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罗家村

第一百三十一章 罗家村

        晴天霹雳,雷音滚滚……

        玉龙谷内众人被这声突如其来的雷音,夺了心神,就连那老者也愣了一下。

        就在老者愣神的刹那,一把剑穿透瀑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撕裂空气来到老者心口处……

        陈不问古筝一响,李太平便知不妙。当李太平来到洞口时,正好透过瀑布瞧见袁守正被那老者弹指击退。李太平当时并未急着援手,因为宗师都被一指弹飞,多他一个,也就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对战局走势根本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李太平在等,等一个出手的机会,直到袁守正那一剑落下,那老者抬头的一瞬间,才悍然出手。

        这一剑来得太快,就算那武道修为不知有多高的老者,也来不及躲闪,或许那老者压根就没想过躲闪。

        李太平的雷音剑势已快为主,穿透力极强,非常适合突袭。李太平相信,就算是宗师,在没有防备之下也会被这一剑取走性命。

        不过很可惜,在一人战五大高手依旧游刃有余的老者面前,这一剑仍不够看。

        青玄剑如一道青光,只是一闪便击中老者胸口。青光炸裂,劲儿气四射,那老者如身在狂风之中,须发飞扬,衣衫鼓荡……

        老者捉着剑尖将袁守正甩飞,随后捏住胸前不断震荡的青玄剑,看了一眼胸前被刺破的衣服,笑望瀑布方向,说道:“这剑有点意思,先用雷音夺人心魂,并将长剑破空之声隐于雷声中,令人防不胜防!只是可惜,力道差了点,杀宗师勉勉强强,杀我就差得太远了!”

        老者说着,便将手中青玄掷出,只见青玄慢慢悠悠的飞回瀑布之中。

        李太平接剑,一连退了十几步,才堪堪化掉青玄上的力道。

        那高大老者踏前一步,忽然出现在陈不问身前,低着头看向陈不问,咧嘴笑道:“小女娃不错,比那几个强多了!”

        只见鱼闪闪忽然挡在陈不问身前,很是委屈的说道:“爷爷,闪闪知错了!”

        高大老者却一扭头,赌气道:“你说啥?我没听见!”

        “我说——闪闪知错啦!”鱼闪闪跳将起来,在老者耳边大声吼道。

        高大老者歪着头抠了抠耳朵,说道:“声音刚刚好!”

        陈不问知道这老者是谁了,不由暗道“怪不得,小的古灵精贵,原来老的也没个正行!”。

        只见那老者环视众人说道:“刚刚几位为了救俺孙女,都下了死力气,俺鱼粼粼记下了,有朝一日定会还了这份恩情!”

        随后那老者拉着鱼闪闪的手说道:“想闯荡江湖就跟爷爷说,爷爷带你多好!”

        鱼闪闪早就想着这一天了,不由望着陈不问和妞妞高兴的说道:“爷爷要带俺闯荡江湖啦!用不了多久,俺鱼闪闪的大名便会响彻整个江湖,到时你们在遇到难处,提俺鱼闪闪的大名就行。”

        陈不问笑了笑,却见妞妞跑了过来,依依不舍的拉着鱼闪闪的衣袖摇晃道:“姐姐不陪妞妞玩了吗?”

        鱼闪闪捏了捏妞妞的小脸蛋,说道:“等姐姐名扬四海,就去悬瓠城找妞妞玩!妞妞放心很快的。”

        妞妞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妞妞在悬瓠城等姐姐。”

        鱼闪闪来到陈不问身前,柔声道:“我与爷爷相依为命,这次离家出走,爷爷一定是急坏了!爷爷刚刚出手,还请漂亮姐姐莫要生爷爷的气!闪闪替爷爷给姐姐赔礼了。”

        小丫头说着就要行礼,却被陈不问拉住,只见陈不问笑道:“闪闪不是不讲礼数吗,怎么今天转性子了!已后姐姐不在身边,要听爷爷的话,少给老人家惹麻烦!”

        鱼闪闪认真的点了点头,才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

        “木头人再见!”

        剑西来苦笑着摆了摆手。

        一老一少,手牵着手,只见小的屁股上吊着个酒葫芦一步三晃,那老的屁股上吊着更大的酒葫芦也是一步三晃,慢慢的走远。

        一头雪山毛驴驮着一把一丈又三尺的马槊盯着小路方向,见到一老一小才摇晃着尾巴迎了上去。只见那雪山毛驴很是亲昵的用头蹭了蹭鱼闪闪,惹得鱼闪闪好不开心……

        有鱼闪闪那个小丫头在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这一走陈不问忽然觉着有些空落落的。

        李太平皱眉来到众人身旁,疑惑的说道:“这什么情况,说打就打,说走就走!”

        陈不问回过头来,瞪了李太平一眼,答非所问的说道:“你又是什么情况,这么久才出来?”

        李太平才猛地想起,答应欧冶子前辈的事还没办,不由腾身来到高处,望着众人吐气开声,将欧冶子警告众人的事朗声说出。

        欧冶子所处的时期,距今快两千年了,怎么可能还有神魂上在人间,这不能不让刘鑫心中起疑。只见刘鑫皱着眉头接过李太平递出的宝剑,说道:“少侠所言非虚?”

        这话李太平不乐意听,只见李太平也不搭理刘鑫而是朝着众人再次嚷道:“是真是假,各位一试便知。不过可别说我李太平没跟诸位打招呼,丢了性命可不要算在我头上!”

        刘鑫不信,许多江湖人士也不信。

        李太平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亲眼所见,仅凭一家之言是很难服众的。不过对李太平来说,信与不信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剩下得就不是他李太平能管的了,毕竟他李太平总不能守在玉龙剑洞一辈子。

        玉龙剑洞欧冶子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大乾朝,可是对万千百姓而言,欧冶子是谁,他们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老百姓眼里,这个年能不能打上二两老酒提上一斤肉,可比“欧冶子”三个字来得重要多了。

        罗霄山北临庐陵郡,山高峰险,山中百姓大都以狩猎为生。

        这个时节天寒地冻,猎户也不愿进山打猎,再说这都到了年跟前,若非家中确实没有了口粮,是不会有人进山的。

        罗家村,不足十户人家却都姓罗。村里老人说,别看罗家村现在不起眼,想当年在这方圆数百里那也是响当当的存在。十里八乡的小娘子,可是脑袋削个尖的往罗家村钻,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嫁进村子里来。

        罗家村祖上乃东吴名将罗霄,一听这名字,便知道这罗霄山便是因此人得名,可想而知当年的罗家村是多么的炙手可热。

        眼看过年了,罗家村百姓在族长的带领下,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百姓们忙里忙外好不热闹。今年这个年族长很开心,因为村子里来了客人,虽然这客人不是郡里贵人,只是个跑江湖的剑客,却也让族长和村里人很是欣喜一番。

        村里好些年没来外人了,好不容易来了个生面孔,还要在村中过年,这年就与往年大不一样了。

        族长把珍藏好些年的老酒也拿了出来,说是过年时一家出两菜,就在他家院子里摆上,全村一起过个年,也叫外乡人知道罗霄村是好客的。

        一青衫背剑匣的外乡剑客,成了族长家的座上宾。

        村子里几个待嫁之年的小娘子,时不时便寻个借口到族长家里转上一圈。不为别的,只为多瞧上几眼那俊朗郎君。

        李太平虽说长得不帅,却也要比周边村子里那些小子强上许多。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穿上一身崭新的青衫,再背上价格不菲的紫檀剑匣,这人便一下子被抬举起来,可以说看哪哪顺眼。

        村里小娘子的那些举动,老族长是看在眼里的,不过老族长并未制止,只是会心一笑。

        在老族长想来,感情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谁能说得准,若是哪个丫头福缘来了,两人看对了眼,村里可就多了个剑客姑爷,到时也好跟十里八乡的乡亲吹嘘一番。

        老族长今年六十有三,膝下一子一女生了一堆带把的,一个丫头都没有。想起几个大孙子,老族长不由笑道:“我见小兄弟独自闯荡江湖,想必功夫定然了得!不瞒小兄弟说,俺祖上乃东吴名将罗霄,族中子弟大都习武,特别是那群半大小子天天想着有朝一日能驰骋疆场,马上取功名,重现罗氏一族的往日风采。”

        李太平忙笑道:“没想到老爷子竟然是名将后人,太平失敬了!”

        老族长尴尬笑道:“都是俺们这些后人不争气,罗氏一族现如今一年不如一年,可以说丢尽了先人脸面。我想小兄弟闯荡江湖多年,帮俺看看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子,功夫到底如何?若是还行,就让他们出去闯荡闯荡。若是不行,就断了他们的念头,老实在罗村当个猎户。”

        李太平心想,吃人家的,住人家的,不给钱还不出点力,不由点头笑道:“太平虽然学艺不精,却也见过些世面,若是族长信得过,倒是不妨看看罗氏好男儿的风采。”

        老族长活了一大把年纪,看人看事还是有几分眼力的。自打见了这年轻剑客,察言观色中,便断定这年轻人定然不凡,此时见李太平欣然允诺,族长不由得很是开心。

        “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如何?正好明日是大年三十,咱们过个不一样的年!”老族长欣喜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