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说好剑便是好剑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说好剑便是好剑

        武夷山玉龙谷,一条白练随山势而下直达崖底,远观如玉龙冲天甚是壮观。

        玉龙剑洞便在那随山势而下的瀑布之中。传说欧冶子后人为躲避兵祸战乱躲进武夷山玉龙谷隐世不出,而欧冶子的后人并未放弃祖辈铸剑的技艺,便在这玉龙谷中用地火铸剑。

        欧氏一族为了防止宝剑精光贯天而被外人发现,便将宝剑藏于瀑布中的龙岩洞内。随着斗转星移,日月变迁,欧冶子的后人藏在龙岩洞中的宝剑竟然不下万柄。

        不知是何原因也不知从何而起,那龙岩洞再也进不去人,哪怕拥有欧冶子血脉的人,也无法进入。因为进玉龙剑洞一丈便可感受到有犀利的剑气滚动,进洞十丈便有切肤之痛。十丈后,每走一步,剑气便加重一分,哪怕是太叔无疆也只进洞五十丈,便再难寸进。

        太叔无疆说过,他只能抗住千道剑意,若是再迈一步,再多一道剑意,恐无法安然而退。太叔无疆进洞百丈,却没带出一把剑,因为百丈内的剑他看不上,而百丈外的剑他不可得。

        李太平跟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打屁闲聊,多少了解到这次长寿丸恐怕是要去那玉龙剑洞取剑,不然这老头也不会扯到玉龙谷玉龙剑洞。

        “聊了这么久,还不知老前辈如何称呼,太平实在是羞愧难当!”李太平笑着说道。

        只见那老者拂须笑道:“想知道我是谁就直说,何必做那扭捏之态!”

        人老奸马老滑,这岁数大的就没一个好相与的。李太平心中暗想,嘴上却说道:“那前辈是谁?”

        “师叔祖,师祖正找您那!您老怎么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名长寿门的弟子跑了满脑门子汗,可算瞧见须发皆白的老者,这才一脸庆幸的嚷道。

        李太平见须发皆白的老者早已走得不见踪影,却忽然远远传来一句话“我名——刘鑫,人称老不死!”。

        “老不死,有多老?”李太平起身望着远处的万年殿轻声低语。

        原来见过袁守正和陈不问等人后,李太平便开始四处打听关于长寿丸的事。李太平对这事很上心,从万年殿内长寿门的弟子门人,到万年殿外的江湖好汉,可以说问了个遍。直到看见远处崖边的白发老翁,才算了解到了一些内幕。

        “太叔无疆不会做局让人送死吧!应该不至于,不然他辛辛苦苦积攒的好名声,可就要一遭尽毁了!”李太平回万年殿的路上,脑子里一直思考着太叔无疆到底要干嘛。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李太平做人的习惯,这个习惯已经救了他很多次了。

        大王峰上的人越聚越多,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李太平甚至见到了独孤清风,也就是病书生。病书生看起来还是老样子,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偶尔还得咳嗽几声,已彰显他病的不轻。

        李太平本来是想上去打招呼的,可是看到剑西来和病书生勾肩搭背的样子,就觉得恶心。他现在很怀疑,那俩变态的关系很不正常,不然剑西来身旁有那么一个挑不出半点毛病的大美人在,为啥要去搂那个浑身上下硬梆梆的家伙。

        陈不问来到李太平身前,打趣着说道:“我听明道说,你和品山相处的很好,不知姐姐什么时候能喝你俩的喜酒啊!”

        李太平嘿嘿一笑,然后就没了然后了。

        陈不问见李太平心中苦涩的样子,不由上前安慰道:“铸剑山也不高,姐姐对太平有信心!”

        李太平望着跑过来的妞妞和鱼闪闪,心里的苦涩便淡了几分,只见其拦住两小问道:“你们俩这是要干嘛去?”

        鱼闪闪眼珠一转,笑道:“太阳就要落山啦,我带妞妞去看落日余晖。”

        妞妞不想跟李太平撒谎,便扭捏的说道:“闪闪姐姐说……”

        鱼闪闪一把捂住妞妞的小嘴,嘻哈打岔道:“看太阳落山!看太阳落山!”

        陈不问见状,一把抓住鱼闪闪的手说道:“走,我陪你俩去看太阳落山。”

        鱼闪闪耷拉着小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就连屁股后吊着的酒葫芦都没了精气神,由原来的一步三晃变成了一步一晃。

        夜里的大王峰依旧热闹,长寿门的酒水不错,萍水相逢的江湖好汉,几杯酒下肚便成了莫愁前路无知己的酒友。

        天宝九如殿内,太叔无疆笑望着师弟,说道:“这活还真得你来干,内堂不用说,外堂那三人也撑不住场子!皆因他们辈分不够啊!”

        刘鑫苦笑道:“师兄的意思是让我倚老卖老了!”

        “你是我师弟,江湖辈分摆在那呢!再说了这天下比你岁数大的人屈指可数,你说好剑便是好剑,谁敢驳斥与你!”太叔无疆笑着说道。

        刘鑫思虑片刻说道:“师兄真决定让他们到玉龙剑洞取剑?万一有个闪失我怕留下话柄,说咱长寿门坑害江湖道友啊!”

        “师弟无需担心,明日里我会声明此事。长寿丸只有六颗,参宴之人却有数百之众,虽然长寿丸是我长寿门之物,却也不好直接定夺送于何人。只能想了个相对公平的办法,此事有一定的风险,一切采取自愿。”太叔无疆笑道。

        刘鑫琢磨许久后说道:“师兄打算已后的长寿丸都以这个方式定归属?”

        太叔无疆大笑道:“还是师弟了解为兄!你说咱长寿门守着玉龙剑洞,门下弟子却无宝剑可用,是否太过可惜!既然他们想要长寿丸,那就得帮咱取剑,回头还得感谢咱们,如此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太叔无疆慢慢收敛了笑意,有些头痛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如此,可是咱长寿门这些年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弟子,在这么下去长寿门定然一天不如一天。没办法,既然修为不行,那就只能先拿神兵利器来补,到时咱长寿门核心弟子宝剑在手,就算有人想打咱长寿门的坏心思,他也得掂量掂量不是!”

        长寿门这些年,始终有两名外事堂堂主在外边,最主要的任务便是为长寿门寻找好苗子,可惜奔波了好些年,也未能弄到一条锦鲤,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臭鱼烂虾。

        太叔无疆是有苦自知,特别是听说拓跋迥的义子解不修前些日子修为宗师后,心里就更苦了,这才想了这么个折中的法子。

        要知无论世家还是宗门,无论奉养的高手有多少,那终究不是自己人,风光时还好,一旦破败必然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是靠不住的。只有宗人、门徒的强大,才能维持家族和宗门的长盛不衰。

        宗门如此,家族如此,皇室亦是如此。

        可现今那几位皇子,太子名声不好,风评极差,老皇帝早就对其失望透顶。

        二皇子,勇武多智,却过于刚愎自用,老皇帝看到他,就像看到年轻时的自己。他不放心将这个破烂不堪的帝国交在这样的人手中,因为帝国的大厦一旦交与他的手上,定然会加速倒塌。

        八皇子倒是不错,为人低调谦和,心思缜密,投在骊山书院圣人门下。可坏就坏在,他的老师是书院圣人,要知道满朝文武畏惧那位院长如鬼神,唯恐院长的学子入朝为官,坏了他们的规矩,断了他们家族的未来。所以老皇帝也不敢把皇位传给八皇子,因为后果一样,都会加速断送大乾朝的基业。

        弘道帝儿子不少,拿的出手的就这么三个,剩下的不用提因为提也没用,让他们当个闲散王爷没事钓鱼摸虾还成,让他们干点正事那是比登天还难。

        说来也怪,这几个儿子不是不争气,就是不敢用,可是弘道帝的长女却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心性、手段、名声那是让百官万民心服口服的。

        长公主陈鸾,雄才大略,远见卓识,武道修为也极具天赋,一身修为已登九品,这还是没有名师指点自学的。而且出落得闭月羞花,大乾朝四大美女中最高贵的一个。这个女儿弘道帝是极为喜爱的,弘道帝有时便会感叹,陈鸾怎么就是一个女儿身,若是男儿身朕便将天下交给他,朕也好享几年清福。

        弘道帝的无心之言,可是有很多人上了心。竟然还真有人将宝押在了陈鸾身上,一时间朝里朝外都有拥护陈鸾入主东宫的声音。

        这些声音传到弘道帝耳中,弘道帝也只是当笑话一听,毕竟古往今来还没有哪个女人登基为帝的。

        大兴城皇宫后花园,身着绣有蛟龙锦衣的陈鸾正静立雪中,望着漫天飞雪峨眉淡锁,目露清冷之色。

        远处宫女望着雪中那挺拔秀丽的身姿直皱眉,想要上去劝慰却又不敢。在宫女眼中,这位长公主就像当今圣上一样,平日里寡言淡语,喜怒不形于色,你也看不出她的心情好坏,拍马屁都怕拍在马腿上。

        陈鸾的心情极差,特别是有雨有雪不开晴的日子里,心情都不好。因为这天气就像现在的大乾朝,很糟糕,甚至可以说糟糕透顶。

        陈鸾不想当一个亡国公主,因为亡国公主往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