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开太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崔明道是下流坯

第一百二十章 崔明道是下流坯

        青衫对白衣,这一架没有任何悬念,哪怕那白衣是南海剑宗圣女,也绝无胜算。

        李太平九品巅峰,修为上便压了白云上一头,而战斗经验就更不用说了,小半辈子不是在打架,就是去打架的路上,可以说完胜白云上。

        十九式叠浪剑很强,大有一浪高过一浪的势头,如果说李太平是第一次面对叠浪剑,恐怕也只能选择硬碰硬,以免陷于被动。

        李太平在崔家不知被那一浪接一浪的拍在沙滩上多少次了,早就浪习惯了。所以现如今再面对十九式叠浪剑,便游刃有余。如果说出剑如吐气,收剑如吸气,李太平每次都会卡在白云上吸气与吐气之间,让白云上憋的很难受,似乎总是无法发挥叠浪剑的威势,剑招总有意犹未尽之感。

        白云上打得束手束脚,李太平却打得顺风顺水好不流畅。

        李太平手中两把三柴剑一点也不客气的往那白衣小娘身上招呼,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之心,好像不把那小娘子打的哇哇大哭,就不痛快一般。

        白云上越打越烦躁,这心神一乱手中剑便也乱了,刚刚震开李太平手中的三柴剑,便被身后回旋而来的另一把三柴剑近了身,不但近了身还在其胸口上一划而过……

        李太平看似下死手,其实一招一式都留着分寸呢,不然真伤了眼前白衣小娘,恐怕崔家那个白衣大婶就会打上门来,到时可不是躺上一天两天能混过去的了。

        惊呼伴着娇斥,李太平只觉眼前一花,那白衣小娘的胸前似乎比白衣更白。

        “下流坯!大色狼!今天我白云上誓要将你这恶贼碎尸万段!”

        白云上一手捂着胸,一手持剑,小脸煞白。

        李太平忙收剑摆手道:“那个白姑娘,不不——白圣女!我刚刚真不是故意的!”

        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了什么。刚刚回旋而来的那把三柴剑很是不巧的划破了白云飞胸前的白衣,香艳眨现你便百口莫辩。

        白云上的脸色一白再白,水汪汪的大眼睛这回真得要滴出水来。只见白云飞咬着嘴唇,二话不说,整个人如疯魔了一般,不要命的扑向李太平……

        打架都打成耍流氓了,这架再打下去那就只剩滚床单了,所以李太平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李太平脚下猛地一踏人便倒飞出去,如那离弦之箭快若电闪,一个起落便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白云上一愣,便听远远传来一句话“我崔明道今天认栽了,还请圣女莫要到崔家寻我!”。不听到这话还好,一听这话白云上便气血上涌,不由一跺脚循着那青衫身影追了下去……

        一袭白衣在候官县高来高去,一会出现在城北,一会又出现在城西。那白衣小娘面若寒霜,拎着把剑杀气腾腾任谁见了都要躲得远远的,唯恐被那小娘一剑刺个透心凉。

        崔明道四大公子之一,在大乾朝很出名,在南边就更出名了,不知道崔明道的人还真不多,不过终究还是有没听说过的。可今天“崔明道”三个字,彻彻底底在候官县扬名了,因为打午后便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小娘子,满城里喊那三个字,看那小娘子的样子恨不得生吃了口中呼喊那人。

        直到太阳落了山那白衣小娘子才飞出城外,奔着广陵郡的方向而去……

        躲在怡香苑柴房一下午的李太平,张头探脑的瞄了好一阵子,直到再也看不见那追命白衣,才哼着小曲来到街上。

        李太平望着广陵郡的方向嘿嘿一笑说道:“二哥,你可得感谢我!看我给你寻了个多么貌美的小媳妇!”。

        正说着,李太平的肚子便很不争气的叫唤起来。李太平拍了拍肚子暗道“一下午竟跟那白衣小娘躲猫猫了,这肚子里早就空空如也了,得赶紧找些吃食才成!”。

        兜里有钱心中不慌,李太平在东阳郡破了大案,东阳郡郡守甘蔗很是大方的封了他个挂名总捕头。李太平其实是很想拿这个总捕头换银钱的,可看到甘蔗那身补丁套补丁的官服,便张不开口了。

        见过穷的,可没见过当官还这么穷的。那可是一郡郡守,一方大员,日子过得好像比他李太平还清苦,这还咋要钱,李太平也只好自认倒霉。不过长山县令还是蛮懂事的,临走时挤眉弄眼塞了个小包袱,李太平出了城打开一看,好家伙足足十两纹银。

        十两银子,对于腰缠万贯的崔明道算不得什么,可对于穷的叮当响的李太平来说那可是一比巨额财富。如果省着点花,可是足够李太平一年开销的。

        腰包里有钱,当然得寻个像样得馆子才成……

        “大哥,来碗蚌子鸡,要大碗!”

        李太平路过路边摊闻到那大铁锅里飘出的鲜香味,这腿就沉得迈不动步了,只见其一屁股坐在交床上也不问价,就点了一大碗蚌子鸡。看来这人要是兜里有了钱,底气都不一样。

        卖蚌子鸡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李太平的个头,不由挑了最大一个瓷碗,成了满满一下子:“听口音就知道小兄弟是北边来的,来尝尝咱候官县的美味海蚌,北边可是吃不到的稀缺物!”

        李太平也不客气,直接上手拿起一个沾满汤汁的海蚌就要大快朵颐,却猛然感觉背后一凉似有劲儿气袭来。同一时刻,一声娇斥打耳边响起……

        “小贼拿命来!”

        民以食为天,所以吃真得很重要,但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小命要紧。

        李太平也顾不得手中美味,回头一瞥便见那白衣美人的长剑已经到了后腰,来不及思考,保命绝技敬上。一个懒驴打滚李太平便滚到了街上,随后双掌拍向青石地面,只见那青石寸寸碎裂,人便冲天而起……

        “大哥这是饭前,等我下次来吃!”

        十几枚铜钱如一道长线,飞到那中男子手中,吓得那中年男子手一抖洒落地上。

        李太平虽然被人追杀,却也没忘了摊子老板的银钱。不管吃没吃,毕竟点了一碗蚌子鸡,这银钱是要给的,做人要厚道得讲信用。

        一道青衫一袭白衣,一前一后飞出了候官县……

        武夷山乃三教名山,只不过最近十几年长寿门风头正盛,太叔无疆更是一时无两,便成了这武夷山唯一说了算的。

        长寿门在武夷山大兴土木,宫殿楼台是建了又建,修了又修,一眼望去甚至不比大兴城那座皇宫差多少。

        天宝九如殿,处于整个建筑群的最中央,是长寿门最大最高的建筑,也是长寿门权力核心的所在地。

        此时天已大黑,天宝九如殿里却宛如白昼。天宝九如殿不只夜里点满烛火,就连阳光和煦的大白天也灯火常亮。这是太叔无疆定规矩的,预示着长寿门的灯火普照万家,长生久安。

        大殿内,头发花白的老者高座殿上,殿下是一众长寿门的实权人物。

        只见那老者脸上笑意甚浓,很是高兴的说道:“这么晚了叫你们来,想必你们也猜出大概!幸得真君保佑,今年成丹三十二颗,照比往年足足多出十二颗!”

        那老者话音刚落,便见殿下众人喜上眉梢,喜悦之情那是溢于言表。

        “恭喜掌门师兄丹道精进,这可是咱长寿门的大喜事,也是咱长寿门的大福气!”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大长老都说话了,其他人自然也要奉承几句才成。一时间天宝九如殿内,竟是溜须拍马之声……

        头发花白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太叔无疆。只见太叔无疆按下众人的声音说道:“年根临近,今年的长寿宴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这多出的十二颗长寿丸,还是按照老规矩赐给那些参加长寿宴的江湖朋友,诸位觉着可好?”

        看着太叔无疆慈眉善目笑呵呵的样子,若真以为他是在征求大家意见,那这个心眼可就缺大了,还是赶紧补补的好。

        这话正确的理解应该是,谁赞成谁反对?谁反对,谁脑子有病。

        刘鑫作为掌门师弟,可以说对师兄的脾气秉性了解的门清,不然也活不到现在。刘鑫宗师修为,再过几年就二百岁了,若不是太叔无疆拿他的长寿做文章,每年都赏赐他一颗长寿丸,他早就登极乐了。

        “一切全凭掌门师兄做主!”刘鑫跨出一步,恭恭敬敬的躬身说道。

        掌门师弟都不反对,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只能有苦不说,咬碎牙咽了,一个个赶忙躬身附和,门主高义。

        这些人中最不情愿的就是外事堂堂主周安邦了,这么多年他是又当堂主又当郡守,没黑没白的忙活,按周安邦的话说“不定哪天他就得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周安邦这么拼死拼命的干,图的啥,不就为了年底能多分一颗长寿丸吗。

        长寿丸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延年益寿多活个十年八年的,可功效也只有第一次服用时才有效。倒是对那些大门大派还未习武的徒子徒孙有不错的筑基效果,至于已经入了品的江湖人士,这东西真心没大用。

        长寿丸对入品的武者没用,食之如鸡肋,可对长寿门的武者却有大用,特别是修为宗师的长寿门武者,那可是无价之宝。不用说别的,就看刘鑫那老不死的还能活蹦乱跳,甚至夜yu数女,就可知道这长寿丸对殿内众人有多重要了。