老爷子更糊涂了,不由皱眉问道:“这时为何?”

        郑天齐苦笑道:“我虽然武道品级不如雷儿,可这分眼里却不是雷儿能比的!那年轻后生,一只手一把剑便将雷儿师徒逼迫的毫无还手之力,若是想杀早就杀了!而且那么大个剑匣,显然不不止一把剑!”

        不会水非要跳下去救溺水之人,郑天齐绝不会干这种事,若是要救也定然换个方法。只见郑天齐起身来到军中校尉那桌,望着南宫宇说道:“南宫校尉打算看多久?”

        南宫宇起身行礼道:“回督尉,末将鲁钝,还请大人明示!”

        一个糊里糊涂的说,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二人可是把官场上的勾心斗角演绎得淋漓尽致。

        这二人的戏还没演完,那边三人的戏码却演完了。只见关雷惨叫一声,手中白猿刀飞上半空,人则倒飞而出。谷雨则是连退数步才站稳身子,脸上更是一阵红一阵白……

        李太平伸手接住白猿刀,望着慢慢爬起来的关雷说道:“背后捅刀子,你现在还有命在,那是念在你年轻不懂事,否则你得死,还得连累你师傅!”

        李太平说完转身便走,在即将走出小院前,忽然回头瞥了一眼郑天齐,随后丢下一句话才大步离开关府。

        “今天之事到此为止,不过我这人小心眼,谁要是帮我想起今天的事,说不得就要新账老账一起算了!”

        赤裸裸的威胁,这是跑江湖的都喜欢做的事。威胁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也是不同的。有些人只是死要面子的一句场面话,有些人可是会认真的,这就要看说话那人的本事了。

        南宫宇称呼郑天齐督尉,李太平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所以李太平会说那句话,就是告诉郑天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真要找后账我李太平也不是不会。

        郑天齐只是望了一眼李太平的背影,随后便换上一张笑脸,望着南宫宇说道:“好久没聚了,哪天找上几个朋友咱们兄弟喝上几杯!”

        南宫宇也笑道:“日子大人定,朋友我来找!”

        郑天齐笑呵呵的拍了拍南宫宇的肩膀,这才回转主桌。

        谷雨师徒二人哪还有脸回去吃酒,此时早已走得没了踪影。

        关老爷子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本来是打算宴席之后戏班登场的,此时也被提前弄上了台子……

        关老爷子会不会顺心,李太平可管不着,反正他是顺心了。此时正抱刀背剑翻出了浔阳县城墙,往江畔小镇赶去。

        当李太平回到铁牛家时,正瞧见铁牛在自家门前转着圈子。

        “铁牛哥,今儿怎么没练刀?”

        铁牛闻声望去,见果然是李太平这才安了心:“咋这么晚才回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正打算去县城寻你!可是又一想,此时城门早就关了,我也进不去,正犯愁呢,你就回来了!”

        李太平知道铁牛这人若是把谁当成朋友,便会一心一意的对人好,若是自己今晚不回来,这憨憨的家伙一准急坏了不说,定然还要守在门前直到天明。

        “铁牛哥快进屋,看我给你带的好东西!”

        铁牛挠着后脑勺说道:“我一个跑船的能用上啥好东西!”

        铁牛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很是期盼,乐呵呵的跟在李太平身后进了屋。

        李太平点燃了油灯,随后将白猿刀放在案子上,很是得意的说道:“瞧瞧!这可是好东西!”

        铁牛抽刀出鞘,摸着厚重的刀身,感受着刀刃触夫冰冷之感,便小心翼翼的将白猿刀捧在手里,借着油灯微弱的光亮,细细打量着。铁牛眼睛里似乎冒着光,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满满的都是爱。

        见到铁牛捧着刀爱不释手的样子,李太平笑道:“这刀送于哥哥,已后哥哥便可挎着刀去撑船。一想到哥哥威风凛凛的样子,兄弟琢磨着用不了多久必然会给兄弟带回个嫂嫂来!”

        听到李太平的话,铁牛哪里会不知道,李太平在县城跑一天,肯定是给自己买刀去了。

        铁牛虽然不识货,但是他会货比货,之前他是见过南宫宇那把横刀的,据说那把刀足足花了南宫宇三十多两银子。而眼前这把刀,一看便知道,是要比南宫宇那把好上许多的。

        这刀要花多少银子铁牛心里没数,可他知道绝对要比南宫宇那把还要贵,便埋怨道:“乱花钱!家里那把柴刀就挺顺手,明个儿把刀退了,把银子要回来!”

        铁牛不知道李太平当了一刻价值不菲的夜明珠,才打了这把白猿刀,若是知道了一准会血气上涌晕死过去。

        李太平笑道:“值不得几个银子!再说铁牛铁大侠已后行走江湖,若是拎着一把柴刀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到时兄弟这脸面不是也没处放!更何况东西都拿回家了,明个儿人家也不给你退啊!”

        铁牛嘴笨,怎么可能说得过无理也能辩出三分理的李太平,只能一个劲儿在那嘟囔。

        “太贵了!又不能退,这可如何似好!……”。

        铁牛晚上是抱着刀睡得,幸好李太平还买了刀鞘,不然明早铁牛可就变成死牛了。

        刀确实算得一把好刀,只是刀鞘寒碜了些,是那种便宜货。这刀鞘是李太平特意给铁牛选得,毕竟好刀你也得又好伸手,不然惦记你刀的人可就多了,到时再让人敲了闷棍,他李太平可就是害了铁牛了。

        送铁牛刀时,李太平还千叮万嘱的告诉铁牛,吃点小亏是福,不到万不得已别拔刀子,拔刀那是要见血的。

        见铁牛点头,李太平便心安了。以铁牛的性子,只要他承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李太平是心中有数的。

        李天平给铁牛打刀,那是因为到了该离开江畔小镇的时候了。

        一晃数月,已然到了花红柳绿的时节,李太平的宗师修为已然稳固,而且能教铁牛的也都教了,剩下的就得靠他自己了,所以李太平打算离开小镇了。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要走,李太平也不例外,他还得继续在江湖飘着,还得观天地人之势,因为他的武道之路还长着呢。

        第二天一大早,李太平刚起来,便见院子里站着一个人,不由朝那人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咱俩不是昨个夜里刚刚见过吗!”

        南宫宇没好气的说道:“少贫嘴!你拉的屎,还得我给你擦屁股!”

        李太平笑道:“这说得什么话?我又没干什么坏事!”

        南宫宇叹了口气说道:“掏银子请郑天齐吃酒呗!还能是什么事。”

        “凭啥啊!”

        “不凭啥,毕竟是浔阳郡的督尉,你小子拍拍屁股跑了,铁牛一家往哪里跑!”

        李太平皱眉道:“郑天齐不会以为我李太平不敢杀人吧?”

        南宫宇摇头道:“怕你一时,还能怕你一世!再说了,屁大点事,一顿酒就能搞定,非得搞得这么复杂!我可跟你说,明日我在浔阳县摆酒,你不但得来,还得把铁牛那小子带上!”

        李太平一屁股坐在交床上,望着南宫宇道:“咋地!我还得带着铁牛给他郑天齐赔礼?”

        南宫宇笑了:“郑天齐可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可是个能屈能伸的主!若是知道能交上你这么一个朋友,让他给你赔礼他都愿意!所以啊,明天根本不用提昨个夜里的事,就是吃酒聊天便成。”

        李太平笑道:“昨个上门打脸,后个儿就交朋友,这郑天齐确实是个人物啊!”

        南宫宇拉过一把交床,坐在李太平身旁说道:“郑天齐这人有些能耐,做事情不糊涂,就是找错了婆娘,跟关家人沾上了关系!”

        铁牛一大早便去跑船了,所以并不知道那把刀竟然惹出这么多事,不然肯定又是一个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